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道·黄金时代】张靓颖:顺流逆流 自有真相
娱乐

【非常道·黄金时代】张靓颖:顺流逆流 自有真相

2018年09月11日 15:24:03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上传失败

【非常道·黄金时代】嘉宾张靓颖

从2005年超女出道的“海豚公主”,到如今尝试进军国际的乐坛天后,出道十三年来,张靓颖始终用她的作品说话,用她的实力落脚,成为当今华语音乐界的中流砥柱。

历经被“选秀”标签化之后的摸索,她凭借过人的天赋和感受力,以及对唱歌本身孤注一掷的专注力,实现了在乐坛的突围与成就。她的合作名单华丽,不仅有中国的谭盾、日本的喜多郎,还有美国的Timbaland,音乐风格与唱法横跨古典与流行、爵士与摇滚,更用擅长的海豚音技巧演练出更多高难度曲目。近年她发布英文单曲,无论是MV的超强创意,还是在维密舞台上的热辣表演,都让她在北美市场崭露头角。

在这个过程中,她也由一个热爱音乐不谙世事的女孩,逐渐走出了自我拘束,并适应了娱乐圈的节奏,理清了自己的音乐观念。她努力累积沉淀,打开自己的感知,尝试更多的唱法,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人生感受,是她音乐的灵感来源,而音乐,则充满了她的整个人生。

然而,生活中的一些遭遇,令她成为大众八卦的焦点。许多人并不明白,正因为她有着撞破南墙亦无悔的坚硬个性,才有了她丰富而快意的独行体验,而这些,只会加深她的艺术感受力,让她对于自我的认知更加坚定和从容。如今她迈入事业和生活的新阶段,依旧任性无畏,步履不停。

非常道2018年第三季“黄金时代”由吉利博瑞GE冠名,嘉宾张靓颖以刚硬苛求,只探索纯粹的特质,代表了“黄金时代”的风潮所向。

不忌讳“死”这个字眼,不要把“人”看得太重要

上传失败

【非常道·黄金时代】嘉宾张靓颖

非常道:我们先从演唱会开始。这次演唱会的主题叫“珍·相”。一开场的时候,你从棺材里头出来,这个想法有点刺激。

张靓颖:我录《顺流而下》那首歌的时候,我就想做这件事情。当时我录音的感觉,就像躺在一个棺材里面唱歌,录完这首歌一年多以后,我就想把这首歌的氛围,和我当时想象的东西堆在一起。

非常道:为什么会有躺在棺材里的这种想象?

张靓颖:这首歌是写给《鬼吹灯》的,讲的是关于盗墓的故事,当时唱的时候,也刻意地找这种感觉。

非常道:但是,按中国人的习惯来说,棺材好像不太吉利。

张靓颖:我通常唱影视歌曲的时候,很少看片花,有原著的我都是看书,管片方要书,我还是希望想象空间大一点,然后抓关键词,希望变成一个看图说话,看着片花一个一个地找句子、找内容。所有喜欢原著的,追这些剧的朋友,多多少少有这个原著的情结,因为我也是。我喜欢故事里面描述的人物带有一些自己想象空间的色彩,所以唱歌的时候也是。

非常道:而真正把棺材放到演唱会里头,完全视觉化,感受如何?

张靓颖:我很嗨啊!因为棺材是我自己给自己定做的。

非常道:按照你的身材定做的吗?

张靓颖:对,它的形状、大小、材质都是我自己给自己想的。

非常道:这个在中国人印象里,可能会让人觉得有一点点不吉利。我会觉得,做这件事情非常欧美。

张靓颖:你不懂了,棺材其实是一个特别吉利的东西,叫“升官发财”,因为当时现场设计的,棺材也是这样慢慢升起来。虽然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我会用一些好听的字眼,去形容我要做的每一件事情。

非常道:你要把它给合理化。

张靓颖:我觉得在我心里它合理了我才会去做,只是合理化之后我去要美化它,你做的每件事情你要开心,你要全情投入,你不能说你做着一件自己都觉得凑合、还好、还行,如果看见不好的或者瑕疵,我就去找一个好的角度去看它。

非常道:但是你刚才的这个解释,其实不是给别人解释,因为你不需要向别人解释。

张靓颖:对,我不需要这个解释。

非常道:但其实你还是希望别人能更理解你这个想法。

张靓颖:也不需要,就是别人问到这,开玩笑带一句就行了。

非常道:所以其实你对“死”这个字眼,其实你也不太忌讳。

张靓颖:我觉得这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人生当中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自己掌控的,特别是死亡这件事情。有的人是有一个慢慢的过程,也许是生病,有的人是突然的事情,也许是意外。而且,我不觉得人死了要烧了,或者是撒大海,或者是埋了。我会觉得,人最终的形态不是在一个棺材,或者在某一个地段。人最初是一个元素,到最后你还是一个元素。

非常道:所以你是希望自己撒在什么地方吗?

张靓颖:我会觉得,人是现在存在的一种形态,而且我会觉得这个宇宙开始的时候我就存在,那宇宙结束的时候,我是另一种存在。

非常道:不管它是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是分子,还是人的形态。

张靓颖:对,就是不要把“人”这件事情看得太重要。

非常道:我真是没有想到,我会跟一个30岁出头的姑娘在聊“死”这件事情。

张靓颖:没有,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一点都不沉重,所有的沉重是因为牵涉,因为情感,不是因为人本身。

非常道:但是有很多人会理解这件事情,就是在你的演唱会里头,从棺材里头出来给大家唱歌。

张靓颖:我的心里当时只有酷的感觉,没有别的感觉。

非常道:但很多人会把它解释为重生。因为在棺材里,大家就觉得,过去的已经过去,那么现在从棺材里再出来,是一个全新的将来。

张靓颖:如果非要赋予它一个意义,可以这样去想。我当时想的就是,我吓死你们!

非常道:我确实没有想到答案会是这样,以为它会有一个深远的意义在后面。

张靓颖:意义这种东西,有时候也是作茧自缚。就是给你框在这,实际上事情并没有那么……

非常道:复杂。

张靓颖:没有那么伟大,或者是没有那么有意义的意义。有的时候是你觉得这么做了,你就现给自己编一个意义,也是那样,你也不知道是意义在先,还是事情在先。

打脸是一种进步,从不对任何事后悔

上传失败

【非常道·黄金时代】嘉宾张靓颖

非常道:就像刚才我们坐下来聊天的时候,我问你有没有看过我们今天将要问的问题,你说我才不看呢!

张靓颖:我记性不好。

非常道:反正每次回答都不太一样。

张靓颖:对。

非常道:因为会被记录下来,所以即便可能你事后想法不太一样,但是我们会以你今天的回答为准。

张靓颖:我完全不怕推翻自己,因为我老推翻自己,他们说我是一个特别说话不算数的人。

非常道:真的吗?就是你最近一次推翻自己的会是什么?因为我们现在在网络上称自己推翻自己的这种事情,说得还蛮严重的,这叫打脸。

张靓颖:你知道打脸是一种进步。

非常道:真的吗?怎么说?

张靓颖:比如你现在回头看以前做过的蠢事情,自己都想打自己的脸。但你的认知,你对周围的看法,你都是不断地打破再建设的。不要让自己养成后悔的习惯,后悔对我来说算是一种怨天尤人的状态。因为后悔除了会让人长时间地停留在一个不好的状态里面,反而浪费了更多的时间,然后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非常道:你真的一直都没有后悔过任何事情?

张靓颖:真的没有。

非常道:从来都没有过?

张靓颖:因为已经发生了,该面对的面对,该承担的承担了,然后该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已经经历过了,而且我是认为,任何事情只要经历过了的时候,都会留下感受,然后都会让自己转变、成长,多少都是一种收获,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你不经历一些所谓让你后悔的事情的话,你不会成为今天的自己。

非常道:回头看以前,我也不知道你有多少自己推翻过自己,或者我们俗称打脸的事情,之后其实都觉得那也还好。

张靓颖:当你的情绪过去的时候,一切都白忙。

曾与外界无沟通交流,今年进入寻找与转变

上传失败

【非常道·黄金时代】嘉宾张靓颖

非常道:评价一下自己的2018年吧,2018年的8月份之前,如果你来评价一下这8个月,你会用什么样的词?

张靓颖:这8个月,寻找吧。

非常道:为什么是这个词?

张靓颖:我现在正处于一个转变的时期,有很多需要重新思考和学习的事情,也有很多需要做决定的事情。另外,自己的状态也处于转变期,我今年其实尽量地让自己少接工作,让自己更多地去生活。没事在家里,洗个衣服做个饭,出去溜溜弯,看个电影,公园里逛逛,然后跟家人一起出去玩一玩,多一点这样生活的东西。

非常道:你从2005年才开始做一个艺人。

张靓颖:我适应了很多年。

非常道:你觉得自己适应了多少年呢?

张靓颖:这件事情我觉得从开始,到接受,最起码是2010年、2011年以后吧。

非常道:五六年,才开始觉得好吧,就这样吧,我也不较劲了。

张靓颖:因为我2009年之前,我周围合作很多年的人,可能都没有跟我说过话。

非常道:什么叫没有跟你说过话?

张靓颖:我都不知道周围的人是谁,也许合作过很多次,包括我现在非常好的一个朋友叫崔迪,她2005年给我写了第一首歌,我真正认识这个人的时候已经2008年了。她之前也帮我当过和声的嘉宾,我都不知道是谁。

非常道:是为什么呢?

张靓颖:我跟外界是没有沟通和联系的,我除了每天自己的工作,自己的通告以及往前走,我不会去问任何事情,我也不会想要知道我旁边的这个人的名字。一开始我还问,后来觉得白问,问了我也忘,一天要见太多的人,我根本记不住。每天一直都是一个没睡醒没睡够的状态,唱歌的时候心里也是很烦燥的,因为我知道那个镜头拍下来的我是非常不好看的,眼睛也是肿肿的,整个人就是很圆。就是心里很烦,然后唱歌也是,不确定自己的状态,然后早些年的时候,各种不专业的状况都有,你可能听不清楚,你可能唱的时候那个设备非常烂,也可能是环境非常糟糕,就是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让你的注意力没有办法集中,不能让自己处在一个有安全感的状态,所以你也就没有办法打开自己去跟人交流。

非常道:也跟那会确实很忙有关系吗?

张靓颖:那时候我在公司录音,公司的同事问我说,小张,是不是该录音了?我给你约棚,该录专辑了。我说我录完了。什么事情,我是按照自己想的,一件一件事情去往前走,我也不管周围人的节奏,我就永远是自己的节奏。

会淡化“国际化”标签,完成过去做不到的事才重要

非常道:现在我能够看到的是,还有一个标签,叫国际化。“国际化”这个是你想要的标签吗?

张靓颖:我只是喜欢不同的曲风和表演方式,不是说为了某一种事情去唱某一首歌,我一定是唱完某一首歌,然后发生了某一种事情,刚好它是有关联的。我一开始连欧美的市场都没有想过,仅仅是喜欢那么唱歌,然后我也喜欢新的工作方式。

非常道:但是因为你花了一个还蛮高昂的价钱,拍了《Dust My Shoulders Off》的MV,确实也在国外市场上得到了一些的好评,然后大家就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要进军欧美市场的一个信号。你怎么看待大家给你的这个“国际化”的标签?

张靓颖:我会去淡化和弱化这些东西。我想看自己能做到怎样。包括唱英文歌,我觉得我很多时候最开心的时候是我在棚里录完一首新的歌,我以前做不到这样唱歌,然后我忽然有一天做到,我的开心是大过于一切,包括什么颁奖礼上面给我什么样的奖项,参加什么样高大上的活动,都不能超越这一种,就是我做到了一个曾经做不到事情的这一种感觉,那种开心是真的,怎么说呢?我周围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我当时的心情就是好到爆。

非常道:但是你作为一个艺人的话,肯定要面临来自于各个方面的声音,关于你开始努力筹备英文专辑,大概有三四年的时间了吧。

张靓颖:这是大家知道的时间,其实大概2008年、2009年的时候就开始了,所以已经快10年了。

非常道:那10年的时间,在这样的英文专辑上,你有听到大家给你的意见也好,或者是大家的评论也好,你有在意过这件事情吗?

张靓颖:因为我知道在意没用,所以暂时不在意,等到大家听到最后状态的时候再说吧。因为没有人能帮我走这条路,帮我录专辑,或者是说帮我处理所有的事情,然后录歌当中,不管是成功的、失败的,所有的这一些感受,只有我能感受,没有人能帮我感受。

风格多但人生丰富,蹭热度的人永远不会成为引领者

非常道:那我们来说一说,从唱歌的角度来说比较关注的一个综艺节目,那就是《我是歌手》。其实那是一个很展现歌手实力的一个舞台,你也是这么认为吗?

张靓颖:我认为。

非常道:是的,但是在那个节目里头,你的很多粉丝都觉得特别可惜,你在那个节目里并没有绽放你应该有的光芒,你自己这么认为吗?

张靓颖:我不这么认为。有很多人通过那个节目认识了我,然后开始听我的音乐,只能说大家时间段不一样。以前我比较讨厌四个字,叫耳熟能详。因为大多数比较传统的人都会想,要不选一首耳熟能详,大众都会唱的歌。包括我去《我是歌手》的时候,就会有人建议我说,你这个歌大家不熟啊,我记得我当时这样说,因为我唱《Loving you》之前大家也不熟,我唱《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之前它也没有那么大众。不是说每一件事情别人已经成功了,你再去加一块砖,我不觉得这样有太多价值,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唱没有太多人唱过的东西,或者说我要把它翻成一个跟别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非常道:对,这也是很多你的粉丝担心你的部分,他们就觉得你特别任性,因为感觉你好像什么都能唱、什么都会唱,方向多了、杂了、乱了以后,那到底张靓颖的风格是什么?

张靓颖:如果从艺人的角度上来讲的话张靓颖的风格有点多。如果从张靓颖这个人来讲的话,张靓颖的人生很丰富。

非常道:所以这也算是一种活法吧。如果接下来想要在音乐方面引领风潮,会做些什么?你有这样的野心或者是这样的愿望吗?

张靓颖:在音乐上面我的想法,是永远不会停留在原地。我做的事情里面,在我做的过程当中,我知道没有人做过。

非常道:那么你觉得,如果想要引领国际风潮,需要怎么做?

张靓颖:想要引领的话首先要保持自我,你不能看到什么觉得好然后直接就拿来用,跟随永远没有办法成为引领者,你需要沉淀,需要累积,需要学会足够多制作内容的能力,然后用这个能力再去感受,打开你的感知,学会怎么样把这个能力变成一个作品。

非常道:所以一切都要靠自己来发现。

张靓颖:对,比如说,现在什么样的歌火,什么方向做很流行,那你就千万不要去碰。

非常道:你身边的工作人员应该很头疼吧,都告诉你这么做会很好,但是你都不碰。

张靓颖:对,最近什么东西很好,那这个就是我的禁区。

非常道:那像抖音神曲最近很火,你肯定是不碰的了?

张靓颖:我觉得如果什么事情一旦有了风向,这个东西要起来你就去跟,你跟一次可能成功了,你跟很多次,你就是个从业者。我是不想仅仅只是一个从业者,因为我做这一份职业不是为了养活自己而已,我要收获我内心当中想要的东西,我的成就感,我做这个事业的愉悦。这个事业不仅仅是为了娱乐大家,我也需要从中有收获,现在什么东西流行就不要去做什么,否则你真的就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

非常道:还可能留下一种不好的印象叫蹭热度对不对?

张靓颖:蹭热度的人永远不会成为引领者。

从来不需要安慰,哭要清场且最多三分钟

上传失败

【非常道·黄金时代】嘉宾张靓颖

非常道:那你跟粉丝的关系呢?

张靓颖:说不清楚,有的像是共同成长的,有的时候我会给一些小朋友分享自己的经验,也有一些长辈给我一些分享,也还有其他状况,这主要看性格、看时间,我觉得我不是每一个时间都是同样性格的人。

非常道:有两个事情,我也是通过粉丝的口才知道,想问问你的状态,一个是耳朵的问题。

张靓颖:就是常年戴耳机,间歇性的,不是持续性的。

非常道:当时在台上说出这件事,跟粉丝们撒了一个这样的娇,在粉丝看来是一种示弱的表现。

张靓颖:对。

非常道:粉丝很心疼,因为觉得你从来都不这样。

张靓颖:这就是我说的,2018年有很多转变的感觉吧,有的时候太让自己紧绷着,所有的东西都在自己的脑袋里打转,还是会觉得累的,所以我觉得,当我认为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一个让自己会害怕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可以讲,但还是要过了自己的情绪才可以说。

非常道:难道不可以向身边最心疼自己的人,最爱自己的人,或者身边这些很好的朋友撒个娇,请求他们帮忙?

张靓颖:不会,因为你需要的不是安慰。

非常道:你真的不需要安慰吗?

张靓颖:安慰不会让你立马好起来。

非常道:不会吗?

张靓颖:只有问题解决了才会好起来。

非常道:但是有些时候问题它不是一下子就能好起来,安慰我最起码我今天晚上能睡个好觉,我能知道有人还在疼我爱我。

张靓颖:安慰不会让我睡个好觉。

非常道:安慰对你没有用,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试过要一个安慰呢?

张靓颖:我永远是觉得事情要解决了,我的情绪才会过去,或者是说我要快速地让自己的情绪过去,我才能好好地解决问题。   

非常道:你是否让别人来安慰过你呢,你打开心扉,说好吧,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你来安慰我一下,你有过这样子的情况吗?

张靓颖:我要想哭的时候我会清场。

非常道:要自己才能安慰自己?

张靓颖:我不仅仅是为了发泄情绪,情绪过去了我就能回到正常的思考去做事情。

非常道:所以你不愿意人家看到你软弱的一面或者需要安慰的一面。

张靓颖:我不觉得说人需要帮助需要安慰是一个不好的事情,但是放在我自己身上的话,有的时候会觉得这是一种软弱的表现,这是一种无能的表现,当你不能够解决问题,要开始示弱的时候,你总会觉得自己很没用。

非常道: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我好心疼你。你是习惯了所有事情都自己去面对吗?

张靓颖:我会觉得我比较有效率,解决问题。

非常道:在我看来,所有事情从来都是只有自己去解决和面对的人才会有刚才这样的想法。

张靓颖:我是一个不习惯往后退的人,也不习惯站在谁的后面,而且我认为,没有什么是我不能解决的。我觉得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出口,然后你看好自己的选择,找好自己的状态,决定要往哪里走就往前走,你如果永远只是习惯性的我要在这里等一等,看谁能拉我一把,谁能帮我一把,这种习惯一旦养成了,当有一天没有谁给你这个辅助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说残忍一点,因为你最终能依靠的就是自己。朋友给你的安慰、帮助,是他们对你的情分,但是不是该你的,不能永远就想着,一开始就说我要等着谁来帮我。

非常道:但是有时候,不是说要等着别人帮忙,而是也应该学会接受别人的帮忙。

张靓颖:我不是拒绝别人帮忙的那种人,但是我只是反应比较快,我可以提前解决问题。

非常道:从另外一个角度确实证明了你的能力真得很强,但是刚刚你说到,哭的时候要清场。

张靓颖:因为我的发泄时间,就是三分钟。

非常道:哭就只能哭三分钟,多了不可以。

张靓颖:没必要了,多过三分钟就是浪费时间了。

非常道:留下的时间干嘛呢?

张靓颖:就好好的。哭其实是人的生理反应,你真的要号啕大哭的时候其实没有那么多可宣泄的,很多人可能加了点酒精,加了点朋友之间的情感,然后你把你的感官放大,我觉得自己在情绪之后,我会不想跟任何人讲话。

非常道:所以你不喜欢情绪这个事情,你觉得带太多的情绪不好。

张靓颖:情绪会让人犯错,你一拍脑门情绪化去做的一件事情,犯错的概率会比较大。

非常道:我还是挺心疼你的,因为听完你说这些的时候,觉得你是一个看起来其实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但其实你是一个很硬朗的姑娘,如果撞南墙了,你是属于那种,我要把墙给撞破了看看那边到底有什么的那种人吗?

张靓颖:是吧,我觉得。

非常道:刚才粉丝还说的另外一句话,我看你还抬头对我笑了一笑,你的青春真的喂了狗了吗?

张靓颖:没有,我只是觉得这句话比较有意思。我觉得他们都是有自我的人,非常知道自己要什么,我觉得人不管在什么样的年龄段,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自己要什么,因为别人能给你什么,这是别人的事情,但自己要什么这是自己的事情。

死之前都会相信爱情,做我的孩子可能会不好过

非常道:你相信爱情吗?

张靓颖:我相信啊。

非常道:那你觉得爱情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张靓颖:是两个人都会主动为对方考虑,会着想。

非常道:所以到现在你仍然是非常相信爱情的状态,然后你觉得,你也会拥有一份那样子的关系?

张靓颖:我死之前我都会信。

非常道:不管碰到什么样的伤害,或者是什么样的状况,你都是会相信爱情这件事情。

张靓颖:因为我觉得自己足够好,在任何一个年龄段我都能找到对我好的人。

非常道:从这个角度来看,你是不是一个还挺有安全感的人?

张靓颖:对自己挺有安全感的人。

非常道:还是很相信自己的。

张靓颖:对。

非常道:但是能足够相信别人吗?

张靓颖:我会通过对自己的确认,因为很多时候,女生为什么老是会把男生问烦了,你到底爱不爱我,你到底有没有怎么样,其实是一种对自己的不自信。我最讨厌自己喋喋不休的状态。

非常道:你有过吗?

张靓颖:没有,我从不问,我会觉得心里面确信的东西就不用问了。

非常道:要信就信到底。

张靓颖:对,我觉得,那句话不太恰当,用人不疑。

非常道:也对,是这个意思。

张靓颖:但是我觉得分在感情里可能这个词不大合适,应该怎么说呢。

非常道:爱人不疑。

张靓颖: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很多时候是被猜忌打破的,其实哪怕没有发生什么。

非常道:但有时候有一些小的不确认也是增加感情的一种方式,甚至有时候是一种爱的表达。

张靓颖:但是你一天表达20次就有点烦了。

非常道:你会在感情当中,也会有吃醋这种事情发生吗?

张靓颖:我会。我觉得我性格里还是有一些强势的东西。

非常道:在感情当中也会强势。比如呢?

张靓颖:我有非常明确的界限,哪些是我接受,哪些是我不接受的。

非常道:你会在一开始就让对方知晓。

张靓颖:不见得是知晓,但对方感知。

非常道:就是一开始把规矩立好。

张靓颖:而且我的规矩都是先立在自己身上的。

非常道:你首先做到。

张靓颖:对。

非常道:如果他做不到,这个感情就没有希望。

张靓颖:我是百分制的,所有一开始觉得有感觉的都是一百分,然后慢慢扣分。

非常道:哇,这种扣分制会让人很紧张吧。

张靓颖:你干嘛跟一个零分的男人谈恋爱?你当时想要跟一个人谈恋爱他一定是一百分的,但是在相处的过程当中慢慢发现彼此的缺点,然后哪些能改的,哪些能为了对方妥协的,然后哪些是顽固的。

非常道:那你这个分扣完了以后,还会加上去吗?

张靓颖:做得好可以加,但是很难再加回一百分。

非常道:我恋爱的时候,可能没有到一百分,就是我会有一些多疑的部分,我觉得还挺好的,因为你有种本能的被吸引。

张靓颖:我是有任何一点不确认,我都没有办法爱一个人,因为我的爱是绝对全心全意的。

非常道:问你个稍微长远一点的问题,女人可能很难逃过这个问题,关于孩子的问题。你妈妈会跟你聊这个问题吗?因为像我们的长辈,到女生30岁左右就开始说这件事情了。

张靓颖:我妈就老给我讲她同学女儿的事情。哪家朋友又怎么样,她去喝喜酒了,哪天又满月酒了,她就会给我发信息,我要去送红包什么的,意思我懂。

非常道:你会有这样的决定吗?就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有自己的孩子的,或者是我就想丁克,你有这种的决定和想法吗?

张靓颖:没有。

非常道:就无所谓是吧?有或没有都无所谓。

张靓颖:看情绪,如果你遇到一个能让你想生孩子的人的话,但是我这个性格,我觉得我孩子好过不了。

非常道:好过不了,为什么?

张靓颖:我应该算是一个内心比较刻板的人,有的时候我放松下来,可以幽默,但是我的内心是刻板的,我会觉得我的小孩应该会生活在一种每天不知道我妈什么时候心里面开始打雷了的状态里。

非常道:我能想到一点的是,你可能不太允许孩子有太多的情绪,因为你不允许自己有,应该也不会允许他有吧。

张靓颖:这一点我可能会比较肯定,因为如果是女孩子,我可能会稍微的宽松一点,男孩子的话我可能会从小教育他养成不要情绪化、任性的习惯。

非常道:所以已经断定了说,自己的孩子不会好过了是吗?太可爱了。

张靓颖:因为我小一点的时候,家里的弟弟妹妹,就是我舅舅、叔叔他们的小孩,比我小的还比较多,他们是真的爸爸妈妈都不怕,就怕我这个姐姐。

非常道:你应该是严母。

张靓颖:对,我要去他们家,只要知道我去他们家,当天都不会开电视,然后当天作业的字都会写得比平时好看很多。

非常道:我突然间想起你在,《跑男》的节目里头教那些明星们唱歌的样子。

张靓颖:那是他们给我剪的,好像我很凶一样。

非常道:当你可能做妈妈的时候,可能就是那样。

张靓颖:我记得我当时跟超哥说了一句,我就选我要的,我心想还是比较清晰的。因为我收的已经是他们唱得很好的东西,连修音都不用了,每一句里面,我要哪些字,抓到我要的所有的效果,实际上我录完的时候,连剪辑都做完了,录节目想节约时间嘛,就把两步工作一块做。

非常道:果然有效率。

张靓颖:因为大家都一大早七点多开始录,我想让大家早点回去休息。

非常道:你对孩子的爸爸什么要求吗?你希望他是个什么的人?或者是希望他是个什么样的爸爸?

张靓颖:我觉得一定要有责任感,不要太无聊,要陪小孩玩,因为我是一个无聊的人,我陪小孩玩,玩一会儿行,我不能保证每天都在一个可以跟小孩玩的状态里。

非常道:你说有没有孩子这件事情,就要看能不能碰到那个你想为他生孩子的男人?

张靓颖:对,最起码我过去一直是这样想的。

非常道:那你觉得那样的一个男人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你才会想要给他生孩子?

张靓颖:就是两个人之间要有足够的爱,那种爱大到可以去承担普通的日常生活当中发生的所有的不愉快。

非常道:你的爱我大概能感觉得到,那你需要他怎么来做你才能感受到他的爱?

张靓颖:那很难了。因为我自己觉得我性格都是不定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让你说话,什么时候让你安静。

非常道:所以得看你的脸色吗?

张靓颖:不是,两个人得有一个心灵的感知。然后,男人不能笨,真的,男人一笨了之后就很无奈,你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但是你会烦。

非常道:其实你对对方的要求蛮高的,你需要对方百分之百懂你,了解你。

张靓颖:不需要百分之百,我觉得吵架也是一种情趣,虽然我也不大爱吵架,但是偶尔有点不同的东西可以拿来探讨,两个人要真的完全一模一样会没话讲的。

非常道:还是需要有话讲的。

张靓颖:对,有话讲,只是不要以争吵的方式,有足够的爱,然后所有的东西都能够很平和地沟通,不要建立在情绪上面。 

与妈妈沟通虽少,但没有原则性矛盾

上传失败

【非常道·黄金时代】主持人李艾与嘉宾张靓颖

非常道:你觉得什么时候是你的《黄金时代》?

张靓颖:我觉得人的内心对自己足够确定的时候,每个时代都是黄金时代。

非常道:有没有想过最好的自己,或者最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

张靓颖:没有最希望的。我昨天晚上看到何老师了,然后我就突然间想起来,2005年的时候,梦想、希望这些是所有节目的标配问题,比如“你的梦想是什么”。

非常道:那会儿很爱说梦想。

张靓颖:对,我说我没有远大的梦想,梦想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因为人每成长一个阶段就会定一个新的目标,你定太远了不实际,够不着,你会觉得自己很无能,你定太近了,太轻易,你又会越来越傲娇,会看不起你自己,所以人最好的状态就是定一个合适的小梦想,做到一件事情再想下一件,你现在的眼界不一定看到你最后的梦想。

非常道:所以你跟2005年回答何老师这个问题的时候的答案是一样的。

张靓颖:一样的。

非常道:十三年过去了,你从一个青涩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这么成熟、稳重的大姑娘了。

张靓颖:但我觉得这一点,我是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人不能太骄傲,太没有自知之明,但是也不能妄自菲薄。就是一定要找准自己的一个,看清楚自己,知道别人怎么看自己,但不是说你更在意哪一方面,所有的一些东西只是把它揉碎了放在一起自己怎么样去衡量。

非常道:看来你打脸的机会并不多,十三年的答案,现在都可以用。

张靓颖:我也不是说入行之后因为工作的原因,才跟人接触沟通少,我从小跟人沟通就少,我妈算是我这辈子沟通最多的人,也相对比较少。

非常道:那现在呢?觉得跟妈妈的沟通更顺畅了吗?

张靓颖:一直是顺畅的,只是少。我们可能从小的习惯就是这样的,我从小几乎时间都在路上,然后除了上学的时候听老师讲,回家就做作业,听音乐,平时家里人出去的时候我也是听音乐,因为我耳朵一直是塞着,或者在家里一直开着音乐,我就很少跟人说话。

非常道:妈妈也没有抱怨过,说你很少跟她聊天之类的?

张靓颖:我妈挺感谢我有自己的世界。

非常道:那只能说你们母女俩是一样的人。

张靓颖:对,因为我们俩性格和基本原则很像,所以不会产生原则性矛盾,然后基本的生活习惯,反正就是我不会要求她过我的生活,她也不会要求我过她的生活就行了。

非常道:但她的意见你都会听取吗?

张靓颖:不会。

非常道:她提她的好了。

张靓颖:因为我大概十三岁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过,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所以,我现在也会用这句话跟我妈讲,当她想要帮我做决定的时候,我就会告诉她说,你以前就跟我讲过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你帮我做的事情我不负责。

非常道:等母亲到了一定岁数,你长大了以后,她反而会变成孩子。

张靓颖:是,得哄。但是我觉得,这个也不是问题,你心里只要是有爱的,任何矛盾都可以解决的,不管你善不善于沟通,都是可以沟通的,因为你爱的人,你就是会妥协。

非常道:我觉得我看到了一个,跟我之前想像不太一样的靓颖。

张靓颖:以前只看我唱歌了。

非常道:对,会觉得你比较坚强,甚至有点倔强。

张靓颖:现在发现不是一般的倔强,还有点偏执。

非常道:不是,现在我倒是发现,在你强和倔的感觉下,其实不知道为什么会让我有一点点心疼,或者很想抱抱你的感觉,也许这不是你想要的一个感觉,我不知道这期节目出来以后,你的粉丝或者是路人看完以后,会不会跟我有一样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你中间的一些心路历程我也曾经经历的原因。

张靓颖:挺好的,我觉得当艺人,你第一时间就要准备好被放大所有,因为你收获的东西是通过放大收获的,你需要去承担的东西也需要放大承担的,所以有时候我会跟我的朋友讲,我其实没有那么惨,这就是氛围,节目它做什么样子,显得我好像很可怜,然后唱歌,做活动,大家需要这样的内容,所以我最怕的就是煽情,我最怕哪个节目做着做着大家开始到了抹眼泪的环节,我每次都很不识相地把这一题岔过去,一个是我怕自己哭,我不喜欢自己在台上流眼泪,真的挺丑的。

非常道:对,因为哭也要清场,不太容易。可惜我们真的时间有限,我还挺希望再有一个机会,我们能再聊一些其他的内容。

张靓颖: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