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绣春刀2》里成杨幂备胎?张震:喜欢就付出,很正常!


来源:凤凰网娱乐

自动播放

出身演员家庭,张震在14岁就成为电影男主角,一路合作了杨德昌、侯孝贤、王家卫、李安、徐克、吴宇森、陈凯歌、田壮壮等华语电影界大师级导演,不仅如此,他还在巅峰时期的金基德电影里出现,连最近合作萨布时,大家都丝毫不感到意外。这张华丽的片单,堪称华语电影演员第一人,任谁都已追赶不上。

张震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 视频/宋如辉) 在对电影还是懵懵懂懂的少女时代,罗小虎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立刻成了我的“银幕初恋”。大漠之中,这个野性不羁的年轻马贼挥刀呐喊,从玉娇龙的手中抢走了梳子,朝她眨眼一笑,得意地策马而去。当时看了便心动不已,只想随他一同浪迹天涯……当然,先打一架也可以。

从那时开始到现在,喜欢张震的时间已有17年,也见证他随着年龄的变化,不断在银幕上留下不同的形象。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小四和小明

出身演员家庭,张震在14岁就成为电影男主角,一路合作了杨德昌、侯孝贤、王家卫、李安、徐克、吴宇森、陈凯歌、田壮壮等华语电影界大师级导演,不仅如此,他还在巅峰时期的金基德电影里出现,连最近合作萨布时,大家都丝毫不感到意外。这张华丽的片单,堪称华语电影演员第一人,任谁都已追赶不上。

杨德昌拍戏时剧本里一个逗号都改不得,王家卫却总是拍戏当天才给剧本,侯孝贤只给情境,由演员自己发挥……截然不同、令人头疼的创作方式,居然都被慢热的张震一一适应过来,修炼出一个个令人难忘的角色。

《卧虎藏龙》中的罗小虎

他曾是小四,也是罗小虎,他是吴清源,也是一线天。从单纯执拗的少年,到阅尽千帆的宗师,角色在他的身上总能不同程度地留下烙印。杨德昌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夺走了他的顽皮个性,王家卫在《爱神之手》中把他身上“欲”的味道绽放到了极致,田壮壮则让他演绎沉静如水的围棋大师,令他习得表演之内力。

《吴清源》海报

他的高起点和大导缘,令他一直成长在非常艺术化的电影环境当中,懂得要将灵性、气质与影像融为一体,利用电影角色修炼自身,达到和谐。如果说每个人都在修行,那么他在一次次表演的过程中,修的是意,修的是感受力,这让他越来越平静,越来越坦然踏实,你永远不会担心他有什么问题。

他天生有一张导演喜欢的银幕脸,美得棱角分明,宛如油画,眼神犀利,摄人心魄,气质阴郁,却刚柔并济,达到一种极致的调和,在男演员中显得十分特别。他虽生得锋芒毕露,性情却很温和,让人觉得危险刺激,又充满安全感。而在习武之后,他的气场又添了端方持重的味道,仿佛未经侵染便已出世,不被世俗牵绊,亦不为他人转移。

张震

很少看到一个演员,在银幕上如此光芒四射,银幕下却如此松弛坦然,这与他自身的平衡能力不无关联。两次专访他,都是以习武一事开场。第一次是在《一代宗师》上映时,那时人们刚刚知道他习武有成,拿下了八极拳比赛冠军,他亦兴奋地向我谈及,武术里面讲究“人不可以失‘中’”,对他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这一次采访他之前,又正好看到《绣春刀》武指桑林拍摄的一个视频,他约桑林切磋武艺,在长白山的一片冰天雪地中打了一套八极拳,习武之于他,已经超越了表演的范畴,桑林形容,他是用虔诚的心让传统武文化融入了他的血脉。

若是熟悉八极拳的动作,会轻易发现《绣春刀2:修罗战场》中的沈炼,在武打招式中融入了八极拳的套路,这位被张震形容为“更加年轻冲动、一往无前”的沈大人,充满了速度感,骨子里却是个向往自由的文艺青年,在各方势力倾轧下的黑暗时代,他迸发出灼灼的人性之光。

《绣春刀2》中的沈炼

《绣春刀》系列正是他在大导缘之外,一个发自内心的选择。他期许能像梁朝伟遇到王家卫一样,遇到能释放自己全部魅力的导演。他选择了年轻的路阳,并让沈炼成为他最为重要的角色之一。

这是张震第二次来到《非常道》,他聊起了自己对《绣春刀》系列的电影期许,也直陈了自己当下稳中求胜的事业态度。虽然拥有近乎完美的演员生涯,但要承认,他不是没有缺点的,也只有自认最了解他的影迷,才敢直截了当地询问他的看法。在自陈缺点时,他却忍不住露出笑容,亦掩不住其中的自信和笃定,他说自己喜欢在黑白的中间地带游走,给自己也给挑毛病的人留有余地,这竟是另一重迷人的境界。你看了就会懂得。

以下为采访实录:

【非常道对话实录】

非常道:前两天《绣春刀》的武指桑林发了一篇文章,里面拍了你的一个视频,是在长白山打八极拳。

张震:是。

非常道:在冰天雪地的状态下,不知道你打八极拳是什么感觉?

张震:因为之前跟师傅练功,然后就一直观察他们,每次去一个新的地方,觉得很有兴致,他们就会打一套拳。我自己在练拳的过程里面,这件事情也变得挺有意思的。但是因为在长白山,我们拍摄的是一个冬天的戏(《雪暴》),拍戏的过程比较紧张,我不希望自己受伤,所以在那个时间里面一直都没有练拳。

我们看到的那个视频是我们都已经拍完戏了,要走的最后一天,我当时聊天就聊到这件事情,然后就约说,要不然明天早上起来练一下拳,大家合作了那么多次,都没有时间好好的互相切磋一下,但是在那种极冷的状态下面,不是太有经验,所以打得不是特别好。因为久了有一点生疏,但是我觉得心意还是蛮重要,确实这件事情,练功这件事情常常会在我心里出现。

张震《雪暴》片场照

非常道:你其实平时很少能找到人切磋,是吗?正好就抓着他?

张震:也不是,我觉得我的个性就比较没有那么外向,所以交朋友这件事情对我来讲本来就是比较难的一件事,但是因为透过练习武术,透过跟人家有一些共同的语言,我可以认识一些蛮好的朋友,也不错。

非常道:其实八极拳是一个比较有刚猛气质的拳法。

张震:是。

非常道:但你本人其实是比较安静的,像这种刚猛的东西会不会影响到你?

张震:因为练功的人一直说讲求的就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那个瞬间的感觉。我自己蛮喜欢这样的一个状态。身为一个人,我很喜欢要动的时候也可以,要文静的时候也可以,这是很吸引我的地方。小时候我也很喜欢打篮球,打篮球是完全靠爆发力的运动,但现在年纪大了,打篮球对我来讲可能比较吃力一点,会慢慢转化成自己喜欢的一些运动来培养自己的兴趣,我觉得传统武术可能就是很不错的一个选择。

《绣春刀2》中的沈炼

非常道:其实我看到在《绣春刀》里有八极拳肘击的招牌动作,是你自己加入进去的吗?

张震:其实我跟桑指(桑林)关系挺好的,我们合作很多部戏,他也知道我是练八极拳的,所以他在《绣春刀》沈炼这个人物里面都会放一些比较有八极拳味道的东西。那其实八极拳也是从明末开始,戚继光的《纪效新书》里面就记载了一些跟八极拳相关的招式,如果要推出的话,我觉得时代还蛮吻合的,然后也有一个机会让人家可以看到,把传统武术放到影视的表现里面。

非常道:正好你也会,又有一个表现的机会,然后就结合到了一起。

张震:对,因为传统武术它的推广是比较难的,门槛本来就比较高,那要靠这些影视的推广来让大家知道,会比较有帮助。

非常道:之前你跟这么多的大导演合作,大部分的时间可能是你在适应他们为主,因为他们风格都不一样。但是到路阳这里,是不是有另一种模式?他能和你合作两部电影,他又是一个比较新的导演,你是怎么考虑的?

张震:我觉得我拍戏的标准都是一样的,先选剧本。其实在拍摄《绣春刀》第一集的时候,那个剧本非常吸引我,我觉得这样的类型片不多。路阳导演非常有热情,我们共同语言也很多,我也很喜欢动漫,我们会聊一些跟动漫有关系的事情。我觉得他会拍出一些不一样的武侠电影,他找的譬如说摄影师、造型师加上武术指导这些,整个主创我觉得都是非常有干劲,非常有活力,而且他们的视角会比较不一样,拍摄《绣春刀1》的时候感觉这个默契大家都有,所以他拍第二集的时候,我觉得很有意思,想要再试一下。

路阳、张震、李东学合影

非常道:他跟你的关系,相处模式是不是跟和以前那些大导演在一起不大一样?

张震:不大一样,可能我在工作领域里面呆的时间也比较久。虽然我不是很会用语言去表达我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但是我都是尽量用做的把它做好,可能我自己也稍稍有一点影响力吧,导演一定能看得出来我是这样的人,然后所有很多事情不是靠语言去交流,我会尽量在表演里面去释放,我对沈炼的一些自己既定的想法,然后我们在现场会有很多沟通,会碰撞出很多不一样的火花。

非常道:沈炼第一部主要是在做抉择,包括有三兄弟的情谊。到第二部主题更加生猛了,它特别直观地在表现特务之间互相举报的状况,稍有不慎就没命了,沈炼是被各方势力挤压到了一个特别小的空间当中,你觉得他最大的精神力量是什么?

张震:我觉得年轻的沈炼其实是冲动。他不会像之前的沈炼一直在考虑、一直在决定应该怎么办,他更多是直接做了,当下就做了决定。所以这一次大家会看到他比较猛一点,在打斗的过程里他是比较矫捷的、像一个猫一样,翻上翻下跳来跳去。

非常道:过了两年再演沈炼,却要演更年轻的沈炼。

张震:对,更年轻的感觉,所以用速度来替代年龄感。

非常道:他还是一个文艺青年。

张震:因为导演就是文艺青年。

非常道:是吗?因为他这个工作非常暴力,他的压力很大,给他加了一部分文艺青年的戏,可以消减一下这个人物暴力的部分。

张震:对,我觉得导演还是很用心,其实不光是沈炼。这个电影里面每个人物他们都有最终的梦想,去追逐他们的梦想。不光只是沈炼是主角,每个人都是主角,而且这样讲的话,就会感觉很像一个现代的电影,它就不是一个古装片。你看它的内容,就是现在生活里会碰到的一些事情,大家的距离感一下子就会被拉近。

非常道:这一次叫《修罗战场》,其实每一个人都是棋子,最后都被逼到一个绝境上。沈炼也不例外,我们看结尾的时候,觉得沈炼好像也活不成了,但是他最后生还了,你对他的这个生还怎么看?

张震:所以说沈炼就像那只猫一样,可能有9条命,现在用了几条还有几条可以用这样。

非常道:那你觉得他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还愿意回到官场上去吗?

张震:什么样的环境会造就什么样的人,其实讲的可能也是这样的主题。

《绣春刀2》中的张震和杨幂

非常道:其实我们看两部《绣春刀》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沈炼他爱上一个女孩子,但是那个女孩子的第一选择都不是他。

张震:对,备胎。

非常道:你有没有跟导演探讨过为什么一定要他这样?

张震:我觉得一个电影的感情关系就是导演的感情观,我自己是这么觉得,所以下次可以问一下导演,是不是他都喜欢这种。

非常道:我觉得是他有意虐你,让大家心疼一下。

张震:还好吧,我不知道这样算很虐吗?我是看有一些朋友去看了点映之后说怎么又是演备胎。我当初也没有想这么多,我也没有想什么备不备胎的问题,我觉得他喜欢他就会去付出,他就会去追求。其实挺正常的。

非常道:在大家眼里可能你不应该是一个备胎的形象。

张震:哦,哈哈哈哈哈。

非常道:你觉得两部演下来,你觉得沈炼对你的影响是什么?因为以前演的每个人物可能对你多多少少产生一些影响。

张震:其实我自己觉得就是——帅(笑)!我自己在以前的表演里面都不会把“帅”这件事情摆进去,但是演《绣春刀》我基本上就是能够怎么帅的演就怎么帅。

张震

非常道:以前演戏从来不想这个镜头帅不帅?

张震:以前我是连演戏镜头怎么摆我都不管,就是我演我的,他们拍他们的,后来发现这样效果很糟糕,但我觉得那样对我来讲可能是最接近表演的表演。可是后来呆久了,知道表演有很多种方式,拍摄也有很多种方式,可能要一直去试不一样的方式。然后到了《绣春刀》第一集的时候,我就觉得拍一部戏是可以去展现这个人物的魅力,不是说“帅”这一个字,其实就是去把这个人物的魅力带动起来。我觉得通过沈炼这个人物、这个角色,是很恰当的。因为一方面拍古装,在表演上面会比较夸张一点,你把衣服穿上,人物就会有一种气势,可以把它展现出来,所以拍《修罗战场》的时候我就想延续魅力这件事情,不是帅,是魅力。希望这个人物还依然有他自己独特的味道,然后这个味道观众朋友不讨厌,其实就可以了。

非常道:我记得当时演《吴清源》的时候,你在那个环境中呆了很久,你说你结束的时候都不想离开这个人物。

张震:是。

《绣春刀》中的沈炼

非常道:那沈炼你都演了两次了,你会有不想离开这个人物的感觉吗?

张震:其实我很怕演重复的人物,我们在拍摄的过程里面表面上它是会有一些改变,因为你想法不一样,你一直演同样的东西,其实难度很高。我以前有演过一部戏,它拍三个月,但是戏里面的事情只有发生四天,我觉得那种戏特别难演,我没有办法保持一样嘛,人每天碰到的东西都不一样,你今天吃的是什么什么,明天吃的是面,今天吃的是饭,喝的是水,明天喝果汁本来就会变,你要一直同样的东西其实会有难度。

这一次《绣春刀》这个戏,我一直跟路阳导演讲,我说我不想拍一样的,虽然他还是沈炼,但是我们要给予人物一些新的状态或者是新的人物特质,然后让我在表演的时候不会觉得只是在演同样一个人,这样会很没劲,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但还好,导演就会因为这样的建议,去在脚本上面做很多的发展,所以这次看到的沈炼是一个比较年轻,而且又有之前《绣春刀》相像的东西在。

非常道:你是一个很慢热的人,那你进入沈炼这个人物算慢热吗?

张震:这个戏还好,因为《绣春刀》系列电影主要在打戏上蛮侧重的,所以在开拍之前我们都会有集体训练,包括体能上的提升,包括跟对手的一些套招,我觉得这个对建立人际关系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在这个过程里面你可以去发展你这个人物。在第一集里,大家可以看到沈炼在动作上面的一些特质,是一个久历江湖、经验老道的人,他在很多招式上面,人家刀还没出,他就把人家刀给踢回去,确实是更有经验的一个处理方式。

可是到这一集,你就可以看到他是一个比较冲动的人,在移动的速度上比较快,他不断地跑来跑去,然后声东击西,他不断地改变他的方向,让这个人物年轻的气质可以表现出来。这就是我切入表演的一个方式,然后慢慢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去抓到这些东西,把它整合在一起,也比较我符合慢热的个性。

《一代宗师》中的张震

非常道:经常会吐槽王家卫导演删你的戏,到了路阳这边就完全感觉是两个极端。这边是各种都在拍你,把你拍得特别帅。

张震:真的吗?

非常道:对,就有点反过来。

张震:可是我反过来想说,因为梁朝伟在那样的年纪碰到了王家卫导演,我觉得他们之间产生了火花,我选择路阳其实多多少少也会有这样的一个期许,我希望在《绣春刀》系列电影里面,路阳就好像梁朝伟的王家卫一样,希望我们之间有更多的火花,带来更多不一样新鲜的事情,然后拍出一个真的很有诚意的电影给观众朋友看。

非常道:刚刚提到被删戏什么的,从一个作品来说我们会尊重导演的选择,但是从一个考据派来说,还是蛮想看到被删掉的那些戏,你会自己想要把它放出来给影迷看一下吗?

张震:不会,那很可怕,千万不要。可怕不是说演得很可怕,是一个电影它本来就有一个架构在那边,每一个人物它是有功用的,你把没有看到的东西再拿出来看,其实它是很散的,因为它对主要的电影其实不会有太大的帮助,所以它可能是因为不重要,所以它才会被删掉。就算是当一个配角,你也得是一个很重要的配角才有用,如果只是演一个戏,你只是出现一两场,但是观众没有办法记得你,其实也很可惜。

非常道:你在内地拍了很多戏,也跟内地科班出身的演员对戏,像《绣春刀》里很多演员不算知名但有很多戏剧的功力在,你没有在科班训练过,你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有没有觉得要跟他们再学习一下,还是说有不同的碰撞?

张震:其实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早十年的话,我会觉得我需要。可是现在我觉得我不需要了。不是说自己脸皮厚在这里讲自己演得好,不是。而是对事情的某一些掌控,需要觉得自己的能力足够、经验足够,也不是说我不是科班出来的,我就不照着科班的演,其实我一开始学表演也是科班系统的表演方式,只是我没有受过一个正统的训练,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有这么多的人去跟你配合或者是有这样的一个教育。我自己一路懵懵懂懂这样闯过来,我觉得有一些好的东西我会留着,然后有一些不好的习惯我会改掉,其实对表演的看法,不能说自己演得好,但是我觉得看起码看得懂一些。

非常道:我记得你拍《卧虎藏龙》的时候,当时是第一次去配音,配出来的效果……

张震:效果很差,而且那次只配了一天,要配整个戏,完全没有时间。而且里面有很多嘶吼的戏,那一天配到前两个小时后面就没有嗓子了,所以后面根本就没有办法配。

非常道:但是现在我们看到像《绣春刀》这样的电影出来,你的声音,你的腔调,跟大家是蛮融合的,不会有自己的口音在,是专门练过吗?

张震:没有,其实正音这件事情就一直有,声音其实就是表演的一个重要武器,我声音部分确实比较弱,但这也是唯一一个地方我觉得可以让观众朋友看到我进步最快的地方。怎么讲?我这个人比较优柔寡断一点,让我做事情做得很尽,我也没有办法,可能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以我一直在找一种黑的跟白的中间那块很模糊的地区,我自己很喜欢在模糊的地区里面游走。我觉得讲得字正腔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好像就不像我,我觉得还是要留一点味道在里面。这样又可以让一些比较喜欢鸡蛋挑骨头的朋友去挑我的毛病。我觉得这样之后,慢慢的有一些东西就可以做一个调整,然后在每个人物里面去玩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地方。

张震和父亲一起出演《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非常道:你之前讲过,你小的时候因为爸爸是演员,对演员这个职业有点抵触,但到了现在,因为你自己也做了爸爸,你会想到理解当时的父亲吗?

张震:会,我会想,但有些东西是完全没办法理解。像我之前,我印象很深刻,我父亲小时候玩滑板,我们家住在一个山坡上,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会背着我和我哥,然后他站在滑板上从山上滑下来。你如果让我现在这样对我女儿,我觉得我没办法,我会怕。

非常道:因为是女儿吧。

张震:儿子我应该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把握。而且我觉得我老爸不是一个滑板特别厉害的人,但他就是有这个胆量,可以做这件事情,我真的很佩服他。我现在骑摩托带我女儿,我都会考虑一下(笑)。

非常道:那你不会教她习武了?

张震:没有,小孩自己发展,她有兴趣,我可以提供她,但是那要看她自己了。

非常道:其实我发现最近张爸爸在内地的存在感还蛮强的,接了蛮多电影,是对事业上有新的追求了吗?

张震:没有,我父亲他是一个非常认真的演员,从我小时候的记忆里面,他就会一直在家背剧本,然后一直不断地说台词,去做准备。讲到这一块,我就觉得在做演员的努力上面,他真的是比我努力很多。最近这几年可能被观众朋友认得的戏会比较多一些,机会也很好,而且他真的很享受在演员的这个工作里面,我觉得出来很好啊,本来我们是同档,8月11日,现在我们提前上映,他是《心理罪》。

非常道:现在其实大陆很多电影演员都开始拍电视剧,相信也有很多项目来找你,但是对影迷来说又会觉得一个一直拍电影的演员突然拍电视剧,好像有点走下神坛的感觉。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去看这个问题?

张震:我觉得有好的表演机会就应该去争取。我自己也是有收到很多很好的剧本,然后也想去饰演,但因为电影和电视剧两个工作的节奏是不太一样。电视剧的剧本都很紧张,今天必须得做决定,可能下个月就得拍了,可是因为电影我们都是今年讲明年的项目,然后时间都已经留好了,有很多的约都已经签了,所以有时候也很不好意思,自己也是很想做,可是时间关系没有办法这边答应了,又答应那边,就自己要稍微做调整。如果说我今年都放假了,就只为一个电视剧做,我当然也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

张震做客《非常道》

非常道:你接下来要监制一部新片,自己也在看一些写剧本的书,是怎么考虑的?你之前也拍过一个短片,我记得,其实你那个风格就很像台湾导演的风格,你其实还是很有创作欲在里面?

张震:我觉得电影是一个团队的工作,每个环节都很重要,而且他们的工作都很专业,其实演员会接触到的永远都是现场拍摄的工作人员。很多幕后的人其实我们碰不到,一方面做这件事情也是想接触更多的人,然后对整个的电影产业有更多的认识、更深刻的认识,一方面是觉得演员这个工作比较被动,想化被动为主动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来做监制来做创作,也是想看看是不是有机会可以演到自己想演的人物。

非常道:做监制也是会自己主演,对吧?

张震:其实主要就是要演。

非常道:那为什么就没有考虑直接做导演呢?

张震:导演的这个位置压力很大,成就感很高,但是要花的时间很长,然后就觉得其实演戏相对来讲简单很多,然后可能比导演好玩很多,对我而言。

非常道:创作的话,你会自己落笔去写吗?

张震:我会写一些东西,但是都拿不上台面。

非常道:你会从什么地方选择题材呢?

张震:没有一定的,有的时候是一些小说,然后有的时候是一些可能网志。

非常道:好像最近在看东山彰良《流》,是吗?

张震:那个看完了,那个是好一阵子以前。

非常道:最近在看什么书?

张震:最近看一些也是比较简单的,类似于散文的,一些英国的书,还有爱尔兰作家写的一本书叫《雨后》,蛮暖心的,很短,很容易看,但是情感很深。

张震

非常道:你看这些并不是说要去找一个文本来改编成为自己的创作。

张震:不会、不会,就是多接触。

非常道:你经常说你游离于行业、游离于这个名利场之外,但因为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有很多急功近利发展的状况,我不知道你是一直就在一个旁观的状态中,还是说会对你产生一些影响?

张震:我觉得我自己的步调可能跟不上整个产业的步调,不是跟不上,就是没有那么相符。对我而言一年拍两部到三部电影,而且是非常精致,品质非常高的,这样在工作跟生活的比例上面,我会觉得比较适合,所以我会朝这个方面去做。当然现在的电影市场环境很好,观众成长也很快,所以我觉得应该要拍更多更精致的东西给观众朋友看,这个蛮重要的。我的工作看似拍得少,其实我想要拍得更多。因为我想把整个可以表演的时间拉得更长,希望我可以在这个行业里面能够持续稳定地不断上升中。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刘烨 PK049]

责任编辑:刘烨 PK04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视频:|[非常道]男神张震如何找到他的王家卫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7/19/wf2_4708807_133743.jp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