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罗琦谈吸毒往事:犯错了没关系 走回来就好


来源:法制晚报

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谈到吸毒往事,罗琦表示任何时候都可以坦然面对,因为“犯错了没关系,走回来了就OK了”。

法制晚报9月2日报道 今年4月,罗琦当了妈妈,在德国生下儿子,如今的罗琦整装待发,重新开始了她的演艺事业。

16年前,罗琦因吸毒远走异国,国内的歌坛上再无她的消息。16年后,她走上《我是歌手》的舞台,重回大众视线,宣告归来。

从站上那个舞台开始,罗琦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她怀着孕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甚至让人们暂时忘了她曾经有过的不光彩经历。

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时,虽然对于当年的经历颇有“往事不堪回首”的沧桑感,但罗琦表示任何时候都可以坦然面对,因为“犯错了没关系,走回来了就OK了,如果你走不回来也没关系,因为那是你自己的生活”。

糟糕经历都已过去一直可以坦然面对

FW:当年在聚会上眼睛被刺伤,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当时有没有绝望?

罗琦:没有,那在我的生活里一定是个大的事情,但绝望谈不上,我还可以料理自己、照顾自己,我还在这。

FW:但再往后发生吸毒事件,那在你人生中也是一个巨大的坎儿。

罗琦:那个也没有什么,我觉得所有人在生活中、在一辈子里都会有选择错误的时候,如果所有一切都非常圆满,那你感受不到什么是生命。所以你犯错了没关系,走回来了就OK了,如果你走不回来也没关系,因为那是你自己的生活。

FW:现在回想那段经历已经可以坦然面对?

罗琦:我永远都坦然,不是说当时或者现在,我什么时候都觉得,首先必须认清楚这是一件什么事情,然后你要去面对你自己,这不是坦然不坦然的问题。OK,我做错了一件事情,那没关系,我明白了我还有机会再走回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有机会再走回来,永远都有。

FW:当时不是这么想的吧?

罗琦:那个时候也是这么想的,跟现在差不多,没有改变过。

FW:今年4月当了妈妈,现在的心态肯定跟以前不一样了吧?

罗琦:更开心了,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有了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以前不管事业发展得多好,都经常会有压力、有危机感,但是自从有了宝宝,那种感觉没有了。我现在觉得,如果明天我没饭吃了,我都不害怕,就是只要和宝宝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旅居德国觅得爱人再次找到唱歌机会

FW:戒毒之后为什么会去德国?

罗琦:因为那次事件之后,我整个人非常散,很迷茫,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周围的环境也非常乱,会干扰我,所以在有一个旅游的机会下,我毫不犹豫地决定要去,就和朋友一块去了。

FW:但后来怎么就在德国住下了,很多年都没有回国?

罗琦:在德国找到了爱人,我那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有安全感的爱,被照顾的那种感觉。因为之前一直飘着,突然有了这样的转变,找到了久违了的那种踏实、温馨的感觉。

FW:在德国还有机会做音乐吗?

罗琦:有一两年没有接触音乐,安逸的日子过久了,舒适感慢慢消失,突然有一天意识到我好像忘了一些东西,就是我的麦克风、舞台。就开始想办法去认识那边的音乐人,去推荐自己,希望能够再有唱歌的机会。

FW:后来找到机会了?

罗琦:等了几个月,收到了德国音乐人的回信,我给他们听我以前在国内做的音乐,他们给我回信说,虽然听不懂你唱的是什么,但是喜欢你的声音。然后就见面,聊音乐,给我写歌,练歌,进棚。只要你真的想做音乐,总会遇到给你机会的人。

重回北京满意现状对于未来没有规划

FW:2004年接到了来自北京的一个演出邀请电话,回国前做好面对大众的准备了?

罗琦:不需要做准备,不需要想那么多。对于我来说,做事想太多的话,就不会去做了。

FW:那次演出之后就留下了?

罗琦:对,借着那个机会回来看看家人,结果没想到很多老朋友都来找,就这样留了下来。

FW:从德国再回到北京,环境肯定不一样了,你还能够适应吗?

罗琦:我觉得环境的变化和我唱歌没有太大的关系,对我来说唱歌很简单,就是麦克风、乐队,因为我要的不多,所以我很容易找到快乐。

FW:对自己未来的演艺事业有什么规划?

罗琦:没有,我是一个不太会规划自己的人,很随性,所以我是一个非常需要团队的人,我很幸运,现在遇到了我的团队。我每一天努力过得开心,唱自己喜欢唱的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所以我很快乐、我很幸运。

记者手记

今年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罗琦重回大众视线,曾经伤痕累累,如今勇敢归来,此时准妈妈身份为其加分不少,虽然因身怀六甲中途退赛,但她让大众知晓,罗琦回来了。

但这次回归,并不代表她已将往事放下,吸毒的那段不光彩经历,在其看来,依然像一个伤疤深深驻扎在她心底。记者面前的罗琦,可以笑得很真诚,而一旦触及心底的那道伤疤,则又变得小心翼翼,甚至用尖尖的刺将自己包裹起来,独自面对。

经历过年少成名,也经历了年少成名带来的种种副作用,而后找到爱情、戒掉毒瘾,罗琦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又重新回到她热爱的舞台,如今已为人母。对于过往,已近不惑之年的罗琦一面说“任何时候都可以坦然面对”,一面却又抗拒回忆。也许她还不能坦然面对,毕竟那是一个“丑陋”的伤疤。

无论怎样,都已经发生过,再也回不去。人生已多遗憾,经历过起起落落,年近不惑才又迎来曾经险些失去的种种??家庭、事业、舞台,希望罗琦能直面过去、珍惜当下,让以后的岁月少一些遗憾。

[责任编辑:邹欣宏]

标签:音乐 韦唯 音乐人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