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何建明:不忘历史,也是为了和平


来源:华商报

何建明认为我们不忘历史,也是为了和平,“我们不能忘记苦头,讲究战略,但我们要有和平的仁慈,不要再有战争。” 华商报记者 刘慧

何建明

何建明

《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书封

《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书封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者攻破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在中国人心头和中华民族史上留下了一段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痛……

77年后,在今年的12月13日,是第一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为公祭日献礼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一书近日出炉。这部报告文学作品首次从中国人的视角全面完整地反映这一历史事件。昨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作者何建明。

尽可能全面和客观地反映这段史实

何建明是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他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这部近60万字的著作。是怎样的契机令何建明决定创作这部作品呢?去年,何建明偶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朱成山期待他写一写“南京大屠杀”。何建明说不信这么重要的题材我们中国人就没有写过。朱馆长表示有一些人写过,但都不全面。

何建明说:“我很吃惊,所以觉得自己有责任必须去完成。我的初衷,是全面客观地展现这段事实,希望这本书在十年二十年后都能对公众有影响力。”

完成南京大屠杀这样的题材可谓是一个大工程,为此,何建明做足了功课。“我看了大量的档案,采访了很多人,走访了纪念馆和当年大屠杀的现场。我觉得很多历史档案躺在档案库是不行的,它需要有情感和热度,要从档案里发现细节。”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学作品数量不多,比较知名的有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美籍华裔作家哈金的《南京安魂曲》,德国友人拉贝的《拉贝日记》,何建明说:“我的《南京大屠杀全纪实》尽可能全面和客观地反映这段史实。所谓全面性,就是不能站在‘被害者’一方的视角去看待和记录这段史实,而我既写了‘被害者’的亲述史,也从日军口中及‘第三者’的嘴里说出他们经历的‘南京大屠杀’。一方面我们要牢记历史,一方面要追溯为什么这样?我们要认识日本,同时要看到我们自己存在什么问题,对历史的教训,要认识和反省。”

有死难者亲友的控诉也有日军的“阵中日记”

《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中涉及大量详实史料,包括大量死难者亲友的控诉“呈文”,多篇日军当事人的“阵中日记”文稿,当年留在南京城内的外籍人士的报告,日本、国际社会上留存的一些新闻报道资料,何建明更是多角度地记录了此次历史事件。《南京大屠杀全纪实》担负着更为艰巨的社会责任,铭记国耻,让历史的伤痛与教训一代代传承下去。这是何建明对自己作品的要求与信心。

12月13日,是第一个国家公祭日。何建明认为国民意识的培养还需要更多的政府支持。何建明表示国民意识是需要长期培养的。他说,过去我们没有从国家的角度举行这种公祭,面对惨痛历史我们不能犯历史遗忘症。对历史惨痛教训的健忘、轻视和忽略,都是更大失败的开始。

“我看了电视,感觉在南京大家很受触动。实际上,这种教育应该在我们的文化血脉当中渗透,这种民族记忆不应该忘记。我们这个民族曾经饱受伤害,对于历史我们不能遗忘!文化记忆的习惯很重要,所以我在书中说这样的记忆我们要传下去,直到人类历史的尽头。今天,我们拥有太多太多物质的东西,反而也缺失了很多东西。回顾这段历史,也是对今天的我们的一次再教育。”

写完这本书之后,悲愤难抑

何建明说写完这本书之后,悲愤难抑,在博客上发表了《十问国人》,包括中国人为何如此善于遗忘?为什么内耗总比抵御外力强等疑问,在网上也引起热烈的转发和评论。

美国华裔作家张纯如女士在汽车内开枪自杀了,她的死被认为和写“南京大屠杀”对她个人情绪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何建明说:“我写的时候,提醒自己不能陷入悲愤的情感之中,如果陷进去就不能客观和全面去展示。过去看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作品中那些血淋淋的内容,我也非常悲伤、愤怒,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国人自己的问题,指挥组织的混乱等等,很痛心,特别难受。今天我们必须站在更高的层面上去思考这段历史,不能只有情绪,不能简单地去展示血淋淋的场面。”何建明说作为中国人,面对这段历史,我们要深刻地自我反省,“77年来,南京大屠杀30万死去人的名单还没有完全弄出来,不能仅靠估计差不多,打官司的时候都打不清楚。很无奈。”

何建明认为我们不忘历史,也是为了和平,“我们不能忘记苦头,讲究战略,但我们要有和平的仁慈,不要再有战争。” 华商报记者 刘慧

标签:作家 作协 日本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