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非常道·黄金时代】郑恺:时刻准备奔跑


来源: 凤凰网娱乐专稿

以“跑男”红遍大江南北,又因《前任攻略》系列电影证明票房号召力,郑恺的演艺之路一直走得很顺利。如今,他又成为新一代的“谋男郎”,在张艺谋新片《影》中饰演沛良一角,获得了演技上的褒奖。他认为综艺为他带来了基础流量,而“人设”也是一个好东西,不仅不会成为限制,反而是观众认可自己的标签。

白羊座的个性让郑恺始终处于精力旺盛的打拼期,在与大导演合作的同时,他自立门户,成为了一位年轻的出品人,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电视剧项目。这种主动权和控制力,让他得以充分表达自己的审美。

非常道2018年第三季“黄金时代”由吉利博瑞GE冠名,嘉宾郑恺以活力充沛,无限进取的特质,代表了“黄金时代”的风潮所向。

《影》之沛王:看似疯傻癫狂,实则成竹在胸

郑恺做客《非常道·黄金时代》

非常道:电影上映了,是什么心情?

郑恺:感觉小学生考完试交卷了。要看观众的反应,我很喜欢看观众的反应。我有时候会自己冲到电影院里去看自己的电影,其实是看现场有没有什么笑声或者是感动,看观众所有的反应。

非常道:这个角色自己觉得怎样?

郑恺:演得好。

非常道:打分的话,100分,会给自己打多少分?

郑恺:80分得有吧。

非常道:是不是谦虚了一点。

郑恺:不是,我觉得要连80分都没有,在现场都不能过,咱拍戏也是很缓慢的一条一条的进行,如果不满意那也可以跟导演说再来一次,如果连张艺谋导演的剧组都不能让自己演到80分再通过的话,那我觉得也太草率了。

非常道:我好像听到一个采访,你说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说很爽。

郑恺:爽,对。

非常道:爽点在哪里?

郑恺:爽点就是写得好,真的写得好,觉得导演真的太爱我了,把我的角色写得那么好,因为我知道他自己动笔修改了很多的细节。

非常道:很多阴晴不定。

郑恺:疯傻癫狂,看似疯傻癫狂,其实成竹在胸,所以就光这几个字就蛮难演的了,挺多面的,很难得在一个电影里面有一个角色可以让我觉得这么丰满,这么全面,有这么多不同的层次。

非常道:这算你的代表作吗?

郑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代表作,可能得看天时地利人和,看这个东西在人们心中能不能留下来,能留下来就能作为一个代表作,我希望《影》会成为我们所有演员的代表作。

很多人以为《前任攻略》没难度,其实它很标准很健康

郑恺在《前任攻略》饰演余飞

非常道:《前任攻略》你觉得是你的代表作吗?

郑恺:《前任攻略》这个项目跟着我们也有四年多了,其实每次聊到《前任攻略》的时候,我都在帮它去证明和正身,《前任攻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伙搞出来的东西?很多人会觉得这个戏没有什么难度,随便拍拍就上映,就19亿或者怎么样,但他们不知道《前任攻略》这个项目在背后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制作流程,每一部从剧本研发开始都有大概两年的时间,第三部就写了两年,到拍摄的时候我们已经很严谨很轻松了,基本没有纠结的过程,在预算控制非常好的情况下,大概一个多月就拍完了,一个电影一个多月,最后宣传到上映,它是一个很标准的很健康的制作流程。

非常道:所以其实你很担心大家轻视这个作品是吗?

郑恺:不是轻视,因为他们不知道电影是怎么来的,他们只看到了结果,他们觉得这个结果是因为偶然或者运气而来的,但是其实我们整个经历过这个制作过程的人会知道,它是一个模范化的制作过程才有的这个结果。现在很多戏都是本末倒置,先敲演员,“你就答应我吧,我求你了,你答应我之后跟台里什么的就可以交代了”,敲完演员之后我说这剧本不行啊,剧本不行没事我们可以改啊,我们可以弄啊,我说那不行,我说这接受不了,他就本末倒置了,本末倒置往往就不会出好戏或者高票房的作品。

但是反而《前任攻略》看起来是一个轻松自如短平快的小电影,但是确实严格按照了健康的制作流程去做。

非常道:所以它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

郑恺:绝对不是。

张艺谋和我都是白羊座,从没见过他发火

郑恺做客《非常道·黄金时代》

非常道:说到张艺谋喜欢你这件事,也是肯定的。

郑恺:我也喜欢他。

非常道:来说说他吧,你觉得张艺谋是个什么样子的导演?

郑恺:他跟我一个星座,也很可爱。

非常道:很少见男人拿星座来归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郑恺:这个最直观。

非常道:什么星座呢?

郑恺:白羊座,张艺谋导演,你想象不到他如此的谦和、亲近。

非常道:白羊座有火爆的一面。

郑恺:可能上升了吧,我不知道。

非常道:他在现场会发火吗?

郑恺:没有没有,从来没见过导演发火的时候,而且很多人都以为像张艺谋导演这样级别的导演,肯定都是一手遮天、指挥全局,其实不是的。

非常道:气场很强。

郑恺:没有,他非常自由、开放,他跟每一个人都聊得很好。

非常道:所以他也允许你在创作上,有跟他意见不一样的地方。

郑恺:经常,他经常会让我们自己去发挥,就说你自己,甚至于我们有时候也斗胆跑到导演面前说,导演我那样演一下行不行,导演都说行,有时候甚至觉得多了以后你会说导演那你赶紧定一个吧,到底想要哪个,我觉得他的工作方式或者说创作方式也是一个健康的方式,不是大家没得商量,他非常的开放和自由。

非常道:第一次跟他合作是《长城》是吧。

郑恺:对。

非常道:第一次跟他合作的时候,刚开始跟他没那么熟的时候,会紧张吗?或者是会忐忑吗?

郑恺:肯定会啊,《长城》的时候大家戏都不是很多,可能我的词还稍微算多一点的,照理来说一般如果在剧组里边,这点词是极其的简单,可能根本看都不用看,但是在拍《长城》的时候我就一直拿着,因为你知道可能机会不多,只有一两次,不会围绕着你反复拍,一两次如果没有弄好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非常道:现在已经跟张导好熟的样子,因为我看见电影节上你还对着他嘟嘟嘴这样拍亲亲的照片。

郑恺:那个是已经我们跑完了威尼斯电影节,然后到多伦多电影节也走完了红毯,基本上国外巡演这个流程快要结束了,所以那天大家都很高兴,工作人员也都纷纷合影互相还举起酒杯小酌一下,就在一个很轻松的后台氛围内斗胆嘟嘟嘴一下。

刚开始无法直视邓超,但我们都很专业和较劲

郑恺做客《非常道·黄金时代》

非常道:跟邓超的合作呢?看了《跑男》都觉得你们很熟了,在一起时间也很多,那在一起拍电影的时候,这种熟悉度是会增加难度呢?还是说会让这个事情进行得更加顺利?

郑恺:很顺利反正。

非常道:有时候我们这种外行,就会觉得因为太熟了,在一起会不会不太那么容易入到戏里头?

郑恺:刚开始是无法直视对方眼睛的。开始对视时就回避一下,但是后来就完全没有问题,大家都是很专业的演员,他也非常认真,我们俩的戏刚好是那种互相较劲的戏,其实我们谁也没有跟谁说,你要怎么演我要怎么演,就直接到了现场一来,很有意思,因为有时候往往,我们经常讨论一个关于理性设计的表演,还是感性去感受对方的表演这样的情况,这两种情况都有好处也都有坏处,很多演员喜欢去给自己设计很多的动作、表情或者是一些行为、语言、调度,他设计出来的东西往往有时候是好的,但是我会更偏向于临场感受。

非常道:说起跟邓超的合作,从观众的角度来说,你们俩这样子的拍档方式很多时候是出现在《跑男》上的,这样会给你们在专业上的合作,比如在拍戏上的合作带来一些局限吗?因为这个演员阵容刚开始公布你的时候,我确实听到了一些评论,说这是古装的《跑男》啊,因为你们俩都在里面,你会有这方面的困扰吗?

郑恺:势必会有这样的第一印象,如果没有看电影的话,连我自己都会有这种感叹,说一个电影的两大男主角,都是《跑男》来的。

但是我觉得如果你看完这个电影,我相信你可以把我们从《跑男》里的人物形象给跳脱出来,这也是张艺谋导演厉害的地方,也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没有刻意说要塑造一个完全让你忘记掉以前的形象,没关系,不用去排斥它,这都是我们的经历和我们的工作,但是看综艺和看电影的心态应该是不一样的。

跑男带来基础流量,《声临其境》风波是我头脑发热

郑恺做客《非常道·黄金时代》

非常道:说到综艺,《跑男》在你的职业生涯里,在观众的角度来说浓墨重彩的一笔,你自己怎么看呢?

郑恺:很重要,当然对我来说很重要。

非常道:你觉得它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郑恺:流量,我们现在都在聊流量,《跑男》是一个基础流量,有了这个基础流量我才有机会让大家看到更多的东西,如果以前没有《跑男》我演了很多戏,观众不知道,那现在比如说拍一些戏,或者说拍了张艺谋导演的《影》,会更快更广地让观众知道这件事情。

非常道:你觉得它会让你的平台上了一个台阶吗?像这种综艺节目。

郑恺:上不上台阶我倒有待考量,我说的只是范围上可能原来是一千个人,现在变成一万个人,后来变成一百万个人一千万个人,覆盖到一亿个人,然后到全球华人都认识了我们,确实要感谢《跑男》,这是《跑男》带给我们的,有了渠道之后,我们才能把我们想要传达的信息给发散下去。

非常道:其实综艺在你的心目中,它还只是一个副业。

郑恺:我还蛮认我的老本行表演的,可能也是戏剧学院所谓学院派毕业的臭毛病,之前跟导演开玩笑,说现在演员落单位的已经不多了,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批少有的还有单位的演员,我一直还是觉得片场是我最自在的地方,反而节目或者是采访或者是各种各样的工作是我要去装一下的场合。

非常道:还有一个综艺,前段时间大家有比较多的讨论,就是《声临其境》,我也听到一种说法,能感受到你在里面非常在意自己专业上的表现。

郑恺:还行。

非常道:其实你那期已经是冠军了,但是你仍然非常不开心导演把你的一部分东西给剪掉了,所以大家会觉得较劲了,在这个节目上。

郑恺:确实较劲了,脑子一热就较劲,后来也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其实还是想像刚才说的,想让更多人看到,有些东西既然去做了,但是别人却没有看到,那么就有点遗憾,而且这种遗憾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也是提前沟通过的,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这就会突然之间有一点上头。

非常道:白羊座的个性就出来了。

郑恺:对。

非常道:但是我听到一种揣测,我觉得有点道理,但是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他们揣测就是说因为郑恺可能让大家所熟知是来自于《跑男》这样的综艺节目,特别希望通过《声临其境》或者是类似于展现自己专业的平台,能够更好地把自己的专业给展现出来,而不是原本的那种综艺效果,所以你就会很较劲在这件事情上,是这种心理吗?

郑恺:因为我们去参加节目的初衷是我也很喜欢这个节目,我说终于有一个节目可以让大家感受到演员的台词功底了,因为大家看电视的时候不会去特意地注意台词好,都是融在剧情里,当你把这一门专业课单拎出来的时候,它是非常有魅力的,所以也没有说要急于向大家去证明我自己,也没有,但就是很希望大家看到和认可。

非常道:能感受到你对自己专业的自信。

郑恺:还行,不敢当,有很多的同仁们大家都很好。

人设是个好东西,个人魅力与角色挂钩

郑恺做客《非常道·黄金时代》

非常道:实际上现在这个时代,如果要做一个艺人,做一个演员,特别是要在知名度上,就像你刚才说的流量上有所发展的话,要做的事情还蛮多,比如说像你刚刚从时装周回来,这个跟演员的专业并没有特别大的关系,但其实这已经是我们行业内大家都觉得应该做的事情,是一个品位和级别的象征。

郑恺:对。

非常道:能够去参加大秀,能够看大秀,能够跟知名的设计师合影,你怎么看这个时代的这种宣传方式和这种工作模式呢?

郑恺:我其实不瞒你说,我到现在为止去时装周我还是有点蒙的,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打交道。

非常道:你英语很好,沟通应该没问题。

郑恺:不是说沟通的问题,就是跟另外一个领域的人来打交道,演员圈或者表演圈这个打交道的方式不一样,要怎么跟人说话,要怎么跟人去交流,或者怎么样,那这种考虑其实就来自于一种不踏实和不自信,因为它不是我的老本行。

非常道:你怎么看待现在大家说人设的事情,比如在《跑男》里你的标志就是小猎豹?

郑恺:人设是个好东西,人设会带给我很多衍生品。

非常道:比如说你的时尚的品牌。

郑恺:对,比如说服装品牌,比如说我自己的影视公司,也叫小猎豹,各种时候人家会以这个title来跟你挂钩的时候,都有它的存在的意义。

那我不觉得说人设等同于限制,人设不是限制,人设是你给人记住的一个标签,古今中外好莱坞也好,世界各地,我喜欢的演员我觉得他们都是有人设的,从罗伯特·德尼罗、阿尔·帕西诺到小罗伯特·唐尼,或者到任何一位能广为人知的男演员,我觉得都是非常有人设,很有个性的。

非常道:你觉得其实人设跟个性还是相挂钩的。

郑恺:势必会有,个人魅力和你的角色魅力之间,一定是有挂钩和联系的。

非常道:但是现在经常看网上会说人设崩塌了什么的,会有这方面的顾虑或担心吗?

郑恺:这个东西怎么说呢?人设不代表你的人只能是这个样子了,像我们电影里表现的一样,人都是多面的,人都是善变的,那么你非说当我不符合你要求的时候,人设就崩塌了,那有点矫枉过正了。

非常道:我想了想,你的人设小猎豹,这好像也没什么可崩塌的地儿。

郑恺:崩不崩塌,我觉得所谓崩塌就是说一帮人给他踩下去了,他就崩塌了,你一两个人在那儿踩就崩塌不了,所以我还是认为在社交媒体那么发达的时候,大家都应该去关注一些好的事情,弘扬一些健康的信息,不要整天传播这些负能量,让人很不高兴的东西。昨天还有个记者问我,现在这个互联网环境下,你觉得作为明星艺人,你有什么压力或者给你带来什么困扰,我说其实一样的,每个人都在这个环境里面,你也在他也在,你不要觉得现在好像我们是在所谓的环境里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其实未来每一个人都会是这样,大家的生活都是公开的。

非常道:举头三尺有摄像头是吧。

郑恺:对,这个要聊也是一个long  story。

羡慕王传君,但我不能如此任性

非常道:关于现在我们做艺人也好,做演员也好,你需要做的跟专业无关的事情其实蛮多的,因为你需要流量,需要曝光度,而且其实好像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应该做的工作之一,但是现在又有一类演员,他就除了自己的专业,什么都不做,这个流派的代表人物刚好也是你的同学王传君,你怎么看呢?

郑恺:我跟王传君关系还挺好的,我俩曾经也在一个宿舍住过,我也是看着他一路以来的改变,然而他去年家里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故,我觉得这个变故给他造成了影响,或者说是推动,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应该如何去走和过,他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后,他愿意去怎么过自己的人生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必须要尊重他的决定,这不存在好与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只要他开心他高兴就OK。

非常道:刚才你说的是从朋友的角度上,但如果是同是演员同行的角度上,你对他这样的选择是怎么看的呢?

郑恺:我觉得很幸福很单纯,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的话,我也希望这样选。

非常道:你没有这样的能力吗?

郑恺:我有这样的能力,但是可能你也知道,所谓你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你有很多的压力要去释放,你不可能说现在抛开一切,我只做演员,别的什么都不敢,那很多人会没饭吃的。

非常道:人在江湖,就有点身不由己了是吗?

郑恺:我觉得,不能如此任性,对我来说对于现在的我的处境来说。

非常道:那你羡慕他吗?

郑恺:有一点,因为他过着很单纯很开心的生活,像我们就想得太多,想干的事也太多,老觉得自己此生有用不完的精力要释放,要证明怎么样,其实有时候想想也挺累的,何必呢。

担任出品人,可以最大程度表达自己的审美

非常道:是不是接下来要做出品人了?

郑恺:做了,已经做了。

非常道:这个戏叫《也平凡》,是一个公安题材的戏。

郑恺:悬疑犯罪的。

非常道:你也演吗?

郑恺:演了。刚拍完,在做后期。

非常道:什么时候会跟大家见面呢?

郑恺:明年吧。顺利的话,因为现在后期得做到大概年底,12月,然后顺利的话就会明年。

非常道:做出品人跟只做演员的感觉应该差别蛮大的吧。

郑恺:非常不一样。

非常道:怎么个不一样法?

郑恺:很爽。当然也很累,每一个我曾经的制作人朋友见到我之后都是一脸坏笑,说体会到了吧,体会到了,知道我们不容易了吧,我说知道了不容易,还做不做,我说还要做。

非常道:为什么呢?

郑恺:因为它是真正的可以表达你个人和你团队的审美表达的最高体现,而且一个项目可以撬动的资源也是巨大的,以前拍戏的时候没有这样的身份,你就没有这样的能力去指手划脚,或者去表达自己所谓的审美观,但一旦当一个项目挂钩到你自己审美,你让观众看到说这场车戏这么拍,观众会觉得你以为的车戏就是这个样子?那不,远远不是,我以为的车戏是什么样,打戏,一场打戏拍三天,电视剧很少有这么拍的,一场车戏拍两天,还废了一天,我的武指过来跟我说恺哥我们这样打,镜头这样接,不好玩。

非常道:不是导演做的事情吗?

郑恺:我们一起,我们大家都是80后很年轻的团队,年轻人在一块就是要玩很多的新鲜东西,而且一拍即合,我说武指老师你这样,能不能有一个长一点的镜头,他说好你等我回去设计一下,第二天武指老师来了,恺哥,我设计好了,五分钟长镜头,从一楼打到三楼,我说来,很多时候你要为了自己的理想去买单,打得浑身是伤每天拍,拍好几天,但是出来的效果非常的震撼,所以我会觉得很爽。

非常道:所以这个事情有了更多的控制,对你来说就会觉得更过瘾是吧?

郑恺:对,这个控制不是说一种权利的控制或者名义上的控制,而是在创作上我们有更多的主动权,不用去妥协很多东西,或者不用去,能尽量完成就尽量完成,我自己认为我拍下来,我第一次拍,我拍下来就达到90%的完成度,我也许妥协了10%。

非常道:还是挺满意自己做出品人这件事情上的表现?

郑恺:不敢当。

非常道:我发现你特别有意思,我真要夸你的时候你就往后缩了,没有没有,不敢当,不好说。

郑恺:确实,因为其实我主抓的还是创作部门这方面。

非常道:不是出品人最应该管的部分吗?比如说演员片酬什么的。

郑恺:管的还行,还可以,都是按照政策来的。

非常道:那你现在怎么看这个演员的高片酬,前段时间大家也热烈讨论的这件事情,做了出品人之后,这个心态会有点不太一样吧。

郑恺:就还蛮巧的其实,因为我们准备要拍的时候还没有这些所谓的消息,刚好也转变了身份,从乙方变成了甲方。我觉得这个不重要,这对我来说不是最要纠结的事情,此刻当下最要纠结的事情是,像我中秋节那天回来,我拉着公司人开会,我都不知道那天中秋节,我说你们快给我说一下后面还有什么项目,我们马上再拍一点什么东西,拍完一个还要再做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是我目前最想要把注意力投放的地方。

非常道:其实关于钱什么的,也就是说对于你现在的整个的项目的运行当中……

郑恺:没有花钱,我们就一天吃吃饭。

非常道:那片酬这些都属于钱要花出去的钱,你都不用担心就对了是吧。

郑恺:不是不用担心,就是你解决温饱之后,老为钱做事就很累了。

非常道:我能感觉到从你作为出品人不太管片酬这件事,可以看的出来投资应该是不缺。

郑恺:缺,缺的,你不要以为,因为我第一次做,人家不相信,我有问好多的投资方。

非常道:你就需要去压缩成本,这些你都不用来操心吗?

郑恺:我是超预算的角色。

非常道:这通常不是导演干的事情吗?

郑恺:我跟导演两个人组团要超预算,然后还有制片人会压住我们,说求你了,帮帮忙帮帮忙,我说好,那我再想办法。

有能力决定自己命运,才是真正的黄金时代

非常道:你觉得自己一路走来非常顺利吗?

郑恺:非常顺利。

非常道:现在是你的黄金时代吗?

郑恺:那不是吧。

非常道:那什么时候是呢?

郑恺:未来。

非常道:你怎么评价现在的这个状态?

郑恺:“好”这事也没底,什么叫好?奥斯卡影帝叫好,但是我觉得我没有一个时候觉得我够了,我就是还没有,可能我是一个比较贪心的人,我一直都想再好一点再好一点,或者当你找到自己的理想和目标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它是一个很久的事情,你有事做了,那就这个黄金时代等我80岁的时候才来也有可能。

非常道:那下面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多一些自己创作的作品。

郑恺:希望有,但是这个东西急不来的,还是要一个一个做,当然也不是说就从此就转行搞制作了,也不是,我觉得一定也是有好戏还是要演。

非常道:你觉得现在影视圈的风潮所向会是什么?

郑恺:现在我觉得反而还有好处,有好处是在于大家开始搞艺术,以前可能被资本和资金玩坏的那些习惯,现在慢慢开始退去了,真正搞艺术的人有机会出头了。

非常道:你觉得从什么时候,从哪个节点开始有这样的变化?

郑恺:就是今年,而且现在越来越多的新导演新编剧我觉得都非常有才,我很喜欢跟新导演合作,可能我也是一个敢赌的人,我喜欢大家年轻人的那种碰撞。

非常道:接下来就是谁有能力谁就能站得住脚,谁就能成为弄潮儿。

郑恺:希望是这样,而且越是这样其实越健康。

非常道:因为你是一个85后年轻演员的代表人物,你认为年轻演员的风潮所向是什么?

郑恺:我今年32岁,32岁对男演员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年龄吧,以超哥为例,他比我年长一点,他也将近40了,好像一个我们看到的目标,超哥40了,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还不错,然而他现在,我也了解他现在也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拍一个戏可能会歇一两年甚至于我都问超哥你怎么歇这么久,他说对,不想搞别的,他的新电影刚开机,我觉得所谓的黄金时代也好,或者是什么最佳时期也好,就是你有足够的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黄金时代。

推荐
[非常道·黄金时代]郑恺:时刻准备奔跑 http://p0.ifengimg.com/source2/pmop/storage_img/2018/10/11/pmop-075712411_size2_w1920_h1080.jpg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