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策划]内地独立电影缘何成金马新势力?又将走向何方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纵览第54届金马奖提名名单,不难发现金马势力已分为几大阵营,一方面台湾本土电影在本土文化界力推之下,年年都有引人注目的产出,无论是在台北电影节引起关注的《大佛普拉斯》、《强尼

“金马54”特别策划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 纵览第54届金马奖提名名单,不难发现金马势力已分为几大阵营,一方面台湾本土电影在本土文化界力推之下,年年都有引人注目的产出,无论是在台北电影节引起关注的《大佛普拉斯》、《强尼·凯克》、《川流之岛》,还是金马嫡系导演杨雅喆和程伟豪的新片《血观音》、《目击者》,都展现了当下台湾电影的实力,堪称本土电影的“大年”。

《轻松+愉快》导演耿军

而另一方面,内地独立电影也是瓜分大奖提名的重要组成部分,柏林竞赛片《大世界》、威尼斯竞赛片《嘉年华》、圣丹斯获奖片《轻松+愉快》,以及在FIRST影展和东京电影节都有所斩获的《老兽》,都成为本届夺奖热门,而这些影片在金马奖的成绩,也将影响到内地独立电影的未来发展。

细究这些年,内地独立电影的格局已经在悄然改变,随着技术介质的变化、热钱的涌入、文艺片受众的细分,风格化的作者导演不断新鲜出炉,参与国际电影节的也不再是那些老面孔,审查、市场虽仍然横贯于创作者面前,但作品承载的价值渐渐显现出来。本文旨在梳理这些关于内地独立电影的迸发点,让大家了解,为何这些影片能成为金马不容小视的新势力,而今后又将走向何方?

创投与选片

——FIRST成了金马输送大本营?

对比今年FIRST青年电影展与金马奖的片单会发现,两者颇有重合之处,周子阳的长片处女作《老兽》、台湾导演黄熙的处女作《强尼·凯克》以及台湾导演詹京霖的长片处女作《川流之岛》均在两个评奖中占据重要提名,《老兽》的男主角涂们更是成为今年金马影帝的大热门,还有《笨鸟》入围最佳剪辑奖项。而在纪录片方面,提名金马的《罗长姐》、《囚》等三部内地纪录片也都恰好参加了FIRST的竞赛。

在过往的历史中,提名FIRST的《八月》在53届金马奖爆冷击败了实力强劲的《我不是潘金莲》和《树大招风》等影片,获得最佳剧情片奖,2014年FIRST最佳影片《心迷宫》在51届金马奖上,也获得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新导演两项提名。如今,《八月》导演张大磊和《心迷宫》导演忻钰坤俨然已成为中国电影的两颗新星。冲击金马,是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内地新导演的一条快速成名之路,而在内地,对于独立电影和新导演的挖掘,FIRST影展已经成为无法忽视的一股势力。

谈到FIRST竞赛影片与金马提名名单的重合,FIRST选片负责人王一舒表示,金马奖一直被认为是“华语奥斯卡”,地位毋庸置疑,参与过FIRST影展的电影能入围金马,FIRST组委会也很高兴,这说明了华语电影领域对FIRST选片的一种认可。“不过性质上还是有一点不一样,金马的包容性更强,会把更成熟的导演和更工业化的作品包括进去。两个竞赛的评价标准不一定相同,但关于艺术的探讨还是有一定相通之处的。”

王一舒介绍,FIRST选片时面对的新导演身份相当多元,没有门槛,范围也越来越大。如《强尼·凯克》、《川流之岛》这样的台湾年度佳作报名FIRST,在她看来也并不奇怪,“这几年我们在海外都有相应的选片渠道,虽然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宣传,但是经过几年的发展,FIRST在港台包括东南亚,都已经比较有影响力。很多电影都自主来报名,尤其愿意选择FIRST作为中国内地的首秀。”

FIRST影展在设置上有针对性地扶持新导演,通过创投、竞赛、展映三重设置,搭建了一个孵化并发展内地独立电影的平台。今年的《老兽》正是从FIRST创投走向FIRST竞赛,然后走向东京和金马。

《老兽》剧照

《老兽》的导演周子阳过去从事广告拍摄,在电影方面几乎没有人脉。2016年,他带着当时片名还叫《老混蛋》的项目《老兽》,参加了FIRST创投单元,用剧本大纲和项目书,做了一个15分钟的现场陈述,介绍故事缘起、角色安排、预算等内容,然后与评审进行15分钟的问答交流。著名导演王小帅正是当时的创投会终审评委,他一眼相中这个项目,与周子阳一拍即合。此后,《老兽》便交由王小帅的冬春影业主控投资,在2017年2月底开拍,三到四周后拍摄完成。

据负责FIRST创投单元的负责人王彤介绍,FIRST对于创投项目的进展会一直保持跟进,“项目交给冬春后,接下来的工作自然是交给片方。但是对于FIRST来说,创投三个月相处下来,都会发展成朋友。从前期剧本创作、制作期间寻找剧组成员,到后期参加哪个电影节,出于朋友关系,我们都会帮忙出谋划策。”

周子阳因参加FIRST创投而拓宽了人脉,整合了资源,所以一直与FIRST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今年5月,《老兽》被推荐给釜山、威尼斯的选片人观看,王彤还帮忙制作了一版英文字幕。《老兽》完成制作后,周子阳也将其送来FIRST参加竞赛,最终男主角涂们获得最佳演员奖。

除了《老兽》之外,今年令段奕宏获得东京影帝殊荣的《暴雪将至》出自2015年FIRST创投单元,当时,百年影业的制片人肖乾操作为资方代表出席,选中了新导演董越的这个项目并顺利启动,最终收获了奖项与口碑,影片也于近日公映。

据参与创投的相关人士介绍,大部分人在创投并不为奖金,而是获取资源,也有根据需求参加多个创投的项目出现。如翟义祥导演的《马赛克少女》在2016年FIRST影展获得“龙跃制片人特别奖”,完成了一部分融资,当年又参加金马创投,再拿到百万首奖,最终成本达到600万,今年才投入拍摄,这种在两个影展都闯出名头的创投作品,无疑也会成为未来影展选片的重点关注对象。

海外发行和金马造势

——独立电影也要向产业化发展

不光是FIRST等影展在进行辅助与探索,近几年,中国内地独立电影也逐渐形成了制作宣发体系,出现了一小部分专门从事艺术电影、作者电影创作的公司,几部入围金马奖的独立制作也是出自这些公司的运作。

黑鳍传媒就是其中成绩较为突出的一家,创始人王子剑和合作者王学博曾分别是金马奖获奖影片《路边野餐》和《塔洛》的制片人,王学博参与制片的短片《锤子镰刀都休息》获得过金马奖最佳剧情短片。

被其员工评价为“理想主义者”的王子剑,希望黑鳍传媒能为中国独立电影提供一个产业化的生态,从剧本筹备拍摄到参加电影节、海外销售,再到国内上映,都有涉足和布局。尽管之前公司并不靠这些电影实现盈利,不过随着影片项目越做越大,公司也吸引了各方资金,进入了融资状态。

与此同时,王子剑与资深策展人谢萌创办了全新的国际销售公司“赤角”,以海外发行销售、公关为主,代理海外销售版权。谢萌介绍,对于海外电影节的公关策略,之前一些中国电影不太重视,往往都是带着国内的公关团队,邀请一些国内记者,前去完成电影节工作,但实际上,对于直接对接海外重要媒体工作,做得并不完善。

今年,王子剑、王学博与谢萌共同制片的作品,正是《锤子镰刀都休息》导演耿军的新片《轻松+愉快》,该片以黑马之姿入围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有望成为“又一个《八月》”,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耿军成为金马嫡系”的体现。在谢萌看来,除了金马奖对耿军的实力和风格有一定认知度之外,该片的前期海外发行策略也有一定帮助。

《轻松+愉快》导演耿军

谢萌负责的是《轻松+愉快》的海外电影节策略、公关、发行和销售工作。今年年初,《轻松+愉快》参加了圣丹斯国际电影节“世界剧情长片单元”,获得了评委会特别奖。谢萌表示,“选择电影节世界首映对海外发行非常重要,中国很多这样的影片想要结合海外的声音,我们做的就是这种国际公关的打包服务,有很专业的团队去对接媒体,而媒体要提前看片,影片首映后主要媒体的评论都会出来。你现在去看《轻松+愉快》的烂番茄还是100%的新鲜度,从销售角度对发行商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接触圣丹斯的目的就是为了卖出北美版权。”

此后,《轻松+愉快》在柏林电影节参与欧洲电影市场(EFM)售卖,在捷克的卡罗维法利国际电影节进行了欧洲首映,也达成了欧洲版权的销售。到目前为止已经卖出海外70个国家和地区的版权。而《轻松+愉快》的亚洲首映,则选在了金马奇幻影展。

谢萌坦言:“以我的经验,一些小成本电影,如果还没有入围过电影节获得过关注,直接报送金马,是不占优势的。可以选择更偏向市场的电影节做首映,年中去投报,这个策略是最好的。如果之前有影展首映、报道,会影响行业认知。当然,金马的评奖还是公开公正透明的,能否获奖就要交给评审团了。”

印证谢萌观点的,还有今年年初,入围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唯一华语片《大世界》(原名《好极了》),该片也顺利入围了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电影歌曲三个奖项,平了徐克《小倩》的金马动画片入围纪录。

哪吒兄弟影业创始人杨城

《大世界》出品方哪吒兄弟影业,由制片人杨城创立,他过去也曾在天画画天影业和劳雷影业担任制片人工作,同时也创立了中国首家专注文艺片营销发行的“放大电影”。由他参与制片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美姐》、《我的青春期》、《唐皇游地府》、《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是近年来独立电影中的力作,几乎都在主流国际电影节中提名和获奖。

《大世界》

此次《大世界》在柏林电影节首映之前,就已经和法国著名的发行公司memento film达成合作,售出了亚洲区以外的国际发行权,亚洲区的国际发行则交给了江志强的安乐电影。现在已经陆续卖出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发行权,回收情况比较乐观。这样的成绩和实力,也必然受到金马奖的关注。

《大世界》的金马报送也是由安乐负责完成,杨城表示,不同于往年金马动画片奖项空缺的情况,今年三部提名最佳动画长片的电影实力都很强劲,而且各具特色,是华语动画创作日益活跃的表现。《大世界》作为“动画界的独立电影”,能取得这些成绩,会为更多动画电影人带来信心和鼓励,更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性。

制度与口味

——金马青睐内地独立片的真正缘由

近几年金马评审中也有不少内地影评人、独立影人的加盟,有人认为,他们与内地独立电影的发展密不可分,在其间也充当了平衡两岸入围影片数量的作用。

对此观点,谢萌并不认同,因为内地影评人评委在整个金马奖评委中占据的比例还是非常少的。他倾向于认为,那些独立电影对相对固化的旧口味造成了某种冲击。“金马这几年跨出了台湾本土奖项,照顾了大陆、港台甚至东南亚地区的华语片创作,整个市场蓬勃发展,商业片、文艺片、作者电影都越来越多,内地电影的获奖和提名数量都在增加,非独立电影甚至是商业片也有不少获奖,如《七月与安生》、《我不是潘金莲》等,其实是同步增长的。”而金马奖的小评审团制度,在奖项上虽然照顾到电影工业的方方面面,却不是由产业工会成员来做细项投票,“小评审团的口味直接影响结果,他们大部分由从业者、导演和影评人组成,口味趋向于作者化,所以独立影片就被突显出来了。”

杨城与谢萌的观点也基本一致。他认为,首先电影技术门槛的降低帮助了独立电影,“电影投资的活跃和社会整体对电影产业的支持带来了更多的机会,让很多人可以以小团队和低成本创作风格鲜明的作品。我不认为中国电影的创造性已经有整体性的飞跃,但基数扩大了,自然会出现更多值得注意的好作品。”

另一个原因是金马的视野涵盖整个华语电影圈,而大陆的电影创作,特别是新导演的创作,的确是华语区最活跃的。这是任何华语电影奖都不能忽略的,“我相信金马在不断面对这些新鲜作品的过程中,自己的标准也会有新的演化。因为任何评奖都是跟着创作走的,不然就会僵化、老化,失去风向标的作用。”

过审和公映

——横在独立电影面前的两道坎

不同于过去,独立电影大多趋向于自由表达的地下电影。如今许多独立电影开始以过审和公映作为目标,并且以其质量和影响力,吸引到一些国内大公司进行宣发运作。《塔洛》、《路边野餐》、《不成问题的问题》等片已在内地公映。而《八月》在入围金马后,被爱奇艺影业买下发行权,于今年3月上映。

《嘉年华》

新片的情况也比较相似,《嘉年华》在威尼斯参赛前就获得了龙标,公映版进行了影片某处细节的微调,由嘉映发行,于近期上映。《大世界》已拿到龙标,计划在2018年1月上映,由光线彩条屋和嘉映做内地的宣发工作,尤其是专门出品动画片的彩条屋的加盟,无疑是独立动画电影走向市场的一大助力。《轻松+愉快》虽然是以香港电影身份报送金马,没有审查限制,导演耿军也对审查阉割表示不屑,但据片方透露,还是会向过审上映的方向努力。

今年FIRST最佳剧情片《小寡妇成仙记》通过FIRST的放映和保驾护航,获得了万达影业的青睐,基本确定由万达发行。目前,《小寡妇成仙记》重新剪辑的版本已经通过了内容审查。尽管这部影片涉及农村迷信,并有公职人员的负面情节,但导演蔡成杰表示,经过与主管部门进行的创作沟通,审查过程出奇的顺利,只是修改了一些脏话、错别字、抽烟场面和车牌遮挡的内容。虽然此片没能入选金马奖,但是正预备用新版本冲击2018年的柏林电影节。

娄烨是本届FIRST终审评委主席,他自己的新作《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还因审查因素迟迟无法出炉,面对新导演蔡成杰,娄烨却劝其积极送审。据蔡成杰透露,“娄烨导演让我该删就删,只要不动到主线就行,因为我是第一部电影,能和观众见面很重要,更有意义。”这也说明,即使审查与市场环境在一定程度上依旧是独立电影被更多人接纳的阻碍,但在大方向上,越来越多的独立电影具备过审上映的可能性,

变革与发展

——独立电影的环境是变好还是变坏?

大多数人都认为,如今中国电影市场的蓬勃发展,大量热钱涌入,也让一些独立导演和新导演有了找到投资从而完成作品的机会,这使得独立电影的发展环境越来越好。

入围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导演王久良表示,近三四年新导演井喷式的出现,就证明了这一点。相反的,他对国内纪录片生态有些悲观,认为没有好的土壤,只能寄托于代际的传承和新鲜血液的力量。这让他决定,接下来要从纪录片转向剧情片,“我有新的观点,我认为虚构的故事对现象问题的表达更自由。而且我觉得娱乐是有力量的,我应该拥抱娱乐,拥抱商业,以大家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完成自己的传达。”接下来,他将创作一部有关于教育题材的剧情片,目前还在剧本开发阶段。

而耿军持相反的观点,他认为独立电影的环境比以前糟多了,原因是独立影展的举办进入了一个严控时期,导致影片没有了放映渠道。对于如今热钱涌入和媒介变化带来的拍片机会,身为作者型导演的耿军认为,再热闹也跟自己没关系。

对于多年制作独立电影的制片人来说,他们更希望能对资本进行筛选,不让资本影响创作。杨城表示,钱对好的项目而言是变多了,对差的项目而言正在变少,这里指的是“专业的钱”,而不是“泡沫的钱”。“导演机会的确变多了,因为好导演供不应求了。不过现在新导演的生态里明显已经出现泡沫,很多本来可以成长得很好的导演反倒被打乱了节奏。机会多是好事,但更挑战人的定力,毕竟创作有自己的规律,钱解决不了创作问题。接下来,大浪淘沙会更加残酷,一个导演即使一鸣惊人了,第二部掉链子的话,后面也很难。”

对于杨城而言,未来选择合作的导演和项目时,会有更高的标准,用更合理的合作方式。“导演的创造力、专注度、耐心、对自己作品的要求,都要很高,项目也要兼具艺术品质和市场竞争力。我们既不会对新导演过度榨取,也不会拔苗助长,我们要做的是互相信任,互相成全,稳扎稳打,一起探索创作的可能,到达创作的极限,为杰作而倾注所有。我们不太会去关注外界的热闹,因为热闹之后,还是万变不离其宗,洞察规律,专注创造才是重要的。”在他看来,几大影业集团竞争格局相对稳定、中小型制片公司百花齐放的时代很快就到来,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和理性程度都在提升。

独立电影的上述发展,为发行、策展和放映提供了行业新契机,对于涉足发行放映环节的黑鳍传媒来说,哪怕是一些不适合走市场路线的作者电影,他们也会在自己建立的终端“小庄电影馆”进行策展放映,努力让更多人看到电影。同时,谢萌认为,独立电影的创作机会变多,创作可能性不断在拓展,有越来越多需要拓展海外市场的影片需要“赤角”的服务,“通过我们,能加深作者对海外电影节、海外发行商和市场的了解,我们也和作者一同成长,让作品的生命线变得更长。”

结语:

无论是金马奖给了内地独立电影更多机会,还是内地独立电影给金马奖带来了固有审美的新突破,都是一个令人欣喜、充满正能量的行业变局,金马奖也真正给整个华语界的电影评奖做出了正面的表率。而通过这种标杆级别奖项的影响力,让更多独立电影佳作得以走进更多人的视野,给这个过去极其小众的电影圈子提供了产业发展的途径,这会鼓励更多人勇敢创作。虽然如今,我们还是很难打破一些固有壁垒,但在一定程度上,多元审美的培养和发展,应该是每一个电影人希望见到的未来。

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王晔 PK014]

责任编辑:王晔 PK0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9部入围20个奖项提名!54届金马内地独立片大狂欢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71122/17/wemedia/65192513b9e83c8e54f9b99c140ec8971d3b75a7_size314_w640_h360.png

为您推荐

没有更多了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