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闹天宫》影评:又一盘西味中餐


来源:新快报

去年过年,我跑去看《西游·降魔篇》,深感其风味东西合璧,写影评时起名《一盘西味中餐》。赶了巧,今年贺岁大片又是西游题材。《大闹天宫》虽然更忠实原著,但看完最深的感受是,西餐味道比去年更重,像是又吃了一根肯德基卖的油条。于是偷个懒,这篇就叫《又一盘西味中餐》吧。

《大闹天宫》

去年过年,我跑去看《西游·降魔篇》,深感其风味东西合璧,写影评时起名《一盘西味中餐》。赶了巧,今年贺岁大片又是西游题材。《大闹天宫》虽然更忠实原著,但看完最深的感受是,西餐味道比去年更重,像是又吃了一根肯德基卖的油条。于是偷个懒,这篇就叫《又一盘西味中餐》吧。

《西游记》小说里哪有什么魔界,这个词太西化。《大闹天宫》的世界观是神魔人三界,俨然好莱坞电影《惊天战神》里演绎的希腊神话,故事背景也是神魔大战换得千百年和平,魔族被封存,逆袭的关键在于一个人界之子。视觉风格亦很洋泾浜,高居天庭的神殿金碧辉煌,高贵典雅,气派逼人,神界大佬们金盔银甲,贵族范儿十足;魔界——火焰山酷似《指环王》索隆的老巢,阴森可怖,岩浆流淌,怪兽个个面目可憎,举止猥琐,那个不见面目的术士顶着一个索隆般的独眼,神神叨叨着预言,一副西方神话片里女巫的架势。

主角孙悟空走的更是不循原著的非常路,想来六小龄童看完,少不得要牢骚一番。首先强调他的出身,视觉化了以往只存于传说的女娲晶石,女娲的“神衔”高过玉帝,为齐天大圣的绝世战力(不好说是绝世武功,后面会解释)提供了说服力。

晶石中萌芽的胚胎,视觉风格类似《2001:太空漫游》片末的“星孩”,唤起对生命的敬畏。小猴子萌态可掬,惹人怜爱,反倒是后来甄子丹扮活泼的本尊,瞧着有点歇斯底里病的症状,不太容易消受。炼丹炉一段里脱胎换骨,凤凰涅槃,令我想起《大话西游》至尊宝的变身,这里砸中了我的泪点,不知是影片本身的感染力,还是回忆中的情怀所致。

整部《西游记》故事,孙悟空当然是英雄;可单看“大闹天宫”一段,却不见得,因为闹得有点过头,更像个反角。原著中,这是表现叛逆对体制的反抗,而电影没有如此多篇幅说个究竟。可既然孙悟空是主角,又必须强化他的正义性,“拨乱反正”,还得大幅改动前因后果,于是故事变成了一个桀骜又带反智倾向的反英雄,如何遭人利用,当了一回枪使,大彻大悟后修炼成救世主,力挽狂澜。其成长轨迹与绿巨人多有交叠。

说到打架,之前跟朋友开玩笑,说甄子丹版孙悟空打起来会不会跟叶问很像。本来只是调侃之言,不想却成了真。甄子丹大概为了证明,厚厚的化妆下确是他本人出演,不惜重施《叶问》、《导火线》的技法,调戏师兄那一场,十分显眼地使出咏春快拳,凌空锁技,后来对付二郎神,还有一阵混合格斗的骑身打头,好在都只使到一半,就换做了威亚杂技,否则真要把天庭变成UFC格斗场了。

我之所以不说孙悟空有“绝世武功”,因为在影片中,“武术”意义上的过招实在有限。神魔用兵器交战一番后,使出的大招都不在武功范畴。牛魔王被玉帝重击,落地后拖出长长的深沟,或被孙悟空打得身体失控,洞穿大殿,砸裂地板,两头巨兽搂抱着将砖石撞得稀巴烂,这些都是漫画英雄电影的路数。影片突出的并非招式的精巧、内功的奥妙,而是一种绝对力量压倒一切的粗暴伟力。我认同这种设置,神魔打架必有超凡脱俗之处,哪能跟武侠片里的凡人、低等级的天兵那样,一招一式规规矩矩的。

诚然,影片有浓重的西方魔幻科幻味,但我认为,并不适合西方人看。如果出口到北美,估计票房不会乐观。情节上设置的“粉丝向”是一大原因。比如,孙悟空只是望了一眼定海神针,东海龙王便知他要取走,若读过原著,毫无理解障碍,但老外会看不出来,因为叙述匆匆,铺垫不足。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一部亚瑟王电影反复吹嘘亚瑟王天赋异禀,却不交代石中剑多难拔,不谙凯尔特神话的观众肯定一头雾水。

本片的文化背景更无法完整地传达给老外,反而很容易体现文化差异。举个例子,玉帝的化身是一条巨龙,头号反派牛魔王与之对抗,在西方观念里,岂不成了中世纪传奇里的屠龙勇士吗?虽说东西方龙的涵义天差地别,但在通俗文化里,往往被粗暴地等同视之,指望老外扭转观念,怕是不现实了。对于熟悉西游故事的中国观众,《大闹天宫》的简约恰到好处,不拖不沓,所以是老少咸宜的贺岁佳片,而老外无法跨越这道文化沟壑。

[责任编辑:张琳zl]

标签:方聿南 甄子丹 武侠片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