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耿乐:带儿子来威尼斯感受缘分 不想带他上节目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秦婉)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中,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嘉年华》进行首映。片中饰演少女小米父亲一角的耿乐,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1994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曾

耿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秦婉)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中,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嘉年华》进行首映。片中饰演少女小米父亲一角的耿乐,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

1994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曾入围威尼斯主竞赛单元,并让夏雨成为最年轻的威尼斯影帝,耿乐也在片中出演重要角色,不过遗憾的是,当年他并未走出国门来到威尼斯了解电影圣殿的魅力。此次凭借《嘉年华》再度入围,耿乐笑言,这次是自己的圆梦之旅,并且破天荒地带着从未曝光的两岁儿子一同来到水城。

以电影演员身份出道的耿乐,一直很少透露自己的婚恋状况,秉承的是电影演员工作与生活分开的低调原则。在采访中,他分享了自己对于表演的见解,并推荐了《嘉年华》和《刀背藏身》这两部由自己主演、并且都在国际电影节有突出表现的作品。

《阳光灿烂的日子》未赴威尼斯,此次是圆梦之旅

凤凰网娱乐:这次来威尼斯一下子让我们联想到之前《阳光灿烂的日子》来过威尼斯,但你当时是没有来对吗?

耿乐:对,当时是影片过来了,人没有过来。

凤凰网娱乐:有没有点遗憾呢?

耿乐:特别遗憾,所以终于又有机会再次有影片入围,能带着自己的作品过来,特别开心。这是第一次来威尼斯,等于是圆了二十多年的一个梦。

凤凰网娱乐:昨天首映的时候观众反响怎么样?

耿乐:我真的完全没想到,首先这个威尼斯电影宫确实是整个环境很棒的电影院。我们坐在二层楼的第一排,有一个大的台阶直接通到下面,这个建筑格局给人造成一种圣殿的感觉。最后观众持续不断的掌声让我感觉,我是第一次作为一个电影演员,感受到舞台演员谢幕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特别难得,当时我也很激动。

文晏外表安静内心充满力量,剪掉半小时令人佩服

凤凰网娱乐:跟文晏导演也是第一次合作,过程是怎么样的?怎么邀请到你的?

耿乐:是通过一个比较熟悉的副导演,他也是非常资深的选角导演。我跟文晏导演互相都不太了解对方,但确实一见如故。可能因为大家都是认认真真把作品做好的人。

文晏导演给我的印象,跟我看剧本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看剧本的时候,觉得这个剧本是一个沉重的、让我内心特别不舒服、特别难受的剧本,看得我简直透不过气来。我说这得是一个多有力量的人,能让我难受成这样,我一定要见到她,我要跟她说,让她解决一下这个难受。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是这么一个温柔,说话声音也不大的人,样子也很平和,整个作派很安静。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内外的反差很大。

最后我看她的电影也是这样,就像太极一样,外面看都是很轻柔的动作,但是所有的能量隐藏在体内,武术里叫内家拳。

凤凰网娱乐:你看到的剧本跟你看到的成片电影,有什么样不一样吗?

耿乐:我觉得每个演员都少了很多戏,我有好几场戏没有了,后来问史可,史可也说好多场戏没有了,可能确实是因为篇幅,要考虑到观众的观影习惯。导演也是忍痛剪了很多场戏。她自己说,她从刚刚剪好的长度到现在的长度,少了半个小时,而这半个小时让她多么难受,她多么焦虑,她说真的是每天靠喝酒来维持。所以观众朋友们你们知道吗?导演要剪一部片子多难,那剪掉的都是她心上的肉。

当然我心疼我演过的戏,而且付出了很多努力,观众看不到有点遗憾。但是最终这个电影呈现出了好效果,那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不是说一个场面话。这个电影如果真能打动观众,那剪掉的确实是因为该剪掉,就是多余的,就是罗嗦的。忍痛割爱是一个有高度的导演应该做的事情。

一般来说,编剧、导演、剪辑应该是三个人来完成,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客观审视,但是一个人完成,等于要自己给自己做手术,把自己的肠子剖开,然后自己给自己缝针。所以我真的又更佩服文晏导演的胆识。

凤凰网娱乐:所以自己的戏剪掉了就不回顾了是吗?

耿乐:不回顾,完全不回顾,而且我特别支持导演,因为最终呈现的是一个好片子,我没有任何遗憾,这就是完美的。

凤凰网娱乐:这是一个沉重的题材,你要演受伤女孩的家长,有没有做一些功课,或者去看一些比如新闻事件等等的?

耿乐:有,其实我之前看了几部国外同类题材的电影,也做过一些了解,我本身知道这件事情是很大的社会问题,而且很少有影视作品来曝光。我觉得作为电影人,本身这就是一种社会责任感,要关注社会,关注人群,关注人的生存状态,那这部电影有一种大爱,对青少年的关怀,在影视作品中特别难能可贵,尤其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特别缺少这类作品,我真的希望媒体更多的去把它的正能量散发给大家,让每个观众都可以进电影院看到这个电影。

《嘉年华》演绎不像父亲的父亲,夫妻情感微妙

凤凰网娱乐:那怎样去找到这个角色心里的状态?

耿乐:心里状态其实挺容易找的,为什么?其实一开始我有点纠结,我就问文晏导演,我说你觉得我像一个有初中女生的父亲吗?导演看着我停顿了两秒,说就是因为你不像,所以我觉得这一下她就告诉我这个人物的定位。这是一个不像父亲的父亲,没有参与过孩子的成长,没有陪伴过孩子的成长。

凤凰网娱乐:那他其实处在一个单身的状态,电影里有一场戏,饰演前妻的刘威葳过来找女儿的时候,两个人隔着门有一个交流,他们这时候的感情到底是什么状态?

耿乐:我觉得这两个人分开的程度,是特别微妙和很难拿捏的。所以我给的也是一种开放的演法,没有特别明确说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或者是藕断丝连。希望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解读。

而且我很喜欢那场戏,是因为导演用了一个铁栏杆。因为剧本上没有写,只是说他们两个在院子里聊天。而他们两个隔着一个铁栏杆,特别像是探监,有一种错觉。然后她还从铁栏杆伸出一只烟递来,我觉得这些细节都特别有意思。有一种情感的联系,又存在着隔阂,他们俩之前的故事可能有很多。

《嘉年华》不光是女性题材,而是在说人与社会

凤凰网娱乐:这是一个女性题材,从一个男性的角度来看,是不是很支持有这样更多的女性题材的出现?

耿乐:是这样,首先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纯女性题材。虽然主角是两个女孩子,然后讲的也是女孩子成长的故事,但是我觉得它说的是人类的事,说的是未成年人面对成人世界的事。正因为它有这个高度,才是让更多的人可以感同身受的电影。

如果说它是女性电影的话,会局限,会让很多观众觉得是不是偏女权,是不是在故意贬低男人,因为里面的男性角色没有讨喜的,除了我以外,我是相对来说还说得过去的一个男人。但是说实话我觉得它有更高的高度,完全是站在一个宏观的角度在说人的问题。这个电影只是说在中国一个小城市女孩被性侵的故事,但其实在全世界不管男孩女孩,成长的过程中都可能会遇到这样的危险,这是人类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里面还有一个情节就是另外一对家长的选择,对你这个角色刺激很大。他们的选择是一个实用主义的方式。甚至如果放到现实中很多人都会做这个选择,不知道您怎么看?

耿乐:对啊,这就是社会,这就是人生。肯定有相当一部分人同意另一对家长的选择,或者觉得这也是最好的选择,损失最小的选择,所以有意思就有意思在这。导演没有评判哪一种选择有问题,她只是来展示这些不同的选择。这是她高明的地方。

凤凰网娱乐:拍完这个戏之后,对你有什么样的启示?

耿乐:其实我喜欢拍这样真正触动内心的电影,这是历经久违的触动内心的电影。而且在威尼斯上映受到观众这么热情的掌声,我真的觉得,只要你用心拍电影,观众用心回馈你,让你受到尊重,真的好值得。就像文晏导演说的,拍我们这个电影大家都不会拿到很多的钱,但是这个时候你再谈钱,钱算什么呢?你给大家展现这样一个好的电影,让大家都那么喜欢,太值得了。

我也跟经纪公司工作人员说,因为这样的电影我们就得支持,不要在其他的条件上更多地去要求剧组,有这样的电影很不容易,作为电影人必须要去支持。

电视剧表演锻炼台词,电影表演最细腻走心

凤凰网娱乐:史可说你是一个非常电影化的演员,让我立刻想到你出道就演了姜文导演的电影,对你的熏陶让你有一个电影化的思维。所以这么多年拍戏下来,你怎么去区分电影跟电视剧的表达方式?

耿乐:在舞台上是表演,电视剧也是表演,电影也是表演,真人秀也是表演。但都是完全不同的表演。而且我觉得可能在真人秀表演好的,未必会在电影上表演,会在电影上表演的未必会演电视剧,会演电视剧的未必会演舞台剧,当然也有非常优秀的演员都能演,那真是天才的演员,是有的。

我们就说电影吧,电影的表演跟观影的环境有关系,完全黑暗的状态下,所有观众的注意力、视觉听觉完全都集中。演员在镜头面前一丝一毫的作用,哪怕你翘一下嘴角,眨一下眼睛,观众都能迅速捕捉到。这是特别微妙的,特别纤细的感觉,就是很敏感的东西,所以电影在这么多范畴里,表演应该是最细腻的,是要最走心的,镜头对着你的眼睛时,眼睛由内而外的反应骗不了人。

但是拍电视剧的时候,这些细腻的东西基本上被忽略掉,观剧环境是另外一种样子,大家在玩着手机,有的人可能在做着饭,所以电视剧有大量的对白,拍电视剧的时候每天就在背词背词,一直在说。做电视剧的都知道,这件事你别演,你给我说出来比演出来要好,你演出来还费劲,观众还得花时间看,别演,就说出来。

凤凰网娱乐:那是不是不用太琢磨?

耿乐:电视剧花的时间更多的是背词,对台词的提高特别有帮助,电影帮助比较少,老拍电影的演员因为说台词机会太少了,使的劲不一样,可能口条没那么利索,但是电视剧演员真的都特别能说。

凤凰网娱乐:你是从电影表演出来的,这些年的市场,你个人的机会比以前少吗,还是更多?

耿乐:从我入行到现在,整个中国电影市场是走了一个V字型。现在这个V字型正在迅速上扬,市场越来越大,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我刚入行时,可能有几个优秀的导演拍那么几部电影,然后就没什么电影了,好多电影院都关门了,变成了台球厅,变成了舞厅,变成了娱乐场所。

现在是电影院是越来越多,越来越精美,越来越豪华,观影的观众越来越多。但是呢,目前阶段是以商业片居多,我觉得这个现象会逐渐转变,因为观众有一个提高和一个挑选的过程。随着商业片越来越多,肯定会疲劳,肯定有相当一部分观众会有走心的需求。

现在你说我们最多的电影观众是90后,最大的90后今年27岁了,90后也在成长,肯定越来越成熟。我也预计会出现真正走心的电影。

《刀背藏身》反差巨大,拍动作戏学了几招杀人技

凤凰网娱乐:这几年有些电影你尝试了一些反派的角色,《京城81号2》、《不速之客》等等。

耿乐:对,我还想补充一下,《刀背藏身》也会上映,刚刚在蒙特利尔电影节获了奖。那也是一个反差特别大的人物。我在选角色的时候,自己给自己的标准,就是不想重复,想演反差巨大的,有意思有挑战。我不是十拿九稳,但像走钢丝一样,特别刺激,特别过瘾,也特别有成就感。

凤凰网娱乐:《刀背藏身》也是一个走心的电影?

耿乐:我觉得《刀背藏身》是完全徐浩峰导演风格的电影,而且是他一贯的风格,武侠文艺片。

凤凰网娱乐:你在跟他合作过程中适应吗?因为他的风格太不一样了。

耿乐:对,太不一样,但我喜欢他影片里传达的荒诞,有意思。首先我们两个都是学画画的,我们是校友,他每天在现场见到我说,耿师兄,特别有意思。我真的是他师兄,他没有开玩笑。所以我们俩在审美上,在美学上是很默契,他有强烈的影像风格,电影里边的颜色,演员的着装造型,包括武打的设计动作,都是他精心设计的。

凤凰网娱乐:你的动作戏多吗?

耿乐:当然多了,拍的就是动作戏。拍徐浩峰的电影,你真不敢说拿到剧本今天就来演。因为他的要求是零威亚、零特技、零替身,都是我跟演员直接打,比如我跟许晴打,就是我跟许晴打,没有替身的,许晴也打得特别多,没办法,这是动作电影,你不打在里面干嘛呢?谈谈情说说爱吗?

我们都是零基础,所以就先去培训,真的是练基本功,而且他们找来的教练不是武术动作指导,而是武林中人,武林高手。因为徐浩峰导演本身也是武林中人。

凤凰网娱乐:大家都觉得很神秘,不知道他自己会不会打,你见过他打吗?

耿乐:他是初中的时候学功夫的,不是学武术队教的套路。因为他家里的长辈真的是民国正根传下来的武林中人,所以教他那些武术,不是我们概念里边的武术。我们通常都被武术的表演、武术的套路和香港武侠片洗脑了,那个不是真正的武术,中国真正的武术是干嘛用的?

凤凰网娱乐:杀人技。

耿乐:杀人的技术要打那么多回合吗?不需要,见面你来我往,三下我还杀不死你,我就没那么多劲了,我不杀死你,你就把我杀死了,所以基本上全部一招制敌,见面两下。比方你进攻,我只要一挡让过了你,你就露出破绽,你只要破出破绽我这第二下必须让你死,不能再给你喘息的机会,多来几下两个人都累了,谁也杀不了谁了。两个人都会拿着刀在那喘,最后算了,别杀了。

我们打的时候用的是木头刀,木头刀比真刀轻多了。但是几招过下来,大汗淋漓,浑身太累了。杀人真的很累的。我学得挺多,但其实招招都是让你把基本功得练好。师父教我们八招劈刀,不同劈刀的姿势一共就八招。这八招其实你说难度也没什么难度,但是你要练,你每天要挥刀三百下,你才能把这八招在真正实战中运用出来。所以影片里一直在讲叫“力上刀尖”,你得把你身上的力只用在刀尖上。

凤凰网娱乐:蒙特利尔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有不一样吗?

耿乐:威尼斯电影节要大很多,两个城市气氛不一样,蒙特利尔在加拿大,现在已经是初秋,有一点小冷,而且不像水城这么浪漫。因为水城确实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意大利人的民族特点,加上意大利的美食,所以威尼斯真是太享受了。

带儿子来威尼斯为感受缘分,不想带他上节目

凤凰网娱乐:你平时的生活挺低调的,这次为什么会带着孩子过来?

耿乐:因为我觉得一个是威尼斯,有直接关系,这是一种缘分,像我入行第一年拍的电影就在威尼斯获奖。然后这么多年,又拍了一个我特别喜欢的电影,威尼斯组委会真的有眼光,他们又选中了,又进入了主竞赛单元。所以我觉得这样美妙的一次行程,我觉得带上他,和我一起来感受一下。

凤凰网娱乐:其实大家对你婚姻状态都不是很了解。

耿乐:是,因为我一直觉得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我希望把它分开,所以我可能是一个电影演员的状态。如果你是一个娱乐明星的话,可能要更多的找机会和观众,和粉丝,全方位的交流。我觉得电影演员应该是生活和作品分开,这样比较好。

凤凰网娱乐: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耿乐:我跟你说,得马上回国,在重庆的电影还没拍完,剧组还在等着我,我回去马上得进剧组。

凤凰网娱乐:因为大家都觉得你儿子很可爱,有没有可能带他上节目?

耿乐:如果由我主导,我不太想让他上节目。说到这个我们又回到青少年成长的问题了,因为我一直在质疑这件事,我会打一个问号,这个对青少年的成长有帮助吗?我在想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有帮助,那我当然没问题,给他一个体验,一个新鲜事物的机会,帮助他成长。但会不会有副作用?我有这个担心,所以我也考虑这个事情。

无论IP还是原创,都取决于创作者的态度

凤凰网娱乐:重庆那个是什么戏?

耿乐:那个叫《生死语者·秦明》,是IP《法医秦明》的电影版。我演的是警察,不是秦明。

凤凰网娱乐:你对于这种IP类型怎么看?你也拍了一些IP仙侠剧,尝试的感觉如何?

耿乐:我是这样想,不管是IP剧也好,还是原创的独立电影,更重要的是故事基础和创作者的做事态度。也不是所有独立电影都是一种诚实认真的创作态度,好多人也是在这个领域里在“秀”。那IP题材并不是说都在投机取巧找捷径,如果你认真来做,在有IP基础、市场价值的情况下,更应该把它做好才对。这完全取决于制作者的能力和态度。所以我来参加这些拍摄,没有考虑过它到底剧本是从哪来的,但有时候我无法左右整体的局面,只能完成我的工作。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钟丹莹 PK024]

责任编辑:钟丹莹 PK02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专访耿乐:带儿子来威尼斯感受缘分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9/10/f7f3e387-d56f-4e6c-a64f-bd6e43bc8d4e.jp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