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于正自称服化道全国最牛:娱乐圈学我的人太多


来源: TV哔

于正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YC)由于正担任总制片人的古装宫廷剧《延禧攻略》已于7月19日上线,该剧自开播以来知乎、豆瓣热帖不断,微博热搜讨论不停,截至目前的播放量已突破15亿大关。近日总制片人于正独家对话凤凰网娱乐,他向我们道出了《延禧攻略》从备受质疑到好评如潮的“逆袭之路”。

采访期间,于正的电话业务不断,问后得知,是接收到了各路同行亲朋的道贺,这也更加验证了《延禧攻略》的正面影响力。面对该剧点击、口碑均节节攀升的状态,于正既欣慰又无奈地表示:“这么好的口碑我是挺意外的,因为我是招黑体质,本来没抱什么希望。”该剧凭借其精致的服饰、妆化、道具等优点赚足了观众眼球,当谈起《延禧攻略》的服化道时,于正自信地表示:“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服化道是全中国最牛逼的,这次戏里有各种非遗的展现。”随后他又向记者补充说明了具体的准备过程:预算不够,还曾自掏腰包到民间各地搜集布料。

众所周知,于正的代表作《宫》曾在八年前火遍全国,无论是话题度还是收视率都是当之无愧的爆款剧。此番被记者问到《延禧攻略》是否能火过《宫》时,于正态度明确:“一定能超过,《延禧攻略》建立了我心目中的清朝大观园,它是接近历史的,而不是瞎编。”

《延禧攻略》播后好评如潮

——很意外,因为我招黑所以没抱什么希望

凤凰网娱乐:《延禧攻略》和你以前指导的清宫戏有何不同?

于正:首先它还是一部宫廷戏,但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所有人设基本上都是接近历史原形的。比如说璎珞就来自令妃,她在继后被废的当天,就请人来给她唱戏过生日,比较嚣张的个性;而皇帝他不是很符规矩,穿小红鞋、穿汉服、画像……有很多特殊的、不为人知的地方,那我们把这一面给挖出来。那像这样从历史中找人物原形的个性,根据很多历史学家点评来定人设,这是以前没有做过的。以前我们做的更多的是让事件比较接近历史,但从来没有过人物接近历史的。

凤凰网娱乐:网友评价“《延禧攻略》如此高级的色调,不敢相信是出自于正之手”,对于这种评价你如何回应?

于正:是我的人设立的不太好,一直在被黑。然后口碑这种东西就是黑我最厉害的人影响了很多对我不了解的人,其实你现在再看《宫》、《陆贞传奇》它们还是很好的,不要因为某个人截一张图,把饱和度拉高一点,就觉得那是我的作品,其实不是的。

凤凰网娱乐:满分10分,给《延禧攻略》打多少分?

于正:6分吧。(凤凰网娱乐:才及格?)对,因为我觉得在我心里,我的10分很远,如果把《延禧攻略》打8、9分,那代表着我不能进步了,其实我觉得我还有很大进步的空间。但如果说我有一部口碑并不好的戏,难道我就会打低吗?也不是,其实这些戏我的付出是一样的,那么播得不好或是口碑不好,它都有各种各样的客观因素,并不是说我个人在这个戏上用心那个不用心,我觉得它们对我来说是一样的。

凤凰网娱乐:看到大家现在对《延禧攻略》的好评观后感,这种反响是你预期的吗?

于正: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好戏,但是有经常会遇到好戏高点击率、高收视率但口碑不好的,所以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次《延禧攻略》我觉得蛮特别的,高点击我是想到的,因为《凤囚凰》也是高点击率。但是有这么好的口碑,我还是很意外的,因为我是招黑体质。

自掏腰包从民间搜布料

——我的服化道是全中国最牛的,戏里有各种非遗展现

凤凰网娱乐:《延禧攻略》从开机到上线仅一年时间,对于一部70集的剧来说制作周期略短,是对《延禧攻略》很自信选择现在就开播?

于正:首先第一点,这个戏剧本磨了整整五年,另外一点,其实因为《延禧攻略》没有特技,基本上都是实景实拍,我们拍了整整半年,然后制作了半年,其实刚刚好,不算是特别快的周期。我觉得相对我别的戏来说,其实它还是有一点偏慢了。比如像《凤囚凰》,我就是拍完了马上接着拍《延禧攻略》的,而且《凤囚凰》一月份就已经在湖南卫视开播了。

凤凰网娱乐:具体谈一下《延禧攻略》在服化道等方面上做的准备?

于正:我们用了很多传统的面料,不是说找一个布店能买到的,我们得去苏州、扬州等各地去采购,所有头饰我都希望用到真正清宫用过的,直接去店里买又非常贵,所以我们就得去民间搜,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辛和痛苦的,但是最后的效果很好,因为一分价钱一分货,真的东西总比去仿照的东西要好。(凤凰网娱乐:都是民间搜来的?)于正:对,然后有的时候我们预算不够,我自己买了一些,然后造型师、梳妆师也买的一部分。

凤凰网娱乐:这次之所以下血本在服化道上面,是因为之前的作品在这方面被观众吐槽太多吗?

于正:没有,我一直觉得我的服化道是全中国最牛的,色彩也很好,其实从《宫》到《陆贞传奇》现在拿出来看,它还是很漂亮。因为我是抽色的,并不是所谓的阿宝色,只是整个娱乐圈学我的人太多了,很多都是山寨版,他们根本不懂得美学,大家就觉得是于正带来了这种色彩美学,其实我以前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我每部戏都会有每部戏的气质和感觉,并不是说这一部我更用功了,只是因为以前拍清朝戏,我们所做的衣服就形式上一样,但是没想到在布料上面下决心。《延禧攻略》是有一个特别的点,就是戏里有各种各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现。比如说跟高贵妃有关的昆曲、跟璎珞有关的刺绣……所以因为这个契机,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也研究了很多关于服饰的东西。研究过程中发现,为什么我们以前做出来的衣服明明跟图片是一样的,但是永远达不到那个质感,原来问题出布料上,然后我们再去克服问题。我的每一部戏都会有这样新克服的问题,我并不觉得我以前的东西怎样不好,《延禧攻略》又如何好,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说确实现在再看以前的戏,觉得不太好看了,虽然在我自己的审美维度上不好看了,但跟别人的比我觉得还是挺漂亮的,尤其是《陆贞传奇》,现在湖南卫视白天档播出,看起来还是很美,比大部分古装戏好看。

吴谨言是魏璎珞唯一人选

——因为太漂亮,我还把她眉毛剃了

凤凰网娱乐:这次为什么会让吴谨言去挑女主大梁?

于正:因为首先我觉得璎珞是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人设,她必须得有一张观众没有看过的脸,然后我不希望她太甜美,甜美会削弱璎珞的性格,我也不希望璎珞太艳光四射,但吴谨言太漂亮了,所以我把她眉毛剃了。因为我就要她像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她要被皇后慢慢变成一块美玉。吴谨言是这么多年很少能在演技上能感染我的人,有的时候发现这部剧剧本好、服化道好,为什么播出来后观众会那么多投诉?后来才发现其实是我们用的演员太年轻了,他们的戏有点压不住。所以《延禧攻略》我第一次大量地用演技都特别好的演员,比如谭卓老师,《如梦之梦》她的演技整个把我惊艳到了,包括吴谨言,她有很多电影的经验,然后她有拍很多正剧,她是在舞台上的表现也特别有魅力,我就觉得像吴谨言这样的女演员是我特别想用的。

凤凰网娱乐:吴谨言就是魏璎珞的首选吗?

于正:没有考虑过任何人。秦岚、谨言、谭卓都是首选,这三个都是首选。

凤凰网娱乐:你的其他两部作品《朝歌》和《皓镧传》的主演也是她,主要是看中了她的哪点特质?

于正:主要是《朝歌》打动了我,因为《朝歌》特技特别多,我又是一个“龟毛”的人,特技做不到我满意,就只能一次次来,拍戏过程中我觉得特别享受,吴谨言一个人演了七个角色,这是我到现在为止特别震惊的,然后我就觉得她就是魏璎珞。演完魏璎珞之后,她主演的《皓镧》会比《延禧》更好看,《延禧》是颠覆宫廷剧,那《皓镧》就是颠覆权谋剧。

凤凰网娱乐:男主方面当时为什么选聂远来演乾隆?

于正:聂远以前演过《天下粮仓》的青年乾隆,《延禧攻略》里的乾隆三十六了不是少年,聂远就正好又非常适合了。

预料到帝后CP能大火

——难道因为乾隆某个妃子是女一号,帝后就不是真爱?

凤凰网娱乐:剧中很多角色、剧情不按常规出牌,比如说“皇帝独宠皇后,不理睬璎珞的投怀送抱”等很吸引观众,有提前调查过受众的观剧取向?

于正:没有,我们就是把历史人物好玩的个性放大化,并不是故意去设计,而是历史的细节让我们去想像出了这些情节。

凤凰网娱乐:现在观众都很爱帝后CP,称他们“四海八荒第一甜”,之前有想过这对初恋CP那么火吗?

于正:是的我有想过,因为他们实在太感人了,从乾隆给皇后写的悼念词中就能看出他对皇后的爱之深,其实为什么大家从前没关注,是因为这对帝后一直在历史粉丝心中是一个非常崇高的地位,而且也没有电视剧真正地去表现过,或者他们经常会被黑,比如某部戏中乾隆的某个妃子要做女一号了,所以帝后就不是真爱了。于是我就在想,我虽然写令妃但是不跟皇后冲突,而且以历史目前的推论来说令妃就应该是皇后的宫女,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还是想能够保有大部分历史粉对于孝贤皇后的印象来做这部戏。

凤凰网娱乐:你自己也比较看中这一对,现在观众的反响也比较好,会不会后续单独把帝后的故事拍成一部剧?

于正:我不是一个想要以商业来做戏的人,我就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东西,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去做一个聂远跟秦岚的戏,我觉得太刻意了,也不是我的风格。今年《宫》的第八年,有很多平台希望我重拍《宫》,这对我来说多省力,拍一拍就挣钱了,但是我不想,这不是我现在要做的事情。

《延禧攻略》能火过八年前的《宫》?

——一定能超过,这部戏建立了我心目中的清朝大观园

凤凰网娱乐:《延禧攻略》也存在不好的评价,比如女主虽人设给力但依旧逃不出大女主玛丽苏的本质,你做何回应?

于正:首先第一,我觉得璎珞这个人设是非常符合人性的,现在好多宫廷戏,女主一进宫就四面铃珑,出事总会有各种男主过来搭救,其实真正你进入职场只有一个人单打独斗,最后能走到胜利的,她年轻的时候必然会非常聪明,一定会像璎珞一样开挂。她在生命里没有任何人帮,这就是符合现代年轻人的人设。

凤凰网娱乐:前段时间《延禧攻略》在戛纳亮相,是有把它输送到外国的打算?

于正:因为它太有中国文化了,所以就想让外国人看看我们的文化。

凤凰网娱乐:你给这部剧的定位是什么?觉得火度会超过《宫》吗?

于正:一定能超过,因为我觉得这是一部集大成之作,我想要达到的三个目的都达到了。第一,我希望是接近历史,很多梗都是历史梗,而不是瞎编。第二,所有的服饰能还原的我基本上都还原了,不能说百分之百,百分之五十总有的。第三,我觉得这个戏的剧情是前所未有的,做到了我心目中希望建立的清朝大观园,我觉得现在宫廷戏只有两种,要么宫廷斗争,要么宫廷喜剧,但我觉得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宫廷生活剧。

凤凰网娱乐:有观点称《延禧攻略》是于正的“翻身之作”,你自己怎么想?

于正:我没有什么翻不翻身的,对于我而言一个戏的成功不代表什么,我曾经有过《美人心计》、《宫》、《笑傲江湖》、《陆贞传奇》……确实,我是遇到过一点挫折,我觉得这些小挫折是老天爷给我的一个悠长假期,休息完了以后,我还会继续努力做。所以至于翻不翻身其实对于我已经不重要了,这个戏火只是对我现在工作的一个汇报,但最终还得往下看,人生不是就此总结了。

接下来没有任何戏提上议程

——因为我太努力太忙了,需要先休息

凤凰网娱乐:就是有考虑过想要拍现代剧吗?

于正:我有特别喜欢的时装戏叫《云巅之上》,我一直觉得它是部被低估了的戏,虽然可能评分也不高,但当时在爱奇艺播完了以后,播了超高的36亿点击率,然后在深圳卫视黄金档上了二轮,收视全年第一,今年我在贵州卫视黄金档又播了一次,也是全年第一收视,所以我觉得好的剧,可以一次一次的播,无论怎么黑怎么闹,都是一个OK的戏。比如说像《凤囚凰》,因为我和关晓彤两个招黑体质可能会引起一些小的偏差,很多网友可能没看就黑了,其实你真的打开去看是一部非常好看戏。不然这50多亿的点击率从哪来?湖南卫视那么高的收视率从哪来?

凤凰网娱乐:下一部戏有定下来吗?

于正:我有很多时装戏的打算,但是都还没定。其实我什么戏都没提上议程,我准备《烈火军校》拍完先休息三个月,因为我需要充电,我觉得之所以我2014年会遇到问题,还是因为我太努力太忙了,我没有让自己休息,自己在写作上已经处于疲倦期了,这就是我自己的问题,所以我现在决定每一部戏都会有休息时间,《朝歌》拍完了其实紧接着就拍了《凤囚凰》我就有点累,所以拍完了我就去欧洲旅游了一下。回来以后拍了《延禧》,《延禧》拍完以后,我又彻底地去玩了两个月,我再来拍《皓镧》,《皓镧》结束以后,我觉得精力比较充沛,《皓镧》跟《烈火》就是有点接档了,但是《烈火》拍完后,我8月到11月我都不准备拍戏了,先休息,没有任何戏提上议程。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