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影评《白日焰火》:艺术片票房成功的孤证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上述影片的质量都相当不错,网络上的口碑也有目共睹,但口碑与最后的票房产出完全不成正比,即便连文艺青年最为膜拜的欧洲三大电影节大奖也丝毫没起作用(这也让人联想到贾樟柯金狮奖作品《三峡好人》当年PK《黄金甲》的惨败境遇)。到底这当中的原因为何?我们结合这两年的电影市场表现,可以看出,中小成本的商业类型如果质量过硬,已经可以获得主力观众的肯定。今天再回头看那部称得上“奇迹”的《泰囧》,很多专业电影研究者、影评人至今对这部影片“刷新纪录”的12亿票房惊诧莫名,不晓得这种水平的片子怎么就能破了纪录?平心而论,《泰

《白日焰火》从柏林电影节捧回金银双熊后,国内各界有惊喜的赞叹,也有扑面的质疑。我估计很多人都在琢磨,这刁亦男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打败理查德·林特莱克等一众国际大导演,在星光璀璨的柏林突围而出?《白日焰火》又是否真是百炼成金,获奖实至名归?对此我想,过往一部电影能否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导演的资历确实是很重要的参照系,就像张艺谋冯小刚的影片一出来,就是确定无疑的“头条”,而声名之下,电影的艺术品质才应该是我们考察和谈论的重点。

因此,当《白日焰火》在国内开始公映,我第一时间便走进影院,结果真没有令人失望:影片以高度电影化的导演技法和扎实有力的编剧,实现了黑色电影类型元素的在地化,并通过暧昧微妙的个性表达赋予叙事更自由的开放度,看完越琢磨越觉得有意思。同时,影片在市场方面的表现也非常给力,截至4月6日,通过半个多月口碑和营销宣传的累积,票房破亿在即,创造了近年艺术电影的最好卖座成绩。由此,关于国内艺术电影生存境遇的问题又一次被拉上台面,当然这也不全是老生常谈,大家都在想,同样都是获奖片,缘何有的大卖,有的就无人问津?《白日焰火》的市场经验对今天的国产艺术片发展又有何良性启示?

获了奖,就有人看吗?

有人说,《白日焰火》票房好的主要原因是捧得国际大奖。对此,我咨询了影片出品方幸福蓝海的一位朋友,他也直呼“幸运”、“命好”。影片在柏林斩获双熊,海外市场销售有了保障,才让片方有胆量在国内市场放手一搏。但是,得奖只是电影营销的重要推进剂,而非卖座的关键。我们可以放眼近两年的艺术片市场,要承认好的影片还是不少的,它们代表了华语电影的个性追求和优质艺术水准,遗憾的是这些电影大多陷入“叫好不叫座”的怪圈中,票房数字令人扼腕叹息。比如,蔡尚君的《人山人海》夺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这当然是个了不起的大奖,但票房只有区区百万;王竞导演、颜丙燕主演的《万箭穿心》,网络口碑普遍给予肯定,票房也只有270来万;高群书的《神探亨特张》,金马最佳影片,票房略好,有770万;张杨的《飞越老人院》、张猛的《钢的琴》,票房都在500万左右;其他诸如王小帅的《我十一》、娄烨的《浮城迷事》、吴琦的《柳如是》、王全安的《团圆》,市场表现均不理想。

上述影片的质量都相当不错,网络上的口碑也有目共睹,但口碑与最后的票房产出完全不成正比,即便连文艺青年最为膜拜的欧洲三大电影节大奖也丝毫没起作用(这也让人联想到贾樟柯金狮奖作品《三峡好人》当年PK《黄金甲》的惨败境遇)。到底这当中的原因为何?我们结合这两年的电影市场表现,可以看出,中小成本的商业类型如果质量过硬,已经可以获得主力观众的肯定。今天再回头看那部称得上“奇迹”的《泰囧》,很多专业电影研究者、影评人至今对这部影片“刷新纪录”的12亿票房惊诧莫名,不晓得这种水平的片子怎么就能破了纪录?平心而论,《泰囧》称得上“优秀”但远谈不上“杰出”,它的票房成功首先证明了中国有消费能力的电影受众观影水平就停留在这样一个二流层次上,他们平时以消费娱乐型影片为主,看电影就是图个乐呵放松,并极易受到舆论蛊惑和引导。第二,《泰囧》的成功也证明了国家政策“保驾护航”(贺岁片档期)的重要性。相比《泰囧》,同样属于中小成本运作的艺术电影,境遇大相径庭。回想八九十年代,一部艺术影片在西方电影节获奖,尚能在国内引发较大的宣传效应,如今高度娱乐多元化的时代,获奖还不如明星绯闻和丑闻更能引人关注。

为市场把一把脉

所以,谈艺术电影的生存境遇,就必须得说说如今这个“资本决定一切”的商业大环境。当年陈凯歌田壮壮拍《黄土地》、《猎场扎撒》能够崛起并成功实现代际命名,最应该感谢僵化、统一的计划经济体制,正因为统购统销,才让他们有机会去大胆地尝试形式与美学的实验。放在今天,谁要拍个实验艺术片出来,也只能免费上传到网络上看公众乐不乐意点击了,当然还得卑躬屈膝地四处扎钱。在如今的商业环境中,酒香也怕巷子深,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你搭建不了好的团队,请不了明星,做不了引人入胜的特技,排不了好的场次,请不来媒体忽悠,连水军和红包影评人都搞不定。所以,国际知名的艺术片大导演侯孝贤说:“艺术电影的最大天敌就是当下的电影市场环境。”

由此,我们来看此次《白日焰火》的成功经验。首先,当然是影片过硬的质量,柏林获奖是明证。其次,影片是艺术片,但又有较为明确的商业诉求。这就表现在精美的镜头语言,明确的类型框架借鉴,性、暴力等早已被证明行之有效的吸引力元素,以及使用观众较为青睐的明星。第三,持续而普遍撒网式的宣发攻势。影片自柏林获奖后,宣传营销即已开始,过程极为迅速。据说《白日焰火》的整体制作费用并不算高,大约一千万左右,营销方面则采用“1:1”式的投入。但一般电影即便营销费用过千万,却仍然未必能达到《白日焰火》全媒体覆盖的能力:从手机客户端、户外硬广一直到热门综艺栏目植入(廖凡为湖南卫视热门节目《我是歌手》客串主持人,坦白说,表现并不如电影中那般充满感染力)。这就和其背后操盘手的能量级有关,正因为制片方幸福蓝海是公认的“土豪”江苏广电的旗下公司,其密集宣传、有效覆盖以及资源整合置换能力才会如此之强(这一点和《爸爸去哪儿》电影版通过湖南卫视宣传而大卖是同理)。第四,迅速出手,占据较为有利的档期。《白日焰火》公映这半个月来,并无国内外大片与其竞争。最后,影评人的引导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我发现身边的很多朋友看了这部电影后充满困惑,感觉到“有点闷”、“说不出哪儿好”,但是你把影片的核心观点(对男女情欲、相互控制的展现而非简单的推理破案)以及导演技巧(镜头处理以及大量的影史文化指涉)告诉给他们,他们就会豁然开朗,从而也无形中增加了对艺术电影的欣赏和接受能力。在《白日焰火》上映后,微博、各主流网站门户上出现了大量富有建设性的报告、分析、辩论,都是这种良性引导(而非炒作)的体现。

因此,总的来看,《白日焰火》的票房成功有其自身过硬的艺术素质保证,有潜在的商业能量可供挖掘,也有一定的特殊性(毕竟并非所有出品方都能像幸福蓝海这么“幸福”)。对于艺术影片来说,在国内越发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营销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尤其是那些没有披着类型外衣、“卖相”并不太好的艺术电影。但是,通过《白日焰火》以及过往的成功案例(如《观音山》、《桃姐》等),我个人对艺术电影的未来前景还是较为乐观的,它们的成功足以说明,只要通过专业营销引导得当,越发低龄化的主力消费群对于相对高雅复杂的艺术电影也并不是完全排斥。而只有当这一代高素质的、有鉴赏力的观众群体培养出来,我们的电影创作风格类型才能更加百花齐放;相应的,平行于主流商业院线的艺术影院和院线才能遍地开花、健康生存。

那时,或许才是中国艺术电影真正的春天。

[责任编辑:刘晴]

标签:公映 影史 侯孝贤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