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清子和纪凌尘的青春都没喂狗
娱乐

阚清子和纪凌尘的青春都没喂狗

2018年07月31日 18:18:22
来源:娱论导向

阚清子纪凌尘

真人秀《亲爱的客栈》中,狗粮大户阚清子和纪凌尘,在分手了还是分手了的传闻中,正式宣布分手,阚清子发微博说没出轨,没捉奸,没合约,真分手。随后纪凌尘转发阚清子微博是“你喜欢大海,我爱过你”确认消息,算是微博和平体面分手一派,同天流出的阚清子朋友圈截图就比较不文艺,直接说“我的青春喂了狗”。也是正常,人前克制归克制,没有不痛的分手。

这一对姐弟恋,相差五岁,阚清子1988年出生,纪凌尘1993年的,阚清子北电专业科班出身,虽然没有大红大紫,拍戏上节目都在轨道上。男友纪凌尘四川传媒大学才毕业两年,在娱乐圈模特分圈起步中。

首先圈中阚清子这样的上道女生,和帅气小男生恋爱三年,而不是直接奔着熟透了的大叔摘桃子,说明还是比较至情至性的。刘涛讲话,那么浮躁的娱乐圈,你们俩这么踏踏实实的小情侣不多。但是节目中,看得出来,阚清子还是很希望纪凌尘能有王珂的气质和成熟。这事的确怕比,贫嘴呱啦舌的北京大老爷们王珂颜值跟小帅哥没法比,但胜在笃定不慌张。要是换成玉树临风的李健,稳重内敛的吴秀波,对比度更高,拿毛躁小男生跟这些生活钢炉里炼过的大叔比,基本就以卵击铁。

因为被阚清子管着,纪凌尘被陈翔喊耙耳朵,四川话怕老婆的意思。陈翔说大管家你能不能命令一下(她)。纪凌尘认怂说,不能,我就是耙耳朵。其实呢,对这段关系中更焦虑的显然是阚清子。她的焦虑跟纪凌尘的不成熟让这段关系有一种有目共睹的岌岌可危感。

王珂问,你俩开始的时候谁主动啊?阚清子说,两情相悦吧。王珂直接进入逼婚环节:打算什么时候办事?阚清子答这事我说了不算,我不用找特别有钱的,他知道努力就可以。但他不想结婚,他要挣了钱有房有车才结婚。王珂说对于年轻人来说,钱太多是负担。纪凌尘说,我肩上责任挺大的,我不是说要养她,是要养父母。刘涛说,谁不养父母啊。阚清子替小男友解释,还是不太一样,他家完全要靠他一个人,什么都一个人担着。纪凌尘说,所以我得赶时间。哭了。几乎每次说到这个话题,俩人都哭。想必这事俩人在私底下也没有共识。一个要养家的负担沉重的还没混出名堂24岁男生,“办事”的确排不上日程,他未来的可能性太多了,包括成或者不成。还不知道有多少次起降。看得出来俩人还是蛮想有个结果,只是力所不逮,时间不到。

有一个镜头,阚清子在看手机,对纪凌尘说,我朋友要结婚了,给我看得哭稀里哗啦的,婚礼他老公策划的,贼浪漫。当初他俩也是天天吵架,月月吵。纪凌尘说,所以呢。阚清子一声叹息。王珂快刀斩乱麻对纪凌尘说,你现在马上求婚,十分钟之内。刘涛赶紧化解尴尬气氛说老公,他现在才24岁。陈翔指着阚清子说,但她耽误不起了。刘涛说,如果我是清子的话,我希望等他再成熟一点再结婚。纪凌尘说,我确实不够成熟。这还用说吗,这年头,哪个男生24岁成熟了。刘涛见阚清子不出声,说清子,你不是这么想的?阚清子说,我无所谓。纪凌尘追问,你说实话你真的无所谓吗?直接把天给聊死了。

刘涛卖过来人设说,女孩子25岁到30岁天天想结婚,到30几岁,就不想了,不想嫁给你了。你30之前要求婚,不然没意思,你等不到她了。然后未来你遇到都是坏女人!王珂说,不能让她等,容易等到隔壁老王。他皇上不急太监急地说,你们真行,谈三年恋爱,老子谈三年,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让中年男人一说,动辄轻舟已过万重山,但是自己的人生还不是得一浆一浆地滑。

跟阚清子和纪凌尘有一比的是文章和马伊琍这对相差九岁的姐弟恋,文章在遇到马伊琍之前,也只是个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学生,不过已经拍过《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另外马伊琍当时结束了跟管虎的5年关系,多少有点才子疲劳,文章的少年热情就格外珍贵,据说文章浪漫千次也不厌倦,会为感情千里奔袭,挣到第一个1万的时候,交给伊琍姐姐,说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以后无论这后面加了多少零,也都是你的。这是多数曾经沧海的老男人力所不能逮的表达,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马伊琍愿意为他无底线妥协,一定有他的可爱和值得,这也是姐弟恋最大的红利,就是青春燃烧和激情迸发。更何况适龄婚配和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反向老少配该触礁一样触礁。

马伊琍是自我比较强大的女生,文章和马伊琍的像很多明星抑或普通人的婚恋那样多次惊险过关,婚姻的修复能力有多惊人,不是取决于丑陋伤害有多大,而是取决于曾经恩泽有多深。姐弟恋中的女人,不是姐比实际年龄显得小,两人看起来没有差距这些此一时彼一时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状态,采阳补阴,男欢女爱,拼的一是实力。伊琍母性强大和包容,是跟男朋友吵吵闹闹时刻要被哄被爱的阚清子所不能比的,阚清子且进化且强大吧。

纪凌尘尤其感觉还在彷徨中,除了这场真人秀的知名度,还没有可以傍身的作品。心态不稳可想而知。这个年龄的段的年龄差比较尴尬,比王菲和谢霆锋,伊能静和秦昊这些熟男熟女的姐弟恋更加难些。因为双方都还在圈中奋力往前游,都在事业上比较被动,在乎评价,心理防线很脆弱的奋斗阶段。在《亲爱的客栈》中,阚清子对着刘涛倾诉,说自己拍过一整部哭戏,对着空气哭。因为搭档是大腕,各种用替身。演戏也蛮被动,常被大腕摆一道,专选她自己拍的好的,阚清子拍得不好的那条。俩人都还在食物链低端,在圈中各种不公平中试图稳住和突围出来,没有一方笃定,可以成为另外一方的大后方。风雨飘摇中,这样的心态,映射到双方关系中,流于曾经爱过各奔东西的可能性比较大。

说实话,纪凌尘阚清子这一对的确养眼,加之泸沽湖的美景,随时适合拍明信片,拍情人卡。纪凌尘知道自己帅,他的帅最大粉丝就是阚清子,对自己男友百看不厌。纪凌尘剃了个板寸,大家说他像这个像那个的。纪凌尘说,我觉得不像金城武,就像纪凌尘。大家说,这么帅的小伙怎么不去拍戏呢。纪凌尘真诚地说,我不想拍戏,拍戏太忙,就没时间跟清子一起了,我们就会出问题。这就是燃烧青春与苟且中年的区别,虽然患得患失,朝不保夕,但是只要燃烧过,就是值得的人生。

阚清子开始走向作为女人和事业最好的年龄,纪凌尘离他峰值还远,俩人虽然已成相交线,但是曾经互为见证和成长,互为金童玉女,谁的青春也没喂狗。

(作者/黄啸)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凤凰网立场。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