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怼”李诚儒,陈凯歌怕什么?
娱乐

“挤怼”李诚儒,陈凯歌怕什么?

2020年10月26日 13:37:08
来源:电影通缉令

《演员请就位》再起唇枪舌剑的硝烟。

但是这次的在口舌上对决了一番的,不再是郭敬明和李诚儒,而是陈凯歌和李诚儒。

这场小小战争的起点很简单,选手竞演桥段选择了陈凯歌最富争议的作品《无极》。

李诚儒在点评时直言从没有看过这个电影,因为受到当时的评论影响,同时也觉得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标准立得太高,所以他后来的电影都不敢看了。

李诚儒也提到,他觉得现在很多电影形式大于内容,陈凯歌笑道:“已经给我定性了开始。

接着陈凯歌回应,李诚儒是梨园世家的子弟,从封闭世界出来的,本身相对就比较保守。

陈凯歌这整段话直接被一旁的赵薇定性为“挤兑”,也连连跟上说“你可别这样说我”,后台的选手们也都被他语言的艺术震慑。

立马“陈凯歌挤兑李诚儒”就上了热搜,好像大家都幸灾乐祸的看到处处给大家挑刺的李诚儒,终于有一天遇到了对手。

但我并不觉得陈凯歌的这段话是挤兑,就是一种客观、直接的评价,就像李诚儒评价他的《无极》是不敢去看一样。

《无极》剧照 /倾城(张柏芝 饰)

《无极》剧照 /无欢(谢霆峰 饰)

《无极》的确似乎是陈凯歌的一个心病,在《霸王别姬》后陈凯歌拍了《风月》、《荆轲刺秦王》、《温柔地杀我》、《和你在一起》。

虽然评价都没有超越《霸王别姬》,但至少没有引发过多的争议。

在《无极》之后,他每部电影都像是如履薄冰,大家都带着深切的不信任,苛刻地去审查他的作品。

陈凯歌说李诚儒是一个活在过去世界里的人,事实上,陈凯歌何尝不是呢?看他的作品,其实就可以深切的感受到。

在陈凯歌的作品列表里,属于当代题材的作品屈指可数,绝大部分都是年代戏。

包括李诚儒提到,希望他再拍梨园戏,其实除了《霸王别姬》,后来还有《梅兰芳》。

《霸王别姬》剧照/ 张国荣

《梅兰芳》剧照/ 黎明

《梅兰芳》最终的成色虽然远不如《霸王别姬》,但是拍摄难度也极高,毕竟在中国而言,梅兰芳三个字就是京剧的象征,就算是不听戏、不了解戏的人,也都知道梅兰芳是什么人。

《梅兰芳》里他用了一个“纸枷锁”的意象,其实也是在说自己再拍梨园戏,就是戴上了一个《霸王别姬》的纸枷锁。

在短片集《十分钟年华老去》中陈凯歌的《百花深处》,也是他一个难得的现代故事,但是这个故事中处处充满了他对旧时代的迷恋。

我相信不少人都看过这个短片,基本来说只要参加编导艺考的高中生,一定会被辅导机构拉片学习这一部。

《百花深处》里冯远征演了一个疯子,他拉着一队搬家师傅去给他的四合院搬家,但大家到那发现,四合院早被拆迁了,可还是陪着他疯,想赚一笔钱,演了一出搬家。

这个故事的立意实在是太直接和表面。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太多过去的美好被迫消失,消失则带来遗忘,一代人一代人的遗忘之后,似乎它们从不曾存在过一般。

陈凯歌对于旧的时代是极其迷恋的,但同时也深知,这个时代无法真正接受和容纳那些旧。

所以他必须和过去挥手告别。在这个层面,李诚儒反倒没必要。

他改编《赵氏孤儿》的思路,也正是如此。

现代人是无法相信这样一个愚忠的故事,但他的改编方向似乎也不够成功,反而让人觉得“雷”。

《赵氏孤儿》剧照/ 韩厥(黄晓明 饰)

《赵氏孤儿》剧照/ 庄姬(范冰冰 饰)

第五代的创作者,似乎在中国电影类型化、大片化的进程里,自觉担任了先锋的职责。

从张艺谋的《英雄》开始,《无极》也是因此而生,他们不断尝试、不断探索、不断融合。

从作品意义上来看,无可否认是失败多于成功,但从产业意义上来看,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在节目上,陈凯歌自己也坦言,不可能不去在意对《无极》的评价,因为那是他的作品。

他用了一个鲁迅的经典论述来借喻,一个人家生了孩子,人人都说恭喜,只有一个人说这个孩子将来是要死的。

其实早在《无极》上映前,他就化用过鲁迅这段话了。

当时柳岩问他:“对《无极》投入了这么多的精力和钱,如果这部电影达不到你的预期,会不会伤到你的自尊?”

陈凯歌当场狂怼:“我对你的话很不高兴,你的问题本身不友好。”

在后来正式记者发布会上,他说柳岩的问题就像他孩子的满月酒,有人来说如果你的孩子夭折了。

他作为导演,用心拍出来了一个作品,当然也是希望大家说恭喜,那时候的气愤是真实的,尤其是电影还未正式上映。

现在春风化雨般的平淡,也是真实的,因为他也知道无法避免负面的评价,那些评价也是真的声音。

陈凯歌说:

“任何一个产品,都是最终属于公众的,公众有权对这部电影或一部其他类型的作品,做出自己的判断,对这些判断是客观存在的,那么你就是要面对它。在这个意义上,你可以说我没有释怀,但是我又要告诉你,我接受对于我的电影的一切评论。”

从他的回应再来看待李诚儒所说的“不敢看《无极》”,陈凯歌是接受李诚儒的这一番评价的。

但这里又有一个区别所在,李诚儒看《霸王别姬》也好,看《无极》也好,这是一个观众的角度。

陈凯歌从头到尾没有提一句《霸王别姬》,他讲的是对《无极》的评价,他是以一个创作者的角度在回应。

当我们作为一个观众,去看待一个导演的作品列表时,其实是有一个选择的权利。一个导演一辈子多可以拍四十部、五十部电影,少的也有十来部,观众没有必要,也没有责任全部看完。

所以,我们可以去放心指责一个导演再无巅峰、他的退步,甚至可以只看他评价好的作品,对于冷门、边角的一些置之不理。

但对于导演本人而言,他所有的作品都印刻在他的人生里了,是他自己逃不过去的一部分。他可以接受恶评,但不能输给一次失败。

似乎《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作为一个表演竞技类综艺,它已经跑题跑了。

延伸出的话题,离表演本身越来越远。

这也是李诚儒所说的“形式大于内容”症结所在,渴望追求的大片外观和实际主题表达内核距离也越来越远。

比如黄奕死死拉着唐一菲演一个她无比排斥的角色,这不知道是节目组有意为之还是如何?

但是作为观众,在那一刻极其不适,甚至觉得所有人都是帮凶,在极力对一个女生进行“荡妇羞辱”,这么明目张胆,最后也逼着唐一菲退赛。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情非得已,她又何必这么决绝。

看这个节目,可能我们没办法领会表演的艺术,但至少从这些热门话题里,窥探到了中国电影进步艰难的一些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