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赵宝刚: 不行就退休,是我年轻时的誓言
娱乐

【独家】专访赵宝刚: 不行就退休,是我年轻时的誓言

2019年04月12日 15:35:20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赵宝刚对话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C尘、摄像剪辑/董晓龙)

回应《青春斗》争议:不行就退休呗

凤凰网娱乐:关于《青春斗》的这些争议,你有什么看法吗?

赵宝刚:一部戏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招这么多人的骂,同时也得到了这么多人的钟爱,议论点也比较多。我一个从来不关心热搜的人,在他们的感召下开始关心热搜,我觉得进步挺大的。

凤凰网娱乐:这给你带来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吗?

赵宝刚:他们好像都会认为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儿。结果我鼓励他们,就说你们怎么能那么低落,这种事太正常。我一直用一个特别好的心态去对待,因为我这个戏讲的是人对待负能量的时候要有一点抗压能力,何况他们提的这些意见我都不认为是负能量,都是关心和爱护,我觉得可以接受。

凤凰网娱乐:早期拍《皇城根儿》的时候也有很多争议,那时候还挺迷茫的是吧?

赵宝刚:对,年轻时听完这些消息面同菜色,夜不能眠,吃不下饭,酗酒。不过其实一生当中经历的也不是这一点点,所以今天再有这些事情能够笑对人生,都能够接受。何况我还有自己的观点。欣赏美是有过程的,今天欣赏不了,明天没准就欣赏了。一个作品的接受度,也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今天不接受,明天就接受了;明天不接受,我也没关系,因为它不影响我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凤凰网娱乐:那就《青春斗》来说,你觉得观众不接受的点是在哪些方面?

赵宝刚:我吧,特别想找出非常有力的证据,来驳倒我对《青春斗》的一些理论。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说,你写的不是我们90后。我对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因为有一大部分人说,这不就是写的我们的生活吗?我觉得他们已经给这些人进行反驳了。你不认,那可能不是你,但不见得不是他。假设这个戏要没争议,它就不是我的本意了。我本意设计的就是两拨,一拨不喜欢,一拨喜欢。这话我也在播出之前就说了,所以现在的发酵度其实跟我想的差不多。但是不一样的是,对郑爽的吐槽是我没想到的。关于她演技的吐槽甚至超过了片子的内容,使得人们过多关心郑爽的这个事情。

还有媒体说,好多数据说很多人对片子提出质疑。我就说,那一些不质疑和喜欢这个片子的数据从何而来呢?所以我需要得到一个证实,就是说,应该用一个什么数据能够说明,有多少人喜欢多少人不喜欢,我特想知道这个比例,我现在不知道什么渠道能够得到。他们说在弹幕上飘的这些东西,基本上是质疑的比较多。可能他们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另一些就愿意认真看戏,而不在这个上头去发表评论。我在生活当中了解了一下之后,很多人说,我没事干嘛在这上发表东西,我自个的感受,我自个知道,我为什么要发表?反正不管怎么说,点击率还可以,如果说特别糟糕的话,人也不点了。收视再不好,它也没说低到特别惨不忍睹的状态,应该也还可以。我自我安慰吧。(笑)

凤凰网娱乐:你之前有句话特别出名,就是“收视率和评分不好就退休”。这话现在后悔吗?

赵宝刚:不后悔。我为什么说这话,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检验一下自己的片子。因为你没有机会,你只有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去检验你的片子人们接受度有多少。其实我当时想的是大概是50对50这么一个接受度,比如说有一百个人看,一半接受,一半不接受。但是收视跟接受度是不一样的,比如收视和点击率是你对这个片子的兴趣度,因为有兴趣才去看,实际上我更关心的是这个。在我的电视生涯当中,我都不知道我的戏在豆瓣评分是什么样,因为我从来也不关心这个事情。我这回第一次关心,这个也是在周围的逼迫之下。因为他们说现在是必须是用数据说话。所以我就说,如果你都拿数据说话,数据不认可我,那就证明我不行了。但是我指的是一个综合指数,这里边可能包括了,比如说豆瓣的评分,还有猫眼的评分,比如说四大网站的点击率,然后是两个卫视的收视率,我们肯定算一个平均值。这个平均值算下来,说赵宝刚确实不行,那我退休呗。我现在还说这话,我真诚,必须真诚。

《青春斗》剧照

《青春斗》是爽文,为躲《欢乐颂》晚拍三年

凤凰网娱乐:很多人把《青春斗》拿来跟《奋斗》比较,你怎么看?

赵宝刚:肯定是比不了《奋斗》,因为写的不是一个内容。《青春斗》写的是“斗”,不是“奋斗”。里边有一句词,“只要我们接着奋斗,说不定哪天理想就实现了”,是“说不定”。这里边代表了人的一种思想,就说实际上我们对待今天的东西没有一个非常固定的模式,做完之后就必须怎么样。我认为这是的“90后”的一种心态。就是说,面对现实的时候有自己的一种做法,但是骨子里边存在着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可能就是奋斗。但面对今天的现实的时候,我不见得现在跟你叫这个劲,你说我没奋斗我就奋斗呗,我不愿意跟你接触,今天奶奶我不高兴,我不愿意跟你干,我就走了,我干嘛跟你这受欺负呢?对不对?我这戏里边都表现了。我遇到一些情绪不好的事,我就找一个地方发泄,结果你们周围非逼着我去做这事,那我也没辙,就给你做呗。就是这么一种心态。但突然有一天,我觉得我要努力了,我就努力了。所以人们没有看完这个片子的时候就说“没有”,一两集就开始评论说没有,我不同意。最终向真始终暗含着一种力量,奋斗。不是没有什么奋斗,只是它更接近生活,我认为更真实。因为在她的成长过程当中,我们勇于面对她身上的一些所谓的负能量。其实这些负能量在未来有可能不是负能量的,只是她对社会的一种看法,对周围环境的一种看法,所以才这么说。

凤凰网娱乐:所以你觉得这算是80后和90后的一个不同,奋斗的形式不同。

赵宝刚:我真没想过关于80后和90后的比较问题。因为我觉得独生子女这一代都是呵护型长大的,面对社会当中一些反叛思维的时候,也就是说跟你产生对立思维的时候……因为在家里说什么事大伙都依着你了,你想做什么也都依着你,但社会不一样,社会不依你了,你想这样不能这样,你想那样不能那样,那你怎么办呢?可能这一点会有一种惰性心理,或者是“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心理,或者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快乐了,我就不跟你玩了,我去另外一个我愿意玩的地方玩去了。是这么一种心态。可能这个心态跟80后会有一点区别。其实我写奋斗的时候,当时有很多人反对,说你没奋斗,说就华子奋斗了点儿,陆涛哪奋斗了?夏琳也没奋斗,米莱也没奋斗,就露露奋斗了,你都没写奋斗。今天人们拿它当经典了,实际上当时也是一片反对声。而且很多人觉得它故事情节无戏剧张力等等。其实,我必须勇于地承认,《青春斗》存在着很多问题。(笑)

凤凰网娱乐:比较严重的问题是哪些?

赵宝刚:写的爽点呗,这不现在爽文化么。他们觉得不太爽,但我觉得特爽。我觉得这五个作女多爽,笑对人生!用我们北京话叫自娱自乐的一种方式,去面对生活当中的无奈,并没有沉浸在一个苦难和负能量里边。比如说向真打麻将,穿成那样,头发上扎一签子,然后手端着茶壶,我觉得特爽这事儿。但是人们非觉得不认可,那我也没辙,我闹不懂,可能我真是落伍了呗。其实就是怕这些我才说的退休的话,但现在我还有我的观点,容我发发声么,我再听听反映。因为它是循序渐进的,到最后完了还是不行的话,人们非要用一个豆瓣评分,别的都不算的话,那我就退休呗。但是四点几该退吗?还是五点几三点几该退?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一个什么分算最低的,有比我低的的话。

凤凰网娱乐:你好像从《过把瘾》开始就特别喜欢“作女”。

赵宝刚:我现在后悔了,写五个女的,写仨女的俩男的就好了。就因为这个,我三年之后才拍,要不然我三年前就拍了。因为有一个《欢乐颂》。我一看拍的那么好,故事也好,写也好,演员演的也好,我赶紧躲开了,我这三年后再拍。但比如说我写五个男的,每人谈好几个恋爱,我就觉得老不舒服,好像成色有点不对。其实女的好点,因为比起男的,女的对情感每一次都是非常的“真“,我个人认为。我这还是向着女性说话。

《青春斗》剧照

“50后”眼里的“90后”:不跟你一般见识

凤凰网娱乐:在了解90后的过程中有什么感触?

赵宝刚:我是抱着一个学习的态度的。因为我老回想我年轻的时候。我年轻的时候看待上一代,我是看不惯的。所以为什么今天我敢说这话,就说,如果这个时代不需要我了,确实是我不了解这个时代了,我就退休。这是我年轻时候立下的誓言。不是一个信手拈来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了,不是。我是真的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说对这一代人是抱着始终抱着一种学习的态度。因为社会的推动就是靠这些人。其实我这里边暗含着这一代年轻人的力量,它是暗含着,不像过去那拨人嚷嚷的。其实90后就是暗含着,都是反向思维。他们散布这些佛系文化丧文化,都是反向的。其实里边暗含着一股劲儿,我不跟你们较劲,跟你们较什么劲啊?所以到结尾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变化。说真的,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个天下是他们的时候,可能我们都不在了,我们的东西都太陈旧,他们会有他们对待这个世界的方法和办法。

凤凰网娱乐:很多观众认为你不够了解他们。

赵宝刚:他就生说我不了解。我特别希望您说哪儿不对了哪儿不了解了。我现在特想找出这些实例来。比如说钱贝贝应聘的时候,我就这么问过,我招聘的时候就这么问过。我为了了解这些人,我就拿话刺激他们。比如我招聘一个助理,他说,导演我特别想跟着你干。好,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怎么跟我干,你为什么要跟我干?他说我这些都不想,我就想得到一机会。我就说你会开车吗,他说会开车。那英文怎么样,他说在英国留学回来一口流利的英文。我说你看你又会开车,又一口流利的英文,你知识面又那么广,结果你给我干助理,你真的那么心甘情愿的给我干吗?他说真心甘情愿。我就觉得这孩子说的挺好的,那你就来呗。干了,惹一堆祸走了,逃跑了。这都是真事儿,你说你没遇见,就说这个世界没有。我想年轻人接触的氛围和环境,在社会上就生存这么几年,就知道这点事。但是我生活了一辈子,我接触的人太多了,而且我有目的地创作,有目的地去接触,你要说我没有,我不服;你说不典型,我好像也不太服。实际上通过这个东西就是想表现年轻人,我不舒服了我就想走,就想表达这一点。所以我用了两个人物。一个向真,你们都说我不行,我哪儿不行了?实际上是讲这些年轻人反对这些人说官话,她不愿意听这些官话。说你挺好的,我们下回再说吧。挺好的你不要我?说你能力不行,那我哪能力不行?就官话,她不愿意听,所以她不高兴。我是想表现年轻人对待这种事情的不屑,结果拿这个东西当不真实,我也不太明白。

凤凰网娱乐:你一直拍青春题材,在你来看,不同年代的年轻人有什么共性?

赵宝刚:共性肯定都是想过幸福的生活,追求快乐指数。特别是在年轻的时候潇洒一下,不要太拘谨。不同的就是方法不同。90后,我觉得特别需要向他们学习的,用我们戏里边的一个话就是,奶奶不跟你玩儿。不跟你一般见识,咱们有自娱自乐的这种心态,你对我有要求,你对这个世界有要求,那是你的事,我可以不照办,我有我自身的要求。这个戏里面都展现了。所以向真说,你要这样的话,你非要玩这人际关系,我这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我挺忠心的,乔安叫我走我都没走,我都跟着您干,我就想您给我一希望,结果哐当,您调来一人把我挤兑走了,那我真不能跟您干了。她实话实说,我不跟你玩了,走了。我觉得这些都特别真实。他们说不像90后,这我就受不了了,怎么就不像90后了?不知道90后什么样,我有点懵了。我认为这些就是90后。那我们这里边还得暗含着一种力量,我们让向真从里边使出来了,整个的过程都在使劲,最终,没成。前边也是,一直摸不着脉,对待生活很消极。就干呗,就弄呗,啃老就啃呗。我有这幸福,我干嘛不享受?这不都是90后吗?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自己喜欢的东西了,我可以为它去了,我可以把我的工作都辞掉,我重新走,重新闯。这就是暗含的90后的一种力量啊,这都是我从聊天得来的,怎么就不是90后了?整个的走向全是90后。

凤凰网娱乐:那你觉得你的认识有偏差吗?

赵宝刚:会有一些偏差,这个偏差度就是我50年代的一个人看待事物,和90后自身看待事物不一样,但是并不见得我这个不准确,你那个是准确的。社会的进程就是你反对我,你前进了。我的作用是什么呢?我的作用就是通过一个文艺作品,你能看到自己你就看见,你看不到就拉倒;你愿意接受你接受,不愿意接受就拉倒;你在这个片子里面给你带来快乐,你就看看,你觉得给你带来烦恼就别看,弃剧就完了呗。这就是我觉得我要做的一个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讲,因为是我做事,我是一个电视剧的导演,我关注青年,我希望在这个时代里边再留下一个东西,所以我做了《青春斗》。好不好,那是未来人们评价的事情,但是我起码对得起我自己。回头说你曾经在这个十年里边,你还做了《北京青年》,《老有所依》,还有海军的《深海利剑》。这里边可能不能所有的片子你都认知,但是起码我做了,起码在我60多岁的时候,我还敢拍一个现代青年人的题材。可能说你不要脸,你老不死,你活该,那我就活该了,我愿意。我觉得有意思。可能这个差异点就在这边。

就像我说,90后存在着无数的自私,他们自个儿不知道。为什么呢?所有的家长在教育过程中都是给予,突然面对社会的时候,他自个实际上想的东西都是自私的,但是他不认为这是自私。这种自私我们要重新评价,是在谁眼里是自私?是在我们眼里是自私,而在人家眼里不是自私,这就是差异。就像他们说,你这个表现的不是我。你当然看不出来,不是你认为不是你,而是我认为你就这样。就这个差距。

我们接触了一个父亲,说,写的就是我闺女,太真实了,我闺女一会儿一个样儿。然后就跟闺女说,你好好看看《青春斗》吧,写的就是你。她看完说,我怎么可能是这样?根本不是这样!不承认。我说的都是真实的事情。她说不是她。这就是说我们的看法和他们的看法不一样,就是年轻人身上有很多的东西,他们不认为有,如果他们认为有他就不会去那么做,就因为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做了他也不知道。这个片子的这种写法会引来争议。我想就是说,能够通过这些争议,慢慢的使我想表达一些东西清晰化。未来也还会有。因为我相信这个戏播完了,慢慢它的热度也会下来的,人们的争执也会下来,慢慢冷静。可能再看这片子会有一些理解我的东西吧。可能我说这话又不准确了,没准儿人不搭理你了。

坦言自己老了,该拍“一路黄昏”

凤凰网娱乐:一直拍青春剧,为什么会突然拍摄老年题材的《老有所依》?

赵宝刚:因为我在40多岁的时候面临的一个问题,关于养老,还有就是说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不得不去考虑你的晚年生活。你又是一个被社会其实是有娇宠的人。其实任何一个人都在社会上会有一种娇宠。“娇宠“的意思就是说,在你的领域里面,你去做了自己的一些事情,如果你做出成绩了,还得到大家的一些认可,其实你的娇宠感会更强烈一点。但是突然,你不行了,你如果不做好一些准备的话,可能这个东西就没有了。其实我要感谢《老有所依》,拍之前我走访了无数的养老院,我就跟那些老人聊天,包括了解他们的子女等等。弄得我特别压抑。因为等级之差特别明显。当时我就想说,年轻人,在你顾及事业和你的情感的时候,你拿出了多少时间想一想你的老人,想一想你的父母。所以我在片子里边就呈现了这么一个东西。我要塑造这么一个女性,她不但要在事业上去做她的追求,同时也要肩负起老人。

但这种东西肯定是得到社会的认可的。《青春斗》没有写这些东西,实际上是……我说高尚点儿,牛点儿,它是一个社会转型期的作品。他们其实没有看到暗含的90后的一种力量。其实这片子到结尾的时候,暗含的90后的这个力量,可能是改变世界的一个力量,改变人类的一个力量。因为他们思想方式不一样,这实际上是我对90后的看法。就在结尾的时候,她会说,我没有成功但是我成长,这种意识要比那种“我成功了”的意识牛一百倍。所以到结尾,五个人都没有获得成功,但是她们的心态,她们的能力,其实是未来世界的能力。比如她们做了母亲,绝对不会像她们母亲那样。她们当了领导,她们不会像她们的领导那样。这里边有这种寓意。其实谈论一些观点,都是特别希望他们把片子全部看完。

其实我这个年龄,比如说我的片子拍完之后一片表扬,我会不好意思。一采访就说,呀,您怎么拍的这么一个戏,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你看我现在说特来劲,因为我觉得有争论点了,特来劲。要不然你问我没得问。要不就问,你怎么弄得演员啊,你怎么把握这个戏啊,我觉得这个特没劲。我真的发自内心的。而且我也觉得,我说拍不好退休,这种特来劲,咱就敢拿这个打一赌,到时候咱就真敢退,这多牛一事儿啊。我不是瞎说,我真敢退。

凤凰网娱乐:这些年大家最爱说的,就是赵宝刚到底老没老,你觉得自己老了吗?

赵宝刚:肯定老了。

凤凰网娱乐: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老的

赵宝刚:应该在59的时候。因为《老有所依》我得了个奖,其实当时正好60岁,得了个最佳导演。他们弄得特别隆重,还有3D打印的一堆小人儿,然后何炅就问我什么感触。我看着这些东西,我当时就这么一感觉,老了。他们老觉得,您不老,您干嘛要这么着。什么叫老了,就是人们认为你已经有一生的辉煌纪录了。如果什么都没有,我觉得是年轻的。一上来你得一奖,只说这一个,觉得特别年轻。一说说一堆,肯定就觉得老了。这是意识上的。第二个,就是体能上的。我每年都出问题,我现在上楼都费劲。加上记忆力。我年轻的时候记忆力特别好,现在记忆力也不行。加上呢也有点惰性心理,年轻时候必须较劲,现在也不太愿意较劲了,我觉得这些都是老了的因素。所以我综合下来看,这部戏在拍摄过程当中实际上也有力不从心的地方,也有这个体能的问题,也有犯懒的时候,也有看不惯的很多东西。最后我就说,嗨反正我这个功力还在,基本的东西不失误就OK了。

包括我现在说的这些话,实际上已经有这样的心态了,差不多该退休了。如果人们认可,你觉得还有点鸡血,因为我们这一代人还需要一点鸡血给你打打。假设这个戏人家也不给你打鸡血了,还给你抽点血,虽然你可能用了一种笑看人生的态度去做事,但终究觉得你就是不如人家,那你就退呗。总比说你再拍一部戏,比这碎的还狠,人还是愿意听赞扬声嘛。我是因为一生的锻炼,已经经历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笑对这个事情。据说前日子也有骂的导演都抑郁了,完了住院了。因为一直是表扬声,突然一下他接受不了。我倒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一直挺高兴的。正好在现在还有心态可以面对它,就撤了完了。你回头死皮赖脸的,导的也不行了,别人说你还硬撑着,我觉得不行。因为这是我年轻时候立下的誓言。好多导演我看着,一个一个的成名成家,最后怎么衰落,我当时就想,我到这时候肯定不导了。挨人骂干嘛呀。我今天真老了,所以我今天提前先把这话说了,大伙儿觉得我不行了,片子不行了,我就撤呗。

凤凰网娱乐:那接下来还会拍青春题材的作品吗?

赵宝刚:别拍了,拍完这部都说你不懂。要拍的话拍那个“一路黄昏”。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