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袁和平:中国武术为好莱坞武打动作设计基础


来源: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4月27日《名人面对面》,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如果一部电影的演职人员表中出现了武术指导袁和平的名字,人们往往会相信,这部电影的打戏一定很过瘾。袁和平被誉为“天下第

许戈辉:那一定您在拍这些动作片的时候呢要因人而异,就是针对这些演员不同的特色,我就想请您讲一讲比如说和您合作过的两大功夫巨星,一个是成龙,一个是李连杰,您怎么样针对他们两个的特点来给他们设计这种武打动作?

袁和平:是根据每个人的功夫背景和性格来设计动作的。比成龙的背景来讲,他就比较,人比较能做喜剧,而且他的动作啊,他都比较小巧的动作,比较高难度动作比较多,所以我就设计他比较有点花俏怎么转来转去,翻来翻去,形成他的一种风格。李连杰比较大气一点,因为他是学武术出来的,什么功夫他都懂的,所以我就把他拍得比较大气一点的。他的功夫好像一个一代宗师这样,所以一个好像小人物的,一个是比较……

许戈辉:更像英雄一样,大家风范一点。

袁和平:英雄一点的。

许戈辉:那对于完全没有功夫背景的人,比如说像梁朝伟这样的,又怎么样让他能够像一代宗师呢?

袁和平:像《一代宗师》梁朝伟作为叶问那个角色,他本身是一个咏春高手我们就要先安排他把咏春练好,先让他训练差不多一年多吧,把咏春的基本功打法都训练好了才拍。

许戈辉:可是像这个真正这些武行出身都是童子功,梁朝伟再下功夫的话他一年能训练出什么程度呢?

袁和平:已经很好了,他训练出来他可以跟人家去比赛打了。

许戈辉:真的?

袁和平:真的可以,可以。

许戈辉:你觉得到底是因为梁朝伟这样的演员他自己太有才华、太刻苦,还是因为像你这样的武术指导能够点石成金?

袁和平:不是,因为教咏春是找另外一个师父教的。因为我们当武术指导不是什么门派功夫都很精的,所以我要找一个很精咏春这种门派的师父来教它,就比较容易知道那个门派的精髓在哪里。招式怎么出得好看,比较容易,不用走岔路这样的。他学好了我们来看知道他学得怎么样,他的动作是怎么样,我们再来设计是这样做的。

许戈辉:后来那个师父说对他的表现满意吗?

袁和平:很好啊。

许戈辉:很好。

袁和平:我看出觉得他好,很好。因为好不好骗不过我们。

许戈辉:是是,对。像我们虽然是外行,但是呢我们看的时候我们也会觉得说,这个演员演得作为观众我们买不买账。

袁和平:这一定的。能过到我这里,就能过到观众。

解说:袁和平对演员的严格要求是出了名的。他曾说,演员有半招不合适自己都不会放过他们,一定要重来,一定要没有瑕疵才会手工。当初拍戏时,遇到总也演不好的情况,袁和平会急到用拳头去打片场的背景板。

袁和平: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近的十年八年都没有了。很久以前当武术指导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拍电影的成本不高,而且拍的时间很赶,好像做得不好我就自己在打墙,打什么。后来我觉得这习惯不好,你怎么打他做不到就做不到啦,所以慢慢我就改过来了。因为以前我就消防员,很急的性格。

许戈辉:对,你们总是需要去救火。那改过来这个说得容易,但是人家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一个这个比较火爆容易着急的人,变成消防员要自己先扑自己的火,这个怎么能做得到呢?

袁和平:得看个人的修养了,你慢慢去想通了,想明白了,慢慢去把它脾气慢慢慢慢改过来,改得平淡一点了,平静一点的这样。对事比较处事不叫冷静这样,不要太急躁这样的,事情总会解决的。

许戈辉:刚才您给我介绍了几位男演员,怎么样结合他们的不同的背景性格来塑造人物。您再给我讲一讲这个男演员和女演员在武打片中的不同?比如说子怡,比如说杨紫琼。因为武术功夫里边一定是有柔,有刚,怎么样让这些女演员展现他女柔的那一面,但是又柔中带刚?

袁和平:其实我个人来讲就男女演员在动作方面分别都不大,女演员有时候也需要刚碰一点的,而且杨紫琼有时候她打出来也是很刚,很猛的。章子怡,就是剧本人物性格来讲,她就比较走柔这方面,刚中有柔这方面。不一定是女是柔,男是刚,有些时候男也可以柔的。咏春方面吧,它也可以柔的方面,很小的动作,都可以的,看怎么把演员的性格定位来设计的。

解说:1999年,袁和平担任武术指导的《黑客帝国》上映后,在全球引起轰动,票房口碑俱佳。影片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空中定格的“鹰展翅”,子弹时间的“铁板桥”,中国武术的招牌动作层出不穷。2003年,袁和平又参与了《杀死比尔》的拍摄,这部充斥着打斗场面的电影是导演昆汀塔伦蒂诺向功夫片的致敬之作。袁和平运用经典的动作手段,将影片染上了六七十年代邵氏武打片的色彩。风格独特的暴力美学,让世界影迷津津乐道。

袁和平:美国请我们过去,这就需要我们东方的武术才请我们过去。不然他们西方很多人都会打,会什么的,所以请我们他们需要我们东方的武术融合他们西方的技术进去来设计动作,动作基础还是中国的武术为根本的。

解说:袁和平曾说,好莱坞请我们过去就是要学我们的东西,不过他们学的都是皮毛,精华还是没有学到。对功夫来说,东方演员比西方演员有悟性得多。

许戈辉:其实虽说我们中国的功夫片是武的,但是其中也有很多文的部分在里面,其实原来可能东方功夫片给西方的感觉就是打来打去的,但是后来呢我们也希望有一些我们中华的文化,哲学思想在里面,让它文武结合,就大家看《卧虎藏龙》的时候都对竹林的那个戏非常印象深刻。感觉好像一下子从这个武侠片里边看到了很唯美的东西。

袁和平:对,很浪漫。

许戈辉:很唯美,像这样的东西,这样的戏,这样的场面是怎么想出来的?

袁和平:这个场面好像《卧虎藏龙》是李安提出的,竹林还是他提出来的,包括在竹林上面打。

许戈辉:因为轻功也可以在水上,也可以在墙头。

袁和平:对啊。

许戈辉:对吧?那后来是李安导演想到了竹林。

袁和平:竹林的。

许戈辉:那他想到竹林的时候你觉得竹林能实现吗?

袁和平:能实现。

许戈辉:为什么这么有信心?以前在竹林上拍过吗?

袁和平:没有,没有,因为去看过景,我觉得就能实现的。整个竹林的动作过程,全部要靠钢丝和威亚来完成的,所以我就看那个景,我觉得一定要那个吊车能进去,可以把钢丝架起来。这个要求一定要达到才能拍到,这个钢丝能架起来我就有信心拍到,我就这样。

许戈辉:所以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在那么多的大导演面前,袁和平从来没有说过NO是吧?

袁和平:没有。

许戈辉:难怪这么多导演都喜欢和你合作。那我问你,你自己内心深处有没有就觉得好像压力特别大,走进死胡同了很苦恼,有这样的时候吗?

袁和平:有时候有的。其实拍每部电影都有压力,压力是来自自己,你怎么把它弄得最好,怎么设计得最精彩与人不同,这种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

许戈辉:但是我估计因为大家已经管你叫八爷了,这一个爷字就是老大的意思了,所有有压力也不能告诉别人,只能自己来承受。

袁和平:我觉得有这种压力才会拍的更好,更精彩的东西。没有压力我随便拍了就算了就这样,我觉得有点不负责任了。

解说:早年在片场打拼时袁和平结交了许多意气相投的朋友、兄弟。如今,他们所钟情的功夫片,依旧在全球电影市场大放异彩,但当初那些英姿勃发的年轻人,已经改变了模样。

许戈辉:这些兄弟们现在都在干什么?

袁和平:很多退休了,很多都不在了,有些不在,有些退休了。

许戈辉:那你还在做。

袁和平:对,精神还好嘛。

许戈辉:精神非常好。那你还在做是因为你觉得还没有做够,还是觉得特别喜欢?

袁和平:两个都有吧。

许戈辉:还是大家都不愿意让你走?

袁和平:也不是,我是个人觉得能做还是应该做下去。因为很多我觉得很多工作我还是需要去完成,去做的。

[责任编辑:刘欢]

标签:袁和平 中国武术

袁和平:中国武术为好莱坞武打动作设计基础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4/27/b9f5d29b-265a-42c2-b9a0-a8caacddd986.jp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