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缩略图

阿米尔汗:匠心如山

文/魔糖

五十三岁的阿米尔·汗从影三⼗年了。他是印度影坛的顶尖⼈物,创造过中国引进⽚的票房佳话。作为曝光量巨⼤的艺人,他迄今为⽌没有可供指摘的污点,也亲⼒亲为冲在公益活动一线。这种完璧无瑕的公众形象,更多被投射的是大众对完美人格与社会理想的渴望。

然⽽,他拒绝包括盛赞在内的所有标签,只明确保留创作者身份。他说这是他的爱和激情之所在。谈到各种社会活动,阿⽶尔·汗坦率作答:“为我⾃己而已,让我更有创造力。”他远⽐我想象得还要清醒。

录制开始前,他突然⼀个⼈⾛走进现场,询问我们是否可以让他先休息一会⼉再开始。十分钟后他调整好了疲惫的状态,重新回来开始接受采访。

圆熟和锋芒未必截然对立。娱乐圈既是钻石矿又是采砂场,打磨三⼗年,足以显出一个⼈的⼗足成色。

我不是印度电影代言人,更想把中国电影带回印度

非常道:在您的从影生涯中,曾经多次扮演过那种抗击殖民的英雄形象,那么这次在《印度暴徒》中,您扮演的角色和之前《抗暴英雄》与《印度往事》中的角色有什么不同?这次您最大的突破又是什么?

阿米尔汗:英占时期的印度是非常有意思的历史时期,是的,您说的对,《抗暴英雄》就是讲述那段历史,莽卡·班迪就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是真人真事。而弗朗基·玛拉是在英占时期第二著名的历史时期,但是却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故事也是虚构的。莽卡·班迪是讲述解放、自由、平等的话题,而《印度暴徒》就是部搞笑电影,动作冒险片。弗朗基有种为钱工作的性质,谁给的钱最多,他就为谁卖命。他不是那种可靠的角色,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说实话,又什么时候说谎。他不可靠但是很有娱乐精神,他是个有魅力的角色,我看到剧本的时候就被他这个角色吸引,于是打算参演。

非常道:那么您之前的电影,比如说,《三傻大闹宝莱坞》《摔跤吧,爸爸》,还有《神秘巨星》都在中国获得了很大成功,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为您电影中的社会的议题还有涉及的社会问题,引发了很多中国观众的共鸣。那么这一次《印度暴徒》是一个关于印度人民抗击殖民者的历史题材影片,您觉得这部电影会和中国观众产生哪些共鸣呢?

阿米尔汗:我觉得中国观众会很喜欢两百年前印度的场景、宫殿以及人们所穿着的服饰、交通方式,所有的场景设定,很有时代感。中国观众一定会对两百年前的印度文化感兴趣,同时这些也与讨喜的弗朗基的性格环环相扣。

非常道:《摔跤吧,爸爸》在中国上映之后,您在中国被喻为印度电影的代言人,整个2018年有十部印度电影在中国的主流院线上映。我不知道您自己是否愿意接受这样一个印度电影代言人的角色?因为越高的期待意味着越高的压力。

阿米尔汗:我不知道我是否是个大使的角色,但是我认为最终把我带到中国影院的是中国观众。一些网民在网上看了我的电影,被我的电影和角色吸引,发掘了我,我很感谢中国观众的青睐。

他们看了《三傻大闹好莱坞》以后,翻看了我其他的电影。 其实是中国观众欢迎我,他们选择了我来担任大使的角色。这是自然天成的事情,我十分感激他们可以来欣赏我的电影,并让我到达他们的心底,我真的很开心。未来的日子我想把一些中国电影带到印度去,让印度观众了解更多的中国电影以及文化,这是我最期待的。

非常道: 那您愿意把哪些中国电影介绍给印度的观众呢?

阿米尔汗:我还没有选好哪几部,但是我已经问了电影圈的朋友,事实上我还问了政府部门的人,让他们引荐。我觉得让印度人民看到中国电影是件好事。

我记得曾经家家户户都有李小龙的海报,他的粉丝无数,他虽然在好莱坞工作,但是印度人民觉得他是个中国人。成龙在印度也很受欢迎,我非常希望把其他的中国电影带到印度。我并不认为我是印度电影或者印度大使,我只是做一些让我有灵感和激动事情的创意人员。我很高兴中国人民喜欢我的作品,但是我真的想把中国电影介绍给观众,也许我可以成为中国电影的大使。

导演的经验无所谓,讲故事的欲望是一团火焰

非常道:您在每部电影里都会给自己出各式各样的难题,从那种快速的增肥减重到挑战高难度的动作戏,我觉得您是一个不愿意待在舒适区里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人,我也看过一些和你合作过的工作伙伴的采访,他们说您是一个非常善良、nice、愿意照顾别人情绪的人。那我想知道,如果在工作中,您自己的判断和别人的情绪发生了冲突,您会怎么处理?那么您又是如何看待这样一个观点——好的电影导演和电影制作者都是独裁者?

阿米尔汗:我认为电影是导演的媒介,导演是为电影背后资源负责的人。不得不承认,导演才是电影的主导者,导演才是故事的叙述者,我坚定地相信导演是船长。我在参演电影的时候是坚定地支持导演的,我尽力帮助他拍出他想要的电影。如果我们有异议,我们会讨论。但是讨论过后,我认为我应该听从导演并服从他的决定。

非常道:您经常启用新人导演,并且从来不拒绝那些有过失败经验的导演。那么在竞争特别残酷的电影圈,您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呢?还是您对你自己的现场把控能力有很强的信心?

阿米尔汗: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是,这个导演我值得信赖,他有讲述故事的能力,有和我类似的敏感。他是不是第一次执导或者有没有经验对于我来说不重要,我们都是开始新的工作,我也有过从影的第一次。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新人。如果你有这种自信,那么我非常愿意和你合作。对于我来说导演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叙述故事的渴望。他有这种讲故事的强大意愿,那么能量与火焰就会进入到故事情节中。即使没经验,技术上来讲他也能做到一切沟通的可能。所以,说故事的渴望与烈焰是我在导演身上所期盼的,新导演无所谓的。

一味指责和运用暴力,不能解决社会问题

非常道:在您所有的电影作品里面,我最喜欢的是《芭萨提的颜色》,当时这个电影的拍摄题材和手法都被认为是非常大胆的,也一度不被看好,但是在您的坚持下,顺利地完成了,获得了非常好的口碑和票房成绩,并且还在印度引起了很强烈的社会反响。那我的好奇是,电影中的主人公其实用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来推动国家的进步,您认同他们的价值选择吗?还是说,您只是被这样的故事打动?

阿米尔汗:《芭萨提的颜色》是一个很有趣的例子,这些叛逆的少年们心怀热情决定用酒瓶暴动。一开始他们成功了,但是反观日常生活,除了暴力,他们什么也没有达成,暴力似乎成了最后的解决方案。我觉得电影很成功地给我们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你可能不愿苟同那些权威人士,但是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

如果你强烈地感到要为国家,为社会做点什么,你觉得哪里不对,那站在社会边缘一味指责是不够的。如果你发现问题,便要成为解决问题的一分子,你必须试着解决问题,这就是芭萨提的本质。在一个我的访谈对话里提到了,你如果不是对决定感到由衷高兴,你有两种选择,嘟囔几句话然后忽视一切,继续生活下去,或者你担起责任改变它。所以,不高兴什么,就承担责任,改变它,而不是在一旁看着。我们所有人都有这两种选择,我们都在这样类似的情况里。如果我们在乎自己的国家和社会,有问题我们就去解决,而不是在边上批评。我真心喜欢这个电影团队。

非常道:是的,它激励了我。如果今天您再次拿到这样一个大胆的剧本,您还会坚持去做这部电影吗?

阿米尔汗:会的,我会的。

同期录音和不轧戏,这是我给印度电影带来的变化

非常道:印度电影在亚洲的水准是比较高的,但是我非常好奇的是,我们很少能在国际电影节上看到印度电影拿大奖,甚至也很少能在国际影展看到印度的独立电影,我们是不是可以判断在印度的工业环境下,独立电影缺乏独立的生存空间?

阿米尔汗:我觉得这几年来大批电影制作人导演做出了很多不凡的电影。我13年前进入这个圈子时候,我的影片也被认为是主流电影,而这个主流和大众的定义非常狭义。这几年观念巨变,这个主流和独立电影的界限就变得很模糊。很多独立电影相继诞生,有很多不同的天才的呼声在印度此起彼伏,他们做了很多实验电影,也尝试很多新东西。

我很高兴这些电影开始定义电影节的规则,也渐渐了解这些电影节的流程。有一点要知道印度电影市场是很朝气蓬勃的,民众喜欢看电影。很多电影制片人在印度有固定的相当数量的受众,他们只需要给他们提供影片,并不一定要寻找新观众,可能是其中的原因。

非常道:其实从2001年您拍摄了《印度往事》开始,您和您的团队就一直坚持用自己的方式制片,然后,这样的做法还被评价为是改变规则的人,那么我想知道您的制片方是和宝莱坞有何不同?您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宝莱坞的制作方式有没有发生什么整体性的变化,以及未来还有哪些是需要进步的?

阿米尔汗: 这里有操作上的也有创意上的改变。在《印度往事》上映前,我极力推崇两件事,但是没人同意我做这事,因为我不是制片人。我极力推崇同步录音,因为在此之前,所有宝莱坞电影都是后期录音,所有电影都是后期配音的,因为我们没有现场收音。我觉得这个糟糕透顶,我告诉制片人我们必须同期录音,但是他们没同意,因此我才打算开始当制作人。我们开始做同期录音,至此以后很多印度电影才开始效仿。 

《印度往事》之前,所有的演员,导演,制片人还有技术人员都是同时拍好几部电影,所以一个团队手头上经常同时有三四部影片。 我不喜欢这样的工作系统,我们的团队只专注做一部片子,精力才会集中。可惜没人听我的。但我不是制片人,所以我没有办法改变。所以这是我给宝莱坞带来的第二个改变,我们每次只做一部电影,之后所有的电影团队也都学我们。

所以,同期录音,一个团队一部戏,这就是《印度往事》之后给印度电影带来的影响,从这点来说可能改变比想象中更大。《印度往事》上映前就不被视作主流的大众电影,市场对它种种怀疑,它几乎打破了所有规则,然后被定义为主流大众电影。它获得如此大的成功,以至于人们以另一种眼光重新去审视电影,不仅是观众,也有电影制片人的眼光。 所以我认为这部电影是里程碑式的作品,提升了电影与电影制作的层次与质量。它给人们足够的勇气去涉猎更多不同类型的电影,叙述不同的故事。从这个意义来说,《印度往事》是一个叛逆儿,在电影界里带入了许多新话题。

传说中的宝莱坞家族垄断,我认为并不存在

非常道:我去年在印度旅行的时候,和一些非常热爱电影的大学生一起聊天,他们跟我介绍说,印度的电影工业基本上被一些大的家族垄断了。没有背景的年轻人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是非常困难的,几乎没有可能性。我想跟您这边求证一下,这种现象真的存在吗?

阿米尔汗:是,也不是,电影圈很难踏入并不是因为有什么家庭操控。确实有一些家庭,他们世代从事电影事业以及创意工作。 当然如果你属于一个电影家族,你进入这行难度小一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圈外人要进来就不可能。很多驰骋江湖多年的电影人都是圈外人士。阿米特巴·巴强先生是《印度暴徒》的参演,他就是七十年代的当红小生。他也不是电影世家,不过从无名小卒默默奋斗,没有任何电影圈的家庭背景。沙鲁克·汗,我的同事,优秀的电影人,也没有任何背景,很多导演也没有什么关系。在《摔跤吧,爸爸》里,有四个女孩参演。我完全可以叫电影世家的小孩来演,但是我们还是为每一个角色走流程试镜。

我并不完全同意您的观点。我觉得这是一个年轻天才的时代,不需要考虑人的出身,只要你身上有本事,即使难,但是那扇窗还是开着的。成功的制片人,导演,电影公司都深谙各中道理,并不断挖掘有天赋的新人,不管他们是哪里来的。

非常道:那您认为如果想成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天赋,机遇,才华,哪个更重要呢?

阿米尔汗:我觉得这不能只看一面,天赋,机遇,天时地利人和,你的人际处理关系,怎么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时候到了,你把这些因素整合起来。不仅仅是单方面,然后努力,演电影,演一部让观众喜欢你的电影。

全心全意支持ME TOO,不会和劣迹导演合作

非常道: 您一直在您的电影里以及《真相访谈》中都不遗余力地为女性的权益发声,那么面对全球开展的Me Too运动,您个人的立场是什么?

阿米尔汗:我觉得Me Too运动非常有意义,我也全心全力支持。长久以来女性长期处于弱势,很不舒服,不仅在电影圈,在生活方方面面,不仅在印度,在全世界都如此。我觉得是时候阻止这一切了,我们要创造一个更好更舒适的环境给女性生活。Me Too正是为这个理念而生。我们的电视节目《真相访谈》还有我的一些电影就是要让大众对女性问题这个话题敏感。创造这样的环境使话题敏感,男女要受到平等对待!不能再让女性感到不适。

非常道:假设有一个您的合作伙伴,他是有劣迹的导演,您还会跟他继续合作吗?

阿米尔汗:你的意思是如果有对女性有一些不正当行为的人么?我不会和他们合作。

非常道:在您个人的观点里头,您觉得一个导演的作品和私德是否可以被分开评价?

阿米尔汗:我想不管你多么才华横溢,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你不能欺凌其他人,不能用你的威信去压制别人,这样对那些人很不公平。这样就是不对,和你的才华无关。同时,你不能盛气凌人。

当然很重要的是,人们会犯错,只要有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诚心忏悔,不管是不是性的问题,他为自己过去的事情感到抱歉悔恨,那么在我们的心中会给他们的诚心道歉留一丝田地。我们都是人,我们都会犯错。没有什么要维持永久,社会要帮助那些诚心道歉的人继续前行。

《真相访谈》团队没有解散,正专心解决印度农村水危机

非常道:《真相访谈》中的阿米尔·汗和您之前很多在电影中的角色重合起来,在公众心里面形成了一个社会活动家形象的阿米尔·汗。那您这个形象也被寄予了很多理想主义的色彩,美国的媒体形容您是“印度良心”,我不知道您个人怎么看待这个荣誉,您接受这样的评价吗?

阿米尔汗: 你知道我不认为自己是社会活动家我不是那样积极地在任何社会问题上工作25或30年的人。我没有那样做,我认为自己是个有创造力的人, 我相信,作为一个有创造力的人有责任,如果你这样选择会带来社会的积极变化,那么我们就应该激励人们,提升人们的生活,去触动人们的心灵,让他们思考一些事情。 而且我认为我们所有人, 如果可以,都应该扮演那个会带给人们价值的角色。那不会让我变成社会活动家,那会让我变得更有创造力,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任何时候我都会尽力去做。

非常道:那么这个电视节目还会复播吗?我们还有机会看到它吗?

阿米尔汗: 对不起,我做这件事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别人。你知道我们三季做了24集。 这个节目收视率很高,人们都问我为什么不继续做了,想让这个节目重归。事实上我们整个团队也在做同等重要的项目,我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做《真相访谈》了。我们每天24小时不休息地为这个项目工作。我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生活,这是一个很大的州,比德国还有任何一个欧洲国家还大。我们这里问题很多,常年缺雨,旱涝问题严重。这四年来,我们没有做《真相访谈》,但是我们试图解决这里的水危机问题。我们希望能尽自己绵薄之力解决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水危机问题。我们和村民一起解决问题,教他们如何做蓄水管理,所以他们可以自行解决问题,这就是我们四年来做的事。

这个组织叫Paani基金会,Paani就是水的意思。我们认为我们做的事情事关重大,我和我爱人都参与其中,把所有都投资在上面。马哈拉施特拉邦有24个区,分为358个小区,Daluga就是比区再小一级别的小区,我们的基金会遍及每一个小区,我们到旱灾区,我的团队全职在这里工作,我的一半时间都扑在Paani基金会上。所以这就是我们没有再做电视的原因,我们全力做这件事。

非常道:问您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这个节目在中国的评分网站上的评分超过您所有的电影,所以,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阿米尔汗:我太惊讶了,真的么,太高兴了!我记得以前有朋友问我,可不可以翻译这个电视节目,我说可以呀!你可以随便取材,这事没有版权的,所以谁都可以拿去,收视率也很高。我很高兴我有那么多观众。

我的概念里没有“完美”,我的挣扎和别人毫无二致

非常道:很多和您合作过的合作伙伴都评价您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您个人的公众形象也是非常健康和良好。但是有一些印度媒体有点讽刺地说您是“完美先生”,这个评价会有一点不太善意,您是如何面对这样一个质疑呢?

阿米尔汗:这标签是媒体给我定义的,不是我定义的。印度媒体叫我“完美先生”,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样叫我,在我的概念没有完美这个定义。这是很主观意识的,每个人有他的行事方式,每个人也有他的观点。没有什么特定的或完美的路径。每个人有他的方式,而且都很美。所以我不相信有什么完美的事物。可能长期以来他们也搞不清我为什么成功,所以干脆给我这个标签,我没有把它太当回事。我们都在努力成为最好,只不过有些人成功了,有些没有罢了,努力到底很重要。

非常道:那么您觉得迄今为止各种公众对您的评价和看法里面,哪个是对您误解最深的?您觉得大家对您有没有存在一些误会?

阿米尔汗:老实说,我不认为这里有什么对我的误解。我认为我做了二十几年的公众人物,印度观众该了解我真实的一面也都了解到了。如果有关于我的什么八卦,观众也自然会判断是非。他们通常很了解个中情况。所以没有什么真的误会,他们知晓所有。

非常道: 抛开这些别人对你的质疑,那么如果要让您来自己评价自己,那么您觉得哪个词最适合来形容现在的阿米尔·汗?

阿米尔汗:我只是一个对电影行业对讲故事有热忱的人,并成为其中的一分子。我想做到最好,我有普通人的不安全感和恐惧。我也有常人的梦想和希冀,有常人一样的烦恼。我是个努力的普通人,充分利用我的时光。我的挣扎和别人毫无二致,我想。

非常道: 您近期一直都在中国宣传,那我想知道在您和中国电影的接触中,您觉得双方在工作习惯上有没有什么样的差异?那未来如果印度的电影人和中国的电影人进行合作的话,您觉得双方能互相学习到的是什么?

阿米尔汗:这是我第五次到中国,但是我没有在中国做电影的经验,我甚至都没有走访过中国的片场,看看制作的经验。所以我没法比较,没法回答您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相信两国都有很好的人才,我们的互动一定会非常精彩,我们也一定可以互相学习,我非常期待未来我们能和中国的天才们合作。

我相信印度的体制,求同存异才是民主的本质

非常道:在2009年印度大选期间,您曾经专门从加拿大飞了十六个小时,回到印度来参与投票,当时您表示对印度的政治系统非常有信心,但表示只愿意以选民的身份来参与,将近十年过去了,这个想法改变了吗?您如此强烈地希望推动印度社会的进步,那未来有没有可能从政,以更强有力的方式去实现您自己的社会理想?

阿米尔汗:我相信印度的民主,这是非常有活力的体系,不断改变与成长,我希望是这样,我相信印度人民,我们求同存异,甚至在政见上,我觉得这就是民主的本质,我觉得在我们的不同信仰的民族间有着不同的意见,甚至是政治上不和的声音,但是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这就是民主。

我希望我的国家可以加强进步,更关心周遭人的需求与问题。印度是一个多元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语言和宗教,但是我们生活在一起,求同存异也是自然的一个特色。就如同生物有多样性,但是它们共同运作,作为一个整体。我希望我们也可以明白自然的规律,并使印度富强。

我不会参与政治,我不适合做政治。如果说参与政治是为了为社会和国家做贡献的话,那么我不通过政治也可以完成,我已经在做这些事情了。身为创意人员,通过我的电视节目,通过Paani基金会,通过很多其他的方法,我也在报效祖国和社会,并不要成为政治家,而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些是我的爱与热情所在。

【非常道2019开年季】


 二零一九,信仰依旧
 匠心独运,与时代共舞

团  队

监制:姜燕
制片人:雷兵兵
策划:秦婉
编导:魔糖 马莎 苏效禹
美术:管健铭
后期:朱彦霖 钟茵妍 戴玮
专题设计制作:第十天工作室
       陈曦 郑美娜


艺人统筹:小贝 许可
渠道推广:钟小宝 隋晓萌
摄影:张沫 张新燕 杜青宝
摄像:戴玮 董晓龙 王磊
   王帅 杨艺 洪俊君
   巍巍 王摄 王涵 汤硕
   李朋逸
出品:凤凰网娱乐

合作伙伴

惠英红:明月入怀敬沧海

文/秦婉

曾在柏林电影节,与惠英红有过一次交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平实直爽而毫无影后的架子,一聊到表演的过程,更是滔滔不绝,对后辈的评价也非常真挚。这次再度相逢,是在《我就是演员》的决赛录制后,她通过节目认识了许多默默演戏却有着不为人知才华的演员,也将自己的表演经验分享给了他们。

这次的采访是对她表演生涯具有史料意义的回顾。她几乎是半部香港电影的活历史,无论是与金庸先生唯一的一次会面,与张彻、李翰祥、刘家良导演的具有启蒙意义的合作,还是与逝去故人蓝洁瑛、同期巨星张曼玉等人的相处,都令人追思那段黄金时代。而她自身,经历起起伏伏,在情感和演艺事业两方面均有着丰富的经历,这一切都化成了她的一个个精彩的角色,令她重回巅峰。

惠英红是一位非常好的采访对象,一方面她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另外一方面,她又是一个人生经历特别丰富的人物,在这两方面,我们都可以在她身上汲取很多的养分。

如今的她,已经过了一个知天命的年纪,要进入60岁大关,但是她并没有觉得年龄对她有很大的影响。或许是丰富的人生体验磨透了她的心境,她在享受每一天,也非常地珍惜到她手上所有的表演机会,因为她真的非常喜欢表演这件事情。而对于一直都没有到来的缘分爱情,她也依然在向往。

这样的一种美,是跨域时间和年龄,恒久存在的。

表演要靠生活,用方程式很容易见底

非常道:您参加《我就是演员》,登上舞台表演,跟很多内地年轻演员合作,感觉怎么样?

惠英红:应该说我感觉非常过瘾,因为每位演员其实都有自己表演的一个方法。我们表演是在舞台上,舞台上基本上没办法NG,只能一条过。所以就会看到一些很新鲜、很突然的那种感觉,有时候演员跟演员碰在一起就会一直在变,那种感觉非常新鲜。因为我们拍电影,有时候是五条NG、六条NG,不断会重复再重复,所以舞台上的突发感觉,是很少会出现的。

非常道:作为导师,您怎么去点评一个人的演技?

惠英红:因为我自己是一个演员,我知道演员应该具备什么,我通常会点评他里面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心里面发出来的东西是最真实的,所以我会先看他们去拿捏一个角色,他们是在表演,还是从心里面发出来的。因为心里面发出来的东西,每一个角色你都可以变,都可以不一样,可如果你是表演,你有一个方程式,你就会死死的,十个电影之后你就会觉得你见底了。所以我会找这种感觉,如果本身有这个感觉,可能他在这个比赛里面稍微有一点出错,我觉得无所谓,因为我们挑选的是一个演员,演员是用来拍电视剧,拍电影,他有机会NG,所以我会看到他有很大进步空间的演员,我会特别喜欢。

非常道:听您这样描述,您比较喜欢体验派一些的,是不是?跟方法派相比。

惠英红:不是方法,应该是生活,因为我常说,一个演员你演的角色是人,那题材就很多,世界上有那么多。就譬如说我,我演的很多都是妈妈的角色,每个妈妈都有不同的困难,因为实在是太多的蓝本给你去挑。演《血观音》这个妈妈和《幸运是我》的这个妈妈有重叠吗?应该不会有重叠,因为你可以找到不同的题材,这就是生活,你要观察很多东西,你要看世界发生什么事情,那就是题材,随便就可以拿出来。后来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经历,有时候这种直接的感觉,就可以拿出来用。

可是你如果是用方法,我知道方法是什么,就会有一个方程式在里面,这个妈妈用这个方法,下一个你用什么方法?其实不应该是方法,是随心地进入这个角色,进入她的性格,首先是环境的改变,这个人就会顺着走。所以我是比较喜欢生活,有生命力的那种感觉。

非常道:这次看下来,有没有哪位内地的演员,或者是你合作的演员你是比较欣赏的。

惠英红:我昨天真的挺欣赏一个人,上次我来的时候我看到她是很有生命力的,虽然她演的都是快要死了,或者是重病,或者是哭的戏,但是我看到她是有生命力的,她是很有生活,很有生命力的一个角色,她叫韩雪。我昨天再看到她,她也是演一个癌症快要死的人,但我看到她的那种,人真实的生活里面发生这个事情的那种生命力在里边,我真的觉得这个演员很活很活。

另外她演了一个突发的表演,我觉得她又可以跳到另外一个角色里,我觉得她的空间很大很大,没有定在某个位置。所以我特别喜欢,如果有机会跟她演,应该会把我推到另外一个境界。

非常道:年轻的演员呢?

惠英红:我最近跟陈凯歌的儿子拍了一个电影,我觉得他本身条件非常好,他有好的学问,外形非常好,有音乐的底子。虽然他比较年轻,可是他很好学,他没有说我什么都好,就不管其他人的声音,他很好问,很好学,所以这种也是非常大的空间。演员有时候要有色,就是外形,必须要有观众缘,他声音很好,声色艺,他都体现出来。我觉得不需要太多时间,大概三五年,你会看到一个非常突出的演员。

非常道:陈飞宇是吗?

惠英红:对,非常好的。起初我听他名字,知道他是凯歌导演的儿子,我还有一点觉得,会不会很嚣张?去到现场我觉得,导演真的把他调教得很好,很有礼貌。因为一个演员,如果你在起步的时候,你不好学,其实你看的东西就很窄,他很好学,他向每个人都问,没他的部分他在看,看其他的演员,找一些东西,吸收一些东西,我非常喜欢他。

拍戏前一个礼拜会用人物的方式去生活

非常道:其实说到表演,我们一直都很好奇,香港演员很多都是从表演训练班里出来的,可能内地的演员他们很多都是三大院校的科班出身,您都合作过,您会觉得表演上面有什么内在的不一样吗?

惠英红:其实第一,我没读过任何的训练班,没花过一个小时,更别说是什么戏剧学院出来,我的方法是用生活的体验,要充实自己。可是我跟他们学院训练班出来的是两派。我觉得他们底子打得很好,如果有一天突然开窍是不得了的,就像以前我是跳舞出身,所以我功底打得很好,突然之间你套招让我打,我不会跑到哪里,我不会跑掉。他们有很好的底子,只是说进到剧组里面,他吸收的东西,灵活的东西,在学院里面是没有的。所以这段时间就叫开窍,比如你碰到老前辈,原来他会这样子去演,我们学的时候是一二三四五,就没有这种生活的东西。如果他底子打得很好,他马上就会受调教,我碰到很多这种演员,他开窍的时候真的不得了。

像我们这种是从生活出发,没有一个固定的步伐,只是说我把这个角色拟好了之后,我就要进去这个角色里面,环境怎么样变,我跟着怎么变,因为是真实的人,今天你做访问,中间会打开这个书有什么题材,这也没有一个方法给你,这就是生活,我就用这种方法去演。

可是有时候我会吃亏在于,比如说古装。古装有一个历史的套路在里面,所以在读学校的,读训练班的,他们就会有这个,不用去教他们。好在我是先拍古装,碰到两个好的导演,他会告诉我古装里面的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戴耳环,为什么会这样走路,所有东西我都会学到,可是有一些用生活去演绎的,在古装方面会吃亏,因为没有这种生活的体验。

非常道:我觉得您是各方面,古装和现代,包括不管是动作戏还是文艺片,现在您都是可以做到。

惠英红:是,因为我能做到是因为我真的比较好运气,我一进去就是跟张彻,跟李翰祥,跟刘家良,这三大导演有三种方法教给我,我到现在用来演文戏的方法也是李翰祥当初告诉我的,我学懂的一个学问,用到现在。

他说一个角色,你今天演的只是那部分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的东西,他前后的故事虽然没在画面上呈现出来,可是你必须要把他人生的一个性格理好了,才会有中间的部分。所以我到现在,突然之间你给一个角色,虽然我只是半个小时的东西,我不会跑掉,每一场戏我都会安排的非常合理,是因为我把前后安排好。

我在还没进组的时候,我通常的习惯是用一个礼拜,用她的性格去生活。比如说《血观音》的棠夫人,我还没进组,可是我出去喝茶的时候,我通常都会用她的性格,她的行为去做某些事情。等我在组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人。如果是《幸运是我》芬姨,芬姨是一个老年痴呆,70多岁,我真的不怕丑,我真的是穿着我妈妈的裤子,穿个拖鞋我就去喝茶。一般人以为我惠英红是这样,可是我不管,因为我要体验到一个70多岁得老年痴呆的人她身体的那个感觉,走路,或者是拿个杯子,都会有一个她当时的那个身体的状况出现。所以我进剧组的时候不会说我喝那个茶我的手应该怎么样,我的背有多驼,我不需要想那个,因为我有一个礼拜的时间让我投入进去。

非常道:每一次已经成为一个习惯了,每一个角色都先是一个礼拜的体验。

惠英红:对。

非常道:如果是古装戏也是这样?

惠英红:我拍《倩女幽魂》的时候做姥姥,因为姥姥之前有刘老师(刘兆明)演过,他做得非常好的一个角色,所以有压力。我在想,我如何用惠英红的方式来演这个姥姥,然后他的影子完全没有,我不希望跟着他走,他是他,我是我。我就会用另外一个方法去演,所以你看到我在《倩女幽魂》这里面,这个姥姥她很媚,可是她很素,因为她是素颜,所以很多时候我会有那种风摆,因为我是跳舞的,所以我有很多那种眼神的东西,就算我松,我也会有风摇的那个感觉,我没有用男与女的那个差别,我是用身体去表现她发怒时候的感觉。起码这个姥姥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没有让观众觉得你演得不好,反而很多观众都喜欢我这个姥姥,所以我觉得我当初想的那个方法是比较成功的。

非常道:您刚才说了三个很重要的导演,李翰祥导演、张彻导演、刘家良导演,文戏部分是李翰祥导演教您的,那另外两位导演对您的影响呢?

惠英红:因为张彻导演对我很好,可是因为张彻导演给演员非常宽的宽度,就算我是第一天拍戏的时候也是拍他的,他也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方向,我应该怎样去做,都是我自己去揣摩。

可是他对我的影响是什么样?他有一种无限的力量,给我信心。导演从来没有骂我,我不太赞成新演员演戏时被骂,因为我自己也当过新演员,第一天我表面看起来挺轻松,其实心里是紧张得不得了,如果你一骂我,我的信心会掉。比如我拿一个花,我都还在想,旁边人觉得我该不该拿,好像太多动作了,那我就不拿,就会出现这种心态。对一个演员来说不太好,所以张导演给到我的就是信心,我去另外一个组的时候我的信心就很好,也会接触到另外的东西。所以张彻导演是先把我捧在上面,让我很安全地去接触其他的东西。

李翰祥导演很会要求演员,因为他是拍古装的,所有的部分不能出错,他对历史太懂了,他会教我很多东西。他也不会说,这个表情我要你怎么样怎么样,他只是说为什么我要你走这个路,回这个头,不能太大动作。因为以前的女人耳环就是一个枷锁,锁着这个女人,看你斯文还是粗鲁,你要跟着他这个历史下来,他会这样调教,而不是调教我的戏。他教我的方法就是,你自己把那个角色理通,我没有说你要演这个女生要怎么样怎么样的性格,你去理一个性格给我,你去演,我觉得不对我才纠正你,你演得对,他就不管你。

刘家良导演是让我当上第一个女主角的导演,他看到我灵活的那方面,其他导演会觉得我这个女孩挺好,很漂亮,很聪明,自己还可以理通去演角色,我不用担心。可是刘家良导演他看到我会跳舞,于是调教我去拍打戏,我在拍他的打戏时,一般不会用南派,是北派,因为我是北派出来,他就会用南派的东西来配合我的北派,所以在他的部分,你看到只有我在打的时候有像跳舞那种感觉,他认为我很灵活,于是把我带到市场上,有一个很出名的位置。所以这三个导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非常道:起步的时候认识的导演。

惠英红:头十年。

一度被娱乐圈淘汰,感恩超高难度的配角角色

非常道:现在有一个热门的话题,女演员到了30岁之后,40岁之后,她们会遇到一个瓶颈,就不太会有好的角色给她们,我看您如今一直在接到很好的角色。

惠英红:没有,其实我在30多到40那时候,我也是给淘汰的,因为我本身样子看起来没年龄那么大,我30多岁的时候,其实就像20多,可是我是拍动作片的,到30多岁的时候动作片已经没有了,就是文艺片,很多女星被标签为花瓶。我让人家觉得我是靠打的,没有女人味,又觉得我样子又去不到演妈妈,所以很尴尬,尴尬到没有一个角色给我。

我自己去敲门也没用,来的角色说得好听一点,是给你尝试,说得不好听就是给你一个角色活命吧,很多时候我都会推掉。我30多岁让我演奶奶,我过不了我自己这关,那时候基本上整体都垮掉了,垮得很厉害,情绪上面也不行了,也愤恨所有东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基本上整体消失了五年多吧。然后自己调好自己的情绪病,调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再找一个门,刚好真的是这几年谁也不知道惠英红是谁,我自己重新再琢磨自己的时候,我充实好了我再敲门,我准备好了我再敲门,出来的时候,天给我一个很好的机会,我碰到几个好的导演。

第一个是李志超导演,他已经走了,他给了一个《妖夜回廊》,是吴彦祖的妈妈,那个角色超有难度,可是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难,她是一个很红的歌星,老了之后退到在路边摊唱歌,但是她没办法承认现在的环境,所以她陶醉在以前的状态中,有一点疯疯癫癫。所以对我来说,是上天给我一个很好的机会去表现。

这个角色必须要后面的人看到,才能再给你机会去演,出来之后许鞍华导演就找我演《幽灵人间》,舒淇的妈妈,也是一个非常难的角色。两个角色之后就断定了,我可以演超难度的配角戏。

跟着下来就是《心魔》,《心魔》是另外一个演绎的方法,那个对我来说也是人生第二个大起步,之后基本上很多很困难的角色都落在我手上,很多人说真好,你有很多好的剧本,我真要感恩这三个导演给我一个很好的落脚点,让所有的制作人给我角色的时候他们很放心,这种角色我会理得挺好,这也是因为我曾经生活上遇到的一些瓶颈和困难,现在拿出来用。

所以我说,用生活去演绎,对某一些演员观众会很能感受到他的真实,因为我是用我真实的东西,可是长时间也不能这样。因为你演一个、两个、三个,第四个观众就会腻了,你的底子有多少,你就会给观众看到,所以你必须要找,每一个角色你都要找突破。《血观音》来的时候,其实也不是要棠夫人是这个样子,导演就说,你给我什么东西我要什么东西,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棠夫人,这个是冷血的,表面很和谐,其实心里毒得不得了。

非常道:看到《幸运是我》和《血观音》,正好这一年当中拿到金像和金马两个影后,然后就觉得哇,红姐好像封神了!

惠英红:没有,真的是我好运,一年里面有两个差别那么大的角色给我,所以观众会以为,我演什么都OK,其实是因为刚好有那么平实、有病、可怜又可爱的,去到一个那么歹毒、讨厌,基本上看到她就给她两巴掌的一个角色,都落在我手上了。

非常道:所以您觉得还是有幸运的成分在?

惠英红:我觉得人生多多少少都会带着一个幸运,因为我在电影圈40多年了,其实我看到很多有才华的人。演员里面每一个都很有才华,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就是演员》?很多人OK,可是他没有太大的幸运包围他,没办法让大家一下子就疯狂地去喜欢这个演员,可是他是默默地去做事情,他很有才华,所以我觉得,尤其在电影圈多少,应该是有一点运气。

没有金庸拍板,也不会有今天的惠英红

非常道:刚刚说到您拍第一部是《射雕英雄传》,其实是金庸先生的原著,金庸先生也是最近过世,我看您也发了那个微博。

惠英红:对。

非常道:我不知道他对于您这一辈演员的影响是怎样的?

惠英红:太厉害了,其实对于我来说就是有今天的惠英红,跟没今天的惠英红的差别。我第一次试镜的时候,其实是张彻导演在夜总会看到我们,我是其中他点中的一个。试的时候是试江南七怪还有其他的门徒,试完出来他觉得这个女孩挺好的,再叫我去试第二次,就是穆念慈比武招亲这场戏。当时金庸先生就在,因为那时候他们的权力比较高,金庸先生要觉得这个穆念慈是惠英红演也是合适的。

非常道:要金庸先生拍板。

惠英红:对,我表演完了那场比武招亲之后,我记得好像是张彻导演问他如何,他说嗯,很像很像。所以我才有这个机会进去,张彻导演是看到我带我进去,可是你说O不OK,还是金庸先生说得算。所以我听到他走的时候,我心里面是有一点很不舍,因为没有他也就没有今天的惠英红。

非常道:后来跟他有过交际吗?

惠英红:其实没有,一面之缘。

非常道:就一面之缘?

惠英红:对,就是一面,OK与不OK,那个生杀大权很重要。

非常道:最近也有其他的前辈过世,像邹文怀先生。

惠英红:可能真的人的年龄大了,碰到很多。这个月我隔天就发一个,发到后面我就在想,千万不要再有人去世,我真的受不了,隔天、隔天、隔天。

非常道:都是香港电影界的。

惠英红:对,我以前在嘉禾六年,邹先生是我的老板,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老板。岳华也是我在TVB一直在合作的一个老前辈,有时候我们还喝茶。蓝洁瑛在她年轻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出来喝酒,那时候都疯疯癫癫的,喝酒,去吃饭,当她最病的时候,我们还一直在帮忙她,直接到她消失找不到了,所以对她的感情是挺重的。所以隔天、隔天就发,我心里面真的很难过。

追忆蓝洁瑛:她患情绪病曾去帮忙,直到她消失不见

非常道:其实内地观众对于蓝洁瑛,就觉得她很神秘,都是在一个传媒的描写之下,但是不知道真实的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惠英红:其实她年轻的时候,因为我比她大,我们那时候很流行迪斯科,我们开工都挺累,晚上收工之后我们还会约在一起去个卡拉OK唱歌,然后去喝个小酒,第二天就开工,都这样子。

后来有一段时间她去拍电影,见面的时间不多。到后来她有情绪病的时候,刚好也是求救于我另外一个朋友,我得情绪病时也是找了她,林建明,她有一个慈善机构“心情行动”就是针对情绪病的,她说我们就多一点陪她,因为她基本上都没什么家人了,就剩她一个人。我们常常陪她去打个小麻将,在家里面吃个饭,大概一个礼拜一天两天都有。有时候我就觉得她没家人,我就带着我妈妈跟她喝茶,给她有个家的感觉。

到最后,她已经发疯到我们帮她,她都已经觉得我们在害她,不知道怎么样找她,今天这里住,明天这里住,有时候去深圳住,我们基本上找不到她。到后面就知道,她好像好一点了,就由“心情行动”去跟踪她的情况,她也没有跟我们接触,她不愿意。我们觉得不愿意就不要勉强,就这样子。后来听到那个消息就比较突然,我以为她已经好一点了。

前几天,我还跟我另外一个很好的朋友,当时都陪着蓝洁瑛的,我说我心里面很难过,她说我想通了,我没难过,因为我们都年龄大了,这种事情几乎常常出现。我想想也是,每个人都会走,只是因为自己年龄大了,这种事情都会发生比较多,因为身边的朋友都大了,生老病死面对的比较多。但不要太密,因为隔一两天就有一个,不要,那一个多礼拜我真的受不了。   

非常道:所以大家都要好好保重身体。

惠英红:要珍惜,珍惜每一天,因为时间不是闭眼的。

我算是经历香港电影的半部历史,现在是精英留下的时代

非常道:刚刚也都说到,您就像香港电影的一部历史一样。

惠英红:一半吧,真的。我入行时,香港电影是最蓬勃的,一年四百多部电影,看着每一组拍摄的idea,出来的题材都很丰富,有拍赌钱的,有拍社会问题的,有拍动作片的,有拍古装片,什么都有,百花齐放。直接到现在,一直一直在变动,一直一直在淘汰,四百多到现在四十多吧,我就看到整个电影大改动,半部历史其实也有,从我最红的时候是刚入行,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资深的演员。看着一些老前辈慢慢地离开,或者是退休,或者是给淘汰,很多,甜酸苦辣都有。

非常道:你会觉得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吗?

惠英红:不能够说过去,是有时候滥拍,观众也会挑。现在应该是精英留下的时间吧,应该是这样。以前可能有很多来捞钱的,随便拍,反正都卖钱。但是现在你没有实力,你没有诚意,你不爱电影,你找不到好题材,你就算拍出来也会亏本,所以应该是精英留下的时间吧。

年轻时和张曼玉常一起打保龄球,女演员并没有竞争心态

非常道:蓝洁瑛是跟您同时期的女明星,那时候有这么多的美女演员,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有没有什么您印象比较深的事?比如有没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样,女明星在一起就要竞争,要抢一下C位?

惠英红:那时候我的同辈是张曼玉、钟楚红、杨紫琼,我离开邵氏的时候杨紫琼才出来,她应该算是晚一辈的,其实我们以前真的是没有那个斗争,因为每个演员演的不一样,我演的是动作片,她们没办法去演得比我更好。钟楚红演的是社会问题电影,是带风尘味道的,我没办法演她的部分。张曼玉是可爱的,她演的是傻大姐,所以我们俩也没办法演她的角色,我们分得非常好。

我们常常都在邵氏的化妆间里面聊天。有时候约出去,特别是张曼玉,我们比较接近一点,因为我们都比较好动,我们会约出去打保龄球,然后吃饭。所以那时候没有说我要把你踩下来,我要抢你位,没有。其实现在我也没觉得有这种现象,只是外面的人觉得我们斗争比较大。

如果你抱着这个心态,基本上你很快就被淘汰了,因为你没有专注在演戏上,观众第一次看你电影的时候,真漂亮、真漂亮,可是这个漂亮没有内涵的时候,很快就给淘汰了。其实这种斗来斗去的现象,应该不是真实的。

非常道:所谓的“金枝欲孽”什么的。

惠英红:有的时候真的是宣传的一个技巧。

支持新导演不在意片酬,能获得很多新的机会

非常道:刚刚有说到金马奖,您又入围了,这次是女配角的《翠丝》,这部电影虽然国内还没有上映,但也看到题材非常特别,就不知道您那个拍摄感受是什么样的?

惠英红:我没有说我自己那么伟大,我常常支持新导演,可是真的是很多新导演来找我。如果每个演员都说,我必须要拿到我的片酬,其实新导演新题材你就没办法完成,也没办法开工,因为新导演基本上他的制作费是有一个限定,不像大导演。我本身的片酬,拿了他大半了,这不可能,我愿意你的作品让我看到,我要真实地看到导演,我要知道导演是混饭吃的,还是真的有诚意去拍。如果他真的有诚意,我不知道他的功力有多少,可是我会给他一个机会,去显示他的功力。所以我通常都会说,你们给多少,我拿多少,所以变成有很大的好处,我碰到很多新的导演,他有很多新的东西给我,然后也会有很多好的题材拿在手里。当然,其他的导演很有诚意,但是他的功力不足,也没有人知道有这个电影,也有这个情况。可是我放出去了,回来的机会就大了。

因为很多演员有时候不愿意去碰这个机会,觉得算了,我拿我的片酬,我拍我的,我赚我的钱。可是我觉得有时候,电影会慢慢慢慢萎缩,你必须要有新鲜血液进去,新鲜血液必须牵涉到金钱的问题,我不在这里赚,我在其他的地方赚就可以了,就是给他一个机会。

非常道:就是一个很低的片酬?

惠英红:随便。

非常道:《翠丝》这个题材挺特别的。

惠英红:对,题材很特别。其实《幸运是我》也是新导演,《僵尸》也是新导演,《翠丝》也是新导演,其实《血观音》的导演也是第三次当导演,也算是一个新导演,如果你不去给他们机会,我也没有这个机会拿到那么多好的题材。

非常道:你觉得在表演上,这次有什么样不一样的地方吗?

惠英红:我不想有任何一点我以前演过角色的影子,因为这个角色是唱戏的,唱戏的人有一个习惯,平常的行为一看这个人就是唱戏的,有很多动作。这个大老倌很要面子,家里面怎样支离破碎,要让外面的人都觉得还是非常好的一个家庭,我就拿着这个部分,变成《翠丝》里的老婆安儿,安儿就是一个大老倌,她知道家里面散了,可是她不愿意求外面的人,所以她求她老公,继续装做她的老公,这个冲突很大,虽然我的部分不是整套戏里面都有,可是我的部分一出来,必须是一个重点,因为完全牵涉到翠丝整体的戏,如果安儿做得不好,翠丝就会掉下来,压力也挺大。因为也是一个新导演,很尊重我们老前辈,所以我在理完之后,基本上在现场我会跟他商议怎么去拍,怎么去演,你想怎么样去拍这场戏,我就那样去配合你,而不是说我要怎么样。所以安儿是比较豁出去的那种感觉,有一场戏是瘫到地上。如果一个真实的女人,那个时段真的是会这样子。

非常道:还是有很多自己的设计在里面。

惠英红:是的。现在基本上请我的,通常都会比较相信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会理出来一个模式,他就不再管了。

非常道:我记得您上次拿奖时还说,虽然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演员,但现在看到各种机会还是很想要去抓住,所以你才能抓住这么多这样的角色。

惠英红:因为我很喜欢当演员,以前我也做生意,也坐过办公室,很刻板。演员可以多姿多彩,每个镜头都可以不一样。所以我挺紧张每个角色,我看到的时候,马上有很多东西的时候,我很兴奋,我去现场,把我最想要的东西呈现在画面上,我去看回放的时候,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有时候我愿意去拍新导演,是因为我觉得那个题材很好,而不是说他能给我多少钱,我就是想要这种。年纪越来越大,我觉得人生必须要争取每一天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再多的钱你没办法去花,那个钱就不是你的。

非常道:我记得您讲过,不再拍动作片了,最后一部是《K女士》,那部您觉得满意吗?

惠英红:我满意在我的部分,整体有时候导演的idea跟我的idea可能不一样,可是在我能控制的范围我都做好了。我拍《Mrs K》有一个理由,《Mrs K》的导演是《心魔》的导演,是给我重生机会的一个导演,他是我的恩人,我受人恩惠,我一辈子一定要记住,这是我的原则。何宇恒导演他很想拍一个动作片,我为什么不成全他?可因为他是文艺导演,他是一个广告奇才,他拍动作片的时候,在我的经验里,他不是很特别,但这是他的一个愿望。所以我用我的方法,去让他做得再好一点。我那个时候是55岁,去拍那么大动作量的电影,其实男人都受不了。我能打回我30多岁,然后在文戏部分帮助我打的部分,我觉得是完美的一个落幕吧,对我来说也有很大的意义。

其实之前我都不拍,我一直在推,只是我没有公开去说。我为什么要公开说?是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再承受不了去拍这种大的量。有时候人家找我的时候,很好的关系,我没办法说我不拍,我说不出口,我还是去帮忙。那我说出来以后,有时候是堵着自己的嘴巴,我承诺了,我没办法去做,你不要难为我了,就会保护我自己多一点,也不想把自己的招牌去打烂。对,我现在再拍也可以,如果我都让替身去做,我过不了我自己这关。

拍一个电影能赚多少?为什么要打烂自己的招牌?我还是香港动作片第一人,再拍下去就烂掉了,所以有这个决定。

艺术生命的延续要靠自己协调,喜欢梅姨但不愿意比较

非常道:虽然不拍动作片了,觉得您还是很拼命的,一直不断在拍戏。

惠英红:这个是我的兴趣,当然每天每天的时候,我会感觉累,可是我休息不到几天,我又觉得我到底做什么呢?因为如果休息一个月半个月,我要学任何东西我不够时间,算了,我浪费时间就算了。可是想想看,你人生有多少个月?那我还是去拍戏,每天都有新的东西出来,有新的享受,有什么问题?所以也不是说我拼命,只是说反正我人生时间还是这样过,也不能每天坐在家里面,我就觉得这不是我。那我找到我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又可以去表现,又可以去找到我的兴趣,还可以赚到钱,那有什么问题?

非常道:您的艺术生命会很长,我们会觉得国内的女演员,可能比男演员来说,艺术生命会稍微短一点,但是像国外的很多女演员,她们可以演到很老,都是OK的。

惠英红:其实就是看自己能不能过那个关,其实很多东方的女人就会觉得,觉得我老了,就没什么角色给我了,可是你忘了,每一个戏里面总会有老的演员出现,当你在这个部分,你把它弄到最好的时候,你就可以从这个部分里面挑你最喜欢的。首先你自己觉得你自己还是可以,因为那种散发出来的思想,那种力量,其实都会影响其他的人。但因为外国演员影响力很大,所以他们会影响到其他的人会为他写剧本,我觉得这个本身要自己协调好。

非常道:你觉得你也可以做到让大家为你写剧本?

惠英红:是的。

非常道:因为现在有一种说法是,您是香港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惠英红:我不要跟人家比。

非常道:有没有比较喜欢的国外女演员?

惠英红:就喜欢她。

非常道:但是你又不要跟她比。

惠英红:不是说我很嚣张地说我不要跟她比,你没办法比,你是外国人,我是中国人,大家不要比,大家做好自己就好。我欣赏她,因为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我不知道她私人是怎么样,我在画面上,用演员的角度去看她,我知道她下多少苦功,她有用多少精神去把一个角色呈现给你看,我能感受到,所以我很欣赏这个演员,在她的工作上面带给我的东西,这就OK了,所以我很欣赏她。

我脸皮很薄,不强求婚姻只看缘分

非常道:从电影的奖项上面您挺圆满的,拿了好多奖,金像、金马都拿过,女主角、女配角都拿过,还会对奖项有期待吗?

惠英红:有侯选,为什么不期待?我没有去求人家给我提名,可是当你有提名的时候,是因为你做了一个事情,人家觉得你是OK的才给你这个荣誉,那我为什么不想要?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没办法那么神,那么佛,去平常心。现在是比较紧张少了,已经算是佛了。我是一个对所有事情都很动容的,尤其是外面看我,我很注重外面人看我的那个感受。

非常道:那这次拿到香港政府的铜紫荆勋章,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感觉?

惠英红:不一样,因为那个不是我工作上的,是人家去认同我整体的,我在工作上,我在社会上的慈善公益,或者是我对朋友的真实,在家里面我对妈妈,对家里人的照顾,所以才拿到这个,所以那是我整体真实的,不是演戏的一个荣誉,因为所有荣誉都不是惠英红,只是那个角色,可是铜紫荆就是回应我。

非常道:好像你拿到奖之后还说,想要嫁人。

惠英红:其实我相信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个完美的人生吧,对,我不是说我必须要去努力,在这方面我很相信缘分这个东西,如果我随便抓一个我说我要嫁你,好的不好的,我总会嫁得出去,但我觉得那不是最完美,那我等等吧,没有就算。当然,我希望有,如果没有,我不会很难过。

非常道:不强求。

惠英红:不强求,很难强求,你怎么强求?你喜欢的,难道你拼命追吗?我拉不下这个脸,我真的惠英红脸皮很薄。

非常道:但是你内心应该还是有一个小女人在那里的。

惠英红:其实我就是一个女人嘛,我相信我应该是比一般的女人更女人吧,因为我所有女人该有的东西我都有,细心、照顾人、煮菜、整理家庭、衣服、发型、化妆、乐器、画画我都懂,可是懂又怎样?缘分就是缘分,所以不要太强求,当然,有的话我很乐意马上公开告诉所有人,希望他们为我而开心,可是没有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太丢脸。

非常道:不会觉得孤单吗?

惠英红:我还好,因为我有家里人,我家里人对我来说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如果我今天是孤独的一个人,可能我的人生不是这样子,可是因为我家里人有陪着我走,特别是我妹妹,她也跟我命差不多,到现在都没有拍过拖,所以我跟她一起住,所有事情都一起分享,喜的、忧的、痛苦的,从小一起走到现在。所以对我来说,我不知道她是我的老公还是我的伴,反正我希望她不要离弃我去嫁人,丢下我一个人。如果我有机会嫁人,我必须会把她带着一起。

非常道:所以其实跟妹妹在一起生活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惠英红:对,对我来说每天都很重要的,放在我心上的就是我妹妹,我家里的人。

如果我一早就嫁人,可能也不会选择事业

非常道:香港有很多女明星都做了很传统的选择,去嫁人,或者淡出娱乐圈,但是您就做了另外一个选择。

惠英红:这个选择不是我的选择,如果我一早有一个好男人,我可能就是做一个好的太太,如果他需要我不拍戏,我就不拍戏,我还是一个挺女人的女人,可是在没有选择之下,女人能够站在自己的人生里,就得要在另外一方面去巩固自己,对我来说只有事业。

非常道:如果当时有机会,可能就不走会这一条路了。

惠英红:机会是曾经有过了,可是机会来得太早了,那时候刚好是在自己拼搏的时候,二十来岁,最风光的时候,也觉得这太早了。其实我是在想,如果我真的有,我会为它牺牲所有东西。二十来岁的时候,那时候我事业还不是在顶峰,我还是要让家里人帮忙,这个担子压在他身上也不公平。所以那个机会过了之后就没了。

非常道:就是命运是吗?

惠英红:对,所以我希望有机会结婚,有机会公开给大家分享,可是命运就是命运,没有的话人家说我是老孤婆,我也觉得无所谓。

非常道:我觉得香港社会对于女人的要求还是挺传统的。

惠英红:这方面反而我没有去理会其他人,在我的感情方面我没有理会其他人,因为那个也不控制在你的手上,也不控制在我手上。我是一个佛教徒,我觉得这是我的缘分。如果上天公平,总会有,只是早到还是晚到。可能在我还没两脚一蹬的时候就来了,那时候来的其实是最好的,因为老伴老伴,我反而觉得是老来伴,还是挺重要的。

非常道:您之前不是看过紫薇斗数说60岁会有老伴吗?

惠英红:对,30来岁看的时候我都哭的一塌糊涂,那时候已经跑过去了,20来岁的那个机会,哭的一塌糊涂,可是最近再有人跟我说这个,其实我从来都不问,都说我60来岁,我说快了快了,还有好几年,突然之间觉得那个灯就亮了,就有一点,快了快了,可是到时候没有也无所谓,我还有一个70。

非常道:您对于60岁,会当做人生一个重要节点吗?

惠英红:其实每一天都很重要,因为每一天在我身上都变化很大,要饭的、学跳舞的、给抓到去试镜的,当了主角的,不要你的,重新再上来,又变成现在的我,每天都在变化。所以我觉得不是60、50或者70,对我来说真的是每一天,尤其是现在,隔天隔天就有我一些故人离开,那时候的感觉就是我年龄也大了,所以必须要珍惜每一天,珍惜有机会碰见的人,或是我身边的好朋友,我都会很珍视。因为我怕失去他们。

学画画是因为肚里没墨令我自卑

非常道:知道您现在也在学画画,做画画的一些工作,是吗?会开画展吗?

惠英红:其实那是我最喜欢的,其实我在没拍戏那段时间我是上课最多的,上课最多的理由是,我觉得我肚子里面没一滴墨,空空的,这是我最自卑的一个东西。我从小没上过课,可是你面对社会的时候,你太空、太草包的时候,其实你很难让人家去尊重你。所以每天基本上我的习惯,必须会一起来,什么东西也不管,先看几份报纸,去看看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我希望我不要太草包。

画画也是我知道我自己这方面特别灵活,因为我的手是比较灵活的,比如用手绣花,用手去打毛衣,或者做衣服,我手很灵活。所以对于画画来说,我觉得自己这方面比较好,如果晚了,再老一点,可能有一天我想休息了,暂时不拍了,那我时间怎么过呢?还是要找东西过,那我会全心在这方面,这是我自己的想法,还是要看环境,因为我是一个善变的人,我不知道,我可能一直拍拍到80,都有那么好的机会,我还会继续拍。到了明年,如果剧本来的都不太好,算了,我也不需要,每天吃好的,我停下来也可以,我不知道。

非常道:您会真的有开一个画展的机会吗?大家还挺期待。

惠英红:其实好几年前就有这个机会,可是因为那时候刚好我重新再出来,演艺事业上获得最好的机会,我觉得上天给这个机会,你就不要这边想想那边想想,你集中地去做好你自己的演绎,站稳自己的脚,所以那时候本来有六个朋友要一起开一个画展,他们后来五个人开了一个画展,就缺我,因为我的画不够。后来我没参加的理由是,他们都是油画,只有我是水墨,就有一点跳出来,可是他们说刚好我那时候有名气,都是做慈善的,那算了,我就把我手上存的东西拿出来捐就好了,我不需要去画展,因为一去到画展就有压力了,你必须要十幅画,里面有连贯的题材。每天我还想着要拍戏,去理这个角色,我没办法去集中在那个画里面,所以我就拿来捐,我没有开画展。

非常道:那做慈善也很好。

惠英红:对,现在都OK了,很多慈善机构都曾经用过我的画来捐,其实我曾经也说过,以后我如果真的开画展,也不是要卖钱,谁需要筹款就拿来用,不需要去把一个喜欢的东西变成买卖,我觉得不太好。

【非常道2019开年季】


 二零一九,信仰依旧
 匠心独运,与时代共舞

团  队

监制:姜燕
制片人:雷兵兵
策划:秦婉
编导:魔糖 马莎 苏效禹
美术:管健铭
后期:朱彦霖 钟茵妍 戴玮
专题设计制作:第十天工作室
       陈曦 郑美娜


艺人统筹:小贝 许可
渠道推广:钟小宝 隋晓萌
摄影:张沫 张新燕 杜青宝
摄像:戴玮 董晓龙 王磊
   王帅 杨艺 洪俊君
   巍巍 王摄 王涵 汤硕
   李朋逸
出品:凤凰网娱乐

合作伙伴
右侧导航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