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别装了,你根本没有爱好,也没钱


来源: 朝阳公园东七门儿

原标题:别装了,你根本没有爱好,也没钱 今天《奇葩说》的辩题,叫做“高薪不喜欢的工作,和低薪很喜欢的

原标题:别装了,你根本没有爱好,也没钱

今天《奇葩说》的辩题,叫做“高薪不喜欢的工作,和低薪很喜欢的工作,应该选哪个?”

看上去,这似乎是一个很现实的职场问题。但是,我琢磨了一小会儿,发现这道辩题本质还是很浪漫的。

毕竟,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真实的状态是:干着没那么喜欢的工作,同时,薪水也不咋地。在高薪、低薪、喜欢、不喜欢之间做选择,让我回忆起了儿时纠结去上“清华”还是上“北大”的那种感觉。

在整期节目里,高晓松老师的话令我印象最深:“诗和远方的美好只有一种,但是苟且的难处却有一万种。”

身为一个“苟且”之人,如果非要我从“清华”和“北大”之间做选择的话,我选择高薪不喜欢。

因为,我们喜欢的东西只要和“工作”挂上钩,就会大概率地变得“苟且”。

更何况,还是低薪呢?

在这个问题上,我可能有一些发言权,毕竟我做过类似的选择。

我最大的兴趣爱好是音乐。业余时间和朋友们组了一个乐队,也算有点儿小成绩,平日凑在一块儿排排练,有机会就跑跑演出,国内国外去过了不少地方。至于挣钱吗?

嘿嘿,几乎是不存在的。

在这之前,我也是卯足劲想要找一份儿和音乐相关的工作。虽然咱不是专业的音乐人,做点儿宣传、推广、编辑之类的活,应该没问题吧?

奈何,同样的这些工作,一和音乐沾上边儿,工资水平就会比行业均价低不少。其中一个靠试用期给出的工资就把我吓跑了,人力小姐姐打电话给我问我为啥不去,我对她说:

“您这儿给的工资,除了房租,剩下的钱够我每个月吃一顿土豆牛肉盖饭,正常人一个月吃一顿饭都活不下去。”

后来,我如愿找到了一份唱片公司的工作,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听歌,写和音乐有关的文章。工资水平呢?仔细一算,扣除房租之后,够我每天吃两顿“土豆牛肉盖饭”。

不过,和公司的蜜月期很快就过去了。

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每天吃两顿土豆牛肉盖饭,不是我的追求。我还需要钱来干点别的,比如买点新衣服,朋友之间的社交,自己的乐器设备,也得更新换代。

其次,当工作的内容变成只听歌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爱听歌了。那些曾经跳动在耳边的音符,变成了某种枯燥无味的东西,在我的耳朵旁边,催我赶快完成KPI。

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我嗅到了危险的信号:电竞选手的工作是玩游戏,他们的休闲又是什么呢?热爱绘画的设计师被甲方的brief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不会怀疑自己专业的意义吗?

他们咋想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度发现,工作快要把我对音乐本身的兴趣都磨没了,更悲惨的是,我不仅失去了爱好,收入也不及电竞选手或者优秀的设计师。

面临事业、金钱、爱好三头空的我,果断提了辞职。然后?然后就是现在的这份工作——和亲爱的你们说说话。

如今,工作内容和音乐半毛钱关系没有,不过没关系,乐队活动一般安排在晚上,两重生活也不错。白天我背着乐器上班是常有的事儿,我的同事都知道我的爱好和副业,也都知道我的副业不咋挣钱。于是,和不少同事聊天时,他们都会亲切地对我说:

“寨主,你现在的生活也不错啊!用这份工作挣的钱,养你的爱好。要是你的乐队有一天挣钱了,你是不是就立刻辞职了?”

在这里,我得和看到这篇文章的同事澄清一下,我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养爱好,主要还是为了养自己。工作内容呢?脑力劳动主要是胡思乱想,体力劳动也就是敲敲键盘。虽然说不上喜欢,但是写着自己的稿子,下班时间还能做点儿自己想做的音乐。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美事儿,还叫我给赶上了?

最后,我想聊聊在《奇葩说》中,詹青云的一个观点:

我十分钦佩那些从事着自己十分热爱的工作,别说五斗米,哪怕是十斗米都不折腰的人。苟且如我,恐怕半斗米就够了。没有人应该嘲笑那些做着自己热爱的事儿、创造着价值,但是挣不了多少钱的人。

钱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我懂;但是没钱的滋味,又真的不好受。在视金钱如粪土的顿悟与柴米油盐的实际压力下,有人痛快地做出了选择,有人活拧巴了。

我想,我就是活拧巴的那一类,如果不加任何条件的选择,我也想为人类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做贡献,奈何社会和人类,似乎并不需要我。

我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个观点:追求诗和远方很美好,一不小心活苟且了,也不寒碜。这世上大家各有各的追求,也各有各的难处。毕竟,你我都不是天才,我们的热爱,有时是真的缺乏变现能力呀!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