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期

电视剧和现实一样怂 从未给出职场性骚扰的合理应对


来源:凤凰网娱乐

人参与 评论

李枫与郭敬明

郭敬明不愧是热搜担当,著有小说《召唤喀纳斯水怪》、《燃烧的男孩》的李枫网络举报曾遭郭敬明同性性骚扰,还称郭敬明经常骚扰、性侵犯签约到小四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据我所知的就有五个人,我不知道的就更多了,在我知道的人里面,有一位,一个直男,一表人才,我很欣赏他,并且他当时有女朋友,有美好和稳定的生活,结果遇见这种事,他早已离职。”对此指控,郭敬明发文澄清此事:“1.完全捏造,2.已让律师处理。”

多年以前天涯有个有关金丝雀的热帖,疑似郭敬明公司内部员工爆料,说到郭敬明完全不在乎负面,很多负面都是他自己放出来的。但这次估计不是自产自销。第一郭敬明自己无论怎么被拍到怎么迹象百出,他都确凿否认自己的的同性取向。第二性骚扰是一个身败名裂的指责,就是不在乎抄袭的帽子,也不能不在乎这等罪名。他应该不会拿这俩件事炒着玩,不然他就太还狠了,简直无畏者无知。

最大的疑问是时间,7年前的事情,为什么今天才说。

虽然事发娱乐版块,此案应该算是一场非典型职场性骚扰。李枫是郭敬明捧红的,参加郭敬明和长江文艺出版社一起举办的“第一届文学之新全国新人选拔赛”获奖出道, 网络上被郭敬明各种花式夸奖,出书给他做序,跟他一起跑签售,溢美之词从美貌到智慧,无论从生意角度说,还是从生理角度说,欣赏看得出来还是蛮由衷的,有次微博上小四说自己健身效果了得,不能公开发裸照,但要给李枫看下,很是露骨。如果真是如李枫所说有性骚扰的情况存在,本人应该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好感的方向和力度,还接受了那么多资源特供和台阶铺架,直到事情不堪,直到7年后才不在沉默,至少不是一开始就义正辞严拒绝恐怕。类似职场和娱乐圈的性骚扰,很多当事人一开始无论出与什么考虑吧,担心舆论反咬一口也好,担心无法取证还惹一身骚也罢,企图心大于对自己的保护,心存侥幸怕丢饭碗也罢,息事宁人者多,拍案而起者少。

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妈正在回看《我们的爱》,正好听了一耳朵。靳东的前妻小雪是美声歌手,一个姓陈的老板是演唱会赞助商,单独相处的时候,咸猪手张牙舞爪伸过来,小雪拒绝,他就许诺给她开盛大新闻发布会,把演唱会开到金色大厅去!明摆着就交换,小雪当时吓跑了。后来姓陈的老板道歉,她还是不能抵抗开演唱会的诱惑,又信了。该剧的前因后果角色关系我没看,光凭这一幕,就可以判断小雪其实是在玩火,她一个成年人,不会不知道陈性男人要赞助她不是为了艺术,而是为了她的身体。但是能开独唱音乐会,要付出什么代价,她就算是没想明白,潜意识里也掂量过。所以不得不说有时候欲求是性骚扰的培养基。

《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失婚后进入职场,被自己的上司性骚扰不从,然后被百般刁难,不是来自上游公司的对她再次倾慕的前夫陈俊生和逆转相爱的贺函的出手相助,她基本没机会在那间调查公司里立足学手艺,更何况从此职场扬帆起航,又一个唐晶从骄奢淫逸五谷不分的家庭妇女窠臼里破茧而出。总之电视剧都在贯彻张爱玲那句话,年纪轻,长得好看的时候,大约无论到社会上去做什么事,碰到的总是男人。而男女关系,像《欢乐颂》里安迪背后的老谭本那么亲密欣赏无限支持彼此工作的黄金关系,基本就是一个幻象。交换比比皆是。

美国公司职场有两大雷区,是公司和公司员工要特别小心不能逾越,一是歧视,二是性骚扰。一旦有员工遭遇性骚扰的举报,公司会立刻启动调查程序,一旦骚扰行为被坐实,一般都会解雇、开除骚扰者。任何人因为这个原因被公司开除,一般意味着其职业生涯的终结,很少有公司会雇佣一名有性骚扰前科的员工。公司如果明知性骚扰行为发生却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被骚扰者可以将公司告上法庭,那公司的麻烦就大了。

即便这样,从白宫到大小公司,职场性骚扰一点不少。一度顶戴最美美剧桂冠的《广告狂人》中,没有一个人的生活禁得起追究。女人极品公司大管家琼,最后还不是靠出卖身体才当上合伙人,要命的是合伙人集体作出决定把琼卖给客户一夜,这些男人靠琼卖身得到巨额订单,条件是给琼合伙人资格,男人反过来看不上被自己买了的女人那是肯定的。搞得琼违背行业道德插手公司业务,要靠业绩确立自己的地位。还有一个屌丝励志女佩吉,唐的秘书出身,始终对唐有份召之即来的归属之心,唐对她也是视为囊中之物虽然没取也不准别人取那种,所以他找跟佩吉办公室恋情的泰德谈话,让他离她远点,类似罗杰对琼的心态,曾经是我的,现在就是我的,以后也是我的。佩吉靠玩命努力,成为创意骨干,像所有职场女强人一样恋情多桀,文艺革命男的是浮云,无根无基,为了升职,主动示好唐,送上门被骚扰,然后被上司泰德始乱终弃,泰德有老婆孩子,志同道合信誓旦旦最后还是向家庭责任妥协。在职场中的男人森林里狼狈不堪体面粉碎地存活下来,佩吉30岁成为年轻的创意女总监,位高权重,爱在何方,再往下编弄不好就成性骚扰的甲方了。

无论国内影视,还是美剧中,对性骚扰都没给出什么像样的化解途径,人性和兽性的搏斗,欲望为王。

前段有女性被性骚扰后无地自容无法化解自杀的。郭敬明这一单,如果走法律程序,取证也是渺茫,中国同性性骚扰法律基本就是空白。他自己从舆论地雷阵里蹚过来的,应对负面铁布衫披着身经百战化一切为流量,举报者李枫的热度也因此抵达峰值。这类动静最后就是落得一个流量双赢,其他坐等时间死在沙滩上。电视剧和现实一样怂。

(作者/黄啸)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凤凰网立场。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栏目介绍

从娱乐圈大小事,剖析个中价值观
——凤凰娱乐《娱论导向》
投稿邮箱:yuletougao@ifeng.com

制作团队

责编:凝御

监制:姜燕 钟丹莹

出品:凤凰网娱乐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