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部部都是爆款片,就差拍出来了


来源: 第十放映室综合

《杀死堂吉诃德的人》终于亮相于今年的戛纳,着实不易。这部有着长达17年的制作周期,主演换了一遍又一遍、待到一切尘埃落定、拍摄完成的电影,虽然成功在戛纳放映,但背后的过程依然曲折。曾经资助过《杀死堂吉诃

《杀死堂吉诃德的人》终于亮相于今年的戛纳,着实不易。

这部有着长达17年的制作周期,主演换了一遍又一遍、待到一切尘埃落定、拍摄完成的电影,虽然成功在戛纳放映,但背后的过程依然曲折。

曾经资助过《杀死堂吉诃德的人》的法国Alfama制片公司,和它的拥有人Paulo Branco表示,如果没有他们的允许,电影就不能上映。

Paulo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部电影是属于他的,并且制片人一栏中也该写上他的大名。

因为这次纠纷,双方将再次对簿公堂。

在此之前,戛纳电影节也发表了声明,称将继续支持《杀死堂吉诃德的人》作为今年电影节的闭幕电影:

虽然经历过洪水、资金短缺、多次更换主演的挫折,导演特瑞·吉列姆最终还是把电影给拍出来了。

即使回过头来咂摸过去17年的酸甜滋味,幸而还有一个完整的作品以供世人欣赏。

主演乔纳森·普雷斯与导演

特瑞·吉列姆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起码他拍出了一部真正的电影。

而有些导演,即使倾尽心血地为一部作品做了准备,最终还是落个腹死胎中的结局。

悲剧太多,今儿咱先挑几个十分悲惨的说。

超人复活

2006年,一部《超人归来》横空出世。作为新千年的第一部超人电影,毫无精彩的打斗场面,让人大失所望。

曾经执导过《X战警》前两部的布莱恩·辛格,为了执导《超人归来》,不惜放弃了执导《X战警3》的机会。

布兰登·罗斯、凯文·史派西和导演

但很少有人知道,在华纳拍摄全新的超人电影过程中,有过多少波折。

早在1998年,华纳官方就宣布将要拍摄全新的超人电影,导演是此前与之合作过两部《蝙蝠侠》的蒂姆·伯顿,饰演超人的则是尼古拉斯·凯奇

凯奇定妆照

一开始,电影命名为《超人重生》(Superman Reborn),而后又改名为《超人复活》(Superman Lives),最终却成了《超人归来》。

电影主要根据漫画《超人之死》改编,在漫画中,超人与超级反派布莱尼亚克、毁灭日、莱克斯·卢瑟进行战斗,最终被毁灭日杀死。

而在接下来的情节中,依靠着氪星技术,超人复活了。

《超人复活》换过多个编剧——凯文·史密斯、韦斯利·斯崔克、丹·吉尔罗伊等。至于为什么换这么多编剧,要么是蒂姆·伯顿不喜欢,要么就是被华纳给毙了。

虽然华纳最后认可了蒂姆交上去的一份剧本,蒂姆也为电影投入了很多心血。

但由于蒂姆与华纳之间产生了嫌隙,华纳还是友好地请蒂姆走人了。

当然,关于这个电影项目叫停的原因,还有失控的成本。当时的影片预算一度飙至3亿美元,对比《超人:钢铁之躯》这种满是特效镜头的2.25亿大投资,都算是非常大的手笔了。

华纳显然对蒂姆能否拍出一部足以赚回成本的商业大片持否定态度,让尼古拉斯·凯奇饰演超人,华纳也不是非常满意。

《超人复活》夭折记

其实整个《超人复活》剧组,就是一团糟,制片人乔恩·彼得斯根本不懂超人,他只会用主流商业电影的思维把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填充进电影。他甚至想设计一个大蜘蛛,作为超人的对手。

而蒂姆·伯顿,则想打造一个另类的超人电影,给超人穿上黑色制服,对超人复活装置的“疯狂”研究;

把反派布莱尼亚克设计成机器蜘蛛形状,甚至让他与卢瑟合体

蒂姆最终没能在超人身上完成疯狂的实验,但他让凯文·史派西饰演莱克斯·卢瑟的建议,最后在《超人归来》里得以实现。

疯狂山脉

关于《疯狂山脉》,有三个关键词:克苏鲁神话、二十年、汤姆·克鲁斯

《疯狂山脉》是洛夫克拉夫特(书迷爱称爱手艺)的一部中篇小说,其悲惨的结局与浓重的克苏鲁气质,使得改编电影的分级注定会是R级。

爱手艺告诉我们,对于未知的恐惧是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

二十年,则指的是吉尔莫·德尔·托罗花在试图制作《疯狂山脉》电影上的时间;汤姆·克鲁斯,曾一度无限接近出演《疯狂山脉》的男一号。

甚至詹姆斯·卡梅隆,都曾应许担任电影的制片人。

当然,这个非常诱人的团队最终没能走到一起。电影的结局,也因为制片厂的撤资变得黯淡无光。

《疯狂山脉》如若拍成电影,也决不会是像《死侍》那样的轻松加愉快的R级片。它在气质上或许会更接近于约翰·卡朋特执导的《怪形》——

外星生命体潜入南极考察队,它们既可以变成动物,也能伪装成人类。最终的结局,是人类消灭了外星生物,还是幸存的人类就是外星生物,细思极恐。

《怪形》剧照

没能拍成《疯狂山脉》,陀螺接着就拍了《环太平洋》。即使如此,遗憾还是没能得到弥补,小十君十分希望,陀螺在得到奥斯卡最佳导演之后,能有足够的影响力拍出《疯狂山脉》。

毕竟阿汤哥都说,《疯狂山脉》是最接近陀螺心灵的电影,如若电影项目重启,他也很高兴继续与陀螺合作。

对了,《加勒比海盗》中章鱼船长的造型,有可能就是从陀螺画的一幅嘴上长着触手的人类画像得到的灵感。

正义联盟

华纳对于DC漫改电影的野心规划,总是不能与现实状况匹配上。早期除了在《超人》系列电影上遭遇滑铁卢,还有一个更令人惋惜的遗憾。

那就是乔治·米勒版的《正义联盟》

先来看看这部从未出现过的电影的演员阵容:

艾米·汉莫出演蝙蝠侠、D·J·科特罗纳出演超人、梅根·盖尔出演神奇女侠、亚当·布罗迪出演闪电侠,科曼出演绿灯侠、桑地亚哥·卡布瑞拉出演海王,休·基斯-拜恩出演火星猎人。

反派方面,Maxwell Lord由杰伊·巴鲁切尔饰演,塔利亚·艾尔·古尔由泰莉莎·帕尔墨饰演。

当时影片的剧本、选角工作以及概念图制作都已完成,但是因为彼时的澳大利亚政府制定了一项新的退税政策,从而影响了电影拍摄进程。

在读了电影剧情梗概之后,小十君十分震惊。如果真的拍出来了,或许会对如今的漫改电影格局造成一定的影响。

神奇女侠定妆照

总的来说,电影主要讲述了正联成立前的故事,有点《复联1》的感觉。Maxwell Lord和塔利亚·艾尔·古尔是众英雄的敌人,蝙蝠侠则一直监视着超能力者们

如果根据剧情梗概来的话,电影的容量将十分庞大,正联成员都有相当的出场时间,更有大超大战拥有绿灯侠、火星猎人的大场面。

火星猎人面部模型

甚至连续集的内容,在梗概最后都以一句“此时征服者斯塔罗(漫画中正联的第一个敌人)降临,英雄们准备好为世界的安宁而战……”带出。

当然,如果要看这部电影,那得有一定的漫画知识贮备,对于路人观众绝对不会很友好。但是小十君表示,真的十分想看到成品啊!

沙丘

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未竟的《沙丘》,也是影史一大遗憾。

《沙丘》是美国著名的科幻小说经典,小说主要描绘了,人类为了抢夺稀有“香料”的产地行星阿拉吉斯,上演的一场包含了权术与背叛、恐惧与仇恨、希望与梦想的太空歌剧。

在《鼹鼠》《圣山》获得成功后,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这位特立独行的导演,萌生了想要把十分超前的《沙丘》拍成电影的念头

《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

同样的,当初的佐杜洛夫斯基为了拍摄《沙丘》,做了万全的准备,就差资金一个环节。

结果把分镜脚本送到各大电影公司的时候,手握资金的他们倒是对佐杜洛夫斯基担任导演感到担忧。

佐杜洛夫斯基想打造一部时长十多个、甚至是二十个小时的科幻史诗巨作,但电影公司都想把电影时长缩减到一个半小时,再放到影院上映。

一个想要创造改变全世界年轻人思想的预言,一个只想得到平平整整的商业电影,自然话不投机半句多。

最终,佐杜洛夫斯基没能完成的《沙丘》,让大卫·林奇实现了。

有意思的是,佐杜洛夫斯基得知大卫·林奇拍了《沙丘》后,一度拒绝到电影院看这部片子,还是在儿子的竭力要求下,父子俩才动身去看电影。

结果一看,发现林奇拍了部超烂的片子,佐杜洛夫斯基反而感到欣慰。

在准备拍摄《沙丘》的阶段,佐杜洛夫斯基尽心尽力地打造了一个电影团队,他曾拜访《2001太空漫游》的特效师道格拉斯·特朗布尔,却因为对方的傲慢态度放弃了合作。

他也找到了异形之父——H·R·吉格,为《沙丘》做形象设计。

城堡机关的设计

佐杜洛夫斯基还找到了平克·弗洛伊德,为电影做配乐。“我们会改变世界”,这是他在见到平克·弗洛伊德乐队的成员们说出的豪言壮语。

虽然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没能降生,但他的贡献,整个团队的贡献,还是为日后的科幻电影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启用了《沙丘》创作团队的《异形》。

在佐杜洛夫斯基的心中,他的《沙丘》已经完成。可惜的是,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看到,这位电影狂人的《沙丘》,究竟是什么样子。

拿破仑

《拿破仑》是斯坦利·库布里克花费了数年心血,却还没能完成的电影项目。

库布里克大神没能拍成的电影何其多,但提到《拿破仑》,影迷总会有一种异样的心情。

仿佛《拿破仑》如果被拍出来,将会是一部改写影史的经典名作。


库布里克确实在《拿破仑》这一电影项目上做了十足的准备,光是关于拿破仑的资料书籍就摆满了一个房间。

他让团队在全世界搜集资料,一共拍摄了15000张取景照片,搜集了17000张拿破仑的肖像画。库布里克甚至还为拿破仑创建了一个巨细无遗的资料库。

如此这般,不仅是因为拿破仑是他最欣赏的历史人物,他更要拍出影史最好的拿破仑电影。

但世事总无常,一部《滑铁卢战役》的票房失利,让投资方米拉麦克斯公司决定停止拍摄题材类似的《拿破仑》。

此时的库布里克,早已写好电影剧本,部分分镜脚本,并为电影提供了“省钱方案”。但最终电影还是没能开拍,成了库布里克一生的遗憾。

《拿破仑》服装设计

不过HBO倒是有把《拿破仑》拍成一部迷你剧的计划,还有可能请来斯皮尔伯格担任制片。是毁经典还是有新意,且看且说。

除了上述五部命途多舛的作品之外,影视圈里也不乏其他抱憾的导演。

像希区柯克的《万花筒》、奥逊·威尔斯的《黑暗之心》、陈可辛的《等待》、贾樟柯的《刺青时代》......

而更多电影项目挂掉的原因,大抵不过缺少资金。

一个伟大的想法,甚至是一部巨作,却被金钱扼杀在摇篮里,大概是最可笑、却又让人无可奈何的事了。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责任编辑:张奇羡 PK069]

责任编辑:张奇羡 PK069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