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非常道]华晨宇:当歌曲变得烂大街,我就不想唱了
娱乐

[凤凰网非常道]华晨宇:当歌曲变得烂大街,我就不想唱了

2019年11月13日 11:56:57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身为90后音乐领军人物的华晨宇,曾经在“否定”的偏见中摸爬滚打;从选秀节目出道6年至今,他经历过一道又一道“难关”。是歌手还是流量idol,华晨宇对此有何想说?面对不断的网络恶评,他一路如何应对?对于音乐市场的现状,他又有着怎样的感触?

“不一定说是一定要给自己定义的一个特别精准,我就是一个歌手,我其实从来不给自己设限”,华晨宇对凤凰网《非常道》说。他坦言相比观众的接受程度,自己会更想要玩一些新鲜的东西,让大家知道原来音乐还可以这样,“如果我的歌有一天,就是它变得满大街的人都在唱的时候,可能我就不想唱了。”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们今天非常有幸,请到了歌手花花,华晨宇。华晨宇,要不要跟我们的观众打个招呼?

华晨宇:好,Hello大家好,我是华晨宇。

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空,我当时建议节目组,应该搬一个音箱过来,然后我们也可以踩着聊,比较适合华晨宇。

华晨宇:是,我是上台喜欢踩东西。

凤凰网非常道:我其实今天咱们聊天之前,有很多你的歌迷,都通过私信来提醒我,就说花花是一个歌手,不是一个idol,我们是歌迷,我们是ET,我们是火星人,但我们不是粉丝。你知道有这种区别吗?

华晨宇:我倒没有太去研究过这个,因为我觉得唱歌就是有歌迷,它是一个理所应当的事情。因为大家其实是喜欢我的音乐,因为我的音乐所以他们才喜欢我,他们当然就是歌迷了。我自己其实倒没有太去在意这些东西。可能也有一些人,他们是喜欢你的其他一些方面,就是性格,甚至是平时的一些采访,会因为一些别的事情喜欢上你。因为这些东西,所以我就觉得,我的某一面吸引到他们,那也就是说,不一定说是一定要给自己定义的一个特别精准,我就是一个歌手。我其实从来不给自己设限。

凤凰网非常道:说到不给自己设限,很多人也觉得很难定义花花的音乐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你自己觉得有一个,其实他们有一种共性上的一种风格吗?

华晨宇:我觉得我的音乐就是华晨宇的风格。因为其实音乐风格,如果你硬要给他分类的话,他其实能分很多种风格出来。而且我觉得现在当下很多流行音乐,他们其实把风格都越来越模糊化了。

凤凰网非常道:反正我记得你出第一张专辑,《卡西莫多的礼物》的时候,其实风格就还挺多元化的。那作为您出道的第一张专辑,你当时有没有考虑过市场的反响?

华晨宇:其实我自己倒没有太考虑这个,因为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完全不懂的,我上学的时候,我身边也没有一个这个行业里的人。所以我是完全不懂这个行业。

那我第一张专辑,我就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能不能写自己的歌。当然公司有公司的考虑,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我写歌的水准到底是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因为我在参加比赛的时候,我只有海选的时候拿了一首自己的原创,我之后一路都没有再拿原创出来了,他们会以为我的原创全是那种文字歌,但其实不是。后来我跟他们沟通很久,他们也妥协了,让我写了三首自己的原创。然后我自己就在这三首里面,我玩得还挺开心的。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从第二张专辑,《异类》到《H》,我发现华晨宇的名字出现得越来越多,参与的创作会越来越多。

华晨宇:但是后来第一张专辑出来,好像还不错,花花其实写歌,写的还是很有他自己风格的。那第二张专辑就愿意让我写更多的歌曲,然后我自己的参与度就更大一些。那到后面专辑,基本上就全是我自己写了。再加上这几年来,因为我在这个音乐圈里面,我有结识了很多的音乐人,幕后的音乐人,我每次在做专辑,或者做音乐的时候,我也有跟他们有学习过,对。进步之后,我的歌写得越来越难的时候,我的演唱,就是我的硬件,必须要跟得上我的软件,那我就会去练习这些我自己写的歌。

然后练多之后,我唱的就比以前越来越厉害了。这是一个良性的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说作为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可能有一个很理想主义的这么一个想法。现在成名了之后,其实也有经纪公司的考虑,音乐公司的考虑,歌迷的考虑,市场的考虑等等这些。你觉得现在每拿出一首作品的时候,有多大程度上,其实也是考虑到之前一些因素,做了一些妥协呢?

华晨宇:全部吧,全部多少考虑我自己极致的东西,因为音乐你没办法考虑别人的感受,这个东西很难的。硬要说的话,我会考虑的是这个歌它可不可以发表,我想拿出来发表这个歌,我就把它发表,但在我心里是一个很极致的歌。

像现在,尤其是我自己的原创,其实一直以来都只考虑一件事情,就是把它做到极致。如果说我这个原创,我的公司要是觉得这个歌不好,所谓的市场这些东西,它没有市场,那OK,我可以不发,没关系,你们去收一些你们觉得有市场的歌,我就随随便便唱一唱,我觉得这个无所谓。但是我自己写的歌,它一定要代表我自己。所以好像,其实大家可以听,就只要听是我自己写的歌,它就很华晨宇的风格。

像我有一个歌曲,叫《蜡烛》,它也是一种感觉。因为当时我记得演唱会的时候,非要让我拿一个原创出来,那我就随便挑一个,我觉得它没有那么过的,然后我有在彩排的时候我有在唱一遍。然后我就会发现,我好像怎么唱都唱不出那个,我在写的那个,当时的那个味道。因为我是用手机录音笔录的,它其实是有很多瑕疵的,因为它是一次性的,它有很多瑕疵,可我却觉得那个瑕疵是对的。就是好像你能听得更真实一些,能真实地听到我当时的一个情绪。我就说,这个歌我要放这个音频,干了一件没人干过的事情。

凤凰网非常道:你的歌传唱度已经这么高了,或者说比现在更高的话,会不会你自己有一种心理,觉得过于流行了,反而不太酷了,我下一次应该写一个更小众,更难被传唱的音乐出来。

华晨宇:我是觉得,如果我的歌有一天,就是它变的满大街的人都在唱的时候,可能我就不想唱了。

真的,因为我觉得音乐,我是觉得我会想要玩一些新鲜的东西。就是如果大家都接受了这一种风格,我会很开心,我会觉得,好像观众的接受度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广泛了,他们开始喜欢尝试去听一些不一样的音乐元素,那我觉得这是一件好的事情,那这样我就会要求自己,会激励自己说再做出更好玩,更不一样的东西,来去重新去让观众能够听到更多不一样的音乐。

凤凰网非常道:你作为一个比较有个性的音乐人来说,你排斥这种大众化的,尤其是音乐类的综艺节目吗?

华晨宇:不会。其实很多的幕后工作者吧,或者是综艺的团队,尤其是音乐综艺的,我觉得他们都在很认真地去思考,如何把音乐用一个好的方式来传递出来。我相信每一个做音乐综艺的导演,他们在做的时候,一定是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能让大家听到各种不一样的音乐元素。

可能也有那种很口水化的音乐,也有很特立独行的音乐,他们只是把这些音乐元素展现出来,至于你们选择听什么音乐,这个留给观众自己来选择。但我觉得,起码大家都在认真地去做这一件事情。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刚才说到综艺节目,当然不可避免,中间也会有一些大家的争论。比如说大家其实会讲一讲,自己有一些很煽情,或者很催泪的往事,赚得一些泪水和同情分。很多时候会有这种桥段和环节,你自己作为一个参与者,你会觉得很介意这些不是那么理想化的一些方面吗?

华晨宇:我倒还好。因为我不太关注这个东西,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留给观众,他们会选择喜欢。而且音乐,如果有些人喜欢讲故事,再来表达音乐,我觉得这也没什么问题,就是可能讲完之后,会让观众更明白这个音乐作品在讲什么。他讲这个故事,从讲故事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在开始这个作品了。

凤凰网非常道:如果是你赛道,或者你战队的学员,你知道他这么唱,在你心目中觉得不是特别好的一种选择,但是你预期到,他有可能会得到比较好的分,这时候你会怎么办呢?

华晨宇:我会再私下跟他讲,我跟他讲还是要考虑作品的极致,对。但是如果说你很坚持要这样做的话,我也不反对。

凤凰网非常道:你从小到大,第一次觉得音乐是一个很打动你的一件事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华晨宇:那应该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吧,我也忘了具体哪一年了,大概就是我听音乐的时候,有听哭过。然后我那一刻,我觉得我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听个歌听哭了呢?三宝老师的,叫《我的父亲母亲》。那首歌我当时听了,我直接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就觉得,它让我很舒服,我就觉得,音乐好像还挺神奇的。

后来我自己学会写歌的时候,大概十一二岁的时候吧,写歌的时候,慢慢慢慢我开始学会用音乐来,我能写出我自己情绪里的旋律的时候,我就真的开始很喜欢音乐了。刚学写歌的时候就是模仿,那是很初级很初级的,就是模仿阶段的启蒙。然后后来尝试学习了写了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我觉得,我好像没有模仿,这个旋律是我永远听不到的旋律。而且是我很舒服地在去释放我自己,然后我就开始很喜欢音乐了。

凤凰网非常道:你在模仿阶段的时候,对你影响比较大的音乐人是有哪些呢?

华晨宇:我模仿阶段,我一开始有模仿过,比如说我有尝试去学习周杰伦、林俊杰,国内的歌手的话。周杰伦我比较多一些,对,然后王力宏。然后国外的话我有想尝试去写,像迈克尔·杰克逊年轻时候的,还有Queen,主要是这些,然后还有古典乐。最有代表的是巴赫,因为我真的太喜欢他的作品了。因为我觉得他写的副调,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难去做到的一件事情,而且他的音乐会让你特别容易沉入进去,而且很美,但是又很不一样。太美了,他的音乐他的副调我真的好喜欢。

凤凰网非常道:但我感觉你的音乐经常就是这种的,不是那种小情小爱的,有时候会有很宏大的一些感触或者主题在里面。

华晨宇:对,我很少写小情小爱的歌曲,我好像写的东西,都是表达我当下一个状态吧。就是我觉得是我把自己放得很小。因为我把自己看得很渺小之后,我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大。然后你就能看到很多很不一样的东西,感觉好像一件很小的事情,你都能把它看到很大,美好。如果不好的事情,你也能把它看到,也会把它放大。如果我把自己看得很大,我觉得我自己时刻都是这个世界的主角,这个世界的中心,如果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围着我转的话,我会看不到这些东西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我想知道,你在创作的时候,你跟代岳东老师,或其他的作词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一个过程?

华晨宇:因为我的歌基本都是我作曲,我先把歌写出来,作曲,曲已经写完了,框架基本都编好了,已经编曲也有了。我全部弄完之后,我嘴里也唱了一些东西,但是我也不知道在唱什么,我就发给词人,我会跟词人沟通。每一段我在讲什么,比如《斗牛》,我在讲这个斗牛的过程,第一段讲我现在要入场了,所有人要有一个仪式感,入场那种,拿着那个东西入场,哪怕拿着剑也是那样,一堆人一起进来以后再退场,留着骑士一个人开始斗牛,就是所有东西都要仪式感。然后结尾的地方,就在讲我要传递的这个理念到底是在讲什么故事,就是讲得很细。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你们那个团队还是非常默契的,大家对你想要什么和对方要什么,都有一个默契了。

华晨宇:他们非常知道。因为我们最近合作很多的词人,她叫裴育,我觉得她很懂我,基本上我一写完一个demo出来,她会听我demo会流眼泪的。

凤凰网非常道:有很多人跟你交流过他听完这些歌之后的感受吗?

华晨宇:也有,但我很少问他们这个问题,因为这是我很不希望大家一定要跟我想得一样。我觉得他们听到这个歌,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画面。但我觉得他思考的那个方向是一致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就够了,就足矣。我没有必要让所有的人,一定要按照我的那个思维来去听。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觉得你五年之后你成名了,有没有可能你的音乐相比五年之前,显得更成熟了,但是少了一些,就像你刚才说的,希望录音笔录的,但是听起来虽然有瑕疵,但是非常有个性的那种,会不会少这种东西?

华晨宇:我还有,我每年写那么多歌,我发出来的歌是我很少一部分,很小很小很小的一种音乐。我那么多歌,它都是那样的,这个东西是一直没有改变过的。我那么多歌都是那样的,这个东西是一直没有改变过的。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觉得这五年,包括这个巨大的成名还没有消磨掉你自己的才华,和这种锐气。

华晨宇:消磨不掉,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把这个行业看的多么重要,就是多少当回事吧。他有点像一个媒介一样,在连接音乐人和观众之间的一个桥梁。那我觉得他只是一个桥梁,但他决定不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也决定不了观众是什么样的人,他只是连接而已。所以不要把中间这个连接看的那么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真正是在做什么,你传递出来的东西,通过这条线传过来,观众接受到了,观众选择喜欢,他们就会站在这个桥对面观望着你,一样的。

所以我就很像一个,怎么讲?这个桥的一个起点,只能算一端吧。

凤凰网非常道:相比比如说80年代、90,那时候也有天皇巨星,但由于媒介不如今天那么发达,其实歌迷和歌手之间,他的交流和互动没有像现在这么便捷。你其实现在应该每天,甚至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有可能有很多的信息,有很多的人的注意力涌向你,你怎么能保证我仍然是觉得,中间有一个桥梁,使得我可以保证我做音乐的独立性,我的思想,我的看法不受摇摆。

华晨宇:干嘛要保证?我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就很简单,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东西,拿出来就拿出来了,我每天要思考,我要如何才能够保持初心的话,那就保证我已经没有初心了,对不对?

凤凰网非常道:你现在还会收到一些恶评吗?关于你音乐的。

华晨宇:我很少看这些。因为我以前刚出道的时候,看到恶评,也不说恶评吧,它就算是。听不懂这些的,但我觉得这个都非常能理解,我特别能理解他们不理解我。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说你写的歌曲里面,从名字都能看出来,《离孤单有几公里》《孤独》,有些歌里头也有直接对怼回去,比如《我管你》这些东西。你现在仍然会有那种愤懑和孤独,或者不被理解和委屈这类情绪吗?

华晨宇:我觉得我没有因为自己不被理解而开心,对,我觉得这是个很正常的事情。孤独感,我觉得这是人永远都会有的一种感觉,我觉得这个感觉是永远消失不了的。对,时时刻刻,肯定你都会有这种孤独感,但孤独感它并不是一个糟糕的感觉,它其实是自己享受自己的一个私人空间。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现在仍然有机会有私人空间的?

华晨宇:时刻都有,我时刻都有私人空间的,我又不是时刻身边都有人在,我总是会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凤凰网非常道:你其实也提了很多次说,你自己是一个很宅的一个人,然后平常也不太愿意上街,反正在家,现在有了狗就更可能不愿意出门了。你自己会有一些,就是不适应感吗?就是社交恐惧。

华晨宇:社交其实,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吧,对,但只是现在会比较适应吧,但我基本上我能不社交,我还是不社交,因为我觉得,我可能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吧,就比起社交。

凤凰网非常道你写作,你创作歌曲的灵感,一般是说你通过听很多音乐作品吗?还是说我出去旅行,或者我走那我突然想到。

华晨宇:旅行。我听歌,我近半年来,好像就只听古典乐了,我每天听着睡觉,家里就一直在放这个音乐,就没停过,对。写歌的话还是要充实自己的眼界和大脑,包括跟人聊天,有学习到新的东西,包括旅行看到一些新鲜的画面,新鲜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有灵感。

凤凰网非常道:我其实关注到你有一首歌还挺特别的,写给未来的孩子。这个歌曲的灵感是来自于什么?为什么会想到写这么一首歌呢?

华晨宇:我也是突然想写,倒没有说灵感来自于哪。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真的想写给你未来的孩子?还是作为一个曾经的孩子,觉得缺失过一些什么东西?想来获得一种心灵的补偿。

华晨宇:我觉得多多少少都会有,歌词里面其实多少都有一些,就是我们没有的,我可能会希望他有,或者是我拥有的,我会希望他也有。满满的一种爱嘛。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可以写一首这样的歌曲?写给我的未来的孩子,一个我不知道的人。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给你的狗写一首歌吗?

华晨宇:其实我写过。

凤凰网非常道:真的吗?

华晨宇:对。

凤凰网非常道:会拿出来给我们(分享吗)?

华晨宇:这个我要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