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镰仓物语》看得我想去“黄泉”


来源: 中国电影报道

看完《镰仓物语》之后,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平庸至极,几乎浪费了镰仓这个充满了“鬼神怪谈”的灵气之地。

 

《镰仓物语》无疑是一部商业片,即使它有一些文学性和文艺气质,也改变不了商业片的事实。而在商业片制作如此成熟的今天,它只能是一部合格线之下的作品。

“鬼神怪谈”类型的电影简单点说就是奇幻类型的电影,无疑有最重要的两方面需要秉承:一是整部影片的想象力和特效拉满,即使是“炫技”也要Hold住整部影片;二是影片内部的升级,不能让观众出现明显的审美疲劳和视觉重复感。

 

以当代商业电影工业作为基础,如今最卖座的奇幻电影创造出了让影迷可以完全沉浸其中的奇幻世界,这是别的类型片无法代替的观影享受。

当然有的导演并不喜欢这样视觉特效上的狂轰滥炸,他们喜欢将自己想表达的故事放置在奇幻的世界里,时而温柔浪漫,时而潇洒不羁。他们用奇幻世界里不一样的规则,讨论着现实世界中不变的感情,让观众品读起来欲罢不能。

 

而《镰仓物语》的失败之处,就是这两点都没有做到。“蜻蜓点水”般的剧作厚度,让这个充满灵气的地方在大银幕上甚是无趣。

好的奇幻作品都伴随着一个相当完整并出色的世界观,但《镰仓物语》在剧作上自信到似乎不需要这么做,就和电影里所表达的一样,导演认为镰仓这个地方就是奇幻的故乡。

因为镰仓在日本电影世界中有着自己的地位,镰仓的传说也绝对撑得起这部电影讲述的“鬼神怪谈”,但是导演并没有在视觉效果上带给观众任何直观的惊喜。

没有任何代入感的夜市,错过了把观众带入充满灵气的镰仓的好机会

夜市的那一幕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秀场”,让导演把观众带入到镰仓的“鬼神”世界中。但是很可惜,这场戏在剧作和拍摄上通通不到位。

一闪而过的神怪们,还有那些设计的道具,都缺乏明确的解读。电影是很直观的一种艺术表达,你不可能期望所有的观众都懂,这使得当观众看到他们不知道的东西,还得拿出手机查阅资料。

导演镜头下想表达的镰仓,是一个共存的世界,是有灵性的故乡,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和这里的鬼神们可以共存

导演本可以用最流行的方式拍出“鬼神传说”对于人类生活的影响——事实上,导演也确实这么做了,“离魂蘑菇”和贫穷之神的两场戏确实拍出了日本传说的趣味,但这样出彩的设计在整部电影中也是凤毛麟角。之后的时间,观众再也没有感受到这样有诚意的设计了。

山崎贵导演看似创造了一个温柔的镰仓,实质上人类的生活和鬼怪的传说是疏离的,很难找到那种传说将生活串联起来的感觉,即使后来加入的一些设置也无法真正弥补。

 

《镰仓物语》处理得最不好的地方,就是时间的安排和节奏的使用上过于繁杂。

这也和剧本本身的设置有关,山崎贵导演想加入更多的元素和表达在里面,有关于家庭的、爱情的和人际关系的,可惜哪一点都做得不够透彻。因为他安排的几段故事,在内部是没有串联属性的,这就导致了影片节奏的断层感,也导致了影片高潮戏来得太晚。

影片前一小时二十分钟的内容,对于后面的高潮也没有起到决定性推进或者是重要铺垫的作用,导致了后面的高潮戏份给观众一种很赶的感觉,缺乏一个有想象力的爆发,甚至呈现出一种乏味和失望的感觉,让本来很好的设定最终被结尾时的处理方式浪费掉了。

说到结尾,导演本来提出了一个很好玩的概念——每人眼中的黄泉之国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也只看见了主人公眼中的,没有更多的概念出现,难免让观众们失望。

另外,在黄泉之国想象力是最强的武器,而我看见的是影片结尾处,导演想象力的枯竭。最后的战斗,无论是动作设计,还是特效上都极为平庸,也成为了这部电影的缩影。

《镰仓物语》既然在商业这条路上走向了平庸,那么故事上能否拯救这部电影呢?在我看来,答案依然是否定的。

在有限的时间里,导演想讨论人与人的关系、爱情、家庭、梦想等东西,野心不小但是执行力不行,对于每一个问题的提出与和解都来得太快也太容易,这也导致了影片故事与时长分配上的不平均,最终使得高潮部分匆匆收尾。

山崎贵导演不但在故事上塞得太满,在影片的类型上也是这样,本身就是奇幻题材的东西,他还想加入爱情片与悬疑探案片的元素,这让影片没有一个主基调去做指引,观众们的观影体验也和这个影片的基调一样涣散。

作为奇幻影片,如果你的奇幻世界无法让观众全身心沉浸在里面,就是最大的失败。

影片的节奏与导演的手法还有故事上出现的问题,还一度导致了表演问题的出现:堺雅人和高畑充希在爱情戏上的差强人意。

因为影片一开始的基调就不是浪漫的故事,只不过结尾处的交代,让这个故事变成了这样,这种影片基调的不定性让两位的表演都是跳脱的,没有一个支点去支撑他们内心想要塑造的角色。

影片中最感人的一场戏,也是承上启下最重要的一场戏,就是堺雅人和高畑充希生死离别的那一次拥抱。但是因为前面铺垫得不到位,让这场戏缺少一个爆发点,全部的情绪也是靠音乐强行撑起来的,这使得堺雅人一个人捶胸顿足的表演彻底垮了下来。

 

因为奇幻概念运用得不极致,还影响到了安藤樱所扮演的死神角色。回想一下安藤樱在《小偷家族》和《百元之恋》中可以用“闪耀”来形容的表演,我只能说山崎贵导演这一次是对她的浪费。

究其原因,整个《镰仓物语》的奇幻概念太追求那种故乡般的温柔——魔物是温柔的,死神是温柔的,神仙是温柔的,这种温柔造成的就是《镰仓物语》的平庸。

不是说那种很戏剧很商业的东西才是奇幻电影的追求,而是我们在这样的温柔里找不到我们需要的温度,找不到心中那些“鬼神怪谈”和现实的连接,无法感同也就无法身受。

日本作为一个想象力和脑洞都爆棚的民族,在这个类型的作品上有太多的佳作,有太多出色的动漫和动画作品被观众们谈起,所以在这样的底蕴下,《镰仓物语》就显得太平庸太普通。

豆瓣的6.8分也代表了观众们的意见,不是我和观众们太严格,是因为我们见过太多关于神怪的温柔,“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故事,也“踏足”了太多心中向往的国度。

而这里的镰仓不是我们想要的“鬼神”故乡,这样的物语没有讲出埋藏在我们心底的故事。

福利送票

转发这篇文章到朋友圈,并和我们留言互动,我们将随机送出《鎌仓物语》电影票若干。

作者 编辑:曾经一千王子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