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仅是对成龙电影,也是对功夫电影聊得最透的一场论坛
娱乐

这不仅是对成龙电影,也是对功夫电影聊得最透的一场论坛

2018年07月20日 01:59:24
来源:中国电影报道

作为第四届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主体活动,五十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电影专家、学者,今日相聚山西大同,就成龙电影现象、文化现象,中国动作电影如何更好地走下去等话题,展开了“龙”影40年成龙电影现象研讨会

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发起人、演员成龙,1905电影网董事长李玮,大同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黄岑丽、《中国银幕》总编陈航、央影传媒执行董事党海燕、成龙国际集团CEO谭祖慧等领导,及嘉宾文隽、饶曙光、尹鸿、贾磊磊莅临并讲话,解读成龙及其电影作品的艺术地位及成就。

论坛分两部分:上午为电影学者贾磊磊、饶曙光、尹鸿和香港电影人文隽以“龙”影40年——成龙电影现象为主题发表讲演;下午五十余位电影学者分三组,就“成龙电影的中华文化品牌与国际影响力的形成与发展”、“功夫电影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的引领作用”和“功夫电影对中国电影的艺术繁荣与行业发展的推动作用”进行圆桌讨论。

作为动作电影领域规模空前的一次论坛,这一天以成龙之名的研讨会信息量之大、视角之丰富、气氛之活跃、效率之高,令跑论坛多年的道哥为之惊叹。

这次论坛,把成龙电影艺术特色和品牌影响多角度进行了分析与厘清,对功夫电影学术研究的方向、方法做了探讨交流。据论坛承办方1905电影网董事长李玮介绍,论坛嘉宾发言将结集成书。期待这本书早日面世。

1905电影网董事长李玮致辞

成龙动情坦露创办动作电影周初衷

“龙”影40年,是指从1978年开始,通过《蛇形刁手》和《醉拳》两部电影,成龙在电影观众中打开知名度,到今年整整是40年的时间。

论坛开始前,成龙到场动情回忆自己从影之路,坦言从小受益于别人的帮助,所以有能力了要回馈社会,表示从早期作品一直贯穿下来,都有爱国爱家的基调。

成龙也向现场的学者和媒体记者道出自己用二十年时间推动创办动作电影周的初衷:“很多颁奖礼,把奖都颁发给文艺片,动作演员,真的很累,不是你会哭或者做感情戏,我们要翻滚蹦跳、喜怒哀乐都会,比文艺片的演员还难演。通过动作电影周,我把从事动作电影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介绍给广大的观众,让大家知道他们的付出。”

成龙先生和主持人瑶淼

贾磊磊饶曙光尹鸿话“‘龙’影40年”


第一个开讲嘉宾是清华大学教授尹鸿。他从宏观角度讲了功夫动作电影对中国电影包括对中国电影工业与市场带来的影响,以及功夫电影在国际影坛的影响力,同时也思考了当下动作电影需要面对和需要解决的问题。

尹鸿也以成龙为例,阐述功夫动作电影在世界电影史上所占的位置。他说成龙电影从数据上来看,全球电影票房总量超过了两百亿,这是唯一一位华裔演员可能达到的成绩,当然包括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等等。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贾磊磊发表《成龙的中国故事》主旨演讲。他说,“成龙是以他的生命文本和创造了电影的叙事文本,共同构成了银幕上下他自己讲述的中国故事,这个故事已经讲述了半个多世纪。”

贾磊磊在演讲中就成龙电影及角色的特点、市场意识、创作习惯、精神追求等角度进行了阐述,称“成龙影片中的英雄时常是‘带着眼泪的英雄’”“成龙是一个以自我战胜角色的电影作者”“成龙始终是以‘成龙形象’胜于角色形象”。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贾磊磊


香港电影人文隽则以一个电影人和观察者的身份谈了“成龙的成长之路”,可谓有史有料,欢迎下载电影频道客户端,收看论坛视频回放。

香港电影人文隽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做了《成龙对华语电影的贡献》为题的演讲。先讲了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与成龙电影、进军好莱坞、回归华语电影并在内地“打出一片新天地”三个电影创作阶段。对成龙电影动作美学及其独特的价值,成龙电影对华语电影的巨大贡献发表了观点和看法。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

分场圆桌论坛一

成龙电影的中华文化品牌与国际影响力的形成与发展

主持人: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贾磊磊

嘉宾: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张颐武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常务副会长、研究员  张卫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研究员  赵卫防

北京青年报社新闻研究室研究员  胡雅杰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索亚斌

复旦大学教授  杨骏蕾

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教授  程波

中央戏剧学院副教授、编剧  倪骏

公众号“影视独舌”创办者  李星文

著名影评人  黄勇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博士 陈刚

大同大学新闻系主任  郝春涛

篇幅考虑,现场学者发言内容不一一呈现,只摘录个别句子,想了解研讨会详情、清楚知悉学者们准确观点的读者,请下载电影频道客户端,查看视频回放。

张颐武:实际上成龙的电影,从早期开始正好跟中国改革开放历史节点是非常接近的——二十世纪七年代末期。从那个节点到现在,他四十年的历程实际上和中国的大变化有非常微妙的、复杂,非常有机的对话关系,这个关系对于成龙电影的影响力,对于中国的电影、华语电影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张颐武

张卫:毕竟是被《纽约时报》评为20个世界性的国际动作巨星的第一人,毕竟是好莱坞的终身成就奖,肯定是受到了国际观众的认可。成龙电影的中华文化品牌与国际影响力的形成,首先得到了世界各国观众的认可。我觉得要达到如此影响力,有五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成龙电影的动作必须是世界级的动作水平;第二、成龙来自于中国武术文化,中国武术美学的东西,中国武术的文化集智慧、巧妙让人产生的美感;第三、动作的草根性;第四、动作的喜剧性;最后一方面,他的动作的价值观,惩恶扬善、公平正义、和平。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常务副会长、研究员张卫

索亚斌:我们现在的时代恰恰产生了一种全球票房和北美票房不是一回事的这么一个情况。而全球的票房,除了北美以外,可能中国是重中之重,中国的三四线、四五线城市的观众作为一个中国内地的主体观众可能会对全球影坛产生一个非常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我觉得正是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我们再反观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的时候,可能会获得更多的不同的视角和经验。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索亚斌

陈刚:因为他先是得到好莱坞观众的认同之后,才得到了世界观众的认同。从这个方面来看,我觉得要横向对比一下香港和美国的人文环境和商业环境。香港是移民城市,多元化的文化杂交在香港地文化当中,所以有西方的,有欧洲的传统,文化形态跟美国是很相似的。这种情况下对于成龙来说虽然会说英语,但是表达方式是更被好莱坞观众所认同的,包括美国的主流观众,对这样的小人物迅速地成为一个百万富翁的形象是非常认同的。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博士陈刚


程波:其实成龙这个文化品牌,是在一个语境完成的,这个人在他的语境里面完成的,肯定不是孤立的,跟时间、空间、地域、文化系统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第一个就是来源于语境给予成龙作品的某种滋养; 第二个关于成龙的品牌形成与发展。

李星文:我今天看到有一个成龙电影的年代划分,说到好莱坞之路是从1995-2003年,这个我也是不大同意的,我觉得应该是从1998年的《尖峰时刻》开始开始,到2003年的《环球世界80天》结束,这是他的好莱坞之路。

公众号“影视独舌”创办者李星文

分场圆桌论坛二

功夫电影对于中国电影走出去的引领作用

主持人:

资深电影人 文隽

嘉宾: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钟大丰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 王海洲

《中国银幕》总编 陈航

《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 高小立

作家出版社副主编 颜慧

《中国电影报》副社长 唐榕

《看电影》主编 黄海坤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史学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李镇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梁明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 石川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 厉震林

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 洪帆

公众号《影视风向标》创始人 胡建礼

《今日影评》栏目主编 吴小伟

大同市作协副主席、诗人 史龙跃

大同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作家 侯建臣

高小立:一位网友说了这样一段话“我实在是找不到可看的电影了,结果还是回来看龙叔的电影。不管现在的电影怎么拍,特效满天飞却不好看,许多电影看下来还不知道什么意思。”


《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高小立

钟大丰:成龙在八十年代出现,八十年代无论对于香港还是对于这时候的中国都是一个重要的转变时期。七十年代后期,一批留洋的电影人回归,他们在面对建立一个主要面对香港华人市场的电影,而且这个华人市场是一个在战后现代教育中间、现代西方化教育体系逐渐建立的过程中间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所以成龙这时候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现代文化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对中国文化世界性的一种理解和表达的体现。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钟大丰

陈航:以《蛇形刁手》、《醉拳》为代表的成龙电影,将经典的动作性和谐趣的喜剧性相结合,不但在动作喜剧改变了以往功夫电影的艺术风格,而且从整体上创造了中国功夫电影新的经典模式。

《中国银幕》总编 陈航

石川:成龙大哥时装的功夫喜剧保留了传统功夫片的类型,为什么要变成都市和时装的喜剧?其实某种程度上他也是为了解决香港人在现实生活当中面临的一系列困境,所以他开始从传统类型和当下生活两个之间产生了对接。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

梁明:我个人认为成龙电影不属于所谓的功夫片、动作片,当然它有功夫和动作的内容,但是我认为成龙电影就是成龙电影,在我们中国就叫“成龙电影”,在世界上就叫Jackie Chan Film,是享誉世界的电影形式,没有人可以学,学不了。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梁明


李镇:在成龙采取的动作设计里面,我觉得他特别善于表现胡克老师所说的肢体智慧。他的动作不是很美,有的时候很可笑,但是绝对很机智。比如说用揣子、拐棍、绳索、衣服、水管、扫把、一扇门、一把椅子,用这些道具的形状、弹性、质感、功能,甚至利用一些条件的劣势,比如很破的一些空间、倾斜的房屋这些等等,将这些劣势作为一些优势。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史学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李镇

吴小伟:中国动作片要想走出去,其实要解决自己内部的传播效应问题。现在很多动作片的杂糅类型,动作片、警匪片,包括狄仁杰系列,在类型片上怎么找到和中国当代的传统文化,包括在内在价值方面的共通性,找到和世界沟通的桥梁,这对于中国功夫片来说,首先国人能接受,先在内地站住脚跟,然后再打动海外观众,让大家感受到我们真情实感的流露。


《今日影评》栏目主编 吴小伟


黄海坤:在《宝贝计划》的时候,在威尼斯电影节,有一个小型的晚宴,在二楼,成龙出现刚吃了20分钟的时候,发现不行了,因为没有拉窗帘,夏天整条街都已经塞满了人。我参加十年左右的威尼斯电影节,这是我第二次这种现象。第一次是关于非洲总统的一个纪录片上映,那个时候满街都是这个总统的卫队,也是塞满一条街。


《看电影》主编黄海坤


胡建礼:华语电影,能够被全世界所认可、在市场上认可的类型,到目前为止还是功夫片。中国内地已经成为全球的第二大电影市场,去年《战狼2》更是挤进了全球当年的第六名。但是它有一个问题,基本上所有的票房都是源自中国内地,而在国际上要想有票房,目前还是看动作电影。回顾到半个世纪中国电影走出去的历程,直到今天,功夫片依然是中国电影在海外的一面旗帜,起着当仁不让的引领作用。

公众号《影视风向标》创始人胡建礼

分场圆桌论坛三

功夫电影对中国电影的艺术繁荣与行业发展的推动作用

主持人:

尹鸿:清华大学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嘉宾: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文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左衡 

著名影评人 韩东君

《中国电影报》副总编辑 张晋锋 

著名影评人 周黎明

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 刘硕 

电影学博士  陈一愚

广州大学副教授 周文萍 

浙江大学广播电影电视研究所所长 范志忠 

《中国电影报道》总编 宋子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 冷淞 

高级编辑、学者 张小泉

电影制片人、电影演员 高山 

张晋锋:中国在海外市场获得最佳票房成绩的电影,上午其实已经提到前6名都是功夫电影,北美票房排行前六名分别是《卧虎藏龙》(1.28亿美金)、《英雄》(近5400万美金)、《霍元甲》(近2500万美金)、《功夫》(1700万美元)、《少年黄飞鸿之铁马骝》(近1500万美元)、《十面埋伏》(1100万美元)。


《中国电影报》副总编辑张晋锋

宋子文:我们整个舆论界,像这次成龙功夫动作电影周,真正要提到的是整个行业能不能多给我们的功夫电影人,给功夫电影、给动作电影尊重。虽然我们没有像艺术片那样,真正很多人探讨的价值,冲一个很高的豆瓣评分,让很多文艺青年为之倾倒,但是我们要证明功夫电影跟艺术电影一样是有顽强生命力的。我们再看40年前的成龙电影仍然激动人心,热泪盈眶,这就是电影的力量,这也是电影艺术的魅力,鲜活的生命力其实就是活生生闪耀在大家面前,让我们为之感动。

《中国电影报道》总编宋子文


韩东君:上午尹老师说动作片是第一类型,其实现在也是第一类型,而且深刻影响我们现在市场的格局。2016年中国票房榜里面前十影片,其中有9部是有动作元素;2017年票房前十有6部是动作元素,2018年到目前为止《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排名第一第二,还是动作元素。

著名影评人韩东君

周黎明:香港动作戏大量是受到美国五六十年代歌舞片的影响,所以把动作戏当做舞蹈处理的。成龙有两个很重要的艺术创作的来源,他的动作的设计,一个是中国的国粹京剧,他有京剧的底子,尤其京剧里的武打戏,他们那批人全是有这个功底的;第二个是好莱坞默片大师叫巴斯特·基顿。


著名影评人周黎明

范志忠:功夫电影也好,武侠片也好,动作片也好,特点是:第一、是华语电影或者唯一独有的类型片,类似日本的武士道精神,美国的西部牛仔片;第二、功夫电影还杂糅了中国儒释道文化,是中国文化的象征;第三、华人最优秀的导演之一李安曾经说过,拍武侠片是许多中国男性导演的一个梦想。

左衡:成龙作为华语电影最大IP,他可能是华语电影界唯一可以撑起的游乐项目,他的很多电影都可以建立娱乐园。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文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左衡 

若想清楚了解这次研讨会更多内容,请扫描下方,下载电影频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