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刁亦男:胡歌表演脱胎换骨,《南方车站》下半年公映
娱乐

独家专访刁亦男:胡歌表演脱胎换骨,《南方车站》下半年公映

2019年05月22日 09:53:37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自动播放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良小凉) 法国时间5月21日,导演刁亦男接受凤凰网娱乐采访。《白日焰火》后,刁亦男执导的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与前作相比,这部作品更黑色更猎奇,甚至加入不少魔幻超现实元素。

在戛纳电影节的首映当日,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也前来捧场,并且与刁亦男握手,表示喜欢,影片目前场刊评分2.7。谈及创作灵感,刁亦男表示故事来源于自己一个跟逃犯有关的幻想,把它拍成电影,是想传递一种传统伦理、道义、侠义的精神。

与《白日焰火》相似的是,《南方车站的聚会》依然从底层小人物切入,角色包括盗车团伙和陪泳女等。为何一直在拍小人物,刁亦男也有自己的见解,“底层小人物看起来是被道德和法律所排斥,但实际上他们的身上也有非常闪光的东西,往往越是黑暗的人,身上越能看到光。”

演员方面,男主角这次由胡歌挑大梁,女主角依然是《白日焰火》合作过的桂纶镁。谈到两位演员的表现,刁亦男赞不绝口,“胡歌表现可圈可点,这个你们也已经看到了,跟他以往演电视剧相比,已经是脱胎换骨状态了;桂纶镁这次表演更成熟,也更有经验了。”

因为剧情主线是一位逃犯逃亡的故事,所以影片有85%的戏都是夜戏。但刁亦男并没有让黑色的夜晚,仅仅充斥着暴力和犯罪,他把一些真实景象提取出来,然后喜欢的东西亮起来,不喜欢的东西灭掉,形成了一种近乎梦幻般的场景。白天的场景里,同样也有超现实的元素出现,这些导演的个人喜好,都能在现实中找到依据,只为呈现一种荒诞的反差感。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各大奖项就要揭晓。刁亦男导演对于是否能拿奖,更多是顺利自然的看待。对于接下来的影片规划,他也表示影片将于下半年在国内公映。

《南方车站》构思早于《白日焰火》,要传递传统道义精神

凤凰网娱乐:拍《南方车站的聚会》灵感来自哪?

刁亦男:实际在《白日焰火》之前,就有想出来。想出来以后,觉得不是很成熟,当时坐在沙发上听一首外国歌,幻想被人追杀。我是一个身负赏金的逃犯,想一直往海边跑,我初中喜欢的一个女孩转学转到这个地方,到那儿见到她,也不能告诉她我是一个逃犯,然后她生活也不是很如意,最后想办法让她把我杀死,留给她30万。当时觉得这是个很矫情的故事,大概记了一下就扔到一边。

拍完《白日焰火》后,我有天在新闻上看到,在东北有个越狱的逃犯,杀了狱警逃出来,躲在附近的山上,实在太冷太饿跑下山回到村里,在小卖铺里看到自己的通缉令,发现自己值10万块,当机立断决定把这10万块钱,留给小姑,对他最好的一个人。我的想象在生活中竟然变成一个新闻,我觉得有可能不那么矫情拍它拍出来。

凤凰网娱乐:首映那天,昆汀也去了,有跟他交流一下吗?

刁亦男:就是握了一下手,因为当时现场挺热烈的,也没顾得上交流。他跟我的另外一个朋友说,他很喜欢《南方车站的聚会》。

凤凰网娱乐:不少人说在这部电影里看到了一种传统侠义精神。

刁亦男:对,创作初始的时候就确定了这样一种观念,就是一种传统的伦理、道义,还有一种侠义的精神。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想传递这个精神?

刁亦男:因为我觉得,现在今天社会发展的都非常快,大家对传统的这些价值也慢慢的淡忘了,所以我觉得特别有必要从新提醒大家这些东西是非常重要的。

剧情聚焦边缘人群,越黑暗的人身上越有光

凤凰网娱乐:胡歌在片中是盗车团伙的成员,桂纶镁是陪泳女,为何想从边缘人群切入去讲故事?

刁亦男:因为底层的这些小人物看起来是被道德和法律所排斥的,但实际上他们的身上也有非常闪光的东西,往往越是黑暗的人,身上越能看到光,我觉得这些人身上也有他们给我们启迪的一些精神。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些人物,通过戏剧性的一些编织,能让这种东西更有趣的,更深刻的被观众体会到。

凤凰网娱乐:之前有在现实生活中观察过像陪泳女和盗车团伙?

刁亦男:对,的确是这样,这些,当然也有很多很多相关的新闻,和电影结合的这些东西,都是我感兴趣的。

凤凰网娱乐:听说这部电影的拍摄初衷,是来自你的一个幻想?

刁亦男:这最后发生了一个真实的新闻,跟我当时想象的这个白日梦有点像,很接近了。对,所以我觉得可能这个胡思乱想,在现实生活中,也找到了对照,所以我觉得有可能能把它拍成一个电影。

胡歌表现脱胎换骨,桂纶镁更成熟更有经验

凤凰网娱乐:这次是怎么挑中胡歌、桂纶镁、廖凡和万茜,来出演这部电影的?

刁亦男:基本原则都是首先看他们的气质符不符合角色,再一个就是选择演员可以从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反向思维来考虑使用他,这是选择他们的一个原则。

凤凰网娱乐:有给演员提供一些电影或小说,去提前找感觉吗?

刁亦男:我想一想,是看了一些电影,有一些电影,包括一些小说什么的。有黑色电影,也有文艺片,也有中国的、外国的都有,武侠片都有。

凤凰网娱乐:二度与桂纶镁合作,有什么新的火花吗?

刁亦男:她表演更成熟了,也更有经验了,而且她也是本身就非常敬业,为这个角色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

凤凰网娱乐:想问一下,为什么要找廖凡再来演一个警察呢?

刁亦男:廖凡因为都是老搭档了,所以合作其实也轻车熟路,我的要求、我的想法,一句话他就都明白了,对。

凤凰网娱乐:还有他昨天也开玩笑说,感觉好像是《白日焰火》的警察去了武汉生活了一下。

刁亦男:是的。

凤凰网娱乐:胡歌的表现你觉得怎么样?

刁亦男:胡歌的表现也非常可圈可点,这个你们也已经看到了,跟他以往演电视剧已经脱胎换骨的一个状态,然后我也非常满意他呈现出来的样子。

凤凰网娱乐:之前演员在发布会上说,在片场一直处于不确定的状态,不知道自己演的好不好,他们觉得可能是导演故意为之。

刁亦男:对,可能那种不确定性就是我想要的,我不想要特别明确的戏剧性呈现,可能反而让他暧昧一点、模糊一点更好,但他们的行动都是非常清楚的,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凤凰网娱乐:那在现场你是怎么跟他们讲戏?

刁亦男:我不讲戏。

凤凰网娱乐:我们在胡歌身上看到古代大侠的一种精神,为什么要在身上做这种投射?

刁亦男:因为警匪片的故事架构就通常也很容易让人想起武侠片这样的行动线,所以他只不过表现的时间是现代,人们在现实生活当中游走江湖吧,然后他是一个逃亡的人,然后他也会把我们带到一些城市的边缘的角落,让我们看到一个非常不一样的空间,非常抑制的空间,非常的,比如说你会感觉像在做梦一样,进入到那样的一个边缘地带。

影片85%是夜戏,超现实元素有现实依据

凤凰网娱乐:影片有很多场夜戏,而且夜戏的色调上都处理的很梦幻。

刁亦男:对,因为他(周泽农)要逃亡的话,一般都会处理成夜晚,因为白天他要出来的话不太合理,夜晚决定了这个电影的主基调,然后我们80%到85%都是夜戏,所以那些光影都是在中国的小城市里边,或者是在一些郊区,常常能够看到的真实的景象,我们只是说把它小心翼翼的提取出来,并不敢随便的创造它,小心翼翼的提取出来,然后让我们喜欢的东西亮起来,不喜欢的东西灭掉,就足以形成现在的梦幻的场景。

凤凰网娱乐:有一场戏,是很多人穿着荧光鞋跳广场舞,视觉效果很魔幻。

刁亦男:跳这种舞的小年轻人蛮多的现在,就也都是在一些相对,以大城市跟小城市来说,晚上广场上会有很多人跳舞,这些年轻人有时候还真是成群结队的,有一些人就会穿闪光鞋这样。

凤凰网娱乐:影片中有不少超现实的元素,比如进入马戏团和报纸上的场景,为什么会这么设计?

刁亦男:这些元素都是我,比如说小时候看到的,或者是说在现在的城市边缘你会随时发现到的,像那些高楼大厦的看板,其实在中国的很多地方会突然屹立出一个特别现代化的城市的景观,但你走近一看是一个假的,它是一个宣传板,但它周围和它的环境形成对照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样子,所以这个就很有意思。

凤凰网娱乐:拍《南方车站的聚会》跟以往你的作品相比,有什么新挑战吗?

刁亦男:拍这部戏,我就是想让我的人物都是通过行动去表现他们,而不是过多的通过对白,或者通过戏剧性一些心理转变来去表现,我尽量的是让他们行动起来,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总合,就是他的行动的总合。所以只有用行动才能开辟出你的新的境遇,或者只有用行动才能走出你的困境。

未来拍摄不限于黑色电影,《聚会》将于下半年上映

凤凰网娱乐:你好像对一直对黑色电影情有独钟,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刁亦男:黑色电影的类型,一方面它会给你提供一个很有戏剧性的,一个好看的故事框架。另一方面,它又对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一个认识,比如说你会体会到,在我们表面平静的生活背后,也有一些看不到的秘密,或者一些罪行,这个世界实际上它的暗流是动荡不安,每个人的内心也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他自己知道,或不为别人知道的一个灰暗的地带。这些都是黑色电影给我们提供的故事也好、人性也好,或者是说他的社会的展现的这个象度也好,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一个非常好的类型。

凤凰网娱乐:《白日焰火》是拍的东北,这次《南方车站》是拍的武汉,你还有哪个城市是特别想拍的?

刁亦男:这个我现在一时半会儿,突然说不出来。

凤凰网娱乐:接下来你还会继续尝试拍摄黑色元素的电影吗?

刁亦男:只要是感兴趣的题材都可以尝试,也不会刻意的用一个类型去套出一个故事来,因为我们都是在讲述的是中国的故事,这些首先是因为你这些故事都有它发生的土壤,都是来自于真实的事件或者新闻,或者是周遭生活给你的启发,所以它首先是讲述自己的故事,然后黑色电影都是这些影评人,或者是观众他们来解读电影的时候方便,然后他们来套上的。

凤凰网娱乐:打算回到家乡拍摄一部电影吗?

刁亦男:那当然也有可能。

凤凰网娱乐:《南方车站的聚会》打算什么时候上映?

刁亦男:应该是今年下半年吧。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