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已成往事》吹起怀旧风,听李宗盛长大的人都来了

《当爱已成往事》吹起怀旧风,听李宗盛长大的人都来了

2019年11月26日 10:31:22
来源:澎湃新闻

“点唱机音乐剧”不多,因为适合做成点唱机的好歌并不多,华语音乐剧圈里前有周杰伦、黄舒骏铺路,现有李宗盛接力。

61岁的李宗盛写过300多首流行歌曲,有情境、有画面,可以入戏的歌一大把。于是,北京环球百老汇找上门,要把他的歌做成音乐剧,李宗盛很爽快地答应了,“人家一讲,我就说好啊,我不需要更有名,也不想要更有钱。我老是想,我留下来的歌怎么能更长更久。”

李宗盛在首演现场

这部音乐剧就是《当爱已成往事》。筹备6年之久,11月23日-24日,《当爱已成往事》首登上海文化广场,连续演出了5场。几乎不用宣传,靠着李宗盛的名号,音乐剧门票很快就售罄了,听李宗盛歌的人都长大了,大家都愿意为大哥买一次单、怀一次旧。

音乐剧串起了李宗盛近30首歌曲,很多歌都能迅速戳中观众的笑点或哭点:《我是一只小小鸟》唱出了平凡女孩暖暖的努力心声;《当爱已成往事》唱出了寒江与蔡粒粒如风消逝的爱情;《明明白白我的心》见证了“搞笑担当”杜帅和秋子的分分合合;《最近比较烦》点出了酒吧众人如丝的烦恼;《山丘》是寒江见过人生悲欢离合后的顿悟……一首首经典引来全场共鸣,《真心英雄》和《山丘》更是引发了全场大合唱。

李宗盛自称“写歌的小人物”,因为要做音乐剧,他才开始接触音乐剧行业,完全是“音乐剧新人”,“早明白音乐剧是即时的、复杂的、高难度的艺术形式。戏剧、舞蹈、音乐揉在一起,谁都不能矮谁一截,却也谁都不可以不包容谁,不衬托谁。”首演时,李宗盛来到了现场,第一次从音乐剧的角度领会自己的音乐,看见他的作品经历了那么些年的光阴岁月、浸入那么多人的生活记忆后被赋予新内涵、新生命,他感慨颇多。

《当爱已成往事》不尽完美,但做出了有趣的尝试。李宗盛也希望,通过这次制作,为华语原创音乐剧写下新篇章,最重要的是为行业探路,积累技术、磨练团队、创造市场、建立审美,将来才可以更顺畅地“用自己的语言写音乐剧,创作属于我们自己的音乐剧”。

寒江和暖暖

寒江

主创:反复试验找到最合适的歌

《当爱已成往事》讲的也是音乐圈的故事:音乐制作人寒江陷入爱情与事业的双重打击,正当他破罐破摔自我放逐时,乐观积极的暖暖像阳光一样把他拉出阴影,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女孩的笑容背后藏着无法言说的别离命运。

音乐剧由环球百老汇担任制作方和出品方,主创团队都来自百老汇,包括托尼奖最佳导演得主约翰·兰多(John Rando)、托尼奖最佳舞美设计奖得主德里克·麦克兰(Derek McLane),以及艾美奖获得者、美剧《名声大噪》编舞约书亚·贝尔加斯(Joshua Bergasse)。

“这部剧讲了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对感情的错过,对人生的错过。有些事往往错过了才会觉得是刻骨铭心的,因为错过和遗憾,反而更加唯美。但导演希望做一个含着泪、带着笑的项目,不能永远沉浸在很悲伤的情绪里面,所以整个作品里面有很多调剂。”

北京环球百老汇董事长钟丽芳介绍,早在6年前,他们已经开始筹备这个项目,然而音乐剧的孵化远比想象中漫长和艰辛。

难点首先在于歌曲和故事的契合度,李宗盛的歌曲大家都很熟悉,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于歌曲的理解,稍微匹配不好就会让人觉得别扭;第二,他的歌太完整,每一首歌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要把若干个故事打碎融入到一个故事里,具有对话和结构功能,特别难。

从300多首歌曲里,主创团队最终选出了近30首,这个结果不是一蹴而就的。从第一轮筛选到最后演出,导演每一次都会对选曲有所调整,会通过每一次的工作坊来尝试哪些歌曲才最符合故事的逻辑和情感。

这个反复斟酌和调整的过程达五六次之多,光是构写剧本和人物、寻找合适的歌曲就花了一年半时间。

在纽约的家里,约翰·兰多常常大声播放李宗盛的歌曲,就连接送儿子足球训练,他都会在车里放音乐,并把音量开到最大,“让李宗盛的音乐像水一样涌入我的全身。”为了帮助理解,他看完了翻译好的所有英文歌词,“李宗盛的歌词就像诗歌一样,干净、清澈、明确,我对此非常着迷。”

“点唱机音乐剧”对美国人来说并不陌生。过去几十年,百老汇出了很多成功的案例,比如《妈妈咪呀》《泽西男孩》。美国作曲家欧文·柏林写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曲风抒情、旋律简洁,很多也被编进了音乐剧,比如《银色圣诞》里。

“这种音乐剧的乐趣在于,这些歌曲是如何将一个具体的故事呈现出来的,这对那些熟悉音乐的观众来说是非常有趣的。”约翰·兰多感慨,李宗盛的热门歌曲实在太多了,为了更好地讲述故事、推动人物发展、展示人物性格,他们也选了一些热门歌曲以外的歌。

团队花了很长时间将歌曲编进剧情,更重要的是,这些歌不能生硬突兀地出现,不能为了唱而唱,而是要根据情感和情节需要,与故事和人物发展贴骨贴肉,让歌曲潜在的光芒绽放出来。

李宗盛的歌被很多歌手翻唱过,同样,剧中不少个性鲜明的女性角色,也翻唱了他的歌。

约翰·兰多评价,白百何(饰暖暖)、李炜铃(饰暖暖)的演唱各有各的趣味,黄龄(饰蔡粒粒)、金池(饰蔡粒粒)的演唱也让人眼前一亮,酒吧女服务员秋子(杜鑫艳扮演)因为“富饶”的身材和酒吧经理杜帅(王维申扮演)几经情感上的过招,频繁挠到观众笑点,却也会在大家意想不到的时候引吭高歌几曲。

“这些女演员唱李宗盛的歌会给大家一种全新的体验。这也是这部音乐剧的魅力,歌曲不是出自一人之口,你能听到不同人不同风格的演唱。”约翰·兰多说。

而对品冠(饰寒江),约翰·兰多最大的感受是真实和有趣,“他绝不仅仅只是拥有天堂一般的嗓音,他还富有某种特质,某种能够悄无声息地把旋律和故事刻画出来的特质。我想把这一特质更加突出地呈现出来,这种努力也让我感到愉悦。”

李宗盛的歌以往都是单人或双人演绎,但这部剧里出现了“团队作业”,会通过乐团等方式来合唱,这也是独特而有趣的体验。

暖暖

蔡粒粒

主演:怎么才能演好角色唱好歌

除了音乐,演员怎么选也是难事一桩。李宗盛的歌大多以情动人,所以不但要求演员演得好,歌声也要有穿透力,要能触及到心灵深处。

在上海站,品冠、黄龄、李炜铃是最常见的三角组合,而观众对他们最普遍的评价是,气质贴合角色,唱功扎实在线。

李宗盛堪称品冠的伯乐或师父,是他把后者带到了行业里。然而熟归熟,品冠在北京和台北经历了两次面试,才拿到角色。

他在剧中扮演一个音乐制作人,创造了无数脍炙人口的金曲,打造了无数巨星,人到中年,他写的歌开始不受欢迎、不被市场接受,明星女友也离他越来越远。分手后,丧到“佛系”的寒江遇到了“急性子”的暖暖。

“我最感同身受的就是写不出歌来的那种无奈。”品冠坦言,这部剧多少会让人联想,比如明星女友会让人联想李宗盛的恋爱史,蔡粒粒唱的《为你我受冷风吹》也会让人对号入座,不过导演和他强调,不要在里面投射任何李宗盛的影子,“我就当成是一个很独立的人物去诠释。”

在剧中,品冠抛开了自己惯有的那套演绎方式和唱歌方式,要求自己眼神锐利,沉一些,不能太温和。因为破罐破摔的寒江常常喝酒,他也会让自己喝点威士忌,以进入状态。最早记台词时,他还会在健身房边走跑步机边念台词,有一次已经快到半夜,酒店前台特别叫了警卫,担心他是“神经病”。

演出前的排练很密集,每天至少八九个小时。品冠记得自己不停地记笔记、不停地消化,就像准备考试,他要做的功课比其他人多,因为他们都是科班出身的音乐剧演员,已经非常习惯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肢体和台词。对他来说,难度最大的还是舞蹈,尤其是群舞一定要拍子很整齐,所以每次回到家,他都要去健身房锻炼体能状态。

“来看音乐剧的观众一定会对这些歌重新认识一次,这些歌加上整个音乐剧,是蛮有戏剧张力的呈现。”品冠解读,这部剧是讲人跟人之间的悲欢离合,就像李宗盛有一首歌叫《给自己的歌》,一开始就是“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更多的是人生的惆怅、感慨、遗憾。

听说能演李宗盛的音乐剧,黄龄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她在剧中饰演大明星蔡粒粒,和寒江厮守10年,却有始无终,第一次读完剧本,她感动得想哭。

“蔡粒粒是挺要面子、内心还挺强的一个女性,独立但又渴望爱情,内心有点矛盾,所以他们在一起10年,最终没有在一起,‘错过了’那种感觉挺难抓的。”黄龄认为,寒江和蔡粒粒的感情基础非常深厚,但就像生活中的很多情侣,交往很多年后到了瓶颈期,分手又复合,怎么都回不到最初那种感觉,最后分开,徒留遗憾,很多人都可以从这个角色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剧中,蔡粒粒和寒江有不少吵架的戏份,这对黄龄来说是不小的挑战。生活里的她不会吵架,没有爆点,吵架需要嘴皮子溜,而她平时讲话就慢,她就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反复练台词。为了塑造角色,她往往还要带着吵架的情绪去唱歌,“更多时候不在于这首歌有没有唱好听,导演会觉得要再生气一点,要再难受一点,那我可能平时性格就太平静了。”

黄龄很早就因为节目认识了品冠,这回一起演对手戏,她才发现品冠竟然很放得开,“我之前以为他是非常斯文、非常安静的男子,结果他没有偶像包袱,跳舞他好像可以,谈恋爱的戏、亲密的戏他也可以。”

李炜铃是在朋友圈看到了演员招募消息,一个好朋友告诉她,暖暖这个角色蛮适合她,她就去参加面试了,一击即中。

“暖暖特别古灵精怪,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做什么事都直来直去。后来大家才知道,她患有白血病,让她生命延续下去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我觉得是音乐。音乐也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是非常打动我的地方。”

李炜铃的本职工作是大学声乐老师,同时兼顾音乐剧。2016年,因为要演一部体量很大的戏,还要照顾学生期末考,她两边跑,有一次上课晕倒在琴房,把学生吓了一跳。音乐给了李炜铃支撑下去的动力,也因此,她能切身感受到暖暖对音乐极其强大和执着的热爱。

“这是一部点唱机音乐剧,你要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再去想这首歌在这个戏里面,应该怎么演绎。”

为了准备好演出,李炜铃反复研读剧本,反复走戏,一段台词怎么讲,可能都会做出五六种尝试。剧中的歌都太经典了,作为音乐剧演员,她也在思考,怎么保留流行歌的精彩部分,同时用音乐剧的方式更好地呈现出来,“舞台给的刺激跟排练厅不一样,观众给了我们反应,我可能又会有新的感触、新的想法。”

第一次和百老汇团队合作,品冠最大的感受是“专业”,进入排练的第二周,他就感觉走这一遭“值了”,“我想过可能得去纽约、去百老汇上一个月密集的课程,没想到在这里实现了,再加上我排练了还能上舞台表演,唱李宗盛的这些歌曲,挺难得。”

黄龄同样是第一次和百老汇团队合作,也是她第一次以工作坊的形式加入进来,“这样的磨合很好,时间很长,但很值得,因为每天都会有新的收获,我回去也会检讨自己。这种沉浸式的工作模式很有必要。”

通过和百老汇团队合作,李炜铃发现,百老汇经常会在周末的早上,将一部秀里最精彩的部分原样搬到大街上,这种“路演”往往会吸引很多逛街、散步的群众围观,进而对秀产生兴趣,“在国内,演员、制作公司或者校园的音乐剧社团,也可以多自发地去排一些音乐剧,去尝试一些公益性的演出,以路演的方式吸引更多群众。这是一种很好的推广音乐剧的方式。”

完成上海首轮演出后,《当爱已成往事》剧组将继续调整打磨,黄渤、白百何、王铮亮等明星,也将在后续的巡演中相继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