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宫泽理惠凭此片三度封后 《滚烫的爱》北影节展映


来源:新京报

日本电影《滚烫的爱》是导演中野量太的商业“处女作”,却一鸣惊人,在日本各大电影节上获得诸多提名,还帮助主演宫泽理惠第三次拿下日本奥斯卡“影后”。“澡堂”“绝症”“母爱”等关键词,似乎让人很难把它跟“旬报十佳”的气质联系到一起,但结尾的反转,却为不少评论人津津乐道。本片将登陆2017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单元。

《滚烫的爱》

新京报讯 日本电影《滚烫的爱》是导演中野量太的商业“处女作”,却一鸣惊人,在日本各大电影节上获得诸多提名,还帮助主演宫泽理惠第三次拿下日本奥斯卡“影后”。“澡堂”“绝症”“母爱”等关键词,似乎让人很难把它跟“旬报十佳”的气质联系到一起,但结尾的反转,却为不少评论人津津乐道。本片将登陆2017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单元。

故事

烂煽情VS 大反转?

影片讲述了母亲“双叶”(宫泽理惠饰)和丈夫“一浩”(小田切让饰)一起经营澡堂,但随着丈夫的失踪,澡堂也停业。而后身体不适的双叶去医院,却被告知癌症晚期,只有两月余命。震惊之余,双叶想着还有要完成的事。她首先找回了离家出走的丈夫。不想他却带回来小学生鲇子,“以前跟鲇子妈妈有过一段交往,算是自己的女儿”,一浩说。而女儿安澄(杉咲花)因为在学校受到欺凌,也让她倍加操心。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重新经营起自家澡堂,让女儿脱离欺凌独立成人?

故事改编自本片导演中野量太的同名小说。虽然听起来似乎是赚人眼泪的老套剧情,但本片走的是幽默路线,还在结尾埋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大反转,让人觉得“绝症梗还能这么玩?”结尾的惊喜给小成本的本片带来了诸多网上人气,连口味刁钻的旬报也把本片收作2016年十佳日影。

制作

在当地最老澡堂拍摄

影片的摄影实际上是在两个澡堂进行的。外观的拍摄来自足利市的“花之浴”,浴室和更衣室是东京文京区最古老的木造澡堂“月之浴”。虽然在一个地方就可以完成拍摄了,但中野量太说自己从以前开始就执著于澡堂里的“收银柜台”和里面的“富士山壁画”(注:日式澡堂常见),于是工作人员就找到了“月之浴”。拍摄了三周时间,结束后不久“月之浴”就被拆除了,所以影片记录下的是它最后的影像。中野量太说:“现在全日本的澡堂在减少,因为一般自家都有浴室,很难维持下去吧。倒是向完全遵循传统和全新改造两个极端的方向发展了。但无论哪个都有一个共通点,都是想要驱除疲惫时所去的地方。”

毕业作品也是拍“澡堂”

此前,中野量太拍摄的独立电影,主题大多关于家庭或是人与人关系的。为何第一部主流电影选择“澡堂”这个题材,他表示:“因为澡堂是这样一个场所,陌生人一同泡在一个浴池里,忘掉烦恼、被治愈着……跟我的主题正好吻合。”小时候也经常跟哥哥和朋友去澡堂,有很美好的印象,“如果在咖啡厅被陌生人搭讪会吓一跳,但在澡堂聊起来的话就没什么违和感。现在这个时代,能够轻易搭话聊天的地方很少见了。虽然大家似乎都在避开这种搭话,但内心还是渴望交流的。提供这些的地方非澡堂莫属了吧。希望澡堂这种可以随便前往的地方,里面的热水可以一直滚烫。”

实际上,中野量太16年前在日本映画大学的毕业作品、也是人生第一次拍摄作品,就是以澡堂为背景的,“第一部主流作品回归原点也挺好的”,他说。“跟陌生人一起泡澡,对日本人来说是非常正常的事,但外国人觉得是一种独有的文化。我也想用澡堂这种非常日式的场所来向海外传达‘日本’的概念。”

宫泽理惠不想演圣人

主角宫泽理惠以此片封后,这是她第三次摘下日本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项,获奖次数与松坂庆子并列,仅次于吉永小百合的4次。

电影拍摄时间是2015年6月,前一年宫泽理惠的母亲去世(享年65岁)。尽管还有工作和孩子(7岁),但宫泽理惠完全无法整理自己的情绪:“母亲最后的日子没有住院,而是在家里度过的。人是如何生、如何死,她想亲自展示给女儿吧。医院死去的人太多了,死亡的真实感变得稀薄。而在自己家,家里所有人都会关注到母亲的病况,当成各自人生的重要事件。”宫泽理惠如此说。

导演中野量太表示,最初与宫泽理惠见面时,她便说了“不想演圣人一样的完美母亲,想演普通的母亲”:“这个故事的关键是‘母亲’一角,所以想让有孩子的人来出演。也希望演员了解死亡是怎样一回事。宫泽理惠从我们这代人开始就是大明星,也经历了浮浮沉沉,是主角最好的选择。”

【导演自述】

中野量太:44岁才“出道”

从京都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东京进入“日本映画大学”。不知怎么,内心有些想表达的东西,是通过小说,还是电影呢?现在想起来,从那时起就有写小说的意愿了,但那时还是先选择了电影。

刚入学时,我是个伪电影青年,连学校创始人是今村昌平导演都不知道。但上学期间,却开始沉迷于电影制作的这这那那,一不留神就过了三年时间,还成为年级唯一一个“今村昌平奖”的获得者。入学时不知道今村昌平最后还拿了今村昌平奖的,大概就我一个人吧。

得奖后的我意气风发,想着5年时间大概能进入主流电影界吧。但结果完全不行。不仅没成为电影导演,两年左右就被甩出电影界。但还是无法忘掉拍电影的乐趣……所以,虽然无法马上回到业界,之后还是一边在儿童教育节目,以及年轻人的聊天节目中担当综艺导演,一边做自己的独立电影,等待回归主流的机会。

2012年,怀着“这次不行就再也不拍电影”的心情,写下了心仪的剧本,这就是《给老爸拍张照》。影片最后获得国内外14个奖项。而我,从电影学校毕业16年后,也终于迎来了走向主流的机会,那就是《滚烫的爱》。

实际上,《滚烫的爱》的结尾,跟我的毕业作品几乎一样——当然了,水平提高了十个台阶吧。最近常有人问,是先看电影还是先看小说比较好?我跟他们说:“先买本小说,看着封面宫泽理惠的脸,再决定先来哪个吧。”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高帆 PK071]

责任编辑:高帆 PK07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