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名女人”刘晓庆:我从没踩过男人的肩膀上位

2012年10月24日 10:00
来源:都市快报

姜文一样,刘晓庆也是个很难采访的对象。几乎所有记者都想采访她,但同时又害怕采访她。我经常听到同行抱怨,刘晓庆太难打交道了,每次采访都要先看记者列了什么问题,事后还要反复审稿,包括对摄影记者也有诸多要求,于是经常会出现媒体主动放弃采访的情况。

但在北京见到刘晓庆的时候,发现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她一身休闲打扮,没有化妆,房间里摆了很多水果零食和各种饮料,没等落座,她就主动招呼,“想喝什么?”

她今年已经57岁了,虽然脸上有藏不住的眼角纹,但外表看起来确实跟三十多岁的女人差不多。于是话题从保养聊起。

“我其实不怎么讲究保养,就是平时喜欢运动,比如打羽毛球,我觉得运动能让人有种光芒。至于外界说我整容,这个我不想过多解释,因为那种由内到外的光芒是整不出来的。一个女人整天拉皮又能拉成什么样子呢?但我认为如果女人希望变成她自己想变成的容貌,只要她开心都可以去做,人活着就是为了开心,这比什么都重要。”让刘晓庆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大家一定要针对她?“麦当娜赵雅芝钟楚红,很多女人保养得都很好,为什么一定就非得对我这么苛刻?我真的搞不懂。”

这就像她很多年前说过的一句话——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这句话后来被宋丹丹拿去春晚小品抖包袱当笑料,时代已经变了,刘晓庆很清楚这一点,“要是这样能让大家开心,能被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那我也算做了贡献。”

但她显然还是有些介意,“对一个演员来说,保持自己形象是很重要的事情,也是应该做的事情。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应该是个老太婆,结果发现不是。其实年龄大小不是重点,我更希望大家看到我对作品的创造力有多强。”

谈自己 我的人生比我演过的任何角色都精彩

2003年出狱之后,刘晓庆演了大量的电视剧。一方面当然是为了赚钱,“只要给钱我就演,重打江山嘛,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但另一方面,她确实塑造了很多不错的角色,为原本水平极低的中国电视行业提高了标准。“可能有些角色并不适合我,但只要我接了这个角色,我就要让大家觉得,这角色就应该让刘晓庆来演。”

她还是很好强,在演戏上一直要证明自己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但其他事情似乎已经看淡了很多。“入狱这事儿在大家眼里是很重的一笔,但在我的经历里,不过是无数次危机中的一次。李敖说过,刘晓庆若是我女儿,我就让她去打官司要赔偿。我想何必呢,还不如用宝贵的时间多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刘晓庆说这不是认命,而是放下,“我生下来就没名没钱,后来只不过去名利场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又有什么关系呢?让我自豪的是,我的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挣的,而且我从没踩过男人的肩膀上位,倒是好多男人踩着我的肩膀上位。”

带《风华绝代》去台湾巡演的时候,她跟李敖见面,有媒体当场向李敖提问,“李大师善于评价历史人物,你怎么评价刘晓庆这位演员?”刘晓庆当即抗议:“我还没有成为历史!”李敖最后还是做了点评:“她(刘晓庆)很漂亮,她的才华和演技永远高高在上。”

刘晓庆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也很高,可以说是自负,也可以说是自信。“每次在报纸上读到刘晓庆这三个字,我都觉得陌生,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是褒是贬都跟我本人没关系。我的人生已经比我演过的任何角色都精彩,至少不逊色。所以我不会往后看,也不会往前看,享受现在刚刚好。当然每一个现在都会成为过去,每一个瞬间都在流逝,这就更需要珍惜现在。”

谈感情 能留给自己的东西真的已经不多了

现在刘晓庆跟姜文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姜文娶了周韵,刘晓庆嫁给了阿峰。

但她目前的感情依然是个谜,很多人说她早跟阿峰离了婚,而且被分走了很多家产,刘晓庆对此始终不肯透露半句。“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公众人物,就感情这一小块领域,让我保留一点隐私吧,我能留给自己的东西真的已经不多了。”

至于姜文,刘晓庆承认他们的关系变成老友记,而且她对姜文的评价从未变过,“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男人,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做导演。早在拍《芙蓉镇》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姜文的导演才华,所以我一直跟他说,你应该赶紧去做导演。事实证明,我的眼光很准。甚至可以说,我是最早发现姜文有导演才华的人。”

姜文能从演员转型做导演,其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非常重要,而这部电影的出品人正是刘晓庆。那时候姜文陷入资金困境,几乎到了快要绝望放弃的关口,是刘晓庆帮他满世界找资金,最后《阳光灿烂的日子》才得以顺利上映。

我很好奇刘晓庆会不会参演姜文眼下正在筹拍的新片《一步之遥》,她明确说不会加盟,“我个人更喜欢《芙蓉镇》这类的大时代电影。”

而且对刘晓庆来说,舞台剧《风华绝代》带给她的成就感更强。“很多想法都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跟剧本和历史基本没什么关系,舞台上的节奏也基本靠我一个人在把握。我塑造过的角色越多,超越自己就越困难,赛金花是个很好的超越机会。”

天朝第一君,是个女儿身,不爱胭脂爱乾坤——赛金花在《风华绝代》中这么形容自己。而在荧幕上演过武则天、慈禧、萧皇后等各种奇女人的刘晓庆,对自己的定义是——我要强的个性,注定了这一生要经历大风大雨大起大落。

《南海长城》并不是一部太出名的电影,现在的很多年轻人甚至可能都没听说过。但对刘晓庆来说,这是她成名的第一步。那还是1975年的事情,她20岁,从四川音乐学院附中毕业出来没多久。

在一个漠视个性的年代里,刘晓庆显然是个另类,她四处跟朋友说:“我要成为全国有名的人。”这句话听起来简直大逆不道,因为那时候全国有名的人只有一个,也只能是一个。

随着《小花》《婚礼》《瞧这一家子》三部电影连续面世,刘晓庆真的成名了。但她并不满足,觉得自己还没有成为最好的自己。“我必须成功,绝不允许失败。一旦失败我只能回去做农民,所以我要抓住每一个机会。”

得知谢晋导演打算改编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芙蓉镇》,刘晓庆开始每天往邮局跑,一天一封信,直到谢晋答应她出演女主角胡玉音。

《芙蓉镇》的出现不仅仅改变了中国当代电影现状,也改变了刘晓庆的一生。

当时刘晓庆的丈夫是陈国军,这已是她的第二段婚姻。但在拍《芙蓉镇》的时候,她跟22岁的姜文相爱了。这个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刘晓庆也不避讳,包括丈夫陈国军指责她跟姜文的感情是奸情。

陈国军在1997年出版的纪实小说《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里写道——1988年4月21日,我用小刀逼着姜某(指姜文)说:“你把你和刘晓庆的事写出来。”姜某在纸上写明自己1987年跟刘晓庆建立了恋爱关系,写完之后,姜某又把它要了回去,说:“我想加上一句话——因为我爱她。”

那时候姜文已经表现出超人的才华,他一心想自己做导演拍电影,刘晓庆不断鼓励他,“你把题材写出来,我给你拉资金。”当时刘晓庆已经懂得金钱的重要性,她在全国四处走穴,虽然不会唱歌,但她可以表演朗诵电影台词,一天能跑五六个场子,每场赚一百块钱,最高纪录一天演过八场。

姜文的电影迟迟未拍,1990年,刘晓庆选择下海经商,从房地产到书稿拍卖再到电视剧制作,她很快成了“中国亿万富姐”,甚至进入《福布斯》中国百富(42位)榜单。后来因逃税事件入狱,家产散尽,全靠姜文在外为她奔走。

“我红极一时,即使是人生大起大落,也挡不住我的光芒、一代新女性的光芒。”这是刘晓庆在最新接演的舞台剧《风华绝代》中的一句台词,她在里面扮演赛金花,一个同样坐过牢的名女人。这部舞台剧将于12月份来杭演出。

■快问快答

人只要活着熬得住 就是柳暗花明

记者:大家总觉得你的容貌不符合年龄,所以表现得很好奇。

刘晓庆:是的,好多人问我,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要挣扎着演戏?其实我从来没挣扎过。如果我现在颤颤巍巍步履蹒跚,绝不会努着劲儿再演戏,因为没有一部作品值得我去牺牲生命。也有好多人说我装嫩,可我真的不装,我要装嫩干吗?我不介意别人看见我的皱纹,谁没有皱纹?真正爱我的人,不会在乎我的皱纹。

记者:你的心态一直都这么好?

刘晓庆:随着年龄的变化,气质当然也会有所变化。但有个观点我始终不变——女人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丧失信心。自己强大了以后,才可以拥有最美满的爱情和最幸福的家庭,尤其是女人。如果有一天传出我自杀了,那一定是假的。人只要活着熬得住,就是柳暗花明。

记者:说到女人,你有没有什么心得可以拿出来跟女读者分享的?

刘晓庆:世界上最公平的一件事是每个人都只有一辈子,都只有一次生命机会。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况下,想做什么就赶紧去做什么,别犹豫。

记者:那你现在还会受到感情的困扰吗?

刘晓庆:不困扰啊,因为每一段谈过的感情都是我真心喜欢的,这样才不会困扰。我交朋友或者谈恋爱,从来不会因为对方地位的高低、金钱的多少、外表漂亮与否而有任何变化。我觉得对人一定要真挚,如果连交朋友都要算计,太累了。所以我欣赏真挚的感情,至少我个人要真挚。

[责任编辑:张楠] 标签:刘晓庆 姜文 肩膀上位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