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邓超拍《烈日灼心》 差点被虐得崩溃


来源:都市快报

这个故事改编自推理小说《太阳黑子》,是导演曹保平推掉其他工作,花了三年多时间编剧、执导的犯罪悬疑片。不同于《狗十三》,这次曹保平拍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业片,不过内核没有变,探讨和刻画的还是人性的复杂。

邓超(资料图) 

“我叫辛小丰,我是一名协警,我出生入死,却东躲西藏,谁都不知道七年前发生了什么,直到2014年……”黑漆漆的发布会现场,一束光率先打在邓超身上,他用这句神秘兮兮的话,引出了电影《烈日灼心》里围绕着“罪与罚”的故事。

这个故事改编自推理小说《太阳黑子》,是导演曹保平推掉其他工作,花了三年多时间编剧、执导的犯罪悬疑片。昨天,他带着主演邓超、段奕宏郭涛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该片将于11月21日上映。

演员

邓超穿地摊上两块钱一条的内裤

邓超是一名协警,除暴安良,却始终拒绝升迁入职;郭涛是一位出租车司机,拿命救了一个姑娘,却不能接受采访也不能接受姑娘的爱意——他们共同抚养了一个孤女,多年来潜藏在城市的角落,低调至极地过活。这看似平静的一切,都被警察段奕宏打破了,因为他发现了7年前的一个秘密……

拍摄《烈日灼心》期间,邓超同时还在拍喜剧《分手大师》,这让他非常崩溃——“常常在《分手大师》欢乐爆笑的现场,突然很悲伤,跑到厕所大哭一场”。这样下去怎么行?为了保持《烈日灼心》里阴郁的状态,他开始离群索居,甚至都不跟剧组演员打交道。别的演员拍完戏换上便装休息了,邓超除了睡觉,几乎没有脱下过自己那身协警服。当他直接穿着制服去吃火锅,吓得店家以为店里出事了,招了警察来。

邓超说,拍完这部戏,他觉得自己老了20岁,每天沉溺在痛苦的世界里,时刻皱着眉头,额头上的锁眉皱纹都深了不少。因为过度压抑,他甚至两次在现场晕了过去。还有几次,他在片场情绪失控,大骂导演:“你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样的世界!”

因为入戏太深,邓超在那几个月里变成了自己演的那个叫“小丰”的人。他跑到地摊上给“小丰”挑衣服,然后第二天直接穿到戏里去,连内裤都是,“地摊上两块钱一条的”。他每天抽着“小丰”会抽的烟,恢复了熬夜和抽烟这些曾经改掉的坏习惯。拍完戏回到家,他很久都无法分辨自己是邓超还是小丰。

导演

曹保平在剧组是把大家逼疯的戏霸

如果不提起《光荣的愤怒》《李米的猜想》,很多人甚至都想不起曹保平是谁。今年3月,他带着自己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水晶熊单元“特别推荐奖”的新片《狗十三》来到快报读者电影节,无论是采访还是与读者交流,始终透着那份学院派的淡定,“现在的人都太着急了,大家都在谈票房,很少有人愿意讲好一个故事”。

不同于《狗十三》,这次曹保平拍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业片,不过内核没有变,探讨和刻画的还是人性的复杂。曹保平说:“我拍电影的标准只有一个,能打动人的,能够戳中人心中最柔软的东西,就是我要的东西。”当他看到《烈日灼心》的原著小说时,被震慑住了。因为太喜欢原著,他不忍割舍任何情节,光是剧本改编就花了两年。

在所有演员眼中,曹保平才是真正的戏霸,他对演员甚至是工作人员的要求,几乎把大家“逼上了绝路”。不过最终的成片,他很满意,“很多时候以为拍不出来了,但是后来都扛过去了”。

同样觉得非常满意的,还有电影的出品方浙江影视集团蓝色星空影业的老总吴慧君,从最初相中这个故事,买下版权,找到曹保平操刀,直到看到初剪的片子,她见证了这部电影产生的全过程,“作为一个不爱看悬疑片的女性,我也被这部电影深深打动了”。

[责任编辑:崔莹]

标签:邓超 小丰 吴慧君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