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开启另一种状态:我希望能带给人能量
娱乐

郑爽开启另一种状态:我希望能带给人能量

2019年07月09日 22:18:05

从2009年《一起来看流星雨》开机算起,到今年,郑爽入行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她告诉我们演员这份职业比大家想象的枯燥很多,两点一线的剧组生活其实让自己的生活失去了不少色彩,就连双皮奶她都是在采访前几天第一次吃到的。在这十年间,郑爽不断积累,希望可以选择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只是现在还需要“再努力一些”。

我们在这次采访中看到了一个更加自信、更加坦诚,但依旧倔强、依旧坚持自我的郑爽。也许用“成长”来形容她的这种变与不变更为恰当,十年间的积累和经历赋予了她这样的成长,而郑爽如今也在努力寻找生活的色彩,期待她的“下一段路程”。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 录音整理_实习生 朱雯怡

新综艺回忆成长经历

“我很愿意听爸爸妈妈的话”

见到郑爽是在综艺节目《我们长大了》的录制现场,这是中国首档原生家庭二胎成长观察真人秀,她作为飞行成长观察员坐在演播室里,观察四对手足的相处片段。这起初是让人感到疑惑的:作为独生子女的郑爽似乎与这档二胎节目“八竿子打不着”?要知道同为成长观察团的马天宇和傅菁都是带着姐姐一起来的。魏大勋是嘉宾中另一名独生子女,他准确地给自己定位“为节目提供独生子女的观察视角”,而郑爽来的目的似乎和他不尽相同。“取取经”是她给出的答案,“我现在的年龄也不小了,想积累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在第一期节目中,郑爽就曾大方表示自己未来想生三个小孩,还有了一个稍显具体的想象,“要是能生一对龙凤胎那是最好的”。

郑爽在最开始就表达出自己对于孩子们的本能反应和纯真心态的羡慕,她觉得这样的孩童心性在成年人的世界是十分难得的。事实上,她在节目中也发表了不少自己对于孩子成长的看法,像是在看到东北双胞胎家庭的大毛和二毛性格截然不同时,会想到“小孩子都不愿意模仿别人”,两姐妹可能都想在妈妈面前“刷存在感”;在观察新博和佳昕兄妹的相处模式时,会指出“直男哥哥”对妹妹太凶了,“打一下应该给一个甜枣”;在讨论到自己对未来孩子的期待时,郑爽希望以后的儿子能成为懂得照顾女生、让人可以依靠的男孩子。她认为孩子的性格会映射出父母的相处模式和价值观,而更重要的是,如果当了母亲,郑爽想让孩子在一个“有爱的环境”下“自由自在地成长”。

有表达,有畅想,同时也有一些感同身受。节目中的新博佳昕兄妹和父母一起移居到杭州生活,重新适应环境对年纪尚小的兄妹俩来说并不容易。这让郑爽想起了自己12岁时独自一人到成都求学的经历,那会逢年过节为了省下机票钱而放弃回家,和学校里仅剩的几个同学留在宿舍,一起练功,一起讲鬼故事。她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当时的自己可能会有些孤独,但还是自豪于自己的成长,懂得为父母分担经济压力。郑爽说,妈妈现在倒有些后悔了,觉得“那时候就应该想开一点”,她随后又补充道,“当时真的是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他们就是想把省下来的钱为我以后做准备用。比如说我要上大学,或者是接受更好的教育,(那)就都会攒着,怕我会用得到。”

郑爽自认小时候算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很愿意听爸爸妈妈的话”,父母为她建立起了“先苦后甜”的世界观,“其实不光辛苦的是我,我觉得爸爸妈妈更辛苦。”她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妈妈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去上兴趣班,学习艺术的花费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所以她从小就很理解父母的用心良苦,她明白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奋斗,“我不想让爸爸妈妈以后还这么辛苦。”在郑爽看来,自己今天所获得的喜爱和所拥有的一切离不开父母对她的教育,“我今天拥有的可能比一般同龄的孩子要多很多,我觉得(这)里有爸爸妈妈教育成功的地方。”

《我们长大了》中曾经讨论过关于人生排序的问题,郑爽当时没有正面回答,当再次被问及时,她告诉我们“其实我会把姥姥放在第一位,我的外婆。因为从小跟她感情也很深厚,是她从小把我带大的。”郑爽将父母排在第二位,接下来的顺位则是男友的父母和男友。她习惯将长辈放在前列,“因为我觉得有的时候年长的人更需要被照顾。”作为“过来人”,有的时候长辈给出的建议,可以帮助缓解她的很多压力。

入行第十年

“要再努力一些,再开启下一段路程”

郑爽是最近才第一次吃到双皮奶的,就在采访前几天。一个在普通人眼中稀松平常的甜品,对一名艺人来说却是初次品尝到的美味,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她直言演员这份职业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两点一线的剧组生活其实非常枯燥,“每天不是在去剧组的路上就是在剧组,私下里也不会去做任何(其他)事情了,也不会去吃好吃的。”确实如此,入行的前几年,郑爽几乎每年都保持着平均3-4部作品的产量,最夸张的是2014年,算上客串,她在一年内出演了6部电视剧,这种“劳模”状态一直持续到前两年才有所改变。郑爽应当是对之前的生活状态有所遗憾的,“其实我的人生少了很多色彩,还比不上一般人。”密集且高强度的工作,让她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活,她认为“以前有点愧对自己”。

很难想象,28岁的郑爽已经是个有十年从艺经历的演艺圈前辈了。起初,成为演员也许是完成父母的期待,也许是从小学习艺术的顺理成章,也许是18岁就被导演选中的幸运。郑爽坦言自己当时“并没有那么多遥远的梦想”,选择这条路更多的是“现实原因”。而现在郑爽对于演员这份职业有了更多更深刻的看法,“我不知道别人对于演员这个行业怎么看,但我觉得演员真的是一个很辛苦的行业。不管你是大明星也好,还是刚刚入行的也好,大家都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内心。因为有的时候可能你对这部戏寄予了很大希望,但播出来并没有火。但是拍戏的整个过程(你会付出很多),可能就睡两三个小时,第二天还有一整天的戏,再加上背台词(的时间),真的是非常考验人的。我会永远非常尊重这个行业里的每一个人,因为真的每个人都很不容易。”

“这十年来你认为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郑爽的第一反应是“经济独立”,这是她最直接也最真实的想法,正如她在《我们长大了》中提到的,成名前最大的愿望是“逛超市不看价格”。经济独立对郑爽的意义不仅于此,因为这样就能有资本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了,“我可以开启下一段的路程了,我可以去创造自己的人生了。”郑爽一直信奉“先苦后甜”,对于曾经“遗失”的生活,她也尽可能地想要弥补,“该享受的时候我会再慢慢回报给自己的。”但究竟要寻找哪一种生活状态,郑爽还没有考虑好,“我自己还没有创造出来,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也描述不出来。”暂时能够确定的只有阳光和沙滩,这是她憧憬里的两个意象,“我希望大家想到这个人,就会有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然而,“开启另一种状态”并没有说起来那么简单,在郑爽看来,现在想要实现上述的期待和想象,还是差了一点,十年的积累也许还不够,“要再努力一些,再开启下一段路程。”

更自信、更坦诚

“我现在可以接受大家的不喜欢”

郑爽变了。这是她今年第一次公开亮相后,许多媒体同行对她的评价。其实即使没有这次聊天,我们也能明显感受到这种变化:相较于过去,她在近期的采访中更加开朗,也更加健谈;当大家讨论她在新剧中的演技时,她会大方回应被导演夸“演技炸裂”,“我有点心虚”;在综艺节目中也会积极坦率地发言,分享自己的看法和经历,还有和好友马天宇的“互怼”,都能让人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郑爽。郑爽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变化,她过去总是有很多顾忌,“害怕媒体嫌我不好,害怕自己讲没讲对、讲没讲错,就是会害怕大家对我的评价。”郑爽评价自己之前“活得有些压抑”。现在的她逐渐明白“自己更重要”,更加敢于表达自我,“(如果)大家不喜欢,对于我来说是OK的,我可以接受。”但这要是换在以前,她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会责怪自己。郑爽分析这个变化的转折点也许来自于新的恋爱,这让自己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觉”。

越来越“接地气”也被看作是郑爽近两年的变化之一。她的第一支Vlog就是和表弟踩着煎饼车在街边摆摊卖煎饼;机场街拍中的她,一贯以素颜出镜;就连新剧开播发布会,她也以一身便装出席。郑爽说,自己现在已经不太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了,前几年还会买一些大牌,现在觉得四五十块的帆布鞋也够穿,还调侃自己“越来越会过日子了”。郑爽并不是享受关注的那类人,她懒于在打扮自己上花费时间,她自评“不属于长得好看的类型,只是没什么攻击性、看着顺眼的类型”,所以过多地打扮反而会让她感觉到压力,日常简单的搭配更加适合自己。

郑爽对自己定位一直是个“普通人”,没什么特别,所以不必太过引人注目,“不管是明星或什么,都跟老百姓一样每天过着自己的日子,只不过我们的工作是来演绎另外一个人生而已,但生活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大众过去常常会给郑爽贴上类似于“90后”“偶像演员”的标签,她却认为自己“一直都没在这些榜单里”。这个想法来自于她对“和别人比较”的“逃避”,“我会觉得自己永远都比不上谁,很怕自己进入到这样的一个状态。”直到现在也是,她很少拍杂志,也是为了避免被列入“比较名单”。如果一定要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郑爽觉得,“大家喜欢我、支持我,就是对我最好的标签了”。

我们在这次采访中看到了一个更加自信、更加坦诚,但依旧倔强、依旧坚持自我的郑爽。也许用“成长”来形容她的这种变与不变更为恰当,十年间的积累和经历赋予了她这样的成长,而郑爽如今也在努力寻找生活的色彩,期待她的“下一段路程”。

南都娱乐×郑爽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

就会有一种放心的感觉”

如果未来当了妈妈……

“有小宝宝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南都娱乐:怎么会想参加一档二胎观察类真人秀?

郑爽:因为我现在的年龄也不小了,然后自己也非常喜欢小孩,就很想积累一些这方面的经验。

南都娱乐:之前听到其他媒体采访你时,你也说了,想来取取经。整个录制下来感受如何?有学到什么吗?

郑爽:我现在就只录了两期,会觉得有小宝宝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虽然有的时候要分很多心,或者是要花很多心思在小孩身上,但还是会觉得这是一种甜蜜的烦恼。

南都娱乐:自己现在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是吗?

郑爽:会。

南都娱乐:因为你在节目里也说,想生三个小孩,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出的?

郑爽:因为我特别喜欢一个美剧叫《摩登家庭》,然后里面就是三个孩子,我就觉得很好,对。

南都娱乐:生三个的话有考虑过他们的性别吗?比如说先生一个儿子将来照顾一下妹妹之类的?。

郑爽:都行,这个就顺其自然,没有想过生男生女的问题。

南都娱乐:现在观察下来,如果未来你当了妈妈,会希望跟自己小孩的相处模式,更偏向节目里哪一组家庭?

郑爽:其实我觉得每一家的相处(方式)都不一样,然后小孩本身肯定会映射爸爸妈妈的相处模式,或者是他们的世界观。其实我能给小孩最大的保护是那种,比如说我不让他磕着啊,我会注意家里这些设施,不让他肉体上受伤。但是我希望他在心里面还是在一个比较有爱的环境下面,(即使他)有时候会接触到外面的打击也好,或者是说接触到社会也好,(那么)就让他自由地成长。具体说是哪一个的话,我觉得每一个家庭都会参照一些模式。

南都娱乐:你看了节目之后,会不会说,我还挺羡慕,也想要一个兄弟姐妹?

郑爽:我自己其实不会花精力想那些不太现实的事。但是我小的时候,我一直想到说,我要是孤儿就好了,就没有爸爸妈妈的那种,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南都娱乐:为什么?

郑爽:因为有的时候我会觉得有爸爸妈妈在就会有压力。你有的时候本来就不想成为第一第二名或者是前几名,但是有爸爸妈妈的动力在,你觉得好像自己不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对不起所有的人一样。所以有的时候突然就会想说,我要是一个没有人管的人就好了,那样子就可以自由自在了,就会有这样的想法。

南都娱乐:现在这个想法有改变吗?

郑爽:我觉得这个不太现实,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南都娱乐:作为独生子女,你在成长过程中会不会觉得一个人挺孤独的?可能你小时候就在家里一个人玩。

郑爽:我会觉得其实孤独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心里的那种感觉,我觉得有的时候自己总会觉得没有安全感,或者说有的时候太强迫自己,就是一定要好、一定要优秀、一定要对得起所有人,这种想法会在我脑子里很深刻。因为我觉得大家把焦点都放在你一个人的身上,而不是说有一个兄弟姐妹可以替你一起分担,比如说你学习不好,我学习就可以不好了。有的时候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我也会觉得累,所以觉得如果要有一个兄弟姐妹可能会好一些吧。

南都娱乐:这种压力,你是到什么时候才可能缓解一些,负担没有这么重了?

郑爽:我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就像我以后有自己的家庭,爸爸妈妈肯定把注意力就不放在我身上,放在孩子身上。所以我觉得随着年龄增长就好了。

南都娱乐:那如果有了小孩,你会交给父母带吗?

郑爽:会,因为我觉得爸爸妈妈肯定会喜欢的。

南都娱乐:这次节目嘉宾还有马天宇,和好朋友录节目下来是什么感受?

郑爽:我觉得马天宇如果他自己有孩子,作为他的小宝宝也会非常幸福的。因为我还蛮喜欢他对待孩子的方式,就是不想给孩子很多压力,也让他自由自在的,不用背负太多那种“你一定要照顾妹妹”之类的东西,感觉他带孩子会相对轻松一些。

南都娱乐:对,之前在别的综艺里,他也是挺会带孩子的。

郑爽:对,而且我记得上次录节目的时候,他每次都会把答案答对,其实很了解小孩的感觉。

制作M77的初衷

“我想成为一个

真正为人设身处地着想的人”

南都娱乐:你做了一个和粉丝互动的软件,M77,但其实这可不可以说是你把自己和粉丝圈在了一个小圈子里?

郑爽:也没有说小圈子,因为注册是不限量的嘛,就越多人进来越好,我当然开心了。

南都娱乐:做这个软件的初衷是什么?

郑爽:因为我觉得社会上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优秀的,有很多人喜欢我并不是因为我优秀,而正是因为我不优秀,所以大家才会关注我。我觉得我身上有很多的缺点,有的时候我会认为我慢慢变火并不是因为我的影视作品演得有多么出色,反而是因为有的时候谈恋爱失败或者我又怎么样了,就要上一些热搜。所以我会觉得其实社会上每个人都很缺乏安全感,或者是说怕自己变得不优秀,所以很多人会关注我,觉得我是一个有流量的人,正是因为不优秀的这一点,而不是因为优秀。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内心脆弱的时候,所以想创建一种软件让大家都会看到彼此,都会有力量,有一种正能量的感觉。

南都娱乐:现在怎么看待上热搜这件事?

郑爽:我觉得新浪的主管可能是我粉丝哈哈哈(笑)。

南都娱乐:你希望未来的郑爽在观众眼里是一个怎么样的形象,或者是你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郑爽:虽然我不是什么学心理学的人,但是我会希望大家看到我就会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就是他们会把(无论)什么事情,开心不开心的,都告诉我,他们有一些负能量给我,我有可能会消化掉,我会给他们能量,我希望能成为这种人。因为我真的在无数时候,都希望有一个这样的大哥或者大姐伸出这样的援手来帮助我渡过这样的难关。我真的有无数次希望有人能给我温暖,来问我现在好不好,或是能帮我一下。因为真的有无数次那种时候,所以想成为这样的人。

南都娱乐:无数次的那种时候,可不可以举一个例子?

郑爽:比如说有的时候这个活动我不太想参加,然后可能整个化的妆容我也不喜欢,那我就好想跟人说,我拿这个奖的意义是什么?我能不能换一个妆容?以前因为有的时候不太善于沟通,也不太敢跟人说我不喜欢,好像觉得自己是没有资格的。(那个时候)就希望有一个人跟我说,其实这件事情你是可以自己去说的,或者是你说出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我有的时候真的很害怕跟人说,好像我在提要求一样。

南都娱乐:现在能达到觉得“我可以自己做主”的状态了吗?

郑爽:现在我经纪人(是)张恒,我要有什么地方觉得不好,我就会跟他讲,或者是我在真的很累的时候我会跟他讲,他不会觉得我是在耍任性或者怎么样,他会觉得我真的是累了。因为有的时候我真的是累了,我休息一下,他不会觉得我过分。但换在以前的话,大家就会觉得演员就应该每天拍戏然后怎么样,你好像提多了要求,大家会觉得你矫情。哪怕别人没有这样说,但他们会给你那样的感觉,就是在嫌弃你的感觉,而不是说支持你休息一下,支持你把状态调整一下(会)更好。(那时候)突然就会让自己觉得,我以后再也不想提这样的要求了,再也不想讲第二次。我觉得张恒是一个可以让人变温暖的人,所以不管是(什么情况下),我都会想成为一个真正为人设身处地想的人。

南都娱乐:下半年还有什么工作计划?

郑爽:下面就是录完这个节目(《我们长大了》)的话,可能会参加一个关于恋爱的综艺节目。然后其他的暂时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考虑了,因为我是觉得拍完这部戏也都8月份的样子了,录完节目也就差不多到9月了,其实也马上就要到年底了。

南都娱乐:对,打算休息了?

郑爽:是那么想的了。

南都娱乐:现阶段有没有给自己定一个短期内要实现的目标?

郑爽:那就是希望自己的注册用户可以变多。

南都娱乐:现在有多少了?

郑爽:现在没几万人,真的没几万人,因为我们6月1日刚上线,没有做什么宣传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对自己技术方面也会内心彷徨,它到底好还是不好,也会觉得现在还没有到正式铺开宣传的时候。

南都娱乐:现在等于是自己创业了,这个感受肯定是很新鲜的?

郑爽:但其实特别有压力,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把张恒一些在国外的同学请回来了,他们在那边的生活真的非常好,也非常受重视。把他们请回国来创业,如果做得不好的话,真的会觉得把别人的整个人生都耽误了,所以创业真的会很有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