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鸿其:想要踏实拍戏,不想要一次爆红
娱乐

专访李鸿其:想要踏实拍戏,不想要一次爆红

2018年10月19日 07:38:33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李鸿其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 由刘杰执导,杨幂、郭京飞、李鸿其主演的电影《宝贝儿》在10月19日正式公映。该片同时还参加了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首映活动,映后,主演李鸿其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

前不久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公布提名名单,曾凭借张作骥电影《醉·生梦死》拿下最佳新演员的李鸿其,此次又凭新片《幸福城市》入围最佳男配角,演技备受认可,被认为是未来最有希望获得金马影帝的台湾新生代实力派演员。他近年来因签约大陆的经纪公司,参演了《缝纫机乐队》《解忧杂货店》等国产商业片,还与李现、杨紫合作了电视剧《蜜汁炖鱿鱼》,并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与毕赣导演合作,可谓收获颇丰。

对于自己的发展,李鸿其既表现出旺盛的创作欲,又表达了自己踏实的态度,以金马新人之姿,接演诸多配角人物,也是他逐渐熟悉大陆影视环境的一个过程。他并不追求一夕爆红,而是想要像树一般扎根。

《宝贝儿》是李鸿其又一部引发关注的作品。据刘杰和杨幂介绍,《宝贝儿》的拍摄过程特殊,为了找到人物状态和生活逻辑,剧组在大半年时间里完整拍摄了三遍,而李鸿其则是在第三次拍摄时,才进组饰演聋哑人小军一角。尽管只拍了七天,也没有台词,但他的人物状态精准,表演令人惊艳。对此李鸿其表示,这是因为他曾经与聋哑人朋友生活在一起,对他们的状态有深刻的记忆和认识。

而谈到杨幂出演《宝贝儿》带来的争议,李鸿其也忍不住为她说话,“很多人对杨老师有偏见,但我知道什么是好的表演和坏的表演,我们的对手戏需要互相给与,我很感激她。”

很多人对杨幂有偏见,看片时应该保持平等

凤凰网娱乐:最近在大陆发展比较多,工作重心似乎在这里了,你自己的规划是什么样的?

李鸿其:主要还是想演到一个好片子,好片不是说我必须要给一些专业人士看,可能是一些婆婆妈妈、小朋友,符合的观众是不一样的,当演员需要这样,而不是保持某一种艺术家的性格。我演《缝纫机乐队》有很多人喜欢,上海影评人协会也给我奖了,受众不同,只要适当的拿捏就可以了。

凤凰网娱乐:这次《宝贝儿》演聋哑人,除了手语之外,还做了一些怎么样的准备?

李鸿其:我以前邻居就是聋哑朋友,中学也有一些聋哑的同学。我很喜欢这群人,有一阵都跟他们接触,对他们有一个记忆。刚好今天有机会演这部片,我就用上了。因为有一些人会说“你这哪是聋哑人?”我只想说,因为你们真的不认识他,你们太在一个高高的地方来去看这群人,并没有跟他生活在一起。

我另外想说,很多人对于杨小姐的表演是有偏见的,那我不得不说,我很爱看电影,平均一年大概要看六七十部电影,也喜欢一直重复看一些经典电影,我知道到底什么是好表演,什么是坏表演。包括我又是一个演员。

刚开始确定杨幂演出这一部电影,我没看过她的任何作品,只知道她演过《小时代》,我也没看过《小时代》。我只知道她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演员,当我来到现场,很多人都告诉我,你可能自己要小心,我觉得那是偏见,我真的不得不帮杨老师说一点什么。

很多人觉得,她的表演方式可能跟我不太适合。但是我觉得没有,我到了现场,有时候我有一些戏要热泪盈眶,有时候我要很稳定,那都是杨老师给我的,是互相给的,以前很多东西我是可以用情绪来,我自己用台词来补救。可是聋哑人角色没有,就只有眼神,就只有手语。这个东西是要她给我的,所以我很感谢杨老师给我这个真实的东西。

当然有些人喜欢这个表演,有些人不喜欢这个表演,但我会想,我看德国电影、法国电影的时候,我根本不认识里面的演员是谁,有些演员是素人,看完我才发现原来他是素人啊,我还以为他是哪一个影帝,太有味道了。所以看片时大家保持一种平等,是很重要的,这个需要观众学习。

喜欢与各种人群接触,时刻准备饰演不同角色

凤凰网娱乐:之前对刘杰有什么样的印象?

李鸿其:看过《德兰》和《马背上的法庭》。我第一次跟他见面是因为金马奖吧,董子健刚好有入围了,我也入围了。我不喜欢去接近导演,因为我觉得导演们其实非常知道人在想什么事情,所以我尽量用我的眼神在看别的地方,他觉得我眼神里有剑,我就OK,好,没问题。可能我现在眼神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刚好符合到他要的角色印象,他就用我了。

凤凰网娱乐:这算是你的一个心机吗?

李鸿其:不是心机啊,我觉得我不可能跟他合作,他那时候很爱护董子健,我和董子健又在竞争同一个奖项,我当然就没有想太多了,只是我觉得导演是能看穿人心的,所以我就尽量保持某种距离感。

凤凰网娱乐:刘杰导演这次拍摄没有剧本,你之前和张作骥导演合作过,是不是比较适应这样的方式?

李鸿其:我觉得《宝贝儿》比较偏向于我演技的一个挑战。他真的是拍摄前一个礼拜找我的,我又不懂手语,又不懂南京的环境,又跟第一次跟聋哑人演,跟杨老师演,跟郭老师演,第一次完全把我丢在那边。当时我刚好准备跑《解忧杂货店》的宣传,空出一个礼拜,我就多学习嘛,学学普通话之类的,必须要这样的环境,我就去了。

但是我想表达一件事,不是我乱演,我在那里一个礼拜的准备,把我所有的关于我跟这群人的记忆全部找回来了,我重新理解,重新了解那个气味。我觉得演员最重要的,是认识不同的朋友。我喜欢搭地铁,我喜欢跟人群接触,可能我100个朋友里,70个都不是做电影的,有工人、厨师、老师等等,跟他们喝咖啡抽烟聊天,我很喜欢听他们讲最近工作怎么样,他也问我工作怎么样。

这些东西会存在于我的血液里面,当有一天要用的时候,我就很自然地拿出来。所以我今天要演老师可以演,明天要演警察可以演。我是平时都在准备的演员,但也不是刻意的。

凤凰网娱乐:这个戏拍了三遍,杨幂说她一直在重拍。

李鸿其:我是没有,我拍七天,第三遍的时候才来。

凤凰网娱乐:之前没有你这个角色?

李鸿其:有这个角色,听说是素人,导演可能觉得他像,但不符合电影感。

凤凰网娱乐:那你对于《宝贝儿》里的道德困境是怎么看的?

李鸿其:一个导演艺术家他想表达一件事情,往往会给一个开放式的答案。就像我常说,我一定会是一个好爸爸,但我要重新检讨一下,确定是吗?我没生过我并不知道,还没发生的时候我不敢给任何人下这个定论。电影中一些发生过的问题,适当地提出来,含蓄地提出来是有必要的。我们也不是说他们多可怜,他们只是发生了一些事。

有时候电影不是在说这件事情本身,它可以说是一段感情,也可以说是我爸爸怎么了,我家人怎么了,我是否要做某一些决定,一模一样的问题。我的生命真的可以交给另外一个人决定?我不去说到底是对还是错,但只是呈现那个人当下的状态。

《幸福城市》入围金马男配,评审对我很好

凤凰网娱乐:《幸福城市》中,你饰演男主角中间年龄的部分。

李鸿其:对,先拍我,再拍年轻的,然后就停了一年多,因为真的没钱了,后来他才拍了未来那一段。这个故事是在讲,很多人都往往片面地看到一个人做错事,很直接地认为他是错的。但是你往回一看,他其实发生过一些动人的故事,他是被逼的,才导致他现在这个状态。

凤凰网娱乐:表演上的挑战是什么?

李鸿其:因为它是我的第二部电影,我刻意要跟《醉·生梦死》演不一样的角色,我沉淀了一段时间,然后去演了二十几天。很多演员一直演某一种角色,而我是希望趁大家还不太认识我的时候,再给大家另外一种刺激,尽量把自己的这种螺丝锁紧,很小心地挑剧本,尽量不要有重复性。

凤凰网娱乐:今年金马奖你因为《幸福城市》入围最佳男配角,但其实电影里是男主角,但是金马奖给你报成男配角。

李鸿其:是这样的,今年的入围名单里,男主角第一个就是邓超老师,一人分饰两角,暴胖暴瘦,戏又演那么久。还有彭昱畅,你看人家演三个多小时,我就演50分钟,跟人家争什么?我觉得评审对我特别好了。

凤凰网娱乐:他们把你放到男配提名里面。

李鸿其:对,《宝贝儿》其实我也是报男配,比《幸福城市》差吗?我觉得其实就看评审吧,因为每一次评审不一样,都是运气,当然入围是一个很大的肯定了。

拍电视剧很难,表演需要很直给

凤凰网娱乐:《幸福城市》是2016年拍的,你已经有两年左右没有拍台湾的电影?

李鸿其:对,一直以来都有接触。但确实台湾的创作力可能没那么高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有好片我就会去演。我最近也在演Netflix的《虎尾》,全美国团队,一个发生在纽约的台湾故事。

凤凰网娱乐:需要英文演出?

李鸿其:需要,但也不需要那么多啦,因为电影就讲生活嘛。

凤凰网娱乐:你前段时间还拍了电视剧《蜜汁炖鱿鱼》,感受如何?

李鸿其:其实我蛮不喜欢说什么电影演员跟电视演员之分。当然确实体验到表演方式的不一样,但我觉得应该去学习。那我不得不说,演了那么多电影,我觉得演电视对我来说最难。因为所有的东西是必须要很直给的,很多东西是没包含在里面的。

可能电影我只要给一点点,让观众有一些共鸣,这样就够了。但是电视是你直给的,但我没办法直给,所以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难演的挑战。

凤凰网娱乐:在内地发展,台湾演员会有口音的问题。像《宝贝儿》里你是没有台词的,之前《解忧杂货店》也用了配音,你会不会有一些顾虑?

李鸿其:我会尽量去调整咬字,尽量不要太台腔,让它清楚一点。但我觉得没办法,就如同一个人的长相。我现在只能做到把字咬清楚,表达清晰。就像我看很多意大利电影、德国电影,我哪知道他说什么?包括很多演员,也有地区的口音。但是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就如同手语这件事情,也是需要剧本帮我,导演帮我。再练习嘛,尽量。

想要踏实拍戏,不想要一次爆红

凤凰网娱乐:前段时间张作骥拍新电影你也去了?

李鸿其:客串了两天,我其实是去探班,他突然说明天有没有空,他本来找的是监狱里的素人来演,对方突然不来了,他说问我有没有空,我说有空啊,来演吧,就是这样的。

凤凰网娱乐:你写过很多剧本,自己有没有幕后创作的计划?

李鸿其:当电影导演真的是另外一回事,我跟李安导演见面,他叫我自己多写一些东西,我觉得看缘分吧。我写过很喜欢很喜欢的东西,坚持过一两年,希望把它拍成,但是最后找不到资金,很现实。

凤凰网娱乐:在台湾吗?

李鸿其:都是,甚至我在内地找投资,和约都已经拟到最后一个阶段了,突然说不给了,这很正常的,但我觉得这就是老天的安排。

凤凰网娱乐:接下来有什么样的计划?   

李鸿其:我现在准备演一部爱情电影,是一个有年龄跨度的爱情故事。最近可能男配角演得比较多,希望还是演回男主角,会有把握一点点。

我觉得我必须要习惯大陆的拍摄方式,之前确实也有一些男主角的戏来找我,但是我不知道大家的工作方式,如果一开始就接大男主戏,我一次垮掉就会很惨。我还是希望一步一步,像树一样把根扎得很实,希望观众朋友看到我是很踏实的,我并不想要一次爆红。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