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纯不是第一个掉张爱玲坑里的演员
娱乐

马思纯不是第一个掉张爱玲坑里的演员

2018年12月22日 05:15:22
来源:谈资

原标题:马思纯不是第一个掉张爱玲坑里的演员

马思纯在微博发了一段《第一炉香》的读后感,被网友嘲惨了。

人与人之间的鸿沟,真是巨大。张爱玲23岁就写了《第一炉香》,文字仿佛一把闪着冷光的手术刀,把爱情与人性都分解得十分透彻,透出一种残忍的平静。而30岁的马思纯还是个天真的双鱼座少女,相信爱情不朽,沉迷45度的明媚忧伤,并不识得人间真正惆怅。

如果真是马思纯来演《第一炉香》的葛薇龙,提前为她捏一把冷汗啊。

书里写的葛薇龙是犹如一碟荷叶粉蒸肉,

“她的脸是平淡而美丽的小凸脸,现在,这一类的‘粉扑子’是过了时了。她的眼睛长而媚,双眼皮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也许她的面部表情稍嫌缺乏,但是,惟其因为这呆滞,更加显出那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

而马思纯生得有些黑壮,五官又是棱角分明,性子里是傻大姐的耿直,实在不太有上海粉扑子似的那种娇柔与造作。

要说女明星里最符合书里描写外貌的,大概就是《金粉世家》时期的刘亦菲了。十四五岁,粉嫩浑圆,面部表情不多,但颇有种古典美。

不过刘亦菲也只能演前半程还是女学生的葛薇龙,此时的呆滞是恰到好处。故事后半程,葛薇龙从一个女学生渐渐自甘堕落成为交际花,期间还有一个复杂微妙的心理变化过程,

一开始,她看见姑妈梁太太收服卢兆麟之后吃饭都带着的笑意,心里还是有些鄙夷的,“女人真是可怜!男人给了她几分好颜色看,就欢喜得这个样子!”

到最后,她固执地爱着乔琪,虽然结了婚心里却明白这样的感情了无希望。被一群水兵当做妓女,乔琪笑骂:“那些醉泥鳅,把你当做什么人了?”薇龙却说:“本来吗,我跟她们有什么分别?……她们是不得已,我是自愿的!”

刘亦菲太冷感了,很难演出葛薇龙身陷情欲里这样落魄而又偏执的神采。《金陵十三钗》里的倪妮大概更合适演这后半程的葛薇龙。

张爱玲的小说一向难拍,也难演,更难合人意。她总爱开上帝视角来俯视笔下的男男女女,放任他们庸庸碌碌地活,蝇营狗苟地活,绝不搭救。所以她写的人物,不是有几分市井就是有几分病态,不那么讨人喜欢但又有种黯然泪下的气场。他们是俗世中的庸常,庸常里又藏了几分伤心。

演员想要演好张爱玲的作品,难度极高。因为就算是许鞍华这样的文气导演,也很难把演员完全揉进张的气场里。她拍过《倾城之恋》、拍过《半生缘》,还导过话剧版的《金锁记》,得到的评价是毁誉参半。

缪骞人与周润发演的《倾城之恋》就差强人意。作为张爱玲唯一一部没有硬拆CP的小说,白流苏与范柳原在张迷心中多少都有些分量。

许鞍华选缪骞人来演白流苏,大概是看中了她在《最爱》里演的家庭妇女,眉目之间确实有一股子中年妇女的愤懑。但问题就是,缪骞人实在是太像中年妇女了,而失去了小说里的风情。网友吐槽,“她演的白流苏跟佣人阿栗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两个老妈子。”这叫人如何看得下去她跟周润发眉来眼去啊。

周润发演的范柳原,还算周正。苏青讲过:“柳原的个性有些好似《飘》里的白瑞德,这类男人也可以说是‘坏的’,但是他们真正谈起恋爱来,却能给女人以‘美妙的刺激’。”

发哥身上倒是有些亦正亦邪的气息,只是他那小马哥的烙印实在是太重,总感觉他时时刻刻就要竖起风衣领子,点燃张张钞票。

黄觉与陈数也演过电视剧版的《倾城之恋》。但经过编剧邹静之的手,几乎成了另外一个故事。

陈数穿起旗袍来,是很有气质。但问题也在于她太有气质了,太知性了,像个留过洋要去参加革命的大小姐,而不太像一个离了婚没什么文化又有些虚荣要依附男人活下去的旧社会女人。

我倒是觉得《日出》里的徐帆,比较适合演白流苏,美是美的,也是俗气的。

小说里写白流苏,“爱低头,低头就露出嫩白的颈,面对男人不敢直视”,有种暗流涌动的风骚。但在感情面前,她又有种赌徒般顽固坚韧的气魄,最后筹码全丢出去,押在一个男人身上,赌自己的一生。徐帆演的陈白露,就既有这种风骚,也有这种气魄。

婚后,范柳原的俏皮话都留给了外面的女人,白流苏依然觉得这是胜利。这也多像徐帆说过的话,“我们家反正是男的,你让他占便宜就占呗!”

穿上白西服的黄觉,也略显文艺青年腔,抱着陈数总是情深意切,并不像小说里心猿意马的范柳原。

张爱玲说,“香港之战影响范柳原,使他转向平实的生活,终于结婚了,但结婚并不使他变为圣人,完全放弃往日的生活习惯与作风。”在海外漂泊了多年的范柳原,有几分放浪,也有几分市侩。他娶白流苏,半是真情半是算计,还是得一个圆滑的中年男演员才能演得出这种含含糊糊的鸡贼。

我心目中演范柳原最合适的人选,还是《情人》里的梁家辉。身材颀长,小眼聚光,既有华裔商人的天生精明,又有花花公子的潇洒派头。

梁家辉也确实演过范柳原,话剧版的。2006年,梁家辉凭着两个作品入围金像奖很有望拿到影帝,但他还是早早的就决定不去出席颁奖礼,因为那天要演《倾城之恋》。影帝总归是影帝,梁家辉凭此剧还拿到了上海戏剧界最高奖“白玉兰”奖。

选角最成功的,大概还是许鞍华的《半生缘》。每一个演员都很精准地贴合书里所写。神似姐妹又南辕北辙的吴倩莲与梅艳芳,笑起来像猫,不笑像老鼠的葛优。还有那温温吞吞文弱样子的黎明,简直就是世钧本人了。

电视剧版的半生缘,都没眼看。原著里,顾曼桢是个温柔而又有些文弱的女生。书里写她是“在户内也围着一条红蓝格子的小围巾,衬着深蓝布罩袍,倒像个高小女生的打扮。”

林心如演的顾曼桢,不过就是《情深深雨蒙蒙》里如萍的加强版。柔弱归柔弱,但表演方式总有几分琼瑶式的苦情,这就很不张爱玲了。

蒋欣这一版更可怕。路透照里,完全看不到高小女生的影子。网友看了都吐槽“提上菜刀就可以雄霸上海滩。”“这条街的保护费是我本人在收”。

瞧一瞧,还是华妃的气场,完全不输狠辣的姐姐顾曼璐,叫人如何相信她会被命运无情摆布?

蒋欣都快35岁了,还要在镜头面前扮演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也真是蛮为难她了。她自己都说,其实更想的是曼璐。结果曼璐给了嘉玲姐演,蒋欣也就只能强撑顾曼桢了。

张爱玲笔下的女性,不是为情所困就是被时代命运所禁锢,既悲又凉,就像她在《茉莉香片》里写的,“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也许是经历过时代的大起大落,香港许多女演员的气质倒是挺适合演张爱玲。我就比较想看梁洛施演《心经》里的恋父少女许小寒,惠英红演《金锁记》里的阴狠母亲曹七巧(《血观音》里的棠夫人,其实就有借鉴《金锁记》),刘嘉玲演《第一炉香》里的交际花姑妈。

张爱玲小说里的男主角,就更不好演了。基本都是loser,不是败光家底吃喝嫖赌,就是懦弱无能薄情寡义。你得演出那种无能,但又不能演得太讨厌。

气质太过光明磊落的男演员演不了,杨烁靳东这种党性太强的同志就不行。眼神太过深情款款的男演员也演不了,赵又廷钟汉良这种喜欢用眼睛给人照X光的也不行。

还有演惯了偶像男神的小生,也是很难演张爱玲的,光光生生一张脸,不够俗气也不够落魄。

光有演技没有颜值的更不行。张爱玲毕竟是天秤座嘛,爱美又挺外貌协会,男主角可以窝囊,但决不能丑陋。

看看她写《第一炉香》里的乔琪乔,随手一个比喻都是摄人心魄:“在那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一闪,又暗了下去了。”

大概因为都是混血的缘故,网友大多提名陈冠希啊吴彦祖去演乔琪乔。但我总觉得陈冠希吴彦祖的气质都太现代了,总容易让人出戏。

还是《阮玲玉》里的吴启华最熨贴。楚楚衣冠之下又有一股斯文败类的气息。他演的张达民,也像乔琪,是个吃惯软饭心肠又冷的花花公子。

《金粉世家》里的陈坤也不错,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是本人了,而且他本人的高冷乖戾,也较贴近张爱玲的小说气质。唯一不符的,可能就是陈坤的黑皮吧哈哈哈。

不知道许鞍华最后会选谁来演葛薇龙,谁来演乔琪乔,只希望她千万不要学王家卫,又向流量低头。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65326437”领谈资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