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自述星路谈王家卫时落泪 回应与同辈演员竞争
娱乐

章子怡自述星路谈王家卫时落泪 回应与同辈演员竞争

2019年05月23日 09:27:17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良小凉) 法国时间5月22日,章子怡出席第72届戛纳电影节官方大师班活动。现场,她回顾自己出道20年来的点点滴滴,依次介绍了为何接拍《卧虎藏龙》,王家卫对自己的重要性,好莱坞对亚洲演员的态度,以及内地女演员的竞争问题。

《卧虎藏龙》作为本届戛纳电影节沙滩展映的电影,现场也被章子怡多次提及。她回忆当时能拍这部戏,是因为张艺谋导演的一通推荐电话。但当自己开始培训后,仍发现还有很多女孩来试镜,才明白自己并不是李安导演的第一人选。

如今40岁的她,在戛纳再看这部电影,仍有新的收获。“虽然影片讲的是武侠江湖,有江湖恩怨和儿女情仇。但它在20年前,就已经在探讨当下话题,探讨了人要真诚的面对自己,是否要自由的爱情等现代人会有共鸣的内容。”

活动中,她也分享了自己与良师益友王家卫在拍摄《一代宗师》的故事。“拍《一代宗师》是我人生最不顺利的时候。每一天,我都在焦虑和忧郁的状态下工作。有一天,我把他请到了休息室说,你能不能给我放一个假。我记得当时他抱着我说,你什么时候愿意回到片场,我等着你。”

现场,有外媒询问,章子怡如何面对与范冰冰、赵薇、李冰冰等女演员激烈竞争的问题。对此,章子怡也坦率回应:“哪个时代都有竞争,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事情,我现在都40岁了,现在的年轻演员才10几岁,很多人的影响力也很大。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眼前事做好,其他都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

目前,《哥斯拉2:怪兽之王》正在中国内地上映。章子怡在片中,也饰演了一位女科学家。借此机会,章子怡也回应了自己从拍《尖峰时刻2》开始,在好莱坞的所见所闻。她说:“作为一个亚洲人和中国人的面孔,真的希望,当好莱坞再邀请中国演员的时候,请他们给我们有情感的角色,而不是只是那些所谓的中国人的角色。”

演《卧虎藏龙》并非第一人选,李安选自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活动伊始,章子怡从《卧虎藏龙》讲起自己与电影的缘分,称李安当时选自己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当时的她,还在中央戏剧学院读大二,刚拍完第一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那时,她主动给《卧虎藏龙》剧组投过简历,但据说副导演看了一眼,就把照片扔了。索性,张艺谋给李安打了个电话,推荐面试章子怡。日后,章子怡如此形容这通电话,“价值连城,会感谢一辈子。”

拿到试镜机会后,她开始了为期2个月的武术训练。但直到开拍前,她心里都没有底。因为在这期间,还有不同的女孩孩来见导演,“我很明白,大家都是来面试同一个角色的。”

章子怡介绍,当时做武术训练的老师,告诉自己不要管结果是什么,要用心过好每一天。她牢记这句话,最后拿到了这个角色,“有的时候,身边人的某提句话,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现在,她来到戛纳电影节,再次观看《卧虎藏龙》,依然有不同的收获。“昨天有幸再看了一遍影片,40岁的时候,所有的感受都不一样了。虽然影片讲的是武侠江湖,有江湖恩怨和儿女情仇。但它在20年前,就已经在探讨当下话题,探讨了人要真诚的面对自己,是否要自由的爱情等现代人会有共鸣的话题。

她形容自己在那个时候,像一块生肉一样,很青涩,不懂电影和表演。在没有准备的时候,进入了电影江湖。所以,她只能很生猛的往前冲。

父母对自己实行打压式教育,自身性格跟玉娇龙有点像

不少人对章子怡的印象,都是从看《卧虎藏龙》开始的。章子怡也表示,自己跟玉娇龙的个性确实有一些相似。

她介绍,自己小时候的生活非常简单,家庭环境很拮据。而自己的父母,在那个年代如果不努力工作,就养活不了两个孩子,“那个时候没有特别的业余爱好,这个太奢侈了。”

可能是与年代背景有关,章子怡说自己的父母,从小基本没怎么鼓励过自己,或者说我爱你、你做的很棒之类的鼓励的话。“哪怕我后来做了演员,也从来没有听父母说你的戏演的特别好,他们永远在跟你提别的要求。”

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章子怡会不断地要求自己,像牙膏一样看自己还有哪些可能性,玉娇龙的性格也是如此。

“我现在做了母亲,会天天跟她说我爱你。孩子需要鼓励,但是不能娇宠,做父母的要多鼓励孩子。”

《一代宗师》在最困难时出现,王家卫成为自己的良师益友

与王家卫合作,被章子怡称作:“整个人生的过程中和事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

拍《2046》,是二人第一次合作,她在现场从未看到王家卫墨镜背后的眼睛。

“每一天,我梳妆、做头发、画眼线基本要用3个半小时。发型是由一个60多岁的老师傅来做,我每天要在蒸汽桶里蒸1个小时做头发,这就是王家卫对于造型的要求,是这么来折磨我们的。”

3个半小时的准备时间里,章子怡什么都不能做,她请经纪人买瓶清酒回来。“因为我害怕,我害怕见到看不到眼睛的王家卫;害怕整个拍摄环境是广东话,我几乎一个字都听不懂;

害怕不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完全没有安全感。我觉得自己特别像被烧到尽头的野草,在特别恶劣的环境中,能够生存下来。”

《2046》的这段经历,让她学会只想接下来1个小时的事情,“我从来不去多想,超过1天的事情。”

《2046》过后,二人又合作了《一代宗师》。章子怡称,拍《一代宗师》的时候,是自己人生中最不顺利的时候。“每一天,我都在焦虑和忧郁的状态下在工作。有一天,我把他请到了休息室说,你能不能给我放一个假。我记得当时他抱着我说,你什么时候愿意回到片场,我等着你。”这份信任,让章子怡感到无比温暖。

日后,《一代宗师》为章子怡带来了12座奖杯,但她知道奖项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收获了王家卫,这个一辈子的良师益友。在章子怡怀孕5个月的时候,王家卫也是第一个知道喜讯的朋友。

“我觉得这一生不仅拍了这么多大师的作品,而且还能跟他们成为朋友,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和财富。”

演电影并不是为了拿奖,一路以来背负很多误解和压力

虽然跟玉娇龙的性格有点像,但大多数时间,章子怡没有玉娇龙那么野蛮。尤其是对电影的选择上,“在那个时候,某一个点打动了我,我可能就去尝试了。其实我并没有什么野心,我都是只看眼前的角色,怎么把它演好,这个戏最后的反响,不在我预设之内。”

章子怡说,自己一路走过来,曾被很多人误解。“大家看到作品的时候,基本都已经上映了。比如《我的父亲母亲》去了柏林电影节,《卧虎藏龙》得到了全世界观众的喜爱和奖项。那时候,我不过20岁出头,但大家都是先看到了这个结果,然后再放到我身上,就说这个女孩太有野心了,这个女孩知道演这个戏会去柏林,演这个戏会去奥斯卡。大家都是看到这个戏的结果,然后再来给我扣一顶帽子。”

当时的她,看到这种非议,十分不能理解。她认为,人们有的时候会忘记事情的前后顺序,会忘记你为之付出的努力,只看结果。“所以我从新演员一路成长过来,背负了很多的误解和压力。那时候的媒体环境和观念都不太一样,我始终都没有太解释过,我只是觉得,你们想的和我做的不是一回事。”

当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演员,突然横空出世,大家只看到她的野心有多大,然后去批评她的不是,而不去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这段特殊的成长经历,给了我勇气,让我知道,我要争气。”

对于一些不属实的新闻报道,章子怡也说出了自己的处理方法,“我个人是从来不看那些不属实的东西,张艺谋曾跟我说,不要解释做自己就好了。”

现场有人问章子怡,如何看待在内地与李冰冰、范冰冰,赵薇的竞争问题。她先开玩笑说,“你这个问题不太友好。”随后又回应,“哪个时代都有竞争,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事情,我现在都40岁了,现在的年轻演员才10几岁,很多人的影响力也很大。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其他都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

不盲目出演好莱坞电影,要演就演有价值有空间的角色

众所周知,章子怡从《尖峰时刻2》开始,就在好莱坞崭露头角,并相继主演了《艺伎回忆录》等好莱坞影片。回忆这段经历,章子怡感触颇多。

她称第一次拍《尖峰时刻2》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很新鲜,既可以跟成龙合作,又可以看好莱坞是怎么拍戏的,“他们给了我一个offer,我就去做了。他们看中的是,我会打,就给我一个比较邪恶的角色。”

经历这一次后,章子怡不断收到同样好莱坞角色邀请,然后她开始有判断,要不要去做。之后,她遇到了《艺伎回忆录》。“像《艺伎回忆录》,对于亚洲演员来说,是很值得骄傲的作品。非常难得有好莱坞电影是以亚洲人做主角的,我当时的第一感受就是太好了,我能有正经的主角可以演,而不是只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面打架。”

最近,刚好有一部章子怡参演的好莱坞电影《哥斯拉2:怪兽之王》即将上映。这是她多年后,再次接拍好莱坞电影。那么,为什么要接受这部戏的邀请?“很简单,他们给了我一个,很有表演空间的角色,而不是只用我的脸和我的名字。这是对一个演员的邀请,而不是对一个明星的邀请。”

谈到拍好莱坞电影的最大收获,她表示,“作为一个亚洲人和中国人的面孔,真的希望当好莱坞再邀请中国演员的时候,请给我们有情感的角色,而不是只是那些所谓的中国人角色。”

借着《哥斯拉2:怪兽之王》的参演经验,章子怡语重心长地说,做演员最重要是有耐心。“我拒绝过很多不重要的角色,当他们来找你时,我就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去拍它?所以是我的耐心让我等到了一个,值得我去花好几个月的时间去演绎的角色,哪怕主角是哥斯拉也值得。”

未来想拍更多现实题材电影,哪怕只上映3天也会倾尽全力

大师班临近末尾,章子怡透露,接下来还是想尝试更多现实题材的作品。

“有很多我想演绎的角色,我现在还没有机会去完成,我很想去拍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可能现实主题题材的女性角色,跟现代的生活和环境有更直接的关系,那个力量会更强大。”

她提到,虽然国内拍电影需要通过严格的审查制度,但是只要有耐心等,就一定会等到一个特别棒的角色。

做了妈妈之后,她会更多思考,一部作品传递了什么样的价值观,她越发觉得这是件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而以前,从来不会考虑这些元素。

虽然章子怡一直都在接拍电影,但也对行业有种困惑,即现在给女性的角色,并没有那么多。那么,这个问题,是不是在海外也会同样出现?

“其实是个取舍问题,对我来说,我宁可以很低的片酬,去拍一个很强的女主戏。但这样的戏,很多时候都是文艺片。文艺片就要面对很残酷的一个现实,即市场有多少份额能给文艺片?我旅行的时间特别多,经常在飞机上看到很棒的女主戏。”

她在现场提到,妮可·基德曼在2018年上映的电影《无间炼狱》。“妮可·基德曼在片中演了位女警察,电影是我在飞机上看到的,我觉得太好看了。我查了它在美国什么时候上映的,票房是多少,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这部戏?这就是现实,如果你要做文艺片,就要面对电影院可以只给你几天放映的问题。”

“投资方、出钱的人,愿意去拍这样的电影,是否有人愿意去看这样的电影。作为演员,我相信专业演员一定希望拍有深度,有社会价值的作品。作为生意人,是不是有人愿意拍这样的作品?为什么像戛纳电影节,大家会这么热情的从全世界赶过来?我们看到的电影,也许只在戛纳能看到,你回到你的国家,没有机会看到它们。对于我来说,有一个很棒的角色,哪怕只上映3天,我也会倾尽全力的去演它。”

整个大师班持续近三小时,现场掌声数次响起。章子怡作为首位获邀的亚洲女演员,也是大师班创办以来的最年轻的女性电影人,现场分享的不仅是作为一个演员的心得体会,更多是从自身的经验出发,投射对行业的反思。我们也期待,章子怡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呈现更多更精彩的好角色。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