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女明星一出场,戛纳红毯其他人都黯淡了
娱乐

这位女明星一出场,戛纳红毯其他人都黯淡了

2019年05月24日 12:02:36
来源:新氧App

最近红毯上的风头愈演愈烈,各种礼服美到目不暇接。章子怡换了好几套礼,直接美上了热搜。年近四十的状态还这么能打,还合作过那么多男神,金城武啊,刘德华啊,梁朝伟啊,妥妥的男神收割机。

null

巴西老牌超模Adriana Lima也是在热搜上美到下不来,如同蓝宝石一般耀眼,amazing~

null

其实,只要是西方当代礼服,无论是蜂腰细臀的洛可可风格礼服,还是30年代上流社会追捧的褶皱风格礼服,源头都是古希腊服装哦,想不到吧?所以今天氧叔就带大家来了解一下这种古老又浪漫的服装美学。

建筑与服装之间的联系

服装有着移动的建筑之称,而古希腊服装又跟希腊建筑脱不开关系,继承了希腊建筑的特点。所以,我们先从希腊建筑开始讲起。

null

希腊文明起先,罗马文明随后,从罗马文明分出了两条道路,西欧中世纪的罗曼式建筑、哥特式建筑,

null

还有东欧拜占庭帝国的拜占庭建筑,

null

随后这两支在文艺复兴汇合,在这之后又分化出了巴洛克建筑和古典主义建筑,古典主义建筑后来又发展出了洛可可建筑。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都是国内一些蹩脚的室内设计师最喜欢拿来唬人的。这就是西方建筑史的大概脉络了。

null

希腊式建筑其实很好辨认,希腊柱支撑着三角形的门楣,就这么个构造。

null

而希腊柱式主要有这样三种,多立克柱式、爱奥尼亚柱式、柯林斯柱式。柱式并不是笔直的,而是有着类似女性臀围的曲线。让冰冷的建筑有了优雅之感。

null

多立克的柱式看起来是最简单的,帕提农神庙主立面采用最庄严隆重的庙宇形制多立克柱式,代表古希腊多立克柱式建筑的最高成就

null

史料记载说,多立克柱式最初的原型来自于古埃及中王国时期的坟墓与墓室。多立克柱式没有什么繁杂的装饰,仅有的装饰大多数就是柱身上的切面凹槽了,给人的感觉是刚毅壮观的。

null

爱奥尼克式柱式比较修长,有许多漩涡装饰,比多立克柱式华丽、柔美一些。

null

柱头像是两朵浪花交会在一起,棕榈叶花纹排列在浪花般漩涡纹的中间,漩涡纹的上端是垫枕形的支撑物,就像飘逸卷曲的秀发一样。

null

科林斯式的基本造型和爱奥尼克柱式基本相似,但柱头形象不同,有更复杂的花纹在上面装饰,使柱头看起来更加精致与奢华。

null

希腊人热衷于将美理性化,对理性美的追求几乎贯穿到了他们生活的每一处。在研究美的过程中,希腊人探索出了0.618的黄金分割比例,并把这种思维贯穿在了她们所有的创造中。

帕提农神庙的正立面轮廓是一个矩形,它的长约是宽的1.6倍,这种矩形被称为黄金矩形(黄金矩形的短边与长边的比为0.618,换算一下,长边则约为短边的1.618倍)。

null

在人体美中,肚脐也被视为人体中0.618的黄金分割点,在希腊服装中,绳结系带的位置大多数都在肚脐处,来凸显人体的优美比例。

除此之外,希腊建筑中的简约和优雅体现在他们对规律有质感的曲线的偏爱,重视功能性,不搞那些形式主义的幺蛾子。反映在服装上,披挂、垂褶、缠绕,简单而优雅,绝不会用力过猛。

null

这跟中国审美中的曹衣出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希腊服装的形式其实没那么复杂,但是对后世影响却无比深远,就是因为他们找到了一种不费力却很根本的美感,以少为多、化繁为简,从人的身体出发,服装为人服务。

长袍主要有这样两种:chiton和peplos。chiton男女都可以穿,使用长方形的布料,其中一种叫doric chiton,在肩膀两处别起来,

null

而ionic chiton是在肩膀到手臂的多处别起来。和爱奥尼亚式柱头设计一样,手臂垂直向下的衣褶向内收缩,形成了优美的弧度。

peplos则使用正方形的布料,是给女性穿的,侧边有开口,在肩膀两侧用胸针别起来。两种长袍都需要用腰带固定。

null

外套的种类有himation和chlamys,himation是一种从左腋下穿过,往右肩膀固定的外套。chlamys则是像披肩一样,包围左右肩膀,往右肩膀用别针固定。

null

这种服装能带来明暗交错的光影变化,人行动时衣褶也会随之摆动,服装更有立体之感。用诗人海涅的话来说,希腊雕像上的衣纹是身体动势的多音反响。

null

《胜利女神像》,公元前190年

《命运三女神》这是巴特农神庙的东面人字形山墙上全部雕像中的一组雕像残片。三位女神是克罗索、克拉西斯和阿特罗波斯。松软的连衣裙由于肉体的起伏而形成横竖疏密的变化,束腰向下揉褶繁复,从整体看疏密变化有致,可以说是衣纹褶皱的极致美了。

null

这种服装美学风格简朴、隽永、舒适,不过,也曾在时尚的反复中被屡次抛弃,又被屡次捡起。文章一开始的部分我们梳理过简要的西方建筑史脉络,其实,服装史也是这么个道理。

服装不止是服装而已

建筑的风格与服装的风格总是类似的。有华丽的巴洛克、洛可可建筑,也必定有华丽的巴洛克、洛可可服装美学。

null

比如现在礼服中常用的裙撑造型,就是典型洛可可风格,而杜嘉班纳的设计风格,就是典型的拜占庭风格。

null

那在什么时候,希腊风会回潮呢?答案是,在那些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人与服装之间关系的时候。

希腊风的回潮意味着身体的解放

法国大革命之前,姑娘们被束胸衣和夸张的裙撑弄得苦不堪言,法国大革命之后,拿破仑夫人带头穿起了希腊风的衣裙。

null

战后的50年代,当时流行五颜六色的时装,紧身衣、紧身裙,这是因为当时的姑娘们没有外出工作的权利,更多是留在家里打扮成漂漂亮亮的花瓶。

null

三宅一生设计出了一种衣服,没有身材限制、没有身高限制,穿上身上如同雕塑一般,却又柔软灵动的褶皱衣。

null

他的灵感来自德尔斐褶皱裙,是由Mariano Fortuny y Madrazo(1871-1949)在1907年首次创作的精美丝绸连衣裙,这款连衣裙的灵感来自于同名的古典希腊雕像——德尔斐的驾车人。

null

每当服装开始凌驾于人,甚至开始支配人的虚荣心、绑架人的身体,希腊风就会回潮,用它经久不衰的魅力告诉人们,不费力也可以很美。在那个科学尚未如此发达的年代,人们就已经领悟了服装美的真谛,以少为多、化繁为简

纪梵希在1997年曾推出过希腊风的高定服装,香奈儿在2018年也曾推出过希腊风的早春系列,秀场上的模特宛如活动的雕塑一般,充满神话气质和灵气。

null

章子怡穿上希腊风礼服,不同于其他造型的凌厉与强势,更显出慈悲与温柔,如同画中走出的女神。

null

在红毯上受到好评的造型,多是人本身的气场强于服装,而不是服装驾驭人,失去了生命力和灵气,就算穿得再华丽跟大型珠宝展示台有什么区别。尊重身体也就是尊重自然,所有的美都不必凹得那么费力。

希腊服装美学对我们启示可能在于,浮华是美,繁复是美,返璞归真也是美,而且这种美可能更舒适,更隽永。或许我们不必对自己的身体那么严苛,是时候舒适地做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