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网络女红人当贴身伴游 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来源: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11月27日报道 近些年,网上出现不少声称专门经营伴游服务的网站。它们看上去像是提供高端的一对一旅游陪伴服务,但经过记者调查,发现在“伴游”这个好听的名字下面,其实隐藏

央视报道截图

京华时报11月27日报道 近些年,网上出现不少声称专门经营伴游服务的网站。它们看上去像是提供高端的一对一旅游陪伴服务,但经过记者调查,发现在“伴游”这个好听的名字下面,其实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伴游”白天陪玩晚上陪睡

只要在网上搜索“伴游”两字,就能出现“伴游天下”、“伴游中国“、“伴游友”等网站。记者进入网站发现,扑面而来的是大量的女孩照片和介绍,其中不少女孩的介绍具有挑逗性话语。

而标注的服务价格,一天动辄几千甚至万元。按照资料里的联系方式,记者拨通一名伴游者电话,对方称,“贵是因为白天陪玩,晚上还要陪睡”。

经过验证,记者发现能联系上的伴游者,大多都声称可提供色情服务,而她们在网站上标注的数千到上万元的服务价格,都是一次性交易所需的费用。如果包夜或者包天,费用还要高出很多。所谓的“伴游”一般会在酒店里进行,也有个别伴游会提供性交易场所。

“女大学生”网上用假照

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有些伴游女孩会在网站上介绍自己是在校大学生,还有人声称自己是白领、模特等身份。

按一家伴游网站上的伴游信息,记者联系到一自称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孩,女孩称伴游费一次3000元,并直接把记者约到了其位于北三环附近的一出租屋。

记者见到该伴游女,但其本人的长相与网上所留照片并不一致。女孩称自己利用课余时间做伴游,主要是想挣钱交学费和贴补家用。记者要求验证她的学生身份,她并没有给记者看学生证。

记者又通过伴游网站联系到成都一个自称白领的女孩,见面时记者看到,她在网上留下的照片也不是本人。她自称平时白天要上班,“晚上出来兼职”。

伴游网实则色情交易平台

除了自称学生、白领的伴游,记者还看到多个自称是模特、网络红人的女孩,她们以自己拥有一个粉丝较多的微博账号为傲,在她们的微博上大多是她们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照片。

侦破过此类网络卖淫案的上海公安局闵行分局的孙警官说,这些为了提高身价的女孩,会花钱在网上把自己包装一番,实际上她们多为普通的无业女孩。其中,一些卖淫女为美化形象,还会去韩国整容整形。“把自己包装好了,身价也就上去了,收入自然不菲”。孙警官说有的卖淫女一天收入两三万元。

要找伴游女孩首先要过网站这关,网站上登记了全国各地上千名女孩的信息,但客户如果想要查询女孩联系方式,得先成为网站VIP会员,会费每年几百至上千元不等。入会的客户可以自己挑选并约见留有联系方式的女孩。伴游网不仅收取每个客户的几百上千元入会费,还通过直接介绍女孩再获取千元介绍费,伴游网站俨然成了色情交易平台。

伴游女低龄化不知自己犯法

在一家伴游网站上,记者看到一个要价较低的伴游女孩,她自称只有16岁,加入这个网站是为了赚钱自己租房子。

当记者问她这种“交友方式”什么意思时,她回答,“不就是卖身吗?”记者在北京海淀区的一处住宅小区门口,见到这名看上去似乎还不到16岁的女孩。

记者发现,有的年龄较小、经验较少的伴游女孩毫无防备之心,甚至连自己做的事情违不违法都不知道。

色情交易借网络传播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一些“伴游”并不是自己进行色情交易,而是介绍别人来干,她们在圈里被称为经纪。

在这些经纪的朋友圈里,有大量女孩的暴露照片,以及身高三围等简单介绍,女孩大致也分为学生、白领、模特等,客户可以随意挑选,一次性交易的费用多在5000到1万元。

这种新型网络卖淫快速蔓延的同时,一些色情服务场所也开始采取网络营销模式,并雇用多名网络销售人员,他们通过群聊和朋友圈天天播报小姐的信息,如实体店地址、环境、联系电话、当日小姐的考勤表。

为了不被查到,聊天群里还有一些聊天的规定,尽量避开敏感的词语,一些色情服务的词汇用拼音代替。如今,由伴游网、聊天群形成的卖淫网络已经实现了全国很多城市的联网覆盖,而且有的女孩自己既卖淫,又当经纪。这让色情交易借助网络加速传播。

[责任编辑:门柏宇]

标签:网络红人 陪吃陪睡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