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将至 这些细腻的灵魂让我印象深刻
娱乐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将至 这些细腻的灵魂让我印象深刻

2019年04月14日 17:23:16
来源:新京报

▲盼望着,盼望着,权游来了,剧迷们的春天近了。

凛冬将至。随着《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回归在即(北京时间4月15日上午9点整),维斯特洛人类与异鬼的决战也一触即发。

3月6日凌晨,《权力的游戏》公布了第八季最终季的预告片,在预告片中,雪诺、龙妈、珊莎、二丫、小恶魔、瑟曦、詹姆、夜王悉数亮相;然而在4月3日最新公布的海报中,权游全员呈现冰封状态,这是否意味着在权游终章等待着所有人的命运都是“凉凉”?

▲全员凉凉?

不过即使真的全员“凉凉”,这也很“马丁”。众所周知,马丁笔下的人物都相当锐利,性格如刀削斧凿般塑造而成。外表冷峻但内心火热的史塔克家族二丫——艾丽娅·史塔克;私利为上、阴险狡诈的野心家——培提尔·贝里席;阴毒狠辣又极具政治智慧的毒舌妇——荆棘女王奥莲娜……

尽管马丁费尽心力地塑造出权游的经典形象,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展示出对“他们”过多的厚爱——马丁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精心塑造的角色。剧中人物命运难以预测,想要继续窥探人物命运,也的确是吸引我入坑权游的原因。

如今,权游终章即将来临,我想回顾一番在权力包裹之下,那些令我印象深刻的角色。

一、耶哥蕊特:火吻而生,为爱而死

在权游的年轻女性中,耶哥蕊特出现的场景并不多,但她无疑是最特别的之一。

耶哥蕊特生活在长城以北,是一个真正的“自由民”。她有一头火红的蓬发,野人们称之为“火吻而生”。她自由、直率、热烈、纯粹,具有很美好的性格特质。与权游中大部分人物不同,耶哥蕊特是个野人,不被束缚、没有负担,远离权力。如果把城堡看作是维斯特洛大陆权力象征的话,没见过城堡则是耶哥蕊特远离权力漩涡的最好证明。

▲耶哥蕊特和雪诺的穿貂cp。

描述耶哥蕊特,很难脱离雪诺。因此耶哥蕊特更像是一种功能性的人物——她的存在只为帮助雪诺成长,这也是耶哥蕊特的悲剧性所在,这个如火一般热烈美好的女子,只能在雪诺身上凸显她的价值。她与雪诺分别来自长城的两个边缘,这也注定了她和雪诺的某种对立——雪诺作为史塔克家族的人,生来就被忠诚、誓言、责任和教条所束缚。而守夜人的誓约、教条……都恰好是维斯特洛大陆权力运作的一种隐喻。

雪诺与耶哥蕊特在长城以外的山洞里交合,打破守夜人的誓约,也可以看做是雪诺在整个剧集中,逃出权力运作把戏的开始。而耶哥蕊特的口头禅you know nothing,则更具功能性。在山洞时、在长城上拥吻时、雪诺逃走时,这几次说的you know nothing,可以看作是帮助雪诺成长的递进式叩问,以至于让雪诺在观众中落得了个琼恩·啥也不懂·雪诺的称号。

▲耶哥蕊特之“you know nothing”成为了雪诺的盖棺定论,并一度被粉丝玩坏。

在耶哥蕊特临死前她同样说出了那句——“You know nothing , Jon Snow .”此时的雪诺完成了一次蜕变,让雪诺懂得了耶哥蕊特并没有要求雪诺背弃誓约,而是选择誓约。耶哥蕊特死后,雪诺还只是雪诺,耶哥蕊特从雪诺身边分割而去。但是耶哥蕊特热烈、纯粹的生命力却在雪诺身上留下烙印。而耶哥蕊特的特别就在于此,她代表了维斯特洛大陆最原始、野性与自由的生命力。

耶哥蕊特临死前还有另一句话:你还记得那个山洞吗?我们应该呆在那。则完全印证了耶哥蕊特的火吻而生,为爱而死。权游残酷,但现实中有情人终成眷属,2018年,两人结婚。这算是两人对剧中遗憾的弥补吧。

二、桑铎·克里冈:一生为复仇而活

猎狗桑铎·克里冈是一个十足的恶人。他残忍而冷酷的杀人手法自不必说,有一处细节就足以证明克里冈的恶:在带着艾丽娅去鹰巢城的途中,面对邀请他和艾丽娅吃兔肉的农夫,克里冈毫无感激,反而打晕农夫,抢劫了农夫全部积蓄。

▲极具复杂性的角色“猎狗”克里冈。

然而“恶”却不是克里冈的全部。也不必说他对姗莎·史塔克表现出的保护,单就是给腹部受重伤的士兵一口水后,一剑刺中士兵心脏帮助其了结濒死的生命,也足以看出克里冈身上不只有“恶”。

这就是克里冈身上复杂的一面。不过也正是因为克里冈是个十足的恶人,所以从他身上流露出的善,也只能是善,而不会掺杂别的其他什么东西。

克里冈的恶并非天性使然,而是源于对他哥哥格雷果·克里冈,也就是魔山的恨。在他幼年时期,因偷玩了哥哥格雷果·克里冈的玩具,被按入火盆烧毁了半边面孔,他父亲却对外谎称是意外烧伤。从此克里冈心中就埋下了对火的恐惧与对兄长的刻骨仇恨。他希望有一天魔山的血染在自己的剑上,悲哀而充满愤怒的克里冈一生也为对魔山的复仇而活。

因为童年阴影,让害怕火的克里冈一生都活在坚冰之中,直到他遇见了血液中流布着火的艾丽娅·史塔克。同样梦想复仇的两个人几乎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而艾丽娅则像一把带火的利剑,将克里冈冰封的内心,刺出了一道缝隙——向来怕火也不准别人提起自己童年的克里冈,也开始慢慢战胜对火的恐惧,并且在去奔流城的途中,也主动跟艾丽娅讲起自己的童年。在这个意义上,克里冈和艾丽娅也是维斯特洛大陆上的一曲冰与火之歌。

其实在权游的原著中,寂静岛的梅里巴德修士对克里冈有过一段精准而又深刻的评价:关于克里冈,即使我们听说的只有一半真实,这也是一个苦难而饱受折磨的灵魂,一个嘲笑着诸神同时也嘲笑人类的罪人。

正如“恶”不是克里冈的全部,罪人同样也不是克里冈的全部。他更多的是一个可怜人,七国之中,人人都叫他猎狗,没有人愿意喊他的名字桑铎·克里冈。

三、提利昂·兰尼斯特:倒置的巨人

“我的罪在于生而为侏儒。我的一生都在因此而受到审判。”——提利昂是个极度聪明的人,他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幸。

▲“倒置的巨人”,提利昂·兰尼斯特。

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生存,既然生为侏儒,那么要睿智几乎就是必然,这同样也是提利昂的人生信条。在兰尼斯特家族,提利昂俨然一个怪物和笑柄。但是他知道“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同时他也顽固地同世界抵抗——既然你们认为我是身材矮小的怪物,那我就只好打定主意以恶魔自许。而这种心理,也恰好暗合了弗洛伊德的理念:机智是对于压抑的有效回避;而提利昂弑父则象征了自我对压抑的释放。不得不说,马丁对于这个“侏儒”的心理把握也真是让人惊叹。

权游第四季中审判提利昂,可以说是目前整个剧集中最精彩的部分之一。它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小恶魔提利昂的人性,在审判中被拉扯到了极致。

原本已经准备好接受命运的提利昂,在看到了雪伊的背叛之后,开始了歇斯底里的爆发。他面目狰狞地诅咒忘恩负义的君临市民:当时还不如让敌人攻进来烧杀淫掠;后悔自己没有亲自杀死外甥乔弗里……此时,被侏儒身份审判多年的提利昂身上释放出来的阴暗面,深不见底。

提利昂的悲剧之处,不只在于生而为侏儒,最为关键的是侏儒身份得不到兰尼斯特家族的承认和认可,但同时作为兰尼斯特家族的人又必须为家族尽力。我认为这种矛盾才是提利昂在权游前半部分的悲剧所在。

尽管如此,提利昂天才一般的政治智慧仍然在权力的游戏中显露无疑。做君临城首相期间,与小指头贝里席、派席尔大学士、八爪蜘蛛的较量游刃有余。他的军事能力仍然不容小觑,黑水河大战大败斯坦尼斯大军。凡此种种,都跟他侏儒的身份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是个侏儒,也是个倒置的巨人。

维斯特洛大陆的故事纷繁复杂,格局盛大。但它之所以能成为美剧史上最伟大的作品,绝不仅仅是因为精彩的故事情节与恢弘的战争场面。在我看来,那些细腻而深刻的灵魂,同样是权游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耶哥蕊特愿意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突破束缚“钻山洞”,克里冈一生都在复仇的路上,但他饱受折磨的灵魂,也不断展露出善的质地;提利昂,他是侏儒,弑父者,也是维斯特洛大陆最智慧的人……

在《权力的游戏》中,这几个人物,有不断走向剧集中央的主角,也有惊鸿一瞥的小人物,但不管登场时间长短,或者他们此前有着怎样不堪的过去,他们最终都倒向了人性中基本的善良、正直、道义。一部《权力的游戏》,也是一部人性大片,这大概是《权力的游戏》能获得空前成功的关键原因。

□伯杨(媒体人)

编辑王言虎实习生葛书润校对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