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平台会员激增,这些剧和你都是功臣!
娱乐

视频平台会员激增,这些剧和你都是功臣!

2020年02月26日 21:37:45
来源:剧研社

文_姬倾酒

于影视行业而言,近两个月线上线下的情状可谓冰火两重天。

一方面,是传统影院、影视基地、拍摄中的剧组等不断争取减少损失、刺激需求的自救;另一方面,是视频网站、短视频平台等面临巨大需求而不得不解决的内容供应和技术崩溃问题。

就长远而言,此次疫情对各行各业的影响无疑负面居多,但也不得不承认的是,短期内,以线上播放为主的视频网站和电视台,受用户和观众的需求所致,还是受益良多的,尤其是视频网站。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相比疫情爆发前,爱奇艺、腾讯、优酷、芒果TV的会员数增量创新高,爱奇艺会员环比增长1079%,芒果TV会员、腾讯视频会员分别环比增长708%和319%。这对于如今会员拉新成本越来越高,且难度越来越大的视频网站而言,无疑是个意外之喜。而在这场会员拉新战中,各大视频网站可谓都使出了吃奶的劲,不愿意被市场和观众落下,比如买下大爆台剧《想见你》的版权,再比如实现大剧放量,接连播出很多观众之前被各种各样原因押后的心头好——《锦衣之下》《三生三世枕上书》《我在北京等你》等等。

毫不意外,在这个全国人民都被迫宅家的春节,剧集市场迎来了春天,也理所当然地成为1月和2月视频网站拉新的主力队员。而通过这些热播剧,我们又能总结出哪些趋势呢?对于2020年将要播出的剧集又有哪些启发呢?我们且一一道来。

策略,释放积压应对刚需

疫情期间,全国人民的娱乐需求都需要线上实现,长视频、短视频、游戏自然成了最好的承载对象。我们先不谈短视频和游戏对于用户时间侵占的威胁,实际上,在这个特殊时期,即使被分流,长视频网站要满足用户的巨大需求也是不容易的。

首先是内容方面。为期一年多的影视寒冬后,剧集生产和制作实际上已有了一定量的下降,加之2019年主管部门对网剧、网大监管力度的增强,以及对古装剧等剧种的限制,疫情前的剧集市场,实际上已经颇为紧张。

而由于种种原因,不少大制作的剧集无法按期播出,慢慢变成了“积压”的高话题作品。

随着疫情带来的宅家风,用户对剧集的需求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给很多观众心心念念的积压剧带来了生机:爱奇艺和芒果TV联播的《锦衣之下》凭借着“一下”夫妇甜甜的糖,让“锦衣女孩”和“锦衣奶奶”都一本满足;腾讯视频独播的《三生三世枕上书》自上线始,便一直保持高热度,是话题榜和热度榜的常客,这类甜虐相交的剧情太可了;芒果TV独播的《下一站幸福》(《资深少女的初恋》)虽然女主争议不断,但宋威龙饰演的弟弟男友还是撩了无数少女心;江苏卫视、浙江卫视首播,并在优酷视频、腾讯视频同步播出的《我在北京等你》因李易峰的加持,一直是微博剧集榜上的前几名。同时,这些剧也都成了视频网站各自的重点剧目,为会员拉新起到关键作用。

而《热血同行》(《艳势番之新青年》)《梦回》《剑王朝》《大主宰》《我不是购物狂》等等,也都有各自的拥趸。

可以说,疫情给剧集市场带来的短暂呼吸空间,是给影视业打上的一支肾上腺素,至于后续发展如何,还要看自身的免疫力怎么样了。

其次是技术问题。视频网站安身立命的根本是技术,没有技术,设立的愿景再宏大也无法实现。而谁能想到,以技术傲视群雄的视频网站,居然因为播出爆款剧的结局崩溃——台剧《想见你》、韩剧《爱的迫降》等,让#爱奇艺崩了##小米电视崩了##韩剧TV崩了#连上热搜,颇有魔幻之感。

不过,也不只是因为这几部热剧的播出,更与视频网站迅猛增长的使用时长息息相关,据企查查数据显示,与去年相比,各大视频平台的使用时长都有了幅度颇大的增长,尤其是以人均单日3.04小时的使用时长稳居第一的爱奇艺。

而于各大视频网站而言,排播大剧、热剧只是基础选项,上架数量充足的新剧、满足不同用户群体的追剧需求,显然更为重要,比如爱奇艺云腾计划网剧《小女上房揭瓦》在跟播期内实现了分账金额破2000万的成绩,新圣堂的《人间烟火花小厨》上线两周分账票房破5000万,颇为亮眼。

不过,疫情期间,各大视频网站一股脑涌上来的新剧,播出成绩好坏之分也很明显,足以说明内容在任何时候都是最重要的。

类型一,高能反转不玩脱,

发糖虐心皆适度

纵观近来的热剧,我们能很明显地看出很多用户在观剧时的类型偏好。

就比这个人而言,最为惊喜的,应该要数开年爆红台剧《想见你》。

《想见你》是一部类型杂糅的剧,既有青春校园风,又有言情偶像的基因,更有悬疑反转的刺激感,也少不了观照现实的社会话题。

剧中使用了三个视角,分别是女主黄雨萱、男主李子维、反派谢芝齐,每一个视角,同一件事情都有不同的解读,渐渐丰满整个故事。

这样的叙事方式,在近几年的悬疑片中出现得并不少,但在一部长篇连续剧中使用,也是比较少见的,且非常容易玩脱。不仅如此,《想见你》还提供了一种更加高级的穿越剧打开方式——每一次穿越,影响的都不只是自己,而是身边的所有人;每一次穿越,也都不是一成不变的重复,而是细节的不断改变。每一个想法的改变,都可能导致不同的结果。

坦白说,类型杂糅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做好了很容易引起大众层面的共鸣。以《想见你》为例,我们既可以从中感受触及灵魂的爱,又可以体会亲情、友情的美好,还可以体会一把悬疑片的刺激,同时,对陈韵如、莫俊杰这样性格内向孤僻的孩子,我们也能多一些同情和理解。

除了以叙事取胜的《想见你》,《爱情的迫降》《锦衣之下》《爱情公寓5》《三生三世枕上书》《下一站是幸福》这些热剧,有一个共同点,即发糖取胜,甜度越高热度越高。

韩剧《爱的迫降》是tvn电视台的新作,导演李政孝和编剧朴智恩都大有来头,尤其是编剧《朴智恩》,《来自星星的你》《制作人》等大热韩剧让她火遍全国,而主演玄彬和孙艺珍也是梦幻组合。

这个“南韩财阀女继承人和朝鲜霸道军官”的“不可能”的爱情故事,更让剧中多了一些奇幻因素。这部剧在韩国和中国都有着难以想象的热度,即使期间停更两周也未影响其爆发力,一切都离开男女主不可能中充满奇迹、“虐”中大甜的爱情。

而《锦衣之下》作为不少观众从“锦衣女孩”等到“锦衣奶奶”的心头好,更是甘甜不已。任嘉伦饰演的锦衣卫高层陆绎和谭松韵饰演的小捕快袁今夏,一个内敛,一个外放,互动、眼神甜死人不偿命。《三生三世枕上书》是曾经的爆款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姐妹篇,主角凤九和东华帝君也曾在后者里出现过,观众已有记忆,自带观众基础,而小狐狸殿下和天地共主也戳中了不少人的萌点,再则,这类仙侠虐恋故事一直便深受观众喜爱。

《下一站是幸福》以颇具话题度的年下恋为切入点,宋威龙饰演的小男友元宋仿佛是为了单身姐姐们量身打造的完美情人,不仅将剧中宋茜饰演的贺繁星撩得春心大动,也吸引着剧外的姐姐粉。也因此,贺繁星在元宋和“备胎”叶鹿鸣之间摇摆不定时,扮演者宋茜也受到了不少网友的攻击,可见大家的入戏之深。

发糖是门学问。在以女性为主要受众的剧集市场,如何发糖发得既不油腻又让人吃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所以有了小甜剧,有了甜虐恋,有了各种不可能的爱情,以前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大家的,现在男主是大家的,女主也是大家的,这才公平嘛。

类型二,内容硬核,

系列化专业化

《爱情公寓5》在收官时,有超7400万的追剧会员人数;这部剧之所以获得如此耀眼的成绩,最重要的原因是《爱情公寓》IP的影响力。

诸葛大力的扮演者成果收获诸多关注,入驻斗鱼成为《绝地求生》女主播后,直播间关注度短短时间里超68万关注度,未开播礼物已经达到7位数,还引发了《逆水寒》玩家被“横刀夺爱”的抗议。

《爱情公寓5》开播期间热搜不断,尤其是临近完结面临被拆迁命运时,更是在各大社交网站引发了极高的讨论度,累积十年的IP影响力可见一斑。

而谈到系列化取胜,就不得不提长寿剧《乡村爱情12》。

《乡村爱情》系列是国产剧中一个无法忽略的存在。象牙山既像我们身边的一个小山村,又像一个理想之地,某种程度上,它是依托现实又超脱现实的存在,我们可以感受到象牙山村民的苦恼、小心思,也能感受到他们的幸福,象牙山F4更是很多人的快乐源泉。

这是系列剧的力量。完成人物搭建后,角色便有了自己的生命,他将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娓娓讲述出来。

而正在热播的《安家》和《完美关系》,则是国产行业剧的新尝试,前者聚焦房产中介,后者描述公关行业。于行业剧而言,专业度是剧集好坏的重要评价标准。

国产行业剧,一度是披着职业剧外衣谈恋爱的代名词。不过,《安家》中,对房产中介这个行业的描述还是颇为到位的,而孙俪饰演的房似锦,更不像之前的很多国产行业剧中的主角一样,人好为先,而是以作为房产中介的使命——卖房子为重,很多时候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试想,现实生活中,一个大型连锁房产中介公司的大区经理,很有可能就是这样。因此,人设的真实度,也是《安家》获得不错口碑的重要因素。

类型三,悬疑+一切

随着疫情渐渐好转,包括影视业在内的各行各业都在复工进程中,视频网站和电视台也是势必面临着排播调整。而今年“两会”的时间有所延迟。这对于剧集排播而言,也有着重要的影响。

每年的两会期间,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播出剧集从类型、题材到演员都有着很大的限制,加之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年,现实题材、现实主义和主旋律剧集的重点位置不可改变。

而结合年初这些热剧的经验来看,故事有惊喜、人物有智商、叙事有新意大概是很多观众对优秀国产剧的新要求,用悬疑的方式讲纯情故事、主角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同时还要实现故事的发展,这委实不好实现。

以《想见你》为例,黄雨萱和李子维一直都颇受观众喜欢,但却因黄雨萱“引狼入室”相信谢芝齐,导致自己被下药,而李子维“千里送人头”,被谢芝齐打破头身亡,遭受了不少质疑,显然,这段剧情是为了让之后谢芝齐穿越回1998年合理化,但主角稍显智商低下的设计,立刻招致一片骂声。

此处的弹幕中,有不少希望主角两人的遭遇是李子维自己为了设计圈套而做出的安排,足见观众对于高智商主角的喜爱。这一点,在《名侦探柯南》中,也有比较明显的表现,尤其是柯南和怪盗基德、工藤新一和服部平次、柯南和黑衣组织等的对决中,主角越是设计得精密,观众就越嗨。

如今,不论是何种题材,已有越来越多的剧采取这种悬疑式的讲述方式,但是,要将此种叙事玩溜,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

有这么一句话,烧坏观众的脑子,你就赢了。诚不欺我。

烧脑之外,拿捏适度的发糖,也颇为重要。

在这个用户时代,发糖也要发得有质有量,且不能随便发。

以《下一站是幸福》为例,元宋和贺繁星这对年下恋人的糖吃得好好的,突然贺繁星又摇摆不定到“备胎”叶鹿鸣身上,叶鹿鸣对贺繁星采取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围捕式战略,如果是在男一的位置上,那这糖肯定吃得心满意足,但在男配的位置上,就有一种女主花心绿茶的感觉,自然也就不受待见了。

好的剧,当然是男主女主配角都受观众喜爱,有时候甚至反派都让人心疼,女主如果不受待见,势必会影响整部剧的口碑。

于整体的影视环境而言,疫情的负面影响不可忽略,甚至让人开始相信去年很多人的传言——2019年可能是未来十年情况最好的一年,但是,于无意处的生机,我们也应该尽可能地放大它的正面影响。疫情期间,我们看到了观众对于多元内容的需求,因此好内容本身就需要更有层次,更加丰富,去满足不同用户的不同体验,并开发不同内容的价值,抓住困境下可能闪现的机遇,相信阴霾之后的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