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专访田壮壮:所有人都鼓励我再拍电影,但我贪玩缺自信


来源:凤凰网娱乐

田壮壮并没有避讳这一点,他直言是因为自己缺乏信心和勇气,“你拍完电影别人看不懂,多悲哀的一件事情”。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 视频、摄影/李征) 田壮壮这个名字在如今,似乎已经离当下的电影圈有一段距离了,此前看到他的消息,还是为《王朝的女人·杨贵妃》做艺术指导,不过那部电影的话题全都聚焦在主演的争议戏份上,他本身并未引起太多关注。而他的上一部导演作品,还要追溯到2009年与江志强合作的《狼灾记》,一晃八年过去,今年他主演《相爱相亲》,斩获第54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才意外地让他以演员的身份回到人们的视野中。

同为第五代导演中的佼佼者,张艺谋和陈凯歌一直未曾停止过创作,基本上保持着平均两年拍一部新片的频率,黄建新更是转型成功,作为炙手可热的金牌监制,持续活跃在不同的电影项目中。人们大多认为,田壮壮是因为《狼灾记》的票房口碑惨败而失去了做导演的信心,算上《盗马贼》送审遭删减、《蓝风筝》被禁、《吴清源》金马撤片等一系列并不顺利的经历,似乎也累积起来消耗了他的能量。于是,“为什么不再拍电影”、“怎样才能再拍电影”成了田壮壮面对采访时的一个终级问题。

田壮壮并没有避讳这一点,他直言是因为自己缺乏信心和勇气,“你拍完电影别人看不懂,多悲哀的一件事情”,而贪玩、偷懒的性格让他有些安于现状。虽然也不时有拍电影的欲望,但始终觉得没有准备好,也不想重复自己。

对于自己在圈内的游离,他使用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圆心”比喻,“如果说这是一个圆的话,我想永远站在中间,离哪都是最近的,离哪也都是最远的。”所以,出演张艾嘉导演新作《相爱相亲》,对于观众而言,是一次出人意料的归来,对于他自己而言,只是玩心大起的随性而为。提到金马影帝入围,他并没有太多兴奋,虽然前有冯小刚跨行称帝,让他的胜算也变得不小,但在他看来,只是导演在非职业的情况下给了观众一种新奇体验而已。

中国上一个黄金时代的名导们,都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如冯小刚决心放下票房顾虑,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只拍属于自己的作品,如陈凯歌始终在寻找符合当下潮流的方式表达自我,又如张艺谋,“工作狂”一般在商业文艺两面开花从未停歇。田壮壮却如他在《吴清源》中刻画的围棋高手一样,未曾被外界环境影响而改变自己,他认为,能不能留下作品,是由历史和后人决定的,“自己这么想,我觉得有点太多情。”

《吴清源》剧照

我本身不喜欢演戏,表演时更多思考逻辑性

凤凰网娱乐:十年前跟张艾嘉合作过《吴清源》,那个过程是什么样的?

田壮壮:那个时候很简单,就是拍戏,我们俩不认识,就通过这个戏认识的。我们通过一个好朋友,也是当时的摄影师王昱,他跟张艾嘉合作过,觉得她合适,我之前见过她的照片,在一个活动里也见过她本人,但是大家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招呼。找到她以后,她很痛快就答应了,她也看了关于《吴清源》的材料,那次合作的时间很短,但是挺愉快的,后来一直有些交往,不多,也就一年一两次或者是两三年一次,差不多认识她十年吧,就是这么过来。

我在这个圈子里交往的人很少。香港的导演或者演员,还真就是张艾嘉了,还有一个王家卫,台湾的可能就和侯孝贤、杨德昌有点来往,基本上跟其他人都没有来往。

凤凰网娱乐:您那时候拍《吴清源》的时候,她其实戏份不是很多,有没有留下一些印象?

田壮壮:是,三五场戏而已。但是那个戏会有准备,包括到日本,折腾的旅途上总归大家会有交流、会有准备,拍戏也是这样的,打一灯且费劲呢,拍一镜头全在布光上,演就那么几秒钟、十几秒钟、一分钟就完了。所以有大把的时间聊天、大把的时间彼此之间了解一下,很简单、很容易的。

凤凰网娱乐:她怎么会想到找你加入这次《相爱相亲》的表演?

田壮壮:她就老觉得想找一个比较陌生的人来演,不要上来就觉得是两个演员演戏,我挺能理解她这个的,但她找我也是挺出乎我意料的,因为我并不知道她会来找我演戏,而且我本身对演戏不喜欢,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表达能力。我喜欢做有把握的事,表演不是我有把握的一种心态。她坚持说应该没问题。我说那你爱试就试吧,就这样。

凤凰网娱乐:还是因为有交情的原因?

田壮壮:其实也不是,这一前一后真的没有特别大关系。

凤凰网娱乐:过去您的表演经历不是很多,这次变成主演了,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田壮壮:其实没有所谓吧,在我们里边流传一个话,“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任何一个角色只要出现,你如果让他生动了,他都可以给人留下印象,所以不在于什么主演不主演。主演反正花的时间长点,琢磨得多点,因为戏多了嘛,你要考虑得多一点。

我本身是没有出演过这么长时间经验的,住在组里,还得准备,还有各式各样的台词。我不陌生,但是真的是不太在(演员这个身份)里边,所以有时候也会有压力,也会觉得挺紧张的,有的戏还好,觉得还可以演,有的戏就得再琢磨琢磨怎么演,所以挺辛苦的。

凤凰网娱乐:开拍前有做一些准备吗?

田壮壮:聊过一些天,谈过这个角色,知道老尹这个人是怎么一个来龙去脉,张艾嘉写的剧本嘛,她就跟我讲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就记下来,想逻辑性对不对,如果不对,我还得跟她聊,因为她毕竟不是大陆人,是吧?基本上还是没有问题的,她想的东西和她表达的东西,我觉得还是挺准确的。

凤凰网娱乐:好像说你们还做过一些小的训练,就是让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

田壮壮:上哪儿训练去?就是大家在一个酒店里,吃住都差不多,很容易凑在一块。这组人特别和谐,我们这些参与创作的、全摄影组的人包括场工什么的,相处都没有红过脸。大家都非常的愉快,在一起,像导演经常收工早把大家叫下一块吃饭聊天,有时候讲讲戏。或者是不讲,就是一起聊聊,高兴、放松。我觉得让演员放松是最好的帮助。

凤凰网娱乐:你在思考表演方式的时候会带有一点导演的思维吗?

田壮壮:要说带不带导演思维,我没有办法判断。但是你会去审视这个角色的人物关系,可能会比演员想得多,演员可能想的是自己人物的创作,会设计一些形体什么的,我是不太会去想这些,我会去想清楚这个戏的逻辑是怎么回事?它为什么到这儿是这样的?作为我演的人物,他到这块的反应是什么?是他的反应还是我的反应?我会怎么反应?我会从我的反应里发现他跟我很多地方不一样,他会也这样反应吗?他会有什么反应?然后去找到最像他的反应。

《相爱相亲》中田壮壮的表演十分出色

入围金马很意外,导演做演员获赞或因角色特殊

凤凰网娱乐:这个丈夫兼父亲的形象,很像自己身边的一些人,不知道您自己是怎么把握的?

田壮壮:我觉得这可能是找我的一个原因之一吧,就是让戏显得更在生活里边出现。其实这个戏我评价挺高的,这个戏拍得非常好,我的评价来源就是,它用最常见、最普通的人人都可以触摸到的那种关系、感情,反映了不一定人人都能做得到的最美的一种充满了爱的给予和理解,她的电影确实是四两拨千斤。

凤凰网娱乐:您刚才也说,您跟老尹的这个角色,其实性格不是很像。

田壮壮:对。人和人之间肯定有共同和不同的地方,老尹跟我是不一样的,老尹是一个二线城市的,我是北京长大的。老尹是技术类的人才,我是创造性的那种,完全不一样。然后在很多事情、工作环境、态度,包括交往都是不一样的。但我觉得人在感情上的态度可能几乎是一样的,对爱的态度、对亲情的态度、对周边朋友的态度、对工作、对所有一切你能触碰到的东西都有一种态度,这个态度大家都会有一个标准,会有一个希望,我也觉得老尹好像是你生活中的一个榜样。我问过好多女孩子,我说你爸是这样的吗?我爸不这样,但我相信一定有这样的,或者说有像这样的,我还是觉得这个人物有导演对生活浪漫而充满美好的愿望、想法。

凤凰网娱乐:这个角色经常是背对镜头或是侧对镜头,没有那种正面大特写的表现。

田壮壮:长得难看,一般摄影师不愿意拍。

凤凰网娱乐:好像有意让他模糊的感觉。

田壮壮:其实是这样的,摄影师挺对张艾嘉这个电影,老尹这个人并不是时时刻刻出现在最前方的,他永远是在侧后一点,他永远是把所有事都填补得特别完美。我自己在拍戏的时候,我也有那种感觉,我希望在什么位置上或者曾经在这个画面里,我会让人感觉到我是存在在这儿的,我的心在他们这儿,我是想要这种感觉、这种传达。

凤凰网娱乐:最后夫妻俩在车上的那一场戏,大家都非常喜欢,这里面有你的设计在吗?

田壮壮:没有。其实那场戏拍得很顺,就拍了一个镜头。对我来讲,我真没演过这么长的镜头,而且这么多台词,还要唱歌。因为我不会唱歌,五音不全,有老多人开玩笑,说五音里我就三音,但是要唱,而且剧本里写了,我也听了大概有上千遍的《花房姑娘》还是不会,还是唱不好,我当时就觉得反正也不是歌手、也不是明星,没有人会挑剔我这个,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那场戏特别像我在学表演的时候,老师给我所讲的那种最高境界,正好在似与不似之间,你好像觉得你是演员,又好像觉得你不在演员的状态里,你在一个状态里面虚虚忽忽的有你个人也有你的这个角色,他们认为这个状态是最好的,正好在这两个人的结合之中。

因为我要教书嘛,我要总结一些东西,所有的地方我都曾经走过,这条路我开过两遍车,我曾经走过,开的时候我都没再记路,我也忘了是怎么走过来的。当遇到红灯的时候,我下意识就停了,等红灯再一亮的时候又接着走,所有的东西都是在一个不是很理性的状态下。

拍电影的时候,我会经常记住某场戏应该想什么,我想我应该站得偏一点,把别的演员让出来,我会经常想这些事,但是那场戏里我什么也没想。

凤凰网娱乐:用《花房姑娘》是张艾嘉自己的想法?

田壮壮:那是她的想法,所有的歌都是她选的。因为张艾嘉唱歌,她懂。

凤凰网娱乐:这次表演上还入围了金马奖,有没有觉得特意外?

田壮壮:对,确实意外,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搞错了、写错了。反正也拍完了,都无所谓了,人家说有提名就说明有人看电影,这是好事。我们现在入围七项,说明这个片子确确实实大家觉得不错。谁知道往后是什么,都是一种惊喜吧。不重要了,没有必要说去关注这些事,我觉得我现在好多事情要做,我都觉得这个宣传挺占时间的。

凤凰网娱乐:大家看到这个提名都会有一个联想,前几年冯小刚拿过影帝,一个导演去做演员的工作,结果还有很好的成绩,包括早年张艺谋导演也拿过影帝,您对这个怎么看? 田壮壮:我觉得导演毕竟是一个导演,不是职业演员。有可能他演了一个戏,这个戏演得很特殊,或者这个戏演得让人觉得很新奇,都是可能的。因为这些东西本身都没有一个精确的计算标准。所以对我来讲,至少他们两个人在戏里的戏份比我更多,对吧?

《相爱相亲》剧照

张艾嘉很懂情,做导演无须我帮忙

凤凰网娱乐:这次张艾嘉导演拍了一个纯大陆的故事,她在执导和表演方面是不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田壮壮:没有吧。你想想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其实港台好的优秀电影人都在大陆。而且张艾嘉还在大陆演过话剧。导演是一个很懂情的人,实际上她在哪儿都能发现相通的东西。关键的在于细节,你拍戏的时候,到了江南可能拿的是黄酒,到了武汉可能就是白云边,到了北京就是二锅头,那只是酒而已,但喝酒人对酒的那种感情是不会变的,所以我觉得在哪都是一样的,这个东西可能在于人的情商和智商。

凤凰网娱乐:您在导演层面上有给她建议甚至是拍一些吗?

田壮壮:基本上没有,因为一个导演一出手,你就能知道她是不是好导演,张艾嘉出手,第一天拍戏,我就能感觉到,她非常清楚非常精准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在电影里呈现出来的是什么,非常准。所以根本无须我帮忙,对于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凤凰网娱乐:现在我们看华语电影市场里,很多人还是把电影当成一个娱乐,进电影院就是想乐一下,不想看一些比较私密情感的东西,您怎么看?

田壮壮:我不知道电影院里所有人怎么样。因为我到电影院,都是为了喜欢的电影或者是想了解的电影才去。但是我还是觉得,现在人看电影会不会比以前观赏得更宽泛了?或者是想知道更多东西?比如说科幻类电影,蜘蛛侠、蝙蝠侠、变形金刚,都大同小异啊,科技上的变化多一点,但毕竟没有人物啊。人还是应该关注跟自己情感相关的东西。

社会变得肯定是比以前冷漠,这是毫无疑问的。科幻电影也是在往温暖上走,他们所有的主题都是这样,我觉得这是相通的,如果不敢去面对自己的那个情感,我挺奇怪的。

《狼灾记》的失利对田壮壮影响颇大

所有人都鼓励我再拍电影,但我贪玩缺乏自信

凤凰网娱乐:您这么多年没有再执导新的电影。

田壮壮:拍电影太麻烦了,拍电影要很多很多人,要团队、要好的剧本。我是一个特别贪玩的人,一有点什么玩的,就特别投入特别喜欢,就觉得还要那么麻烦吗?都退休那么长时间了,都生活得挺安静了,还要再去博一次拍电影吗?有那么多导演、那么多年轻人在。也不是不想,但总觉得在犹豫。张艾嘉一直在鼓动我重新拍电影,也不一定,没想好,我其实有的时候也挺想拍电影的。

凤凰网娱乐:您手上有没有一些剧本或者是筹备的东西在等着。

田壮壮:我都觉得不理想。后来我一想,其实不理想的原因是我,我的眼睛(眼光)不行,我看到的东西可能已经是很好的了,但我没有看到里面好的地方,或者说我没有找到好的方式来读解这部电影,这可能是我的问题。真的,所以我也要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能再去做电影。

凤凰网娱乐:比如说再次启动一个新电影的话,您觉得最缺的是什么?是跟您自己的状态更相关一些,还是跟环境更相关?

田壮壮:我觉得我自己缺点勇气或是自信。不是因为市场不好,不是因为市场混乱,我的勇气和自信是,你花那么多时间拍一个电影,如果不是你心里想的电影,不是你渴望的那种电影,你又白忙活一次了,而且还要连累好多人跟你一起忙活,那你干嘛啊?

凤凰网娱乐:是因为之前的每一部作品有不同的问题,就累积到现在让您觉得没有自信?

田壮壮:也没有那么深刻,只是不想重复自己拍过的东西。喜欢这电影语言,电影这种形态做一点试验、做一点尝试,怎么讲故事,时间空间怎么配置,做得不好。就是因为做得不好,才觉得没有勇气、没有自信。

凤凰网娱乐:周围人的鼓励没有帮助吗?

田壮壮:鼓励我的人多了,所有人都鼓励我拍电影。但我觉得当我拍完电影了,所有人再接着骂我,那何必呢?

凤凰网娱乐:难道是担心被骂被批评吗?

田壮壮:你拍完电影别人看不懂,多悲哀的一件事情。拍完电影应该让人看得懂才行啊。

凤凰网娱乐:这个问题问过张艾嘉导演,她猜测是因为您可能跟年轻观众缺少一个沟通渠道,就像电影里面两代人缺少沟通渠道一样。

田壮壮:有沟通渠道,我就能拍电影了吗?沟通渠道?听不懂。

田壮壮接受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

我想永远站在圆心,不近不远,能不能留下作品要由历史决定

凤凰网娱乐:您还继续在北电教书?

田壮壮:教书我一直在教,也上上课。我觉得教书对我来讲其实也不是强项,我老怕我跟人讲的东西会误人子弟,我自己的电影不挣钱,不能害得别人不挣钱,不能养活自己怎么办?但我喜欢电影,喜欢在学校里看到一些电影,包括氛围我也特别喜欢,跟年轻人聊天我也特别开心,所以也不忍放弃,就先这么凑合着吧。

凤凰网娱乐:如今对新人导演来说,环境怎么样?

田壮壮:现在电影环境很好,但是会给年轻人一个误区,就觉得大把的钱可以拿得到,其实不是,环境越好越苛刻。因为电影毕竟是花钱,你要花钱,却不能赚钱,你拍了十个电影赔了九个,和拍了十个电影赚了九个是不一样的。门槛确实是低了,但是品质难掌握了。

我觉得这都是过程,中国电影的市场发展需要这个过程。你总得有好的时候和坏的时候,再出现好的时候和坏的时候,它在反复循环的时候会让导演创作面更宽一点,观众看的面也更宽一点。这样双方一结合,电影市场化就会好一点,市场好了才能够包容各种市场、各种作品,市场不好的话,包容不了各种作品。

凤凰网娱乐:现在市面上一些比较成功的作品,您会去关注吗?

田壮壮:还行吧。我不是那种所有大片都会去看的,但是碰到我眼前我也看。

凤凰网娱乐:有没有出现刺激您创作欲望的作品?

田壮壮:会有吧。人总归会有欲望的。我自己也有心动的时候,但可能还得有个准备时间,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每天全世界有那么多部好电影出来,干嘛非得去努劲拍一个电影呢?花那么多时间拍完电影,还不如天天看电影呢。

凤凰网娱乐:您非常享受现在这样一个状态,是吗?

田壮壮:不能完全说是享受,但是至少看电影的时候是享受的。

凤凰网娱乐:您回顾您过去的那些作品,哪部最能代表您?

田壮壮:都是自己的孩子,都是你自己心甘情愿拍的,不能点评谁丑谁不丑,反正对我来讲,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也不会往回看。有可能我会鼓起勇气去拍一个电影,就又接着拍下去了,也可能真的就不拍了。

凤凰网娱乐:前两天,我又回看了一次《吴清源》,那个人物是无论外界怎么变化,他自己是不变的,对一件事情的关注是不变的,我不知道这种精神是不是也是您最向往的一种?

田壮壮:人有时候心里的很多东西是不能变的。你和我也不一样,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心里想的东西和追求或者认知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前两天凯歌的人物传记记者访问我,让我聊聊凯歌,因为我们两个人是发小,我就谈到我们这一茬人。我觉得凯歌没有变,不要以为他拍《无极》的时候他变了,他其实没有变,他只是在找一种方法、在找一种跟眼前跟当下更接近的方法,可能找得好或者是找得不好而已。听说现在有好多人在给《无极》平反,不管怎么样,那都是过去了。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最偷懒的人,如果说是一个圆的话,我想永远站在中间,离哪都是最近的,离哪也都是最远的。有人会找缺陷,每个人不一样,看自己吧,反正在电影里,你有这个机会还在这里面,就已经挺开心、挺幸福的了,至于说你能做什么,你能做成什么,我觉得这都不是特别重要的,对我来讲,应该不重要。

凤凰网娱乐:冯小刚导演说,人的时间没有多长,所以他想在未来的时间里面多拍几部他想拍的东西。很多人都想在这个世界上多留存一些作品。

田壮壮:他们喜欢电影,所以他们觉得只有拍电影才是最美好的,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我觉得我还是挺挑剔的,我不喜欢的东西我是不会勉强去拍的。其实留下多留下少没有什么意义,留下不留下不是因为你拍了就留下了,是历史能不能给你留下,后人愿不愿意留下你。我不会去那么想,我觉得有点太多情。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吴骝驿 PK015]

责任编辑:吴骝驿 PK01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田壮壮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71103/7/wemedia/314c5dcc54ec83f4c2e3a2f937a78a8a4cee2d92_size349_w640_h360.png

为您推荐

没有更多了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