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万茜:演木工练到满手起泡,导演故意给我挖坑
娱乐

独家专访万茜:演木工练到满手起泡,导演故意给我挖坑

2019年05月22日 09:23:33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良小凉) 法国时间5月21日,万茜接受了凤凰网娱乐专访。这次来到戛纳电影节,万茜是跟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作品《南方车站的聚会》一起到来。片中,她饰演了一位在家具城工作的单亲妈妈,因为丈夫被通缉,从而被迫陷入利益漩涡之中。

万茜饰演的杨淑俊,是个具有东方传统女性特点的妻子,她隐忍能干,就算丈夫突然失踪,她也要扛起整个家。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万茜提前到武汉的旧家具城去体验生活,学习木工,甚至练到满手起水泡。“我当时是找了旧家具市场里面,唯一一个木工了,学到整个手起水泡和茧子,因为所有这些重活都要杨淑俊一个人扛。”

在旧家具城体验生活的这段日子,万茜看到大多数人都处在无所事事,但又十分无奈的境遇,也让她对角色的生存背景更有感触, “这段体验生活的经历,让我切实感受到,杨淑俊没有什么生活,她有的是生存。”

虽然提前体验了生活,但在片场拍摄时,万茜心里有点慌,不知道哪种表演方式是正确的。而且导演在现场,也不是经常给予鼓励和称赞的人。“现在我回头一想,觉得可能导演是故意的,因为这种感觉可以植入角色本身。”

虽然片中饰演了胡歌的妻子,但她与胡歌却没有对手戏,反而与桂纶镁的戏份更多。谈及这次与小镁合作,万茜也给予了十分肯定的称赞,“跟我以前认识的小镁,完全不是一个人,在我进组时,才知道她已经提前两三个月,就住到了武汉,每天买菜,跟当地人去聊天,然后一直有语言老师跟着她,武汉话练得很好,完全听不到她原本的口音。”

杨淑俊具有东方传统女性特质,一人扛起家里所有重担

凤凰网娱乐:什么契机接拍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万茜:实际是制片组找到我,然后把剧本递给我,然后就见导演。

凤凰网娱乐:您当时看完剧本是什么样的反应?

万茜: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所有人像是在一个黑暗的隧道里,寻找自己心里的那一点光,不管这个光是暖的还是冷的。我饰演的这个杨淑俊也是,只不过她是一个被动寻找光的过程。生活给了她太多的打磨,把她打磨的面目全非,她让我很心疼。而且我很喜欢她的一点是,她身上的这种普通是具有普遍性和共性的,能感觉到她是一个具有东方传统女人特质的女性。

凤凰网娱乐:杨淑俊的出场很特别,直接从一个衣柜里走出来。

万茜:她是在旧家具城里面负责收旧家具、维修,然后再把它卖出去,以此为生的一个女人。

凤凰网娱乐:您有为这个角色做哪些准备工作吗?

万茜:挺多的,包括学武汉话,以及进组之前到武汉当地的一个旧家具城,就是我们进行拍摄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专门卖旧家具的,然后进去体验生活、去学木工。

凤凰网娱乐:学习木工,体验生活这段时间有多长?

万茜:大概花了是一个月之内,包括拍摄的时候,我是一直都在那边。

去旧家具厂体验生活,切实感受高压低收入的状态

凤凰网娱乐:拍摄的时候会有武汉话的老师一直在跟您?

万茜:武汉话的老师大概跟我了差不多两个月。一直跟着我一起生活,不管我去哪里都有老师跟着。

凤凰网娱乐:杨淑俊在片中一直处于无助和求助的状态,你在表演上是如何处理这个角色的?

万茜:其实往更早些一点说,我在进入到这个旧家具厂、进行生活体验的时候,我会发现因为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选择在旧家具市场买旧家具的人越来越少,这个地方就逐渐变的门厅冷落,没有人去照顾他们的生意。在整个旧家具市场里,我发现大多数还是以中年人和老年人居多,所有人就一个状态,就是有点没事情做,没有生意,所以每天就是抽烟、聊天、打牌,就是一种无所事事,但又有点无奈的一个状况。

包括那个市场里面很多都是夫妻店,大多数都是丈夫做木工,他们去扛这些家具,然后妻子负责补油漆,做一些比较轻的活。但是杨淑俊是一个人在这个旧家具市场里面,她必须一个人扛下所有的活。

为了做那些木工,我当时是找了旧家具市场里面,应该说可能是唯一一个木工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年轻人想要再去继承这个手艺。那个时候是学到整个手会起水泡和茧子,因为所有这些重活都要杨淑俊一个人扛,而且她还要抚养孩子。

收入而言,在这个地方工作收入也是很少的,整个家庭的重担全部都在她身上。这段体验生活的经历,让我切实感受到,杨淑俊这个人是非常之坚强的,因为她没有办法,她必须要一个人扛这个家。这是我对她最基础的生活状况的感受,她没有什么生活,她有的是生存。

导演不说戏自己心发慌,现在想来是导演故意挖坑

凤凰网娱乐:你有一场与人争执的戏,突然就晕倒了。

万茜:对,在小巷里面。因为杨淑俊本身还是一个羊角风病人,这也算是生活给她的另一个磨难。

凤凰网娱乐:在表演上面是不是挑战还挺大的?

万茜:虽然整个篇幅给到杨淑俊的戏没有那么多,这就需要演员在更短的时间里面去填充、丰满这个人物,去帮助导演将这个人物体现的更好,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难度。

凤凰网娱乐:刁亦男导演现场会对你提出一些表演建议吗?

万茜:我们不会聊到具体的处理是什么样子,但我们会一直去尝试不同的方式,去走不一样的方向,去看这场戏有多少可能性,我们会去做这样的尝试。但是导演本身他并不是一个在现场会给你很多鼓励,给你很多肯定的人。所以反而在进行一些尝试以后,我心理其实有点慌,有点忐忑。现在我回头一想,我觉得可能导演是故意的,因为这种感觉它是可以完全就是植入到那个角色本身的,就是我们可以是带着这种感觉进行表演,是跟角色是非常之贴合的,所以我们没有跟导演认真的聊过,但是我一直觉得他是故意的。

凤凰网娱乐:这事是你拍摄过程中就发觉了?

万茜:对,拍摄过程当中就发觉了,觉得就是个坑(笑)。

凤凰网娱乐:胡歌和桂纶镁也说,在拍摄过程中一直充满不确定性。

万茜:对,因为这个剧本身就是所有的人都是一直在挣扎,一直在奔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那一片光,很多东西都是不清楚的,都是看不见的,因为大家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我们拥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就是觉得导演是故意的。

凤凰网娱乐:你怎么看淑俊和泽农的关系?

万茜:丈夫五年没回家,了无音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有人问过我,说杨淑俊和泽农之间有感情吗?其实你要说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两个人一定是因为感情而走到在了一起,才有了爱情的结晶。但因为我跟胡歌本人没有真正的去探讨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整个在戏中包括私下,包括生活当中碰到的次数也很少,但就这个问题我跟导演探讨过。

我们会觉得说,杨淑俊和周泽农这样的一个感情,实际上是在当下的社会中,是很常见到的,就是很多夫妻可能在一起生活很多年以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逐渐的被生活、被时间所消磨殆尽。可能在某一个特殊的时刻,在一个需要做重大选择的时刻,这种情感又会牵连在一起,又会被激发,应该是属于这样的一种关系,对。

与桂纶镁再度合作有惊喜,看完首映给导演打100分

凤凰网娱乐:整部影片拍下来,你对哪场戏印象最深刻?

万茜:我觉得这部电影特别炫酷,导演整个的作品是属于一个很绚烂的黑色电影。所以里面的光影其实都非常漂亮。印象最深的是,桂纶镁找到我,然后带我去找周泽农的整个一场戏。那场戏大概拍了很多天,换了四、五个地方,有一个瞬间是我路过跳广场舞的人群,所有的人脚上都有一个荧光灯,我当时在旁边一直看了好久,我就觉得好绚烂,就包括在看全球首映的时候,那时候我是第一次看到成片,依然还是这个感觉,我会觉得好绚烂,这是我印象非常深的一场戏。

凤凰网娱乐:跟桂纶镁合作觉得感觉如何?

万茜:小镁是个非常用功的女孩,因为之前是熟悉的,我们之前有过合作,所以这次少了磨合期。不过,这次她跟我以前认识的小镁,完全不是一个人,因为我在进组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原来已经提前大概两三个月,就住到了武汉,跟当地人在武汉租了一个房子,然后跟当地人一起生活,每天买菜,跟当地人去聊天,然后一直有语言老师跟着她,在我进组的时候她的语言就已经说的很好了,就是武汉话,完全听不到她原本的口音。

凤凰网娱乐:首映场您也看完了,您觉得给自己的表演能打多少分?满分一百的话。

万茜:我就别打了,我给导演打一百分。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