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们亲自去了片场,看这部冲奥片是如何拍成的


来源: Mtime时光网

凭借《爱乐之城》荣膺奥斯卡最佳导演的达米恩·查泽雷今年又有新作与观众见面。由他执导的《登月第一人》近日在威尼斯电影节举行盛大首映礼,映后口碑不错,该片使他与《爱乐之城》的男主角瑞恩·高斯林得以重聚。

《登月第一人》预告片

在2018年一月末的一个早晨,佐治亚的天空还有些发灰,水泥地上一片片因昨夜薄雾形成的湿印还未干透。时光网访问了《登月第一人》片场,探寻这部新片制作幕后的故事。

度过了33岁生日的一周后,导演达米恩·查泽雷仍旧顶着一张娃娃脸——比起一位初出茅庐的导演,他看起来更像是送比萨的小哥——他与四年前首次进入影迷视野中的样子相差无几,那时他个人第二部长片作品上映了。

导演达米恩·查泽雷长得很帅

现在这部新片是目前为止,查泽雷指导过预算最高的一部。如果对这部电影的高期待(真的)给他带来了额外的压力,那么查泽雷可算是将这份紧张掩饰得很好了。

在之前提到过的佐治亚、《登月第一人》这一位于Tyler Perry Studios的片场,他们正在进行预计58天中第54天的拍摄。

高司令片场照

这座蜿蜒丛生的片场位于亚特兰大州东南部,占地面积超过了二十万平方英尺(约合一万九千平方米)。这片有着11座建筑的土地在几年前,还被用做一座军事基地的住宅区。

即使是在这样黑漆漆的封闭环境中,查泽雷依旧稳坐“监拍荧幕村”帐中,不错眼珠地盯着监视器。与他合作过《爱乐之城》的瑞恩·高斯林则在附近闲逛,跟查泽雷短暂交谈几句后,就去跟访问记者打招呼了。

《爱乐之城》仅凭3000万美元的预算,在全球范围内横扫4.46亿美元票房,并获得了14项奥斯卡奖提名(最终获得六项奖项)。《爱乐之城》的成功及其全球性的出众都使得查泽雷在未来有了更多样的选择,好莱坞的各大影业也争相向他抛出橄榄枝。

《爱乐之城》高司令与查泽雷

就在几个月后的2017年三月,查泽雷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他选择指导《登月第一人》。这部影片大胆改编詹姆斯·汉森的原著,讲述了NASA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推进登月计划的艰难与危险,并最终成功发射阿波罗11号的故事。

高斯林饰演尼尔·阿姆斯特朗,那位举世闻名的踏上月球的第一个人类。同时,这个故事中还包括他在阿波罗11号上的船员巴兹·奥尔德林(寇瑞·斯托尔饰)和迈克尔·柯林斯(卢卡斯·哈斯饰),以及许多其他的宇航员和测试飞行员——他们的结局并不都是美好的。

《登月第一人》剧照

在这个时代,一部非类型年代片很难得到美国制片公司的青睐。然而,《登月第一人》获得了高达7000万美元的预算(这几乎是查泽雷之前三部电影预算总和的两倍),这事其在资金和艺术性上都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从表面来看,这次题材与导演的匹配在一些业内人士的眼中,也是“有趣”、奇怪的。

“当我们想着如何讲这部电影讲完整的时候,我们经常感到困惑的一点就是,尼尔·阿姆斯特朗本人就像是个谜,他不怎么与别人来往,” Isaac Klausner说,他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一样,都是本片的制作人,“除了这件为他赢得人生中所有名誉的事以外,他将自己的曝光度降到了最低。除了公众视野,私下里他甚至都很独来独往。很多别的宇航员都觉得他很出色,能力超群;但对他的个人生活却知之甚少。”

《登月第一人》将呈现阿姆斯特朗不为人知的一面

“所以我们最早意识到的一点就是,我们需要一些途径来弄清楚他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在那一天开拍之前,Klausner继续说,“尼尔的动力是否主要来自于他对飞行与机械痴迷的爱,还有崇高的职业道德以及对于解谜的热情。

而在达米恩的作品中,他能表达出那些对某些事爱得深沉不渝的人们脑中的想法,他的这种能力是很明显的——不论是对打鼓还是对表演得热情——他们都会为了追逐梦想倾尽所有,并且达米恩会通过他们的工作或者成果(来告诉观众)怎样去理解他们。

所以达米恩表现出的尼尔脑中的想法显得十分真实,而且这种手法是前人无法做到的。这真的是(为什么达米恩适合指导这部电影)的核心原因。”

《登月第一人》剧组

同时,当被问到这么快就与高斯林再次合作时,查泽雷用了相似的话来赞美这位主演,“我想瑞恩有一些非常适合出演尼尔·阿姆斯特朗的特质”。

这位导演在开拍前的短暂聊天中分享道,“我觉得尼尔·阿姆斯特朗这个角色的一大闪光点在于,作为一个如此有名且偶像化的人物,他是那样的热情,又克制内向。他有意回避着聚光灯,只想把接到的任务完成好。所以,这就让他自己变成了一个谜。这种十分出名却又无据可考的人,你很难知道他在出那次任务时,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什么。”

查泽雷继续说:“所以与瑞恩的这次合作中,最具挑战也最有乐趣的是,我们得重现尼尔在旅程的每一步中可能拥有的感受、怎样让观众理解这样一个成谜人物的感受、同时又保留一些些神秘感。

我想瑞恩自己和他的表演方式也有一种神秘感。他接纳你,但同时又有一种加里·库柏的感觉,那种老好莱坞明星保持神秘感的特质。我认为这与我们想在这部片中表达的东西是相契合的。就像尼尔一样,瑞恩同样是一位非常刻苦的人。这也很有帮助,因为这是一部相对难演的电影。”

查泽雷对于那个时期细节展现的苛求,以及这部具有野心的电影紧凑的制作周期,都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这天早上要拍一场主要的戏,呈现阿波罗11号月球探测器在外太空飞行并最终降落月球的场面——这需要一连串的高难度技术配合:

演员们在常平架上的一个封闭容器中,下面是投射在至少长28米的崎岖屏幕上、精心再现、科学严谨的月球表面。同时,在第二棚里,有个双子星8号的复制品,里面仅能乘坐两名宇航员;以及一个四分之三个X-15飞行器长的外壳,跟阿姆斯特朗真正使用突破音障的一样。

为了让自己熟悉这些多样的器械和专业术语,并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那些角色,演员们在拍摄前都进行了大量的训练。

“我们去到休斯敦,坐到太空航行地面指挥中心里,亲眼看到了这个精彩绝伦的历史发生的地方,”斯托尔在拍摄间隙告诉我们,“我的日程安排没能允许我(跟其他人一起)去——之前有一大拨扮演宇航员的演员们先一起去了,但我那时有别的事,所以我之后自己去了”。

影片拍摄获得了美国航空航天局的支持

他继续说,“一开始我有些懈怠,因为我真的很想跟别的演员们一起。但后来我觉得这其实也不错,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我得到了一对一的关注,一个人在控制中心跟那些宇航员聊天,我甚至跟那些研究月球岩石的地质学家也聊了聊。

NASA真的是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机构。那里聚集了一帮超棒的人,他们非常尽职,并从小热爱太空,也非常乐意将这份热爱延续下去——不仅是细致到颗粒的能力,还有具有大局观的梦想。我还坐了火星探测模拟器,还有阿尔哥斯机,这可以模拟零重力和六分之一月球重力。

其他人只玩了十分钟,我却整整玩了一小时。所以这真的很赞,而且实话说,巴兹也是那种远离他人的人。他有些边缘化,没有真正跟谁有过很深的友谊。所以可能不跟其他人太亲密也对我的表演有所帮助。”

从技术层面上看,由于不可能真正去到外太空进行拍摄,查泽雷基于《登月第一人》的野心展现在了一些别的方面:与摄影师莱纳斯·桑德格伦合作,并使用了微缩模型——用老派方法来使用新科技。说到这个,这部影片用到了13个小的现场3D扫描仪,还有两个大的3D打印机,以协助片场构建。

“我想在我试图整合这部电影并思考它看起来、感觉起来应该是怎样的过程中,得到的最好的启发就是回头看这些任务原始的记录影像,以及那些由并不专业的宇航员所拍摄的图片,”查泽雷说,“他们要不就是拿哈苏相机,要不就是16mm摄影机或是其他器材,来捕捉这些精彩的瞬间,这与我们今天所认为的外太空是完全不一样的。”

《登月第一人》将重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步

“如今当我们想到太空,特别是在电影里,就会想到那些空无一物、圆滑广袤、高科技等等,但这根本不是事实。那些(宇宙飞行器)看起来就像是二战时期的机器,或是在车库里拼装出来的,以前的人们使尽了浑身解数想让他们运行起来。

所以在这部电影里,我想让所有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模拟器,手工制作、粗糙、科技含量低的样子。这大概就是我们一直尝试的——提醒观众们,在那个太空飞行还不算家常便饭的时代,那些任务是多么疯狂且危险的。

它自身就是个不可思议的冒险,所以我只是尝试让大家都明白这一点,让大家都觉得这很真实,触手可及,并且很可怕。这至少是我想要的效果,”查泽雷耸了耸肩,笑着说。

时间渐渐到了下午,剧组开始准备进入午餐休息时间。接下来的一周他们会结束在佐治亚的拍摄,并转战佛罗里达两天,在肯尼迪航天中心拍摄。

接下来,查泽雷和他的团队会飞往西部,在加州的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拍摄一天,那是尼尔·阿姆斯特朗开着X-15战机突破音障的地方。作为《登月第一人》主要拍摄工作结束的地方,那是个好选择——在历史上,那个地方一直是十分重要的电影重现场所。

在这样一部具有极端个人冒险元素,而不是简单自述的重要影片中,还是多少显得有些冒险的。总之,这部电影中有太多的早期NASA测设发射的真实桥段,可能会在影评人和观众中不太受欢迎。或者反之,这会让查泽雷在成为这个时代最杰出的美国导演之一的路上,踏出坚实的又一步。

《登月第一人》将于10月12日在美国上映

点击小程序,答题赢大奖!

时光猜电影答题赢免费电影票时光猜电影小程序

小程序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闹乌龙!《战狼2》这次只小规模重映

推荐
我们亲自去了片场,看这部冲奥片是如何拍成的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