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各地导演东京论审查 台湾:忍痛删自慰镜头为内地送审

2011年10月25日 07:54
来源:凤凰网娱乐 作者:赵大卫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第24届东京电影节进入第四天,随着影片交易市场的启动,各类专访和宣传活动也相继开始。而除了本届东京电影节外,很多片商和导演对于近几年来发展迅速的中国电影市场也充满了憧憬。但与日本电影市场不同的是,他们在携片进军中国市场之前,都要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电影审查制度。在几天的接触中,凤凰网娱乐与这些导演和制片人们就电影审查制度和修改要求进行了讨论,意想不到的是随着地域的不同,行业内对于电影审查制度的看法也有着很大的差异。

台湾:“一颗红心 两手准备”

为过审准备多种版本在2011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来自中国台湾的影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女孩》深受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好评。而本次东京电影节,导演九把刀也携该片出席。随着影片声誉的传播,部分内地观众也表现出极大的观影意愿。对此,导演九把刀表示,该片已经送交广电总局审查,但审查结果尚未出炉。

然而,当谈到影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女孩》中有一幕手淫镜头的时候,导演九把刀表示目前的送审版是台湾和威尼斯的公映版本,因为他更希望内地观众欣赏到最纯粹的“九把刀作品”,所以第一次送审的版本未做任何修改。如果审查决定下达后有修改要求,他则有足够的素材对应修改。原来导演在拍摄该片之前,就认真考虑过内地审查制度对于影片镜头的要求,所以同样在“手淫”剧情部分,他拍摄了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更加含蓄,比较符合审查制度的要求。

至于修改意见,九把刀表示,如果审查结果中出现明确的要求,他会考虑删掉手淫部分的镜头,但这样未免会影响剧情的承接性和连贯性。但是为了更多的观众可以欣赏这部作品,他也不得不“忍痛删爱”了。

美国:乐于接受审查制度为上映“忍痛删爱”

本次东京电影节展映影片《立方体》的导演马克·斯莫洛维兹对于审查制度表现出美国人特有的乐观。在他看来,今年好莱坞大制作影片正在逐渐加大对于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关注,很多影片甚至将中国市场视为可以和美国本同比肩的主要盈利空间。审查制度的确会影响一部分影片的制作,但在以商业利益至上的好莱坞,票房面前一切皆浮云,只要影片可以在中国内地上映,一切修改意见和要求都是可以实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年一部分欧美港台影片出现内地版结局的主要原因。很明显,这些导演在拍摄影片之前就已经为影片能通过审查制度而准备了符合规定的镜头或结局。

在马克看来,审查制度和修改意见并非只出现在中国,美国电影市场也存在相关规定。比如分级制和电视版本,总体上分级制和审查制度稍有区别,但其中心意义都是为了对影片的内容和镜头进行分类,只不过分级制度的分类更加细化而已。而对于修改意见,马克则直接提出美国所谓的“电影版”和“电视版”的区别。原来,在美国影片上映后离开院线通常会卖给各大以电影播放为主营业务的电视台,然而院线与电视不同,美国政府对于可以在电视上播放的影片要求极高,限制级影片必须要经过严格的重剪处理,否则不允许公开播放。

随着东京电影节上引起的广泛关注,马克称目前正在考虑将影片《二次方》卖到中国,而在送审环节上马克则表现出巨大的信心。因为影片的题材讲述的是家庭成员间的爱和责任。即便是受到修改意见,马克表示尽管可能会觉得不舒服,但是为了上映他愿意对自己的作品作出重新的修改。

欧洲:艺术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曲解 不屑与好莱坞为伍

作为以文艺片叱咤全球的欧洲电影行业来说,审查制度对于他们可谓陌生。而作为生产学院派艺术家的意大利,电影究竟是艺术的承载还是商业的工具,显然固执的欧洲人们会选择前者。

本次东京电影节上,意大利导演弗兰西斯科-巴提埃诺的作品《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引发了观众的热烈讨论。影片所涉及到的人权、非法移民问题甚至登上了日本当地报纸的重要版面。影片以灰暗表达方式讲述了一个关于“黑移民消失”的猜想,对于影片中隐含、晦涩的画面设计,导演佛兰西斯科则表示“这就是我想要的。”

作为颇具欧洲影坛特色的“学院派”导演,佛兰西斯科表现出了意大利人的固执和保守。在他看来,电影是为艺术而生,但艺术不应该屈从于电影的发展而被改变。对于好莱坞式的商业追求,佛兰西斯科表现出不削一顾,在他看来真正能经历岁月和时间历练的影片才是电影人应该追求的目标,仅仅将电影当做谋利工具是一种肤浅的行为。

而对于影片进入中国市场方面,佛兰西斯科表现的比较悲观,首先影片已经在参与了众多知名电影节及电影交易市场,但尚未得到中国片方的青睐,这可能和影片基调与审查制度的冲突有直接关系。而即便是获得中国片方的关注,佛兰西斯科则坚定的表示自己不会为修改意见而对影片作出任何的改动,因为在他眼中,电影和孩子一样,如果为了一时的利益而作出修改和删减,那么这个孩子还是自己的孩子吗?

小编看法:

审查制度符合国情过早分级后患无穷作为颇具中国特色的内地电影审查制度,作为一种规范沿袭至今一定程度上是充分了符合了内地文化市场的需求。而对于海外影片进入中国市场,很显然台湾人表现得更加灵活和聪明,在了解了审查制度的运作方式后,选择了很多香港导演都会做出的“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决定,即专门为审查制度而拍摄备用镜头和结局,《无间道》《杀破狼》、《黑社会》等影片皆是如此。对比此行为,美国人则表现出特有的“逆来顺受”的作风,即以上映为基本原则,能改则该能删则删。这也正是欧洲人无法接受好莱坞的主要原因,在文艺情操的影响下,他们对于电影的看法显然存在着主观意识上的矛盾。

其实,审查制度对于目前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是必需也是唯一的。在片方和院线高速发展的同时,其职业规范和道德操守尚未稳健。在这种前提下,必要的官方监管和压力更加有助于文化市场的健康发展。分级制度或许是发展目标,但是不是现在,在观众自我约束能力和院线道德操守尚未彻底建立之前,过早的采取分级制度,会直接影响内地电影的发展方向甚至整体的社会风气。

(凤凰网娱乐东京电影节前方报道团 文/赵大卫)

[责任编辑:doulili] 标签:审查制度 导演 文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我要评论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