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眼就会失魂的“女巫颜”,代表着女性魅力的巅峰
娱乐

看一眼就会失魂的“女巫颜”,代表着女性魅力的巅峰

2019年07月03日 23:26:26
来源:新氧App

“跟我说说你眼里的女巫是什么样的,我就能说出你对女性的看法。”

——《唤醒女巫》的作者这样说

怎么看待女性,可以从对女巫的评价上看出端倪。这是很聪明,也抓住了关键点的做法。因为女巫这个社会角色(现在更多的是文艺作品角色),自诞生之日起到现在,一直被认为是女性力量的代表。

null

在神权统治的蒙昧时代,女巫被更多的赋予了神秘性。但是在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当道的今天,她们被普遍认为,或许拥有最纯正的、未被男权社会历史干扰的女性特质。

null

不过我们今天探讨的主题不是女巫文化,而是发挥看脸的专业能力。来讨论这个“女性力量的代表”面孔的可能性,即什么样的脸才是女巫颜。

人类对女巫颜的想象

这要从人类文明史的源头说起,那时人类社会还处于部落时期,盛行自然崇拜。巫师是部落里的医生,也被当作是神灵与人类之间的中介,能够帮人类掌控自然。

null

巫师有男有女,我国的古籍《国语》里就有记载,“在男曰觋(xi),在女曰巫”,均享有非常崇高的社会地位。

因此巫师的造型,普遍非常繁琐,穿戴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的象征自然界万物(羽毛、贝壳等)、有的象征人造精品(金银器物等)。具体造型可参考现存的萨满教祭司。

null

无论东西方,巫师最初的造型都是这个逻辑。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逐渐脱离了自然崇拜阶段。不过东西方文化在这里出现了分野,欧洲进入了漫长的神权统治阶段,而我们则进入了儒家主导的世俗化阶段。

null

“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这是我们对待巫师及巫师所代表的神秘力量的态度。互不干扰,所以也不存在互相迫害。

但是欧洲就很不一样了,在天主教统治的黑暗中世纪,男觋顺利转化成了神职人员,而女巫则成了被污名化、被猎杀的对象。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女巫审判”。

null

当时的欧洲,人畜同室、疾病横行。教廷无法掌控局面,就把所有的罪责推到了女巫身上。人得病,是因为女巫与撒旦共谋。收成不好,是女巫的诅咒等等。

null

人们往女巫的形象上堆砌各种阴暗、诡异、邪恶的元素,比如黑色和尖顶帽(欧洲有排斥犹太人的传统,而尖顶帽是犹太人的标志,于是尖顶帽也是邪恶的)。

null

另外,常见的“巫婆”形象,也是源自中世纪的猎巫案。当时被以女巫之名杀死的女性,很多都是守寡独居、社会关系简单的老太太。她们衰老羸弱并不亮丽的外表,非常符合当时人们污名化女巫的胃口,于是被当作形象特征保留了下来。

null

后来随着宗教改革和工业革命,臭名昭著的“女巫审判”逐渐消失了,但邪恶女巫的形象依旧活跃在各种童书和神话传说里。

null

进入20世纪之后,伴随科学、人类学、社会学的快速发展。在中世纪被污名化的女巫,得以翻案。人们开始比较多的把女巫,看做是女性和神秘力量的组合,去掉了邪恶的成分。

在影视作品的女巫角色设计上,出现了很有趣的价值取向差异,进而也推导出了不同的造型风格。大概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

1.基于现实的进步女性

《哈利波特》系列里几乎所有的女巫,都可以被归到这一类。她们广泛地参与社会事务,有对抗黑魔法的傲罗(类似警察),有校长、有教师、有学霸、有官僚,唯独没有等待被拯救的公主。

null

她们的造型特点是,含蓄不过分浮夸,美丽而不楚楚可怜,独立但不盛气凌人。

null

2.半神半人的女巫

《加勒比海盗·世界尽头》里的海之女神,以及《加勒比海盗·死无对证》里的光头女巫萨珊都属于这一类。

null

她们不仅仅是神和人之间的中介,她们本身已经具有了某些神力。因此其造型特点在于异域感,便于营造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气质。海之女神选择了黑人演员,而萨珊则是伊朗人,其造型也颇有古波斯神秘祭司的特点,光头、脸部有纹身等等。

null

3.强大而邪恶的女巫

代表形象有《第七子:降魔之战》里朱利安·摩尔扮演的马尔金,以及《沉睡魔咒》里的安吉丽娜·朱莉。她们的造型特点在于营造强势又诡异的气质,红发无眉,抑或是高耸的颧骨,借以暗示她们是强大力量的支配者。

null

4.漂亮性感的Chick

猩红女巫是这个类别的代表。造型简约,标签明确(比如特定的色彩、武器等)。不需要有什么复杂的情绪,美丽性感就足够了。

null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类别,她们本身的形象气质打破了次元壁。作为“女巫”从银幕中走了出来,或者作为“女巫”从现实中走进了银幕。

她们的代表人物就是今天要着重分析的,女巫颜的拥有者——海伦娜·伯翰·卡特&伊娃·格林。

null

她们几乎不需要妆发和造型加持,就能表现出神秘、边缘、深思熟虑、机敏的气质。遗世独立,没有世俗的情爱纠缠。

null

null

眉眼是这种表现力的核心来源。伊娃·格林的眉弓极高极直,与头侧面的转折干净利落、毫不拖沓。

null

与欧洲各地区女性典型的眉眼结构都非常不同,十分男性化。这种骨相,来自于她的北非血统。这也是她扮演《天国王朝》里的中东公主,毫无违和感的原因。

null

null

右侧是摩洛哥女孩

由此眉骨推导出来的眼型也是长直形,男相。眼睛非常大,眼睑又窄,稍用力睁眼就会很凶狠。与此对冲的是微微下垂的眼尾,使得整个眼部凶狠、委屈又无辜。

null

毫不夸张的说,有了这套眉眼,其他部分怎么长已经不太重要了。怎么长都辨识度满分。

null

其他部分,伊娃格林走的是依旧是男/女相混合的套路。正面看,鼻梁自高眉骨顺延而下,平直而高挺。

null

没有明显的鼻头和鼻翼,几乎是直上直下。非常简约、果断,山根与眉弓之间近似直角,形成标准T形,男相爆表。

null

与阿佳妮做对比一目了然

侧面看,驼峰不明显,鼻头微微凸起,增加了鼻子的精致度,是刚好够用的女相。颌面过渡自然,嘴唇俊俏而温柔,闭合理想,嘴角微微下垂透露出一丝无辜感,属于女相。

整个脸部轮廓呈长方形,又增加了成熟度和力量感。

null

分析到这里,就会明白,难怪《戏梦巴黎》的导演会说伊娃·格林美的近乎下流了。T区和大轮廓的男相,奠定了坚定有力量的气质基础,微微下垂的大眼睛和灵巧秀气的嘴唇,又带来了敏感与纤细。

null

海伦娜的眉眼大结构在英国女演员中很常见,蕾切尔·薇姿和《唐顿庄园》里的大小姐,都在这个框架内。长圆眼,尾部突出的弯眉弓。显得冷静而傲慢。

null

不过海伦娜的眼睛比蕾切尔和大小姐都要大很多,且整体下垂。所以在冷静、傲慢之余,还营造出了无辜、幽怨的气质。

null

整体的下颌前倾,让海伦娜的颌面部有了一种“欲言又止”的悲苦,嘴角下垂又让她多了一丝倔强和无辜。

null

颧弓突出的短方脸,给了海伦娜难得的稳定性和力量感,但不对称的下颌角和向上歪斜的嘴,又削弱了这个结构的稳定性。

null

这样一张脸,就算肌肉全部静止,也给人很强的运动感。坚定中有犹疑,傲慢中有悲苦,充满哲思又神经质。

null

这是一张多么丰富的脸啊,难怪她可以成为鬼才导演蒂姆·伯顿,几十年的缪斯。令人无法忘却的戏剧脸,自带一百种角色情绪!

null

null

极强的眉眼表现力、充斥全脸的矛盾、以及对抗所带来的不稳定感,是伊娃·格林和海伦娜·卡特的脸,共同的构成逻辑。

null

伊娃·格林说她常常觉得,自己像是活了一千年。这大概是对女巫颜最准确的总结:像是一个活了一千年的人才会拥有的面孔。

超越了性别概念,超越了情爱、财富等世俗纠葛,这是最不惧怕时间的脸。茕茕孑立,站在世界的边缘,像是一个对世界万物充满感情,但又永远陌生的人。

null

如果女巫真的像文章开头所说,是女性力量的代表。那女巫的面孔一定是像她们这样,敏感纤细、悲天悯人,却又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