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桂纶镁演《圣诞玫瑰》:晒得了清新“藏”得住阴暗

2013年05月27日 06:49
来源:新闻晨报

从《蓝色大门》、《不能说的秘密》出道,曾经走小清新路线的桂纶镁戏路越来越怪,《龙门飞甲》里说一嘴稀奇古怪的胡语,《圣诞玫瑰》里抖一地曲里拐弯的阴暗。她是想到哪里去?桂纶镁笑言,这得归功于徐克导演,徐克一直在挖掘她内心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是刻意要扭转形象,是导演很勇敢地找上我。徐克很鬼才,可以找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放在另外一个角色里。我很谢谢他,不然我不知道清新角色要演多少年。 ”

昔日出道大玩小清新

2002年一部《蓝色大门》吹来清新风,陈柏霖和桂纶镁在剧中的表演引起了许多观众的共鸣。日前,陈柏霖在微博晒出一张和桂纶镁的合影,两人搂着肩,亲密而又默契。时隔11年,《蓝色大门》孟克柔、张士豪的重聚颇衬当下盛行的怀旧风,令不少人找回当年的感动。而就在2012年,陈柏霖金钟称帝,桂纶镁金马封后,带出了昨日已逝不可追的岁月感。接受专访时,桂纶镁谈到那张引人唏嘘的合影,称再看到陈柏霖,自己非常高兴,“我们一路一直陪伴着彼此,我们一起在生命旅途上做不同的判断,有不同的想法,我觉得都好。我也会看他演的电视剧,看了第一集,我就对他说‘非常好’,其实我看得少,或许也就看了那一集而已。”回忆金马得奖,桂纶镁称,“我没有压力,得奖也不是里程碑,也不是过去十年的总结,就是角色好而已。表演上,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以后的路上还是不能停止和松懈。”离开那扇青春大门的小镁,又演了很多种人生,最近一次是出现在杨采妮导演的电影《圣诞玫瑰》中,出演楚楚可怜被性侵犯的残疾女教师李静,怀着被伤害过的阴影带来的心理失常与压抑,在诬陷、虚幻间令观众又怜又恨,被观众称为“玫瑰花刺”。

当下释放内心阴暗面

桂纶镁介绍,自己为了《圣诞玫瑰》中的角色花了很多心思,和杨采妮一起做了很多功课,“因为我性格完全不是这样压抑的,为了表现出这种压抑的感觉,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见人,到后来我真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我觉得这个女生做了一件大家都不敢做的事情:把自己摧毁。那个时候我也写了很多笔记给自己,比如‘我需要勇气,我不要再过以往的生活,我不要再假装’之类的话。或许大家都会觉得这种女人很恐怖,但我不觉得。我觉得每个人做事,都会有一些故事和原因,这也是性侵犯背后的东西。”让桂纶镁记忆尤新的是,第一次和杨采妮见面,杨采妮用口述的方式和她讲了一遍故事,“我很受触动。后来我提前了两三个礼拜到香港,和杨采妮一起,去和那些被性侵过的人聊天,她们比我们想象得坚强。我没有可怜她们,她们不需要可怜,我们都是一样的,聊聊天气、去哪儿旅行而已。”桂纶镁不讳言,《圣诞玫瑰》令她很难抽离,拍的时候并不开心,尤其开拍前的准备让她感觉非常不好,等到正式拍摄,反而明白这是在走一个旅程,“拍完之后,感觉真正走完了这个旅程,得到了一些东西,心里很多黑暗的东西都放下了,这是它送给我的一份礼物。”

在接受邀约后,桂纶镁拉来了张震饰演被告,原因是两人十几岁时就认识,非常熟悉,“我可以把自己放心地交给他。”在拍戏过程中,可能是自己太沉迷角色,张震都尽量不和她说话,“他知道我在角色状态,尽量不打扰我。现实中,我会经常送一些圣诞玫瑰折纸私下送给他,里面确实有些字,故意制造这个恐怖气氛。”

未来事业婚姻不设限

《圣诞玫瑰》之后,桂纶镁的大尺度跨越更值得期待,桂纶镁称,自己并没有演什么不演什么的想法,“看导演给我什么吧,我的人生经历一直在积累,不一样的角色就会找上我。”尺度这回事,她一直以来都没有太深的概念,可能和小时候练舞蹈有关系,令她对人的身体有阳光、健康的认知,包括金马奖红毯上,很多人说她穿得太露,但她其实一点都不觉得,“有一些面料比较少的衣服,穿在我身上也有完全不同的感觉。因为身体自在,所以穿上去感觉也很健康。”她为未来规划了表演、舞蹈两条线,“表演要进步,舞也一样会跳下去。当初大学毕业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在表演和舞蹈之间抉择,现在不需要放弃什么,就很快乐。”不仅在尺度上,桂纶镁自称在性格上也很能打开自己,又很幸运地遇到了不限制她的经纪团队,“我可以打开我自己。灵感来自世界各地,这些点子走进我的生命,会给我很多新的东西,可以非常朋克、性感,也可以非常淑女。”至于婚姻,桂纶镁也持不设限的开放态度,不排除哪天就和戴立忍结婚,“我这个人还真的挺顺其自然的。”

[责任编辑:张宝钰] 标签:桂纶镁 金马 陈柏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