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影评人》07:《超体》
娱乐

《双面影评人》07:《超体》

2014年10月22日 10:01:38
来源:凤凰网娱乐

以严肃的眼光来看,本片此后的情节和表现手法,不仅无一不傻,而且有越来越傻的嫌疑。

嘉宾:

正方:

红袖添饭:长居北美的极客影评人,座右铭: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

反方:

卡卡西北偏北:业内资深电影媒体人、影评人,现改名换姓转战编剧圈,但依然不忘电影批判的初衷。

反方观点:

用“走近科学”思维宣扬毒品犯罪?

不得不说,《超体》最令人震惊的是它对毒品犯罪的态度。首先,片中女主角学会超能力这件事是吸引观众走进影院的最大卖点,但女神通过变向嗑药而获取超能力,这就有点令人胆寒。更胆寒的是,女神拥有超能力之后就四处猎杀,冷血无情,并对嗑药一事产生依赖,不断索取毒品以维持心智,最终走进“上帝领域”,整个过程,编导并没有对毒品犯罪做任何道德上的批判,而电影也像磕了药一样,不顾科学逻辑,变成对视觉效果(也是吸毒后的精神状态)过分贪婪的奴隶。可能有人说片中的毒品其实可以看做一种高级药物,但《超体》无论从宏观的表现形式(世界毒品网络)还是细节化的作案方式(外科医生对主角进行手术,用最难以查询的人体携带毒品入境),都没有否定它的毒品功能。所以,《超体》能够在中国娱乐圈“严打”吸毒现象的今天上映,让人感到有些疑惑。

《超体》的叙事方式很新颖,不过也有很多老电影跟它的逻辑类似。比如唐纳德-卡梅尔的《迷幻演出》(1970),柯南伯格的《裸体午餐》(1991),或者加斯帕-诺的《遁入虚无》(2009)。最后一部电影作为关键词,完美地概括了前几部电影,包括《超体》。

如果您认为《超体》是一部动作科幻电影,那么您显然误读了吕导演浩瀚的思想。它看起来是建立在一个科学假想上——海豚的大脑利用率是20%,但进化出了人类科技无法企及的声纳系统;人的大脑利用率是10%,如果全马力开到100%会怎样?——这假设简直逻辑混乱。我们都知道蚂蚁能搬动比自己重七倍的东西,不知道脑利用率是几%?轻信这种逻辑是危险的,以前就有个东北老板把蚂蚁入药,号称能壮阳,结果被警察抓起来了。相信这个,还不如相信集齐七颗龙珠能召唤神龙。

并且故事后来的走向已经跟这个假想没有关系了,吕导演希望露西有超能力,那她如论如何都会有超能力。挥一挥手就让巴黎警察们“嗷的一声昏了古七”的桥段,或者“用手拨开电磁波丛林,找到韩语代码”的细节,是无法用哪怕科幻片语境来解读的。

也有人认为这是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宗教片,那么您已经接近了吕导演浩瀚的思想,但远远不够。电影开始时,女“神”露西还是一个拒绝帮男友送毒品,要回家复习备考的学渣姑娘,到结尾时她已经五眼六通、心无挂碍、与天地同游、放浪形骸之外,实现了终极涅槃。翻译英文叫“I’m everywhere”!但是在不足九十分钟的片长里,观众能看到的只有露西的各种体位的神迹展示。据说东北人在沙漠里捡到神灯后的三个愿望分别是,1.来瓶二锅头,2.再来一瓶,3.没事了,你回去吧!露西也差不多:获得了超能力A,好牛;又获得了超能力B,好牛;又获得了超能力C,电影结束了!它没有宗教情怀,也没有反宗教情怀,哪怕作为纯粹的“修仙”电影,都是没有勺子的鸡汤。

《超体》甚至不是一部严密的剧情片。它没有普通电影的起承转合、矛盾构建,故事的推进并不靠故事本身,而是闯关游戏模式——从10%升级100%,然后爆机消失了。韩国戏王崔岷植在片中饰演的霸道总裁,竟然在手下都被女“神”甩到天花板之后,还再想用小手枪爆她的头。真是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呜呼哀哉!女神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她可以不由分说枪杀街头路人,却假惺惺去复仇,又放过霸道总裁,让他赶到吕导演家乡杀更多的人。

如今被美誉为“法国王晶”的吕克-贝松其实采用了一种相似于《走近科学》的叙事方式,又有点像科教片。露西作为当事人被直观纪录;摩根-弗里曼因为作过《穿越虫洞》的旁白,被吕导演找来饰演从旁解说的“有关专家”。但因为吕导演提出的科学没有理论依据,只能算伪科教片。

可能也会有人认为本片是真人版《动物世界》,因为露西刚亮相时穿插了豹子吃小羊的画面,以及最后露西见到了恐龙和远古智人。这个提法比较让人为难,或许《小龙人》也是《动物世界》。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为电影《超体》贴标签呢?这时候就有必要提到前文的三部电影了。《迷幻演出》《裸体午餐》《遁入虚无》相比于《超体》,共同点有两个:首先它们都浓墨重彩地表达了,人作为脆弱的动物对致幻药物的迷恋。《迷幻演出》里的主角忘记了被追杀的厄运;《裸体午餐》里的作家文思泉涌;《遁入虚无》的主角化作游魂在天空飘荡;而露西,再也不用害怕霸道总裁了。第二个相似点是几部片子的主题都充满了嬉皮逻辑,即用逃遁的、玩世不恭的心态,荒腔走板地聊生命起源、我的存在、人类未来之类的终极问题。《迷幻演出》的导演甚至在现实中重演电影情节,吸毒然后吞枪自杀。还一边等死一边念叨,我咋就没见到博尔赫斯呢?!吕克-贝松是位精明的商人,当然不会吞枪自杀,也不一定真的high药。但这并不妨碍他加入这场狂欢——你们都骂我江郎才尽只能拍B级片,我就偏要执导一部神棍电影,彰显格调。

他通过云里雾里的方式站在了舆论的制高点上,因为所有解释不通的问题,都是观众的理解能力问题。毕竟我们的大脑使用度只有10%啊。谁又能说,电影后四分之三的故事,不是露西肚中毒品溢出后的幻想呢?没准她抽搐着滚到天花板上的时候,已经死翘翘了。

虽然不是类型片定义,但我们可以把这类神神叨叨的电影统称为“嬉皮电影”(嬉皮作为一个中性词,进入内地后就变成了高贵的字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放眼电影史,此类影片不胜枚举。《超体》不是第一部,也不是最后一部。遗憾的是,它在整个序列里实在太正常了:不够颠覆,也不够逻辑混乱,只有一点点“反人类”倾向又远远不够。多多少少阻碍了其有可能产生的后世影响。

最后说句题外话,让我们响应国家号召,拒绝黄、拒绝赌、拒绝黄赌毒!

 

可能也会有人认为本片是真人版《动物世界》,因为露西刚亮相时穿插了豹子吃小羊的画面

正方观点:

纯粹装傻的娱乐精神

影片开场即为史前时代,人类最早的女性始祖,被后世科学家命名为露西(Lucy)的雌性智人,正在河边觅食;故事时间随即转到当下,同样名叫露西的美国女大学生,在台北展示她很傻很天真的一面……影迷们不都以为吕克-贝松江郎才尽了么?这回他索性光膀子上阵,以无比低级幼稚的设定,来折磨正经人士的脆弱神经。

可以说,看过开场前十分钟,绝大部分观众会有如下反应: “擦~吕老师真是彻底堕落了!”吕老师在这一段,频繁使用交叉剪辑,将女主角被逼入险境的遭遇,与动物世界中同类情况作类比。且不说这种剪辑手法用得太生硬,仿佛刚放下剪辑理论基础迫不及待要演练一番的新手所为;单就它对全片氛围的影响而言,也是破坏性的:观众的注意力被扰乱,连带对主角遭遇的刻画,也显得戏谑起来。

问题是,作为个中老手,吕老师无疑是清楚这样处理的可能后果的。可他偏偏就肆无忌惮地用上了,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如此处理手法运用的时机,以及呈现的方式,应该有超越手法本身的更隐含的意思。

个人觉得,吕老师其实是在装傻,而且是一“装”到底。

以严肃的眼光来看,本片此后的情节和表现手法,不仅无一不傻,而且有越来越傻的嫌疑。比如说黑帮贩毒的手法与渠道,如果对照现实中的反毒科技,简直是最不知死活的愚蠢行为。还有对主角超能力的描绘,也完全脱离了硬科幻适当夸张的体系,迅速沦落为脑洞大开的随心所欲。

在一部分影评人看来,吕老师玩得如此无法无天,是“不懂得控制”的无能。在我看来,吕老师比大多数人都聪明得多,片中各种傻到荒谬的设定,是他故意而为之。一方面是为了与观众玩游戏:当我们期盼编导能持续理性,或至少在最后一刻让全片情节合理化时,吕老师却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观众越是认真,越会有“被钓鱼”的挫败感。反之,如果将看电影视为与编导双向互动的过程,看吕导这般率性,就像是与一位喜欢恶搞的朋友过招,观影过程立刻变得趣味盎然起来。

另一方面,那些看起来很傻的设定,其实是此类动作片过往惯用的桥段。吕老师在本片中用夸张的手法,放大了这些桥段的效果,固然是存心调侃“尽皆过火,尽皆癫狂”背后的不靠谱,但同时又恰恰彰显了那种肆无忌惮的快感。最典型的,如片中对黑帮行为及角色的设定,在让人觉得极端不可信的同时,又有一种“非如此不足以好玩”的回味。

除了调侃类型片常规,吕老师对自己也下得了狠手:崔岷植老师扮演的黑帮老大,在不少仪态、神情方面,明显有模仿《这个杀手不太冷》中加里-奥德曼的痕迹;但不同于后者疯狂给人以冷酷的感觉,《超体》中的崔老师,其行径是在“自不量力”的设定下进行,所以不仅不可怕,反而有点“蠢萌”的味道。

与之对应的,片中为数不多的电脑特效,也将粗糙玩出了韵味。比如女主角在影片中段和最后的变身,数码味十足,一看就知道特效做得很不精细。相对于动辄上亿成本的“大片”而言,本片只能算小制作,本身也没办法对特效精益求精;吕老师自然是清楚这一点,可他不但没有想办法遮掩,反而通过场景调度,让即使是对特效技术不了解的观众、也能察觉出画面的假大空来;其目的,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真诚,而是向观众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我也就这么一戏说,您千万别当真呐!

最能体现戏说意味的,无疑是影片的主旨。据说,吕导在剧本首页,专门写了几条说明,其中谈到本片的创作意图时,有一条就指明“结尾要让人想起《2001太空漫游》”。就个人观感而言,《超体》的结尾,并没有让我想起库布里克的名作,更多地是想起90年代的一部老片《天才除草人》(The Lawnmower Man),以及强尼-德普今年砸锅了的那部《超验骇客》(Transcendence),因为同样表现的是个体智能与物理网络的融合。当然,单看画面的话,也能理解吕老师说的与《2001》的关联:《超体》最后也有一段奇妙的宇宙本源之旅。

有不少媒体批评吕老师自不量力,居然敢自比大师库布里克。个人觉得有些误会,《超体》中的这一段,根本无意探究什么终结哲学问题,那完全具象的画面,和《2001》中抽象的宇宙之旅,形成鲜明对比。说白了就是个视觉噱头而已,吕老师不过是想用一些“理论前沿”的宇宙图景,来震慑一下观众;至于所展示的黑洞、白洞画面是否有科学根据、以及这些又与主角的智能进化有何关联,是完全不能细究的。

吕老师聪明之处在于,尽管他无法提供完备的逻辑,却熟知如何用画面挑动观众的感性思维。比如片尾这段宇宙图景,爱幻想的观众看了,脑海中一定会蹦出些诸如“天人合一”、“一人即宇宙”之类玄奇想法;至少在影院那么一刻,观众会感觉到被莫名触动了——甭管事后深究发现其实毫无意义。也就是说,吕老师利用了观众本能的好奇心,激发了我们的脑洞;然后,尽管我们脑洞大开之后想的东西未必和影片相关,但却自然地将其归功于电影。

觉得上当的观众,尽可以说吕老师这是歪门邪道;可是,歪门邪道真的很有趣;特别是在其他影片都费劲地玩深沉的时候,纯娱乐精神才实属难得。而且,纯娱乐作品尺度与火候的拿捏,更考究编导功力;单看斯嘉丽-约翰逊那始终震得住场的表演,就知道吕克-贝松对全片的掌控,其实远比部分批评者认为的要精细。这样的吕老师,还可以继续让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