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安悦溪:生而为演员,我所期待与热爱的世界
娱乐

专访丨安悦溪:生而为演员,我所期待与热爱的世界

2018年09月21日 23:21:16
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原标题:专访丨安悦溪:生而为演员,我所期待与热爱的世界


  文 │骨朵星番


原本应该在8月17日就播出的《许你浮生若梦》还是延迟20天,在9月才播出,《颤抖吧,阿部!2》也定档在了9月27日。

以往绝不缺席暑期档的“盛夏劳模”安悦溪,最终踏着初秋的影子,赶上了国庆档的看片潮。对剧集来说,流量不会太吃亏;对观众来说,丝丝秋爽与夏日阳光下的观剧舒适度,都与这位少女的赏心悦目,无缝契合。

网剧时代的安悦溪,因为偶像剧质感的作品们,以及无害的长相、适度的娇俏可人,而成为了“少女感”的代名词。

其实这个词,好像对这场采访中的彼此来说,本都应该略有尴尬。

“嗯,我是89年的……哎?不对,我是98年的。”

安悦溪似乎已经培养出了防御敏锐度,“非90后少女”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在没有办法拒绝媒体提问时,会被她用自我麻醉与调侃的玩笑化解。

她可能也没想到,“少女”在作为采访者的我眼中也是一种烦恼的存在,因为根据过往的大部分经验来看,“少女=不好聊天”。而安悦溪是很好聊的,所以她其实并没有被我完全划归在“少女”的行列里。

好聊,是什么概念?即,有所得。

可以听见这位平素应该是电视荧幕里的人,坦诚自己的生活与工作,透出普通人的烦恼与希望。


她所渴望的成长


《许你浮生若梦》的更新速度很快,半个月就释出全部40集可供会员观看,眼下正值剧情过半。开场没过三集就与男二谈起恋爱的女主角天婴,在第10集的时候已经显示出游走于男主男二之间,以供公平竞争之势;嬉笑欢快的氛围在第20集就彻底破功,以天婴父亲的死亡与男二即将黑化,昭示着苦大仇深的爱恨转折。

安悦溪说自己演过少女、动物、外星人,但很少有一个这样年龄跨度的角色,可以在个人经历、情感、对人对事的方面,都有非常大的成长。

她很早就和经纪人说过,暂时不考虑接民国戏战争戏,结果被《许你浮生若梦》的前六集剧本“忽悠”而来,她倒是也习惯了拍摄成果与看剧本时的预设有所不同这件事。

主要是因为她想“成长”,天婴也的确让她尝试了这样跨越祖孙三代、有甜有虐的成长。

这个话题一直延伸到了《颤抖吧,阿部!》中的阿部察察身上,这只在第一部里一根筋只想回家所以横冲直闯的外星人,到了第二部里也拥有了人类会换位思考的辩证思维,越发地感性,越发地有人类的温度,越发的“长大了”。

影视剧里所有角色的成长都会伴随各种“代价”,演员安悦溪也是如此,她闯过了所有拍摄中的喜与忧,才得到了她所渴望的成长。


对话


番妹:是怎样接拍《许你浮生若梦》的?

安悦溪:我本来是跟经纪人说民国戏战争戏暂时不想接,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喜好嘛。但是我看了前六集剧本,真的是一口气看下来的那种。它不是传统意义上年代剧,是一个非常青春洋溢的民国故事戏。我想既然没拍过,那就接下来试试。

番妹:在你的定义中,这是一部什么类型的故事。

安悦溪我觉得是一个大环境下的女生励志故事……因为我演那个女生嘛,我肯定是从她的立场来体会。

番妹:这部戏最大的拍摄难度是什么?

安悦溪就是如何处理天婴这样一个游走于白月光和白莲花之间结合体。因为戏剧设定和年代背景赋予了天婴一个洁白无瑕的硬性条件,但是作为天婴,我也会觉得有些话说出来会伤到对方,可是又不得不说,因为要推进剧情,这是一种戏剧冲突的必然性,我也会非常纠结。

番妹:你对这个故事的认同感来源于哪些部分?

安悦溪:在尽量弱化民国背景中国仇家恨的大环境之后,强调剧中这几位年轻人的成长,包括他们之间的亲情友情与爱情。


番妹:会让你体会到时代背景冲突的故事在哪里?

安悦溪:导演和我聊过一场戏,是剧中一位男性角色用枪指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这种特别强烈的感情冲突,是其他剧集里不太能遇到的。作为男性的话,很能被这种感情戳中。而我过往演的现代背景偶像剧,有些小甜小虐,这次会尝试一些大甜大虐的感觉。

番妹: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是哪场?

安悦溪:就是预告片里放了一些的大结局那场戏。在一个很破旧的仓库里,我就像一只果木烤鸭那样被吊到半空中,身下都是火,剧情里有冲突的几路人马纷纷汇聚于此,整个氛围就像一只充气充到最饱满、即将爆破的气球,就在你等它一触即发的时候,天婴的故事戛然而止了。当时那场戏拍了差不多有一天的时间,甚至配音配到这段的时候,不是,甚至是现在,我一想起来,还会全身起鸡皮疙瘩,回想起拍那场戏的时候天婴的心情。

她所期待的世界

虽然也坦言不少戏的成片效果与读剧本时想象的并不一样,但一件事最终好坏与否,也取决于一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

安悦溪选择以正向的的目光看待自己工作的领域,每一个工种每一个环节都在变好,带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亲临其中,方能感受。

她本人,身为这个大世界里的一份子,用自己的方式,脚踏实地。


对话

番妹:《颤抖吧,阿部!2》要播了,担不担心有“剧二代魔咒”?

安悦溪:非常客观地来说,我们整个剧组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我们还是一个非常自信昂扬的团体,emmmm……也不能说一定就比第一部好,就是也不会让大家失望。

番妹:怎么能拍得一本正经在搞笑的?

安悦溪:什么搞笑啊,我们一直都说我们这拍的是一部正剧,演员之间,和导演之间,再来点儿即兴发挥,毕竟导演啦摄影啦也都是看着动漫长大的,这种有别于正常拍摄的二次元方法好像还挺对路,拍着拍着就反套路了。但我发誓,我们真的是一本正经在拍正剧。然后我们还聊,第三部拍现代戏吧,后面四五六七八……该怎么拍,反正聊天又不犯法,嗯哼。

番妹:觉得最理想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安悦溪:所以不是在吹啊,就我所经历过的最理想状态,应该就是在拍《颤抖吧,阿部!2》的时候,有3到4个月时间,每天的工作量不超过14、15个小时的样子,也没有其他任何通告,完全在剧组里一头扎进角色里。然后就是还挺羡慕国外那种顺拍的模式,故事线和角色的感情线都会更清楚,演员拍的时候也会更舒服。

国内现在很难顺拍。

安悦溪:很难,有时候也没办法,某个景只能用一天,就得在这个地方抢着把戏拍完。但我作为演员,能看到的是,我们的国剧拍摄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了,像是横店现在也有了演员公会,“横漂”们有了着落,剧组找人拍戏也方便了,比起前几年,很多事情都在慢慢地规模化。


番妹:还有哪些规模化的东西,让你印象很深?

安悦溪:配音团队也都规模化了吧?确实也是术业有专攻,配音演员真的也很很棒。包括我们这次《颤抖吧,阿部!》的配音,我们配音导演的声音可以配三四个人物,而且这三四个人物完全不是一个声音,又能完全贴合角色,甚至是贴合饰演角色的那个演员的音色,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番妹:现在都是自己配音吗?

安悦溪:刚开始拍戏也不知道是可以要求自己配音这么个规矩,《花千骨》播出的时候,我当时看了自己的戏份就还挺惊讶的,怎么会这样说话?不是说配音演员不好,而是配音也是个二度创作的过程,配音演员对角色和剧情的理解,可能正好和我不一样,从我的角度来看,就不会是我原来的那个人物感觉了,当时还给了我不小的冲击。后来知道了这个行业现象之后,我都会主动提出自己配音,一般配一部剧是三四天时间,但可以让角色更完整统一。


她所热爱的一切


用影视作品被观众记住的小花们,谁不是奔着“做演员”的终极目标而去?大家都知道“流量虽好,作品永恒”的道理。

安悦溪是从舞台成长起来的人,孩童时就以儿童剧演员的身份在大人面前蹦蹦跳跳,是个活泼外向的主儿。



而后在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学跳舞,在舞院音乐剧专业跨入音乐剧领域,再到了“就是想去试试看演戏,结果效果不错”的演员职业,时间把表演磨成了习惯也好,她真的爱上了这份工作也罢,总之是一头扎进去了。

这名看起来是偶像剧玛丽苏范儿主角的少女,在不知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生而为演员的使命感之下,并不如更多年轻演员那般完全地独善其身。

在这个世界里,她用双眼观察四周围的一切,那些为角色为工作所消耗的精力,再度被她吸取回来,接着又是能量满满的安悦溪。

对话

番妹:经常演非人类,《花千骨》的糖宝,《颤抖吧,阿部!》的朵星人,如何更快地可以代入这类角色?

安悦溪:我觉得首先要大量拉片,看别人怎么演。其次就是作为演员一定要有观察力,比如走在街上看到一个骑电动车的外卖小哥,如果是我,我脑子里就会开始想象,他为什么会做这个职业,他外表看起来家庭状况可能是怎样的,他之后又会做些什么……就是会有一系列发散联想的问题。

番妹:这种观察就是你的职业习惯。

安悦溪:没错。还有就是像《颤抖吧,阿部!》第一部,很多人觉得故事很好笑、反套路,是下饭神器。但我们拍摄的时候是很认真的,不说笑,就是在拍正剧,毕竟一切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比如阿部察察到了唐朝,就像一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做什么都好像格格不入,她用自己的桀骜不驯去对抗这个社会。我们作为角色的创作者,思考的出发点和希望表达的内核都应该是更厚重一些的,而不仅仅是为了让大家发笑的浮躁东西,否则我觉得是很亵渎这份职业的。


番妹:演员就是一份消耗很大的职业,如何自我充电?

安悦溪:还是大量的拉片。我以前喜欢把豆瓣评分前100名从排名最高的开始往下看,或者名导演像诺兰的电影,根据排行榜看了电影之后,页面还会延伸推荐一些相关的排行榜,片子就变得越来越多。

番妹:大学时候学习的音乐剧,现在还想再尝试吗?

安悦溪:之前去看了同学演的音乐剧《恋爱吧人类》,看见他们依然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真的非常羡慕,真的激动到哭。自己也有想过,如果有机会可以回到舞台,还是想要去演的,但现在的身体状况都达不到以前那样,就不会贸然尝试,一定要把自己身体的各项素质都提高恢复了,才会去演出。

番妹:音乐剧舞台的表演和影视演员的表演有什么不同?

安悦溪:我觉得这区别于影视演员的是,在音乐剧的舞台上需要更加专注。在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你就是沉浸在这一个角色里,到最后谢幕的时候,观众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所带来的成就感是电视镜头前是没有的。但是镜头表演就需要有大情绪,念错台词、光没打好、运镜有问题需要再来一遍,那我们就要迅速调整自己的情绪,再来一遍。

番妹:音乐剧舞台对现在的你来说,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安悦溪:那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也是我的一个执念,不可以轻易触碰,大概就是近乡情怯。


番妹:你个人的人生信条是什么?

安悦溪:有考虑过“将心比心”,后来你会渐渐发现有一些人或者事,你把它放在一个将心比心的位置,但对方并没有同样以这种方式对待你,你就会感到失落,再思考这样的将心比心是错了吗?一番自我对话之后变得纠结。所以我还是决定“脚踏实地”最好。

记者笔记

安悦溪是我这两年采访过鲜少不向记者“寻问”采访需时的艺人,在餐厅里对坐,畅所欲言地采访了50分钟,结束之后甚至没有立刻离开,继续有一茬没一茬地闲聊了一会儿。

刚见面时满脸难以置信质问我“你的采访提纲好长,一条问题里居然有四五个小问题”的那个安悦溪,我想回赠一句“您也不遑多让”,明明自己也是挺能聊的嘛。

拉片还是拉片,说的最多就是这个词。演员才不会看腻了戏,演戏看片都是工作,也都热爱。

这小姑娘前不久在看美国网络视频平台Hulu的英剧《名姝》第二季,听见我问起是不是那部“热血老鸨,在线撕X”的英剧时,难掩兴奋的一个劲儿说,“对对对对对对,华丽,太华丽了。”

我喜欢听她把自己的拍戏问题聊成“自我研讨会”,听她仔仔细细科普中国音乐剧的流派和现状。会自带吐槽,又能听有所得,适合做主播开麦讲网络趣味课程。

“我要给我们学校正名,音乐剧系全国第一家正式开班的就是我们学校(北京舞蹈学院),可惜宣传太少,大家都以为中戏才是第一家,其实我们学校成立的才最早,包括一开始的师资、剧目、教案,我们学校当时都是最先进的。”

可把这小姑娘给骄傲坏了。

生而为演员的安悦溪,在安利她期待与热爱的世界时,眼睛里是有光的。

结爱 │ 白一骢 │ 陈凯歌

徐静蕾 │张朝阳 │ 雷佳音

街舞系列 │ 远大前程 │ 女子图鉴

NINE PERCENT启示录 │ 新《流星花园》F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