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40老戏骨总片酬不敌一小鲜肉 柯蓝:不该怪孩子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柯南) 柯蓝在《人民的名义》中饰演的女检察官陆亦可一角,黑白分明,干练果断,连走路都带着风,在以男性主导的老谋深算、利益交织的官场,她是唯一从正面去和权利交锋的女性角色。但这个角色

柯蓝在《人民的名义》中饰演陆亦可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柯南) 柯蓝在《人民的名义》中饰演的女检察官陆亦可一角,黑白分明,干练果断,连走路都带着风,在以男性主导的老谋深算、利益交织的官场,她是唯一从正面去和权利交锋的女性角色。但这个角色,柯蓝是不满意的——“她只是一个符号,不是一个角色”。

4月11日,在凤凰网娱乐《大咖到》栏目中,柯蓝说起这个角色的局限性,“我已经非常努力在现有空间里,让她给别人留下印象。”

柯蓝做客《大咖到》

身边都是体制内的人,邻居就是女检察官

凤凰网娱乐:反腐题材的电视剧很久没有出现了,你是怎么遇到这个项目的?

柯蓝:因为知道是周梅森老师的剧本,他已经差不多有十几年没有再写剧了,所以就很想加入,其他没想这么多。

凤凰网娱乐:陆亦可这个角色走路都带着风,你怎么理解这个人物的?

柯蓝:女检察官这个职业是半军事化训练出来的,她要读政法大学,半军事化训练过的大学生们走出来风貌气质就不一样,所学的东西会深入骨髓,甚至在呼吸里面,所以这个角色必须走路带风。她在工作时拎起来就是拎起来,散下去就是散下去,但她要拎得起来才能散得下去,这两样同时重要,因为她是一个人。

凤凰网娱乐:为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呢?女干部的风范和作派有去找一些参考吗?

柯蓝:我身边都是这样的人,可能因为我的成长环境吧,这些在体制里面、系统里面每一个阶层的人我基本上都很熟悉,所以我知道他们是怎样的状态。我原来有个邻居就是一个女检察官,我演这个人物很多时候都在扒她(笑)。

凤凰网娱乐:剧中有一场在陈海家做饭的戏份,生活中你是会做饭的人吗

柯蓝:不会做饭,朋友给我发微信,看出来你暴露了,你切菜切的太不怎么地了……我喜欢吃,我喜欢把钱花在吃喝上面,实在不行在家点外卖,外卖都是我的好朋友,熟得很。

我演得又不差,为什么会有压力?

凤凰网娱乐:这部戏里很多人都太会演戏了,你有压力吗?

柯蓝:没压力,真的没有压力。如果我很差,我会有压力,我又不差我为什么会有压力,而且这些全都是原来合作过的演员,大家私交都非常好,为什么要有压力?人心怀愧疚才会有压力,我无愧疚,哪来的压力。

凤凰网娱乐:和这么多优秀的演员一起表演,有没有让你有所收获?

柯蓝:没有。我认为这部戏最好一点是让更多年轻朋友认识到专业性的重要,我是一直都知道的,并不需要少见多怪,他们一直是这个行业当中的大演员,老师级的人物。他不是这部戏才演得好,你去看看他们原来所有的戏,哪部戏差了,只是那些戏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没引起关注不代表不存在,不代表他在业内不受到尊敬,我对这些老师们一直心怀巨大的敬意,什么火不火呀不能来形容他们,人家在自己的位置上从来都顶天立地、怡然自得,这种幸福感不是今天一个字、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不是因为你们知不知道他而存在的,一直都在。

凤凰网娱乐:你在这种幸福感的状态里吗?

柯蓝:接近,有的时候能够达到,我不稳定,因为毕竟没有那么熟练,我没像他们在一个行业当中这么长时间,演员的工作是演戏,不是上综艺节目、不是当明星,艺术家就像明灯一样,他一直在那,也许你没看见,不代表他不发出光亮。

凤凰网娱乐:这个剧组是个什么样的氛围?

柯蓝:其实一切都很正常,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演员,我从走入这个行业开始,一直都在高手云集的武林当中各种张牙舞爪,我是一个很幸福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有时候说这个组有多么屎多么烂是什么概念,我没怎么见识过很差的组。

凤凰网娱乐:作为一个男人戏为主的作品,最近播出的两集中难得的有一场陆亦可、高小琴过招的女人戏,能否聊一聊这场戏拍摄时现场的情况?    

柯蓝:我是一个工作很认真的人,拍摄时已经进入那个状态了,我是怀着使命去山水集团的,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看你演,我在角色当中看她演,你的一颦一笑可能对其他的人来说是有迷惑性的,但对当时的陆亦可来说,高小琴毫无迷惑性,我就看着你演,我知道你有问题,你又在撒谎……这些就是一个专业人士心里的潜台词,我是抱着这些潜台词去演的。

很不满意陆亦可这个角色,她只是一个符号

凤凰网娱乐:你第一次看剧本时是什么样的情形和感受?

柯蓝:我不满意陆亦可这个角色,很不满意,因为她是一个符号,不是一个角色。周梅森老师特别可爱,他跟我直白的说“我不会写女性角色怎么办,你要自己想办法”,我说我知道,我已经非常努力在现有空间里让她给别人留下印象,但这个戏毕竟还是凸现侯亮平的,我只是一个副手,不能比他聪明、比他睿智,我不能跳跃陆亦可去做柯蓝,只能安于在陆亦可的位置上去辅佐侯亮平。

凤凰网娱乐:在这样一个发挥空间很有限的角色里,你都做了哪些准备?

柯蓝:把她的家庭背景全部了解清楚,这样子的人物会带有什么样的性格,性格当中会有些什么弱点,一个人物如果没有弱点、没有缺点,她就没有长处,我在努力找她的弱点、她的坏脾气、她的一些古怪,演员在对词时的一些加加减减是会赋予角色很多灵魂的。

凤凰网娱乐:剧中陆亦可和陈海对彼此都有感觉,但又都将对方推往别处,怎么理解他们的感情?

柯蓝:当然理解了,现在孩子们在情感都是上来就睡,睡完就走,然后明天还可以一块吃饭,什么样的都有……我是出身在还有信的时代,有白纸黑字的情书时代,原来的男孩看女孩,看你一百年都没办法向你表白,很有可能一辈子就这样错过了,这是一种情感,一种美学,像木心先生的《从前慢》,现在太急了。

凤凰网娱乐:陆亦可母亲为女儿奔走、解决个人问题的桥段也很有意思,你在现实生活中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吗?

柯蓝:我们家是一个奇怪的家庭,我们是爱登士家庭,从来没有人给我过任何压力,而且我们家人都奇葩的认为他们家闺女最好。婚姻制度发展到今天,其实还是不是真的被现实社会所需要,我觉得可以讨论,如果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经济能力,我为什么要找一个人每天来跟我抢这马桶盖。你看我身边的女孩子多优秀多漂亮,为什么到现在她们都单身,当然我起了一个很好的坏榜样,但的确谁降得住她们,如今的男生都穿粉红色的T恤,他怎么能够降的住穿海魂衫的女子、心里有诗和远方的女子?

不怪小鲜肉,造孽的是老谋深算的大人

凤凰网娱乐:很多评价都说陆毅在剧中的表演差点火候,你和他对手戏比较多,你觉得他的表现如何? 

柯蓝:请你告诉我,在他这个年龄段像他这么帅,我心目当中真正的帅是阳光、健康、正派,非常恰如其分的这个位置,舍他求谁?你告诉我,任何提出质疑声音的人,你告诉我一个很好的人选,又要帅、阳光、正派、健康,谁?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侯亮平是一个正面人物,各方面要高大全一些,没办法,所有戏剧的正面人物都比反面人物难演,但他得要有一定的本色,像这么干干净净的,舍他求谁?!我都不懂现在的审美,我是老派老套的审美,现在说的很多帅哥……有没有搞错,你告诉我是帅哥还是帅姐?但是你看陆毅,就是帅,没什么可说的。

凤凰网娱乐:传说剧中近40位戏骨片酬加起来才4800万,但市面上的小鲜肉接一部剧片酬都比这要多,你怎么看?

柯蓝:不怪小鲜肉,谁愿意给他们钱的,谁要求一定每一部戏里面要有小鲜肉的,谁是每一部戏的最大利益获得者,谁又反过头去拿小孩子开刀的……谁都有年轻的时候,你不教,他怎么成熟?我很幸运,在年轻时候很多老师给我阳光雨露,教到我太多太多东西,你们现在不教他们,你们纵容他们,你们让他们只是拿了钱,却在很多方面塌陷,谁在造孽,绝不是孩子,是老谋深算、心灵肮脏的大人。

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隋奕菲 PK036]

责任编辑:隋奕菲 PK036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