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沙漠女王》主演妮可:我主动要求加洗澡戏


来源:时光网

时光网特稿 妮可-基德曼义无反顾地追随沃纳-赫尔佐格踏上了一场沙漠之旅。作为一名有着“爱走极端”名声的导演,这趟沙漠之旅注定充满着未知与凶险。然而妮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她希望自

《沙漠女王》主创亮相柏林

时光网特稿 妮可-基德曼义无反顾地追随沃纳-赫尔佐格踏上了一场沙漠之旅。作为一名有着“爱走极端”名声的导演,这趟沙漠之旅注定充满着未知与凶险。然而妮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一同前往。在妮可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沙漠”就对她有着奇妙的吸引力。

在《沙漠女王》中,妮可饰演的格特鲁德-贝尔是一名英国考古学家、作家、历史学家,20世纪早期中东最具影响力的政治掮客。用妮可-基德曼的话说,她与T.E.劳伦斯同样重要(后者已经通过大卫-林恩伟大的影片《阿拉伯的劳伦斯》成为不朽),然而除了历史学家之外,很少人知晓她的名字。赫尔佐格的电影围绕着贝尔与两个男人之间的恋情展开,他们分别是詹姆斯-弗兰科饰演的外交家亨利-卡多干以及戴米恩-路易斯饰演的军官查尔斯-多赫蒂-韦莱。罗伯特-帕丁森在片中的短暂出演了劳伦斯本人。影片在摩洛哥的沙漠实景拍摄,赫尔佐格没有辜负他的名声,哪儿有极端的天气环境,哪儿就在召唤着赫尔佐格,他坚持在一场沙暴中拍摄,结果毁掉了剧组几个昂贵的镜头,又或者让全体人马连夜赶到一处刚刚下过雪的山坡,为的是与雪融化的速度竞赛。

记者:您最开始是如何得知格特鲁德-贝尔这个人物的?

沃纳-赫尔佐格:我有一个朋友来自叙利亚的霍姆斯,离大马士革不远的城市,他对我说一定要去一趟中东,因为那里有一个很棒的故事,关于一个神奇的人,格特鲁德-贝尔。我问“谁是格特鲁德-贝尔?”,他就拿出一大箱的资料,里面有她的信件和日记,我读完之后,脑海里就有了拍成电影的欲望,这是一个关于一个伟大的女性和关于沙漠的故事。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很明显这位女性身上的故事非常伟大,并且她的私人生活比她晚年时在政治上的那些复杂经历更令人着迷。那些相比于电影更适合写在书里或研究资料里。我总是追随那些让我激烈触动的东西,我不愿意事先规划我的职业生涯,这个故事就是如此,它激烈异常让我感到无处可逃。

妮可-基德曼:不幸的是我对这个人物一无所知,但这也正是我参演的部分原因,因为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后来我通过学习知道了她在我们的历史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我读了很多关于她的书籍,她的信件,我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在学校里没有学过她的事迹,社会生活中也很少听到她的名字。我们知道“阿拉伯的劳伦斯”,但是却没有听说过格特鲁德-贝尔,我想能够把她的名字更多的让大众知道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记者:詹姆斯,和妮可合作感觉如何?

詹姆斯-弗兰科:我们以前没有合作过,但是我很喜欢她,也很钦佩她。而且就我所知,导演沃纳是第一次制作一部有爱情故事的电影,我很好奇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经验的沃纳会如何拍出这些爱情场景,就像在看一位大师尝试新事物一样。所以很有趣。

沃纳-赫尔佐格:当你在为电影选演员时,演员之间的化学反应是最重要的。詹姆斯-弗兰科和妮可-基德曼之间经历了一场伟大的爱情,而戴米恩-路易斯和妮可之间是另一条爱情线。如果没有这种心灵互通的感觉,这个故事就是失败的,作为一个导演也是失败的。我认为妮可作为一个演员她能轻松的与另外两位优秀的演员沟通连结在一起。不仅仅只有好演技,还有一些内在的相互吸引。

妮可-基德曼:影片的拍摄地非常的特别。显然沃纳肯定会选择去他早就为电影选好的拍摄地,他不是喜欢在绿幕前拍电影的人。所以我想身临其境时很重要的。我很爱沙漠的风景,身处其中也必然会帮助我更快的进入到感情状态。电影中我最爱的一个场景是当我们在攀爬一座高塔时,看见了一只秃鹰,这是沃纳在路边发现的,他问秃鹰的主人能否让这只秃鹰出现在镜头里面(笑)。得到同意之后,我们跑进沙漠拍摄了这段精彩的镜头。我们在如此壮观的风景下接吻,最为演员来说,能够在故事的场景这实地地进行表演,这是一种奢侈的荣幸。拍摄这部电影的经历对我来说正是这样。

记者:妮可,你为何选择这部电影?

妮可-基德曼:现在的我处在生活的某个阶段,我盼望着去不同的国家,探索各式各样的故事,逃出我习以为常感到舒服的垫带。我不想总是舒服的坐在家里,开车到工作室拍一部轻松的电影。所以当沃纳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摩洛哥然后住在沙漠里,我回答说“我能带着孩子一起吗?”他说“可以,可以为他们搭帐篷。”然后我们就来了。我想沃纳在制作电影时坚持拍摄的地方就应该是故事发生的地方,这种坚持也是我参与进来的部分原因。我记得当我们到达沙漠的时候,除了地平线周围什么都没有,下飞机一小时之后,我又必须得骑着骆驼,从那一刻开始我意识到我正在做着从未做过也可能不会再做第二次的事情,我在世界的另一端,睡在繁星下面,望着夜空,现在对我来说这永远都是美妙的回忆。

沃纳-赫尔佐格:妮可有着难以置信的职业道德,她非常努力。我对她说“我不得不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除了第一场戏,接下来的每一个场景都会有你。”她必须每场都到。说到拍摄地时,我总认为就像《陆上行舟》里的场景一样,场景是一场高烧下的迷梦的背景。这里沙漠的场景同时杨是内心世界的背景,也是贝多因人的家乡。格特鲁德-贝尔的内心深处感受到的某些东西变成了她人格的一部分,这里有一种转变,我知道该如何去把握,这也是我作为导演应该做的东西。

妮可-基德曼:我还在沙漠中洗澡了,是我求沃纳加上这一幕的。

沃纳-赫尔佐格:是的,洗澡这段在剧本里面原来是没有的,浴缸就是我们摄影团队所用的大篷车里面的浴缸。妮可说“沃纳,我一定要在这里洗澡,我太想在这里洗澡了。”我说“让我把这写进剧本里……”

妮可-基德曼:我读了很多她的信件和日记,她是会在蓝天下沙漠里洗澡的人。我觉得在电影里面出现这段是好事情,因为这可以凸显这位女性爱上了她所处的世界。对于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能够走向世界证明了她是一个非凡的人,我真的很高兴我们能有机会探究她生活的一部分。

记者:妮可,你之前也扮演过真实人物,包括格蕾丝王妃、弗吉尼亚-伍尔芙,现在是格特鲁德-贝尔。扮演这类有着真实原型的角色,是否每一部的挑战是不同的?

妮可-基德曼:这取决电影想要表达的主题——这不论角色是有真实原型,还是虚构的都是一样。其实对我对没有多大影响,除非你必须去模仿这个角色原型的口音。扮演格特鲁德,沃纳(赫尔佐格)相信是我们创造了这个角色和她的性格,这截然不同于扮演伍尔芙,那时我得处处模仿的她的声音和行动。扮演格蕾丝的时候,我竭力去寻找她声音的特质、她外表的风韵,不管成功与否,但我是尝试这么做的。而对于格特鲁德来说,我试图找到真相的本质以及角色的复杂性。

沃纳-赫尔佐格:我想我应该在职业生涯更早一些时候就尝试拍摄女性主角的影片。像过去的《陆上行舟》、《坏中尉》这些作品,我把自己定位于替男性拍电影的导演。而如今时机到了,我终于有了这种觉悟,认识到自己应该拍摄一些女性主角的影片。我过去没想过这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是我想它(这种觉悟)会持续下去的。

记者:你们会再次与沃纳合作么?

詹姆斯-弗兰科:是的。我记得第一次和沃纳见面时,他说,我们的片子会去世界上一个很极端的地方,但是不用担心,我们会安全的。沃纳就是这样,他是一个极端的导演,做过一些极端的事情,不过你大可放心,他心中有数,不过做得太过分。我一直觉得很安全,不管我们做的是什么。所以不用说,我会跟随他的。

妮可-基德曼:我也会的,不管安全还是不安全。我心目中沃纳的样子,就是他跑着穿过沙丘的样子,他不喜欢用对讲机,常常跑上十来分钟的距离,就为了和我们讲一句,“加快点,到那边,我们要拍这个镜头”。有一次我们拍摄外景,突然大雨倾盆,但是我们必须拍。他立刻修改了场景,我们在大雨中拍完了,沃纳拍电影就是这么刺激。我会愿意和他去世界上什么其他地方拍电影,因为他总是一个人对抗全世界,对抗自然。

沃纳-赫尔佐格:我只会为电影而冒险,举例来说,我们经历了一场大得吓人的沙暴,我心里明白,必须去沙暴里面拍,哪怕会毁掉我们的镜头,因为从来没有别人这么近距离地拍摄过沙暴。而它就在我们的咫尺。我们夜里2点就出发,因为听说山里有雪,终于在雪没融化前赶到那里。我希望拍摄一个大篷车在雪中的镜头,因为观众想象不到这样的镜头会出现。总地来说,我们会做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或者别人不再愿意去做的事情。的确有着这样的信念,“不管(大自然)给我们什么,我们都能应付”。

记者:通过这部影片会对历史有所了解,那么你们会如何看待如今(中东)的当地形势?

妮可-基德曼: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这部电影真正美丽的地方在于,它让你看到这是一片多么精致的土地,身处其中,你能够感受到它与你心灵之间的紧密联系。其实我一直都被沙漠深深地吸引。这部电影让我开拓了眼界,见识了不同的地方并且能够了解不同的文化。

[责任编辑:李毅]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