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新觉罗·思聪:杨璎珞,这全天下的C位,朕都给你


来源: idolife星生活

昨天的新闻头条是火箭少女的。

才从《创造101》选出了11名女孩组成的“火箭少女101”组合,成立不到2个月,便宣布c位孟美歧、第二名吴宣仪和第七名紫宁将要退团。

首支团歌《卡路里》就这样成了绝唱。

null

而随着孟美岐、吴宣仪退团,排名第三的杨超越将很可能成为顺位成为c位……

于是小妹的朋友圈微博首页转发杨超越的图也从这张↓

null

升级为这张↓

null

男有周立波,女有杨超越。

小妹以前不信邪的,现在终于信了。

就连王思聪也发了杨超越的这张图,话说王思聪对蹭杨超越热度这件事真是很有兴趣,从之前diss她没实力,总爱哭,到嘲她唱的歌土,再到现在发布她的锦鲤图,还是无水印版的。

这是什么感情啊!看来思聪是要一心捧红超越妹妹啊。

null

有人形容王思聪和杨超越就像《延禧宫略》里的皇上和魏璎珞。

明明已对璎珞有意思,嘴上却还是不承认。明明可以默默地守护,非要犯蠢地吸引,用欺负她的方式勾起她的关注,幼稚得像是小学生。

null

脑洞大的网友也脑补出了一出霸道总裁爱上傻白甜的总裁文,各路大触纷纷激情创作。

null

null

小妹也手痒写了一篇“葱花cp”的土味文。

(文中人物情节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不要上升真人。

打小妹,别打脸,谢谢。)

1.

>>>失落<<<

“什么破包!”王思聪烦躁地扯着手包,一根细细的线头勾到了PRADA包包的拉链里。

他早就看透了,这些所谓的奢侈品和身边的美女一样都是虚有其表,质量差得出奇。

更令他烦躁的是,电视里那个正在哭哭啼啼的女孩,“我想你们给我点时间,再把那句唱给你们听一下。”,声音实在是有够吵。

下午,秘书提醒他要记得收看某档选秀节目,说是有他投资的公司旗下的练习生报名参加。

哦对,自己是有投资一家娱乐公司,他差点忘了。

不过这种节目有什么好看的?自己又不指望着她们能出道挣钱。老子堂堂万达公子哥,平时连去万达看电影都懒得去,会屑于看网综?

再说老子家产万贯,富可敌国哎,还在乎女团挣那块八毛钱?

不过,抱着吐槽的心态,他还是点开了视频,甚至学起了评委打分。

“这个平胸,D班。”

“这个腿短,F。”

“靠,怎么没有比F班还低的班。”

看了一会,便无聊了,2倍的播放速度他都嫌慢,于是干脆随便快进了一下。

这时,一个女生映入了眼帘,不对,人都说王熙凤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位姑娘却是“未闻其歌,先闻其哭”,用眼泪代替了所有回答。

明明身材还可以,长得也莫名亲切面熟,哭相却实在不敢恭维。

null

更夺命的是她的歌声,“用~全力去追~青春多宝贵!没机会,去浪费!”。

那从丹田直冲天灵盖的,刺痛耳膜的声音,是王思聪30年的生命里,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它拓宽了自己对人类歌唱的认知维度与想象空间,甚至导致他一度起身去拍拍电视机,确认它“没坏啊。”

“就这样的,妥妥倒第一,妥妥被淘汰。”

就在王思聪笃定自己的猜测时,女孩信心满满地登上了第二名的位置,“我粉丝给我投的,我就坐这了。”,带着点睥睨众生的娇蛮。

可下一秒,却咧开嘴巴,又要哭了。

王思聪轻蔑地“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个想走黑红路线的蠢女人。

盯着她的名牌看了看——原来她叫杨超越。他翻出秘书发给他的,参加节目的公司练习生名单。

“哦,还好她不是我们公司的。”王思聪庆幸道。

心里却不知怎的,又闪过了一丝失落。

null

2.

>>>梦起<<<

当天晚上,王思聪便做了个梦,却又不像梦,因为他的感受是那样的真实。

平日里,他自诩“天选之子”,时常觉得自己上上上上辈子说不定是哪位真龙天子。

这次,他真的成了乾隆帝,而那个哭啼啼的杨超越,则成了自己的令妃——杨璎珞。

这个妃子不一般,自己说什么,她都敢顶嘴;他让她往东,她偏要往西;他要给她恩宠,这丫头却说,“皇上,臣妾今日身体不适。”

一年365天,她有12个月都身体不适,皇上只当她是和自己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只是总冷脸相待,皇上也不免有点小脾气,“你就不能学学其他嫔妃跳个舞唱个曲什么的,讨好讨好朕?”

杨璎珞皱皱眉,便放开嗓子来了一段,真是一曲动京城啊。

后来,皇上和皇后富察容新谈起此事时,不禁感慨,“璎珞天生五音不全,却拼了命地想逗朕开心,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吗?”

富察容新微笑着,握了握他的手,“皇上,好好待她。”

“不过朕知道,对朕最好的,还是你。”说完上刮了下容新皇后的鼻子,回握住他的手,“陪朕玩会游戏?”

“乐意之至。”

null

王弘历一直沉浸在自恋中,直到那一日趴墙根偷听到这丫头和宫女吐槽自己颜值低,他才如梦初醒。

杨璎珞笑着说,“富察侍卫可比皇上帅多了。”

富察·鹿恒,大内侍卫,武艺高强,英俊潇洒,所有宫女心中的偶像。

可惜他已有家室,福晋是个格格,名唤关尔晴,是个气场强大,行事作风彪悍的女子。

null

上次因为杨璎珞偷看鹿恒侍卫的蹴鞠比赛,被关格格逮个正着,气得她拿橡皮筋崩了杨璎珞的小脸。

虽然木已成舟,富察鹿恒侍卫终究和自己无缘无份,杨璎珞还是偷偷藏了一块写有富察鹿恒侍卫名字的名牌,端端正正地放到自己的梳妆台抽屉里。

她不想去破坏鹿恒侍卫的幸福,她知道,鹿恒侍卫和自己终究走的是两条路,只求能在背后默默地注视他,便已足够。

王弘历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他愤怒、伤心,随后是不解。

紫禁城里的女人,哪个不想攀龙附凤,哪个不想成为宠妃,便可一步登天?

她杨璎珞想嫁给鹿恒,也不过是贪图他是皇后的弟弟,是自己的宠臣。

什么狗屁真情。

朕比鹿恒强一百遍。

他罚杨璎珞去雪天里跪着,罚她从乾清宫到东西各大宫,走三步磕一个头,嘴里还要高喊“奴才错了。”

看着杨璎珞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皇上终究不舍,他打横抱起在雪地里快要晕倒的杨璎珞。

寝殿温暖的火炉旁,皇上紧紧搂着璎珞,攥着她的下巴,逼她望向自己,“你到底要什么,告诉朕!”

null

杨璎珞只是呆呆地望着他。

“是金银还是名分?要么是想要当皇后?”

杨璎珞依然不语。

“你这个野丫头,别再装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杨璎珞缓缓张开冻得发紫的嘴巴,“你,你以为我从农村来的,就不配有梦想嘛。”

“你告诉我梦想是什么啊,我帮你实现!”

“我想要改变曾经的生活。”

“朕赏你……”还没等皇上说完,杨璎珞摇摇头,“不是的,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皇上只觉得怀中的杨璎珞是那样轻,朕是在抱着一个雪人吗?为什么她好像在慢慢融化,慢慢地离开朕……

“你不会懂的。”杨璎珞有气无力地笑道。

皇上想要开口,”朕是天子,朕什么不懂?“,嘴巴张了又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3.

>>>“花痴”<<<

“杨超越的出道是侮辱了其他十个人,侮辱了她们的努力、她们的汗水、她们的业务能力。”

“坐等杨超越哭戏。”

null

那晚太过真实的梦境后,王思聪对杨超越的diss只增不减。他在微博上公开讨伐杨超越,甚至还因此上了热搜。

那个女人,不会看不到吧?

事实上,杨超越当然看到了。她刷拉拉地翻着王思聪微博下的评论,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耸耸肩,克制住了用小号去回击他的冲动。

她早知道自己唱歌跳舞并不算优秀,在101个姑娘中想要靠才艺杀出重围简直难上加难。

还好自己有一副清纯的外表,走黑红路线还能有一线生机,于是她决定铤而走险。

她信奉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很多幸运的事,会平均分给每一个人的。”

null

就让我幸运一次吧,她闭上眼睛对夜空许愿。

大概真是许愿灵验了吧,她成了火箭少女里话题度最高的人。

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晚会的现场。

null

她和成员一起在晚会上唱着抖音神曲串烧,“原来可以这么土。”

null

她跳着练了几个月依然不熟练的舞步,“假唱居然还能跳成这样!”

她拍了在跑男晚会后台撕掉的鹿晗名牌,“花痴!”

你那么想红,本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助你更红。

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有用“diss”的方式助一臂之力,王思聪暗暗想道,深色的眸子里写满了斗志。

王思聪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她上心。

他对朋友说,“我只是看不惯她,替天行道。”,却隐藏了那句潜台词——我越来越没法控制自己看向她。

他知道杨超越不傻,以自己的智商,看她仿佛在看透明人。王思聪明白这个女孩的小心机,想在娱乐圈出人头地总要有适当的人设。

她的人设是傻白甜的小公主,那自己呢,大概就是对面喷火的恶龙吧。

反正肯定不会是骑士。

王思聪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在乎呢。

null

4.

>>>弧度<<<

所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呢?

视频里,杨超越戴着大大的耳机,眼睛盯着屏幕,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我要找一个长得好看的,赚钱我来赚。”

“虚伪!”王思聪叉掉视频,他鄙视地“切”了一声,这世上他就没见过不爱钱的女生,每一个接近他身边的女生都是看中了他的钱。

她们或直白或委婉,带着明确的目的来到他身边。他是能看到的,自己送给她们车子时,她们眼中闪耀的光远比亲吻着她们手背时要明亮。

他见识了太多的欺骗,最后干脆视而不见,或者说是坦然面对:钱与肉欲,不过是等价交换罢了。

null

但,假如,只是假如,有这样一个女生,真的不屑于自己的钱,那么他们又会有怎样的未来呢?

王思聪忍不住站起身,走到穿衣镜前,仔细端详。

他左右摸摸脸,转了个圈,又撩起T恤露出有着赘肉的肚皮。不知何时起,曾经俊秀的少年,即将要变成了中年油腻的大叔。

哥当年也不比鹿晗差吧,他捏了捏肚子上的肉,“要不我也去锻炼塑塑形吧?”

好巧不巧,音乐播放器正好随机播放到火箭少女的《卡路里》,什么“火锅大盘鸡”,他没听清楚。

倒是杨超越吊着嗓子喊出那句“燃烧我的卡路里!”,听得真切。

“啊,啊,知道了,烦死了。”

该去哪里健身呢?他努努嘴,赌气似的回到电脑桌前,决定去找一家和自己贵公子风格匹配的健身房。

“唱得什么破玩意,难听死了。这也叫歌?”

王思聪皱着眉头抱怨,“真难听,没有唱歌的天赋就不要唱嘛”,他又说了一遍。

嘴角却弯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滑鼠悄悄移到了“单曲循环”的按钮。

咔哒。

null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