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于荣光谈整容:长一样很可怕 得设计些别的眼型


来源: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8月1日报道 7月31日晚,于荣光亮相江苏卫视演说真人秀《说出我世界》,讲述他的功夫人生。作为老牌功夫明星,近年来于荣光又涉足幕后,当起了导演和制作人。对于演艺圈,于荣光淡看风云,对轰轰烈烈的

于荣光

京华时报8月1日报道 7月31日晚,于荣光亮相江苏卫视演说真人秀《说出我世界》,讲述他的功夫人生。作为老牌功夫明星,近年来于荣光又涉足幕后,当起了导演和制作人。对于演艺圈,于荣光淡看风云,对轰轰烈烈的明星整容潮,他说不排斥,但不希望来80个演员都长一个样。对功夫演员出现明显的青黄不接现象,于荣光感叹现在愿意拼命的人越来越少了。

演说秀

我的功夫不是打打杀杀

愿意在《说出我世界》里献出自己的演说首秀,于荣光坦言是被节目名称吸引,“说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对我影响特别大的事情,我说出来之后对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或许会有一些启发,我觉得挺有意义。”

节目中,于荣光讲述了自己鲜为人知的功夫人生。作为京剧表演艺术家于鸣魁之子,他11岁考入北京市风雷京剧团学习武生,从此与功夫结缘。在演艺圈打拼30多年,于荣光对功夫有着独特的理解。“很多人理解的功夫是像李连杰、成龙、洪金宝那样打打杀杀的功夫。其实不然,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功夫。”在他眼中,功夫并没有被简单地定义为武打动作,而更多的是代表一种坚持到底、奋力拼搏的精神。“我觉得功夫就是为了一句话,坚持一个事儿。当人家说我不行,我就行给你看。坚持下来后,结果就变得一身功夫。这种功夫,不管从信念上还是意志上,都能让你得到提升。”

表演路

刻意在接不用打的角色

出道以来,于荣光刻画了很多经典角色,诸如《狼毒花》里的常发、《新三国》的关羽、《叶问》(电视剧版电影版)中的于凤九等,同时也给自己贴上了很重的打星标签。于荣光坦言,近几年在刻意接一些不用打的角色,比如《红高粱》里面的朱县长、《娘要嫁人》里的肖虎。他希望观众看到一个更多面的自己,他能驾驭的不仅仅只是功夫。“我是个演员。演员是个职业,这个职业是通过你的技能和技巧,以及你学的这些所长去塑造一个人物,一段故事,还原一段历史。它能够让你体会到百味人生。作为演员我可以演记者、演老板,也可以演贼、演警察。”

作为老戏骨,对前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不记台词,只念123456的“数字小姐”事件,于荣光表示不能理解。他对对白心存敬畏。“对白是一个很特别的东西,它是你表达情绪、表达情操、表达观点的一部分。我记得拍《红高粱》的时候,导演郑晓龙就非常注重台词,对对白要求特别严。不论你的戏有多好,只要有一个字没说好都得重来。”

虽然娱乐圈不乏“数字小姐”的存在,但在于荣光看来,年轻演员里也有榜样,比如小鲜肉吴磊。于荣光爆料正在跟吴磊合作一个IP剧,“吴磊是个书粉,他会告诉你剧本和书中不一样的地方。他会关心这个戏拍出来,书粉们对改编后的角色有什么感觉,那种态度特别好。”

打星荒

愿意拼命的人少了

在《说出我世界》中,于荣光首度讲述了他曾经充满危险的打星经历,并现场回忆了1993年拍《超级计划》的惊险过程。“有个飞车动作很危险,万一落在铁轨上,车就会从我身上轧过去,或者车速快了就会撞得非死即伤。当时导演唐季礼说武师们都不肯做,有点危险。其实我可以拒绝的,但是导演对我说,我看到你老做这个,你肯定行。我这个人特别受不了激将,你说我行,我就绝不能说自己不行,于是就这么上去了。”拍戏这么多年,于荣光吃过苦受过伤,冒着生命危险的也不止一次。如今回忆起来,他把自己的有惊无险归结为功夫到了,自然艺高人胆大。

现在说起功夫明星,观众记得的还是李连杰、成龙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新生代打星奇缺是于荣光非常遗憾的一件事儿,“跟我一代的有成龙、洪金宝、李连杰,后来有吴京、王宝强,再往下就没有了。是因为像我们那个年代的那种尚武精神少了,没有人愿意吃那个苦了,这个很遗憾。”于荣光坦言,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拉筋伸腿的苦确实超过了常人的忍耐极限,“就说拿大顶吧,脚冲上倒立,你一分钟可以,拿半小时试试!”于荣光坦言,新生代打星奇缺是包括他在内的老牌打星担忧的事情,“我们也在试图发展新人,也在不停地找,像成龙大哥、洪金宝都有意识地在培养一些年轻人。”

导演圈

80个人长一个样很可怕

继1997年首执导筒,打造电视剧《平安事务所》后,近年来,于荣光又在幕后发力,先后执导了电影《校车》、电视剧《舞乐传奇》(观剧)等人气作品。导演和演员,在于荣光看来是两个行当,不能混为一谈。“演员比较独立,我完成我这个角色就行了。导演要顾着灯光、故事、整个脉络,它的知识性和要体验的东西更多、更强。”

作为导演选演员,于荣光有一套自己的标准。“我主要看你适不适合这个角色。一个演员不可能适合全部的角色,毕竟每个人长相不一样。就算你全一样,那表现的气场、风格也不一样。比如说《红高粱》找周迅去演九儿就特别合适。除了她别人不能演吗?不是。但她是最合适的,所以导演选她。”

当问起如今演员整容成风,很多的雷同脸对选角会不会造成困扰时,于荣光笑称并不介意。“爱美之心人人都有吧,我也想去整,但我不能说服自己,也没那个决心。我觉得一小女孩儿把皮肤整白、把腮帮子弄小点,如果科学技术发展了,真能弄得很好,那也挺好的。”但于荣光强调可千万别都整得一个样,“别80多个人出来之后,全长得一样。我说整容这个行当能不能设计一些别的眼型啊、别的腮帮子呀,别的下巴颏儿啊,全一样了就不好认了。”

对现在演员蜂拥当导演,于荣光认为是市场需求,“有的人不是做导演的,但是他很红,要用他的名字,其实有很多人帮他。”于荣光坚持认为导演是一个专业的行当,“专业性非常强,它不管从文学上、从整个剧本的把握上、从人物的命运上,或者对时事、对现实的审视,包括价值观取向,都是综合性的要求。”

健康经

让管得住嘴成为习惯

当年近六十的于荣光站在观众面前时,很多人都会被他的身材吓一跳。不论是身体线条还是肌肉,都让人羡慕不已。谈到自己的养生经时,于荣光有些滔滔不绝。他不仅批评人们常常抵御不了过嘴瘾的诱惑,更直言现在生活太好反而让大家选择太多,吃坏了身体。他坦言自己是个非常追求身心健康的人,什么时候吃饭、吃多少都心里有谱。除此之外,于荣光在不拍戏的时候也有很多爱好,尤其是热爱运动,“我特别喜欢运动,比如骑自行车、打羽毛球、走路、跑步。”

如此的严格自律再加上经常饰演厚重角色,这让人怀疑生活中的于荣光非常严肃。他连连摆手,说:“其实我一点都不严肃,我好玩儿着呢!”

[责任编辑:姚佳 ]

责任编辑:姚佳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