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安委开会未公布全部内容?

国安委开会未公布全部内容?

习近平讲话现微妙变化直指命门,会场画面反常未公布,为何故作神秘?

马尔克斯:终生为被压迫者写作

石一枫悼念马尔克斯:反抗文学;可读性强;在中国文坛下崽儿最多。

2014全国抗癌日:消除癌症误区

2014全国抗癌日:消除癌症误区

肿瘤作为一种疾病,有它发生和发展的过程,早期发现不是没有可能。

绝响:永远的邓丽君

2013年07月20日 15:01
来源:新民晚报

44.邓丽君最后的手稿

这些空穴来风的“死讯”,邓妈妈也听到过好几次,每次邓丽君都会用轻松、快乐的语气打电话向她报平安,让虚惊一场的妈妈能够放心。1995年5月8日那天,邓妈妈也怀着同样的心情等待她的一句“妈,别担心,我没事啊!”来打破无聊的谣传,但是,她报平安的电话却再也不会、再也没有响起了。

往事不堪思?世事难预料

莫将烦恼著诗篇?梦长梦短同是梦

一切都是为了年少的野心?身世浮沉雨打萍

天涯何处有知己?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一切都是为了如水的柔情?不妨常任月朦胧

为何看花花不语?是否多情换无情

烛火无语照独眠?爱情苦海任浮沉

无可奈何花落去?唯有长江水默默向东流

这是邓丽君最后的手稿。

姐姐过世后,五弟邓长禧到香港为她整理遗物,在邓丽君笔记本中,发现这份手稿,唱过一千多首由别人作词、作曲的歌的邓丽君,一直希望能唱自己的作品。4月底从清迈打了一个多小时的长途电话,她还兴致勃勃想进棚录自己写的歌,却不料再也不能亲自演唱这首呕心沥血的作品。能写词谱曲的全才艺人罗大佑也感慨着,邓丽君曾打电话给他,表示在巴黎期间写了些诗,想让他看看能否谱成歌,请大佑帮忙制作专辑,哪能料到,她的新企划还没说出来,人已溘然长逝。她最后所写的诗是不是指这首诗?大家并不得而知,但为完成她想唱自己作词的歌这心愿,长禧把歌词带回台湾,由李寿全、童安格、李子恒等人共同整理并谱曲,在二十七日凌晨发表了《星愿》,出殡当天演奏,以她的歌,送她上路。

为了纪念邓丽君对流行歌乐的贡献,并鼓励这些一头栽进通俗音乐领域的执着人,邓丽君文教基金会筹备小组邀请邓丽君生前好友以连唱或合唱方式,共襄盛举完成邓丽君的遗作《星愿》,并开放给海内外所有想唱这首歌的人演唱,版税一律捐给公益活动运用,而第一个捐助的对象,就是在那年因车祸而去世的音乐专辑制作人杨明煌。

从第一届“星愿”创作歌谣歌唱比赛,反应热烈;五周年时,富士电视台主办纪念邓丽君演唱会,并寻找“邓丽君接班人”。更可贵的是,各地所成立的歌迷会,反而忙着为她“把爱传出去”,平时只是听歌和交换信息的会友,这时都走出原有的团聚目的,而开始以行善助人来表达他们对邓丽君的热爱和怀念。这股原来四散的力量,因她的离去而凝聚起来,“邓丽君国际歌迷台湾俱乐部”串连上中国香港、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欧洲和美洲等地的歌迷会,互通信息,并矢志要让邓丽君在国际艺坛历久弥坚,并传扬她的真、她的善、她的美,源远流长在人们的心海里。

邓丽君过世的第六年,歌迷惊喜地发现又能买到新专辑了,原来是邓丽君文教基金会整理出她生前早已录好,但尚未发行的多首歌曲,一批是早在1989年夏天,香港九龙尖沙咀汉口道上的新历声录音室所录的《不了情》等几首国语老歌,以及一首英文歌《Heaven Help My Heart》,在8月底与9月底分三次录音完成;另一批则是来年的五六月间在巴黎录音室录下的《Let It Be Me》等。那时候,邓丽君很喜欢“雷鬼”的唱法,还曾经从牙买加请来吉他手,从伦敦找来合作的键盘手Gofrey Wang进行录音,录的不算多,只留下这几首。

长禧从她在法国的遗物中整理出这些录音母带,那时全家人都在伤心欲绝的当口,根本没有发行的意愿。两年后,邓家从哀恸中走出,慢慢地调适与接受,整理香港故居就是一种心境的转变——他们从“保存”跨越成“整理、开放”,让更多人来追念、体会。有位失明歌迷远从日本来,用他的手一点一点地抚摸“观看”,面露喜悦;也有位癌症患者,坐着救护车来参观,了却生平最后一个心愿。这些感人的实例,让长禧再次把母带找出来重听,那贴近而遥远的感觉,一如他一直以来的思念心情。他找来音乐人李寿全,决心以专业的后制,让时空回归,让心情还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