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特别的东北人黄景瑜:小嘴不会叭叭的,只会埋头干!
娱乐

最特别的东北人黄景瑜:小嘴不会叭叭的,只会埋头干!

2019年07月10日 14:07:30
来源:上升星座

用一个词形容娱乐圈的东北人的话大概就是——小嘴叭叭的。

据说是寒冷的地理条件,东北人冬天只能躲在屋里“猫冬”,闲得无聊开始靠聊天打发时间,久而久之形成了东北人特殊的语言特色:出口就是小品,随处都是舞台,张嘴根本停不下来。

null

采访东北人是让很多记者又喜欢又苦恼,喜欢是因为他们每次接受采访都能掌握主动,丰富的表情配上一个接一个的段子,苦恼的是遇到刁钻的问题,他们也总能机智地打太极化解。

东北人话多到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高进就曾在节目里吐槽海泉和金志文,太能聊了,吵得脑仁疼。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接下来要谈的这位,大概算是东北人中的特别存在。

01 初生牛犊,有点“虎”

我们是在一场路演活动的间隙,在酒店里见到了黄景瑜,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运动外套,下搭深色牛仔裤,脚上还穿着的是酒店拖鞋。

匆匆打了招呼,他就开始为等一会儿要拍摄的视频默默准备,坐在一旁默背着台词。

null

和《破冰行动》里那个,有点冲动,有点贫的热血少年李飞不同,现实里的黄景瑜不那么闹腾,很多的时候表情不太多,也不是个说起话来天花乱坠的。

187cm的大个儿一身腱子肉,站在那儿就自带焦点,可谁又能想到他是个憨憨。出道这么久了,仍然不会安利自己。让他说出几个粉他的理由,都要憋个半天,更不用提什么卖萌、土味情话之类的。

问他有没有想对粉丝说的话,结果这哥思考了一会,严肃地问道:“你们,过得开心吗?”

遇到不会答的问题,也不知道变通,直接问记者,“别人都是怎么答的?”,这明目张胆地照抄答案可还行。

黄景瑜的个人特长是巴西柔术,在娱乐圈也算是独一份了。本想靠着宣传它塑造一个A炸天的酷盖形象,结果被他一秒破功。

null

黄景瑜说:“他说之所以去学巴西柔术,是因为比起其他格斗项目,这个听起来更高级。”旁边工作人员内心OS大概是“大哥啊,真这么想的,咱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啊”。

当被问到怎么排解压力,他更是直接说:“想得开,想不开怎么办?总不能去自杀吧。”第一次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内心会想这人情商也太低了,有点杠精吧。

后来在某个颁奖礼的后台,看到黄景瑜居然认出了采访记者,主动和他们打招呼、闲聊了一会。

大家这才发现原来他只是不擅表达,甚至有点儿一根筋,用东北话来说,就是有点“虎”。

这一切,也许和黄景瑜的经历有关:

不到20岁的他,当初只身来到上海闯荡,做过空乘、服务员、电话编辑,甚至还倒腾过服装。提到这些经历时,黄景瑜总是大大咧咧的,丝毫不藏着掖着,就像偷喝啤酒被老板骂,他也感觉挺快乐。

当淘宝模特的时候,一天要拍300套衣服,手指尖全被磨出了水泡,脖子也全是衬衫领子蹭出的擦伤,但黄景瑜却还是乐呵地掰着手指头和我们算账,一天就能挣1000多,不少了。

黄景瑜这股傻直男般朴素的乐天劲儿的性格,也打破了很多人对流量的想象。

有网友知道他喜欢柔术,所以想被他亲亲抱抱最后压在身下,黄景瑜立刻打破这个幻想:“那不会很舒服的”。

问他过年回家亲戚爱问什么问题,黄景瑜吐槽,“总是问工作累不累啊?赚得多不多啊?这种时候就只能回答还好还好,难道还真让我说‘不累,挣得可多了!’”

和记者聊到偷拍他的狗仔,越说越气,“快帮我写稿diss他们。”

不耍贫嘴、不打太极、不弄那些虚头巴脑的官话,真实的黄景瑜反而更让人想要去了解他。

而脱离了所谓流量人设的绑架后,黄景瑜更多地将精力倾注在作品中,而人们也开始去关注他的戏,不仅仅是看到“黄景瑜”这个名字而已。

02 能吃苦的流量,爱较真儿

null

黄景瑜的脸上似乎天然地写着“能吃苦”三个字,你要让他去演锦衣玉食长大的文弱书生还真不成。再加上本身有柔术的底子,所以一些正剧、需要硬汉的题材更青睐他。

null

拍摄《红海行动》的时候,林超贤导演一开始不敢用流量,因为毕竟他们活动广告多,黄景瑜却接受了,在气温高达40°C的摩洛哥硬是待了近半年,辗转4个城市,不接活动、不接广告、不营业、不回家、不露面……那会儿还有很多“黄景瑜消失去哪儿了“的讨论。

《红海行动》最要命的还是动作戏,有一幕是从楼顶往下跳,在半空中打斗的戏份,到了实拍黄景瑜才发现自己居然恐高,那也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吧。

上去下来,休息一会儿,又上去下来,如此反复。拍到第三遍的时候,自己已经吓死了,但还硬挺着,就这么拍个五六遍下来,每一次对他来说,都是新一轮的害怕。

有一次他跳下来的时候正好被电线勾住威压,枪、装备都和电线绕在了一起,没有人能帮得上忙,他只能一个人在马路中间,冒着触电的危险,自己解开。

null

null

null

24岁第一次接触演戏,其实不算早,对娱乐圈的有些演员来说,这个年龄已经开始拿大奖。

而黄景瑜,也绝对算不得天赋型选手。但他从来也不想和别人比,只和自己较劲儿,至少如今,他再也不是那个当初只在意片酬的小伙子,随着一部部戏的积累,也慢慢开始领悟了些什么,至少哭戏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他也一心向学,因为一直和优秀的老戏骨们合作,片场里,他总会主动求教。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守着都不讨教还等什么时候呢”,所以他常常会在剧组吃完饭后,就自个儿拎着两瓶红酒,和前辈们喝两口,聊聊天,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再聊到演员的自我修养。

对年轻演员来说,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是非常可贵的品质,黄景瑜,就是个“较真儿”的人。

《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里有一场黄景瑜被对手掐脖子的戏码,怕伤到他,对手掐脖子时也没敢全用力,但为了保证画面真实,黄景瑜自己努力憋气,硬是把自己弄得面红耳赤,额头渗出汗珠。

《破冰行动》里的感情戏,黄景瑜和导演僵持了好久。有一幕是陈珂在男友去世后,李飞和她拥抱在一起,互相安慰。按导演的话说,观众就爱看感情戏。

结果黄景瑜直摇头,连说三个“不行不行不行,好兄弟刚死,他的女人就和我搂搂抱抱,这成啥了?”不管导演怎么游说,黄景瑜坚持自己的观点,“你愿意抱就抱,反正我不抱你”,最后呈现的效果也是如此。

没想到的是,播出后观众果然对感情戏很反感,十分感谢黄景瑜的主动思考与坚持,没有对朋友妻不客气,不然《破冰》这么一部好剧就将被生硬的感情戏这颗“老鼠屎”毁了。

因为真实地努力过,所以不可能不在乎别人的评价

null

黄景瑜说自己现在已经不开弹幕看剧了,“因为总有骂我的评论,受不了”。他不是在乎观众是否喜欢自己,更在意的是,自己是否将人物的性格、经历准确传达给了观众。

比如里弹幕里有人说《破冰》里的李飞表情不到位的,但其实黄景瑜仔细琢磨过宋扬过世的时候和他父亲过世的时候,李飞的表现有何不同。

他认为李飞经过这么多事,是有成长的,他特别怕那种趴在他爸身上呜呜大哭你怎么走了,“那就把这部剧的品质毁了!李飞一定是特别硬气的,小脖永远梗梗着的劲儿。”

从纯偶像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再到《红海行动》《破冰行动》这样的正戏,黄景瑜的戏路在慢慢拓宽。

现在的市场,黄景瑜的外形、气质在小生中属稀有品种,他有着天然的驾驭“直男”角色的优势,同时又不满足于正剧的框架。

目前,黄景瑜的手里有一部和吴谨言共演的现代励志剧《青春创世纪》,讲的是年轻人电商创业的那点事;一部和王丽坤合作的纯爱剧《三生有幸遇见你》,两个全新的题材和角色,不知道黄景瑜会怎样诠释,是否会继续带来惊喜,只知道,他是个梦想的追光者,而追光的人,也会身披万丈光芒……