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吴京:说我打着爱国旗号圈钱,这我受不了


来源:南方周末

▲在《战狼》系列电影之前,当代军旅题材影视剧都是“以一场演习告终”。(剧组供图/图) 第一个问题是打谁,中国是一个和平大国,谁也不打。 第二个问题:如果写海盗,海

▲在《战狼》系列电影之前,当代军旅题材影视剧都是“以一场演习告终”。(剧组供图/图)

  • 第一个问题是打谁,中国是一个和平大国,谁也不打。

  • 第二个问题:如果写海盗,海盗的巢穴在哪里呢?咱们领海以内是不允许的,如果在领海外,怎么能出去产生军事行动呢?

  • 第三,在他国,连开枪都有很严格的约束。

坐在七座商务车上,吴京收到了陈奕迅发来的微信。

陈奕迅在酒店看了《战狼》,很喜欢。看到影片最后吴京打反派,陈奕迅小小遗憾:“再狠一点就好了。”他想看《战狼2》,但这部电影九月才能在香港上映。吴京用流利的粤语回复了语音,转头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香港人都很爱国。”

这天是2017年8月6日,吴京带着《战狼2》在深圳路演。原定三十多场路演,深圳是倒数第三站。这一天,《战狼2》的票房达到了31亿,单日票房4.3亿——刷新了自己前一天刚刚创下的单日票房纪录。一天后,《战狼2》票房超过《美人鱼》,成为中国内地电影票房冠军。

在深圳这天,吴京跑七个电影院,参加了八场路演。和朋友、记者的交流,只能在电影院与电影院之间的车程中进行。

在收到陈奕迅微信之前,吴京刚刚错过和一位朋友的会面。朋友在上一站电影院等他,他却忙忘了。吴京非常懊悔,连发了多条微信和两条视频过去,承诺到了北京请他吃饭。

路演团队准备了许多小红旗,在导演见面会前发给观众。吴京的心情有些烦躁。一天前,他看到有人在网上造谣。“说我媳妇是美国人,说我儿子是英国人,说我脱籍大陆。搞我不能这么搞!”休息室里,吴京生气地指着手机上的帖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帮我把这个澄清。”一进影厅,面对欢呼的观众,吴京又重燃笑意。

因为《战狼》系列,曾经沉寂许久的吴京收获了一批忠实的粉丝。当他匆匆进入深圳某影院时,一位公安特勤人员下意识地向吴京行了一个军礼。

2017年8月8日晚,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吴京发微博祈祷,转发评论数十万。网友们在微博下列队留言:“呼叫战狼中队,请求支援!”战狼中队,是《战狼》系列虚构的中队。

2008年,吴京曾去汶川震区与武警共同救灾,感触很深。事后,没当过兵的他,决心拍一部当代军事影片。

历时九年,《战狼》系列两部电影先后上映,并以黑马的姿态,创下票房奇迹。“运气。”吴京在深圳路演时说,“大家可能都需要爱国情绪的表达。我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表述方式。大家那种情绪早就准备好了,我只是往里扔了一根火柴而已。”

家国热情被点燃,的确是这部电影取得商业成功的最大原因。“还有人劝我不要把爱国旗号打那么高,要往商业上靠。《战狼》的时候就跟我说,一定要避免主旋律。”就像他怒怼“个人英雄主义”说一样,说到爱国的话题,吴京有些来气:“你质疑我的拍摄水平可以,有缺点我承认,我们继续向世界大片去靠拢,但你说我打着爱国的旗号圈钱,这个我受不了。”

▲张翰(左)在《战狼2》中扮演富二代卓亦凡。卓亦凡年龄最小,大家却叫他“凡哥”。编剧俞白眉印象中,很多富二代就是这样的。(剧组供图/图)

怎么才能出去产生军事行动?

2012年,听说编剧刘毅有军事片的创作经验,吴京找到了他。

“他是个真正的军迷。”刘毅记得,拍《战狼1》的时候,吴京曾经兴奋地拉着他去看所有的武器,“就像一个小朋友拿到玩具,迫不急待要跟其他小朋友展示:‘你看我有这个、我有那个……’”

“基本所有报道公开的各种武器的参数我都清楚,海陆空天,”在深圳,吴京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还会开坦克、开直升机。”

刘毅也是个军迷,早在1996年就尝试创作当代军事影片,为此还特意到广东南海舰队体验生活。他回来后写剧本,怎么都拿不准尺度:“第一个问题是打谁,中国是一个和平大国,谁也不打。”刘毅修改了很多版,想到写海盗——男主角所在部队遇到海盗残杀百姓,挺身而出。这时他又面临第二个问题:“海盗盘踞的巢穴在哪里呢?咱们领海以内是不允许的,如果在领海以外,咱们怎么能出去产生军事行动呢?”

刘毅的军事片创作就此搁置,他也由此明白,为什么国内的当代军旅题材都是“以一场演习告终”。让刘毅意外的是,吴京也经历了这些探索,但他还是要拍。

经过反复摸索,吴京写出了《战狼》的剧本:某部队在边疆军事演习,遇到国外雇佣兵非法入境挑衅,于是军人们在雇佣兵逃离国境线之前击杀敌人。

拍《战狼》之前,吴京曾参演南京军区支持拍摄的电视剧《我是特种兵2》。他事先花了18个月去体验部队生活。“很多人都觉得你是来军营一日游的,”吴京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但是大家真看到我是在班里,跟大家一起闻着臭脚,一个星期三次行军,每次行军35公里、40公里。当我做这一切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不是在做秀。”电影《战狼》后来获得了南京军区的支持。

写《战狼2》时,编剧们都认为必须“出去打”,刘毅和吴京不约而同地想到“撤侨”。最早的剧本是,战狼中队受邀去非洲某国参加联合军事演习,遇到该国忽然发生武装叛乱,于是承担撤侨任务。然而,“在他国,连开枪都有很严格的约束”,剧本写作难度很大。

编剧组没有把《战狼》里的战狼中队带到非洲,而是让冷锋(吴京饰)犯错误被开除军籍,一个人在非洲接受中国军方委托的撤侨任务。

正是因为这样一点点地规避、一点点地“撕开口子”,《战狼2》才终于能够合理又合规地在国外开打。被称为“剧本医生”的编剧俞白眉为《战狼2》的剧本提了不少建议,导演陈木胜和刘镇伟也帮吴京看过剧本。“很多时候,你觉得这个人愣得不得了:我既然要做,我就一定能做到。”俞白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吴京第一次找到俞白眉的时候,俞白眉只对剧本提了些简单意见,拒绝担任编剧。

后来,俞白眉在海南度假,吴京又飞来找他。“我说我度假完全没带电脑,第二天,他就从他一个朋友那儿直接拿着电脑过来了,我发现拒绝不了他。”俞白眉回忆,“他前后去了海南三趟,在海南,我们俩就把这个故事重新修了一遍。”

俞白眉和吴京开始研究各种续集电影:“我飞快说某一个片子,分析这个片子的规律,他全都知道。”

第二年春节,吴京再次来找俞白眉磨剧本。“他腿受伤了,一瘸一拐来找我。他从蒙古弄了一头羊,开了一辆摩托车,自己扛着羊就过来了。”俞白眉回忆,“那天大年初二,他一进我家,他跟我媳妇儿说,乐乐,反正我这次又来,就住在你们家了。我就不走了。”

《战狼2》里,冷锋和非洲朋友喝酒,一排啤酒下肚,又干了一瓶茅台。这正是吴京本人的作风。《我是特种兵2》的导演刘猛曾回忆自己和吴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带着二锅头飞到南京,来机房探我班。”刚认识导演高群书的时候,吴京也是喝酒。“你们没参加过,我上来是先拿一个盆,跟大家干一盆。”吴京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俞白眉反对以水下打斗的戏开场,吴京坚持。为拍这场戏,吴京每天要在水里泡十个小时。(剧组供图/图)

“全球化视野下的主旋律”

在和俞白眉磨剧本的时候,吴京确定把《战狼2》做成一部“超级英雄片”。

“我说,这个故事应该被简化成‘一个人对抗一个军队’,是个超级英雄片。”俞白眉回忆,“我当时强调,我们是一个全球视野下的主旋律。”他喜欢的台词是:“非洲是全世界文明发源的地方,但是人类给非洲带来了灾难。”

电影里,华资工厂被叛军包围。由于没有足够的运载工具,工厂经理把非洲人和中国工人隔开,要先救中国工人。正如20年前《泰坦尼克号》在沉船之际的“让妇女和孩子先走”,《战狼2》中,冷锋出面制止了工厂经理:“妇女和孩子先走。”

“故事建立在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基础上,但我们仍然强调全球化,人的生命是一样,黑种人和黄种人的生命是一样。”俞白眉解释。至于片中调侃美国大使馆“已经闭馆”,俞白眉认为没有敌意:“女主角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最后,当这个英雄遭到背叛时,还是来自美国的女医生站在他身边。”

俞白眉希望,在这个发生在非洲的故事里“处处都可见今日之中国”。换了国籍的小卖部老板、自信心爆棚的富二代,都是如此。

张翰饰演的富二代卓亦凡,尽管年龄比他的工人们小很多,但所有人都管卓亦凡叫“凡哥”。在俞白眉的印象中,很多富二代就是这样的。

与卓亦凡对照的是退役军人老何(吴刚饰)。在战斗中,老何对卓亦凡说:“凡哥,现在真正打起仗来,没人让着你。”“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还是做人,拿实力说话,”吴京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平时对你客客气气的,虚伪地对你,到时候没有人会客气地对你。”

影片一开场,冷锋死去的战友家人遭遇强拆,冷锋和几个战友把强拆队员全部撂倒在地。这场戏的设计,是吴京的坚持。最终,这段戏被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了。编剧俞白眉说,这让他感受到“电影市场和文艺政策的开放”。

编剧组对这段戏的细节非常考究,“老百姓说:‘等警察来了你们都不敢拆了’,警察是站在咱们这边的;第二,强拆的头头不是地产公司的,他就是一个村霸。”编剧刘毅说,吴京一度想请他来演这个村霸。第三个细节是,冷锋打抱不平之前,先把军帽摘了。为此,编剧组还专门请教了军事法院。

在《战狼》里,冷锋的缺点是不服从上级命令;在《战狼2》里,冷锋被开除,服从命令更是无从谈起,他的软肋成了感情。

《战狼2》里,冷锋得到了龙小云的死讯,去非洲复仇。遇到战乱,反派要从中国人手中争夺某种病毒抗体,冷锋必须被感染,他被感染后,又要出现普通人对超级英雄的背叛。遭受背叛时,女主角不离不弃,这是全片的最低潮,也是两人感情迈出的一大步——在剧情考虑上,完全按照好莱坞类型片的规律。

电影第一稿剪辑版出来,剧组找吴京的太太谢楠来看片。“谢楠看完流了眼泪,她说看《战狼》的时候觉得冷锋只是一个男人喜欢的角色,她非常接受冷锋在《战狼2》中的人物。”俞白眉回忆。因为“没有我征服不了的女人”这类台词,《战狼》曾饱受女性观众诟病。

“这在美国是不允许的”

吴京坚持要去非洲实地拍摄。制片人、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总经理张苗感到惊讶,他曾在好莱坞工作多年。“好莱坞拍非洲的戏都不愿意去非洲,很多都是在南美洲找地方。”张苗说。

拍戏前,吴京带着剧组去非洲采风了一个月,刘毅也曾多次去过非洲旅游,在非洲他很有亲切感。“我在一棵树下躲阴凉,突然听到有人说‘倒车请注意’,那个开车的非洲人就问我说,它说啥呀,我每次一倒车它就说这个,你给我翻译一下?”

非洲电影工业基础设施不健全,拍戏十分苦难,也很危险,可能会遭遇猛兽和袭击。剧组的五百个黑人群众演员也让吴京头疼,他们讲八九种方言,为他们登记、买保险特别费力。

剧组最后其实做了折中。电影开头的水下长镜头是在大连的海里拍的,片尾的坦克战则是在北京郊区拍的。

《战狼2》开拍前4个月,出品方北京文化与其签订了8亿票房的保底合同。北京文化同时帮助吴京搭建制作班底。

张苗曾任美国哥伦比亚国际影片公司中国区高级总监,熟悉好莱坞资源。他此前也给国内剧组搭过桥。“有些导演你给了他资源,他不愿意用,他说用我那哥们的团队。”张苗说,“吴京是以很开放的状态去合作的,所以才能让我们这个平台最大化地去协助他。”

《洛杉矶时报》评价《战狼2》与好莱坞大片高度相似。除了启用《加勒比海盗》的水下摄影团队、《美国队长3》和香港黄伟亮的动作团队之外,《战狼2》还请到了好莱坞作曲家Joseph Trapanese和彼得·杰克逊的声效团队。“为什么很多人看着这个影片像大片?除了动作视觉以外,听觉也非常重要。”张苗说。

此前,吴京对好莱坞同行最深的印象是“循规蹈矩”。

“他们是工业化流程,一旦一个环节出现错误,需要调节的时间比较多。我们中国到现在,像这种类型的片还没有形成一个体系,但是我们的应变能力非常强,尤其是动作片,说一变招马上就变,因为我们功夫片的底子太雄厚了。”说到这里,吴京提起晚清张之洞的“中体西用”。

电影开头的水下打斗是个长达160秒的长镜头。这是俞白眉磨剧本的时候,强烈反对的方案。俞白眉觉得吴京的想法太疯狂,不仅对潜水要求很高,而且节奏一旦控制不好,这段戏观众容易看不懂。他给出的建议是一个典型的类型片的开头,吴京演的是船上的厨师,在剥龙虾,海盗侵入货船时与他展开一番打斗,他制服海盗时,案板上剥开的龙虾还在动。

“在水下一镜到底,他亲自下去拍不用替身,这在美国是不允许的,保险公司不允许,工会也不允许。”张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片尾的坦克大战也很难拍。“从工业体系上来说,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大多数导演和出品公司是不会允许他这么去做的,因为可能拍不出来,一定会选择用CG去画。”张苗说,“但是吴京说CG怎么画也无法再现真实的质感,不能百分百再现,所以他选择真拿坦克做,最后成功了。”

有评论者把《战狼2》看做中国电影重工业的重大进步。“什么叫工业电影?《007》从编剧到导演都可以换,都成立。但是对不起,你要把《战狼》换掉了吴京,这事就不成立了。”刘毅把《战狼》称为“手工业电影”,“吴京不光从编剧、导演、演员到动作指导,都是核心,还有他上上下下,从最基层的开坦克的战士,都跟他是哥们,各个部门的领导都跟他是很好的关系”。

刘毅曾看见南京军区最基层的士兵来北京出差,给吴京打电话。“他手里都有吴京的电话,说‘京哥我来北京了’,吴京说过来吃饭、喝酒。我们一般人哪做得到啊?”刘毅曾经看到拍戏时军队支持的直升机不愿意飞了,“然后吴京说再飞一会吧,‘好吧,再飞一会吧’。就是这样子的。”

吴京觉得军人“干净、简单”。“不用像现在这样,面对那么多的嘈杂的喧嚣、烦躁、虚伪、奉承、装,这就是我。”吴京露出苦笑。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票房再创新高《战狼2》突破40亿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812/335438EC533325DE5250BE89D535E82E4F424C59_size196_w448_h252.pn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