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灵气与野心之作


来源:凤凰网娱乐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电影海报,评分:7,剧情: ,73岁的老马和老曹曾今都是村子里有名的木匠,他们曾搭档为周边村子里的老人们做棺材。老马不但会木工活而且还是个画匠,他精心在自己制作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电影海报

评分:7

剧情:   

73岁的老马和老曹曾今都是村子里有名的木匠,他们曾搭档为周边村子里的老人们做棺材。老马不但会木工活而且还是个画匠,他精心在自己制作的每一口棺材上作画。

如今他们都老了,身体都不再向以前那么灵便了。如今政府开始推行火葬,再也没有老人请老马和老曹做棺材了。老曹在生命结束前请来搭档老马为自己制作棺材,二人齐力做好了棺材,老马拿出尘封已久的画笔和干枯的颜料精心在老曹的棺材上画了仙鹤。

村里年迈的老头们天天聚集在村口的麦草垛边打牛九牌、聊天、晒太阳、打盹,老人们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在村口的麦草垛边度过。

老曹去世了,并偷偷将尸体埋在了槽子湖池塘对岸的玉米地里。但此事甚至惊动了警察,一群人将老曹的棺材挖了出来抬去火葬。

老马心中越来越不安,因为他不希望被火葬。老马的孙子问老马为什么要等白鹤,老马说:我辛辛苦苦把你爸、你叔、你姑姑养大,他们却要把我变成一股烟,我想让白鹤带我到天上去。于是老马的孙子帮他实现了愿望,将他埋在了土地里。

评论:

作为一个年轻的中国独立导演,从农村走出来的李睿珺将目光对准了人与土地,以及人的终极归宿,这与苏童10年前的短篇小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不谋而合。

李睿珺在2006年的处女作《夏至》获得了第九届希腊国籍独立电影人电影节最佳影片特别奖,并入围了第三十七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等诸多电影节,第二部作品《老驴头》入围了2010年的第十五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单元。在中国内地独立导演中,他无疑是一颗正在上升的星星。

电影的一大亮点来自于摄影构图,李睿珺清晰的设计展现了他在影像方面的灵气,他的镜头语言既有真实塑造力又具气质,不但符合艺术片的高水准,也足够清新,毫无模仿之嫌,这一点甚至强过张猛的《钢的琴》。

对于改编短篇小说,众所周知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将足够的细节扩充到电影中,李睿珺非常聪明地加入了自己的农村生活元素,与小说情节有机结合。全片在甘肃拍摄,用方言演出,片中演员都是李睿珺的亲戚:老人们打牌聊天,青壮年们在地里干农活,孩子们追打玩耍看《西游记》,一幕幕极富生活气息和乐趣的场景在片中呈现,让电影的前半部分保持在轻松的气氛中,很明显,这都是李睿珺自己的生活经验。

同样,主人公老马也是乐观善良的,但随着情节的发展,关于“土葬还是火葬”的问题,成为片中的首要矛盾。老马眼睁睁地看着好友的棺材从土中被挖出,抬去火葬场,而象征着白鹤集聚地的水草从也被割掉,气氛渐渐转变,让他有了绝望的念头。

对于小说中富有冲击力的一幕,即“孙子在爷爷的要求下活埋爷爷”,李睿珺大胆地用非常写实化的长镜头直观拍摄,充分展现了他的创作野心。这场戏中,孙子挖好了能让爷爷坐进去的土坑,待爷爷坐入之后,一点点一圈圈往里面填土,最终没过了爷爷的头,孙子将坑完全填平,离开了这个地方。虽然老人的执着与孩子的残忍,在不少电影中都曾有展现,但毕竟这种违背亲情伦理的情节并不多见,况且直观影像的冲击力比留白文字更甚十倍,李睿珺大胆地挑战了观众的视觉承受能力,是非常具有野心的。

这种“刻意为之”的拍摄手法势必会引起一些评论上的反弹,但能让全片的震撼性大大加强,终归是利大于弊。据介绍,该片在国内放映的时候,会将结尾的部分改为动画呈现,更突显一种亦真亦幻之感,中和性的手法可能会更让人接受这部电影的意图。

(凤凰娱乐威尼斯电影节前方报道团:吕若漓)

标签:白鹤 灵气 野心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